定居加州寓环荜庵的张大千作是幅《空山古寺》

山水言语,纵是无声的默默,却是道不尽的奥妙万千;即使清楚得明朗,也总是数不清的侬本多情。笔下山水如线如索,静静来回穿梭;生活的山水如锁如链,紧紧拴着我在绘画的世界里上下求索。山水言语,该是听得明白?山言水语,岂是我可穷尽!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自幼行山,看林木花鸟、飞瀑溪涧,听风过松涛、泉水叮咚。初时是孩童无知的嬉戏打闹,渐长时学会了潜心观赏。山水,从稚童的乐园变为镌刻心中的风景,一一攥在手中、落入笔下、印在脑里。无知的少年自满于形象的描摹,不禁长了一股莫名的傲气,誓要走出大山离开乡土,与世界拼一高低。

   2013年12月3日,北京保利2013年秋拍进入第三天,“贻晴斋藏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亮相,董邦达《秋山草堂图》以200万起拍,最终以260万落槌。拍前估价为260万―360万元。尺寸:129×70cm。
  本幅董邦达山水立轴,水墨纸本,设色,画心纵129厘米、横70厘米。作于1743年。作者时年44岁。从题款“拟大痴道人笔意”可知,本作取法于黄子久。如果对比,此山水立轴略似于清王原祁《设色山中早春图》。因二者均崇尚元人画法,力追黄公望,故山水笔法、风格略同。
  画的右上题款:“野水兼天净,秋林带日黄。幽人谁是侣,鸥鹭两相忘。癸亥长至后十日,拟大痴道人笔意,请星翁太老先生雅鉴。东山弟董邦达。”钤“董邦达”、“孚存”、“用拙”朱文方印。画右下钤“濑江潘氏砺庵珍藏”朱文长方印、“南崖珍藏”朱文方印;左下钤“潞河刘氏珍赏”朱文椭圆印,均为鉴藏印。
  绘山势雄伟,繁木众生,丛林屋舍,板桥溪水。画面重点突出山峦俊秀连绵,数峰突起,山石繁密。陡起的峰峦,繁而不乱,生动异常。山石间杂木参差不齐,葱茏茂密,山坳间错落数间屋宇。山脚处挺拔大树甚是夺人眼球,绿竹丛生,将画面自然连接。树林中,四件屋舍,排列成行,显露半边,意蕴横生。画中一小桥点缀,将山脚两石相连,与近处隐露的茅亭相映成趣,增添画面紧凑之感。远山被云雾缭绕,山势的脉络互相连贯,产生旷远雄伟之意。溪水与湿地的留白,把空间融合起来,形成很强的立体感及动势。高崖峻壑,采用纵线的披麻皴,平林打上横卧点子叶,这种纵横交错的用笔,形成一种强烈的节奏感。整个画面,构图巧妙,动静交错,疏密有致;林木笔法有圆劲的中锋,也有横点加以渲染;石青点树,赫石画山,用色种类虽少,而极具变化。用笔飘逸沉稳,落墨成趣,气韵生动。山石阴阳向背分明,为黄公望一路。  

中国嘉德香港2016春季拍卖会将于5月27日至31日于香港JW万豪酒店举行。其中,观想──中国书画四海集珍将呈现多件张大千的作品,包括画家早年取法石涛的《石梁飞瀑》,旅居八德园时所作《溪山闲钓》以及其创作于晚年的《空山古寺》。

2016年6月7日晚间,匡时2016春拍澄道古代绘画夜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此专场共33件拍品。其中方从义《墨戏》以750万元起拍,以1100万元落槌,加佣金1265万元成交。据悉,此前估价为8,000,000元-10,000,000元。

大千世界岂是一山一水如此简单,画来画去,却总是画不清楚、画不圆满。青年岁月如此困顿不解,不觉闯入水墨之间,以寻那方静净的山水。满满一纸黑山白水,如此强烈的对比,泄满了青年的方钢血气;静心聆听,却是一片空洞,画中、心间,找不到一丝山水生趣,可怜啊,遍寻不得只言片语。懊恼不解、撕掉重来,只是如困兽般来回踱步、不断重复着错误;熬红了眼,不禁悲鸣,这可是对自满恣意的惩罚?潸然之际,模模糊糊地重回幼时山水间,林木掩映、烟雾缭绕,朦朦胧胧,竟让人如此轻快自得。是啊,山水之美在于清丽,更在于可说又不可说;山山水水是黑白可以穷尽,但不是简单的黑白对比可以说明。写山画水要潇洒更要含蓄,要粗犷更要细腻,有大笔的铺撒更有小笔的拾掇;粗细间的过渡,糅合了的黑白,才可生出转圜的余地引人遐想,引人进入自己的山水、想起自己的故事,如此一来才可以一山一水说出不可山山水水的故事。黑色中那笔横起的白色是山石的层叠,更是缭绕的水气;黑色中那笔竖起的白色是山石的嶙峋,更是林间的飞瀑;黑色中那笔斜勾起的白色是山路的崎岖,更是云雾的飞升留白是一泻而下的水,加一点黑来映远山重石倒影重重、加一点绿来拂岸边林木摇曳生姿、加一点红来染怒放的百花争艳、加一点黄来惹轻快的牧童短笛

张大千 《空山古寺》设色纸本,34x51cm

lot1513 方从义 墨戏 纸本立轴尺 寸:6232cm估 价:8000000.00~10000000.00

赏画之人多好问,为何在此处画屋、为何不多几只牛羊对此问题我只会回答,你若喜欢,大可自己去加。在挥笔而就的墨黑与自然空出的留白之中你已默认了这片山水,不自觉地把自己置于画中背山望水,然后构建心中理想的家园。能让你认可了画中的山水,让画中山水引出你自己的山水故事,便达到了我作这画的目的。赏画的人儿啊,莫说我太狡黠,我只是在作自己想作的画,说自己想说的话。你想从画中读我,又怎能不许我从画中读你?我在画中以山水言语,也望你以自己的山水故事作答?

估价:HKD2,000,000-3,000,000

方从义善画云山墨戏一类景致,笔下的景色多充满野趣,如高山奇峰、深谷幽涧、古树老屋、野水孤舟,都给人隐逸、超脱之感。从此幅作品可以窥见,其画不拘于形,用笔洒脱,满含激情。方壶作品传世不多,人以礼求之,始为出其一二,尝言:太行、居庸天下之岩险,其雄杰奇丽,皆古之名画,余所顾见者今皆见之,而有以慊吾志,充吾操,吾非若世俗者区区而至也。盖学仙之颖然者,由无形而有形,虽有形终归无形,画能如是,其至矣乎。

来,我们一起作画。一口墨,一汪水,驻足、沉笔,遁入黑白的混沌;困顿,思索,挣扎,起落,不弃初心,自得一篇憨憨的水墨。

1973年,定居加州寓环荜庵的张大千作是幅《空山古寺》。从艺术历程来看,大千经历了师古到师心的过程,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以后,大千的作品出现水墨积染和泼染为主的画风。以一种集大成的观念,将传统所学,以现代观念展现,表现画家精神世界的高度,开一代画风,奠定了五百年来一大千的画坛地位。

方壶画接米芾、高克恭之流,所作大笔水墨云山,苍润浑厚,富于变化,自成一体。此幅《墨戏》高处写山岳高耸,亭树流泉,山下有小乔流水,以留白之法,表现山下水阁云气弥漫之气。以书入画,以情驱笔,直显化机,从中可以窥探画家不为物蔽,笔墨运筹不为法拘的心态,这也正是元代文人绘画的时代特征。

无声,求索,山水自说话。

张大千的泼墨泼彩在近乎抽象的形象中,蕴含着具象的笔墨,给人留下宏伟的山川映象和广阔的想象空间。这幅《空山古寺》作于大千晚年,房舍远山皆构图严谨,线条苍劲,山石方折有致,山径蜿蜒曲折,整体有卧虎盘龙之势。而抽象的墨与彩汹涌于细节严谨的房舍、远山之上,如巨浪奔涌,再以石青泼洒其间自由流动,瑰丽其姿。尺幅虽不大,却于中国绘画的传统意味中营造出流动变换,亦将大千先生的突破,与回望熔于一炉。

《墨戏》的画面正中,山峰兀立,远处晕出一峰,以淡墨出之,主峰嶙峋多变,小峰秀润可餐,山腰处云雾缭绕,隐现中,若有清泉注下;左侧山石之上,几株秋树,树影摇曳,婆娑有致;右边山石大笔横扫,质感强烈、坚实有力。纵观《墨戏》全画山峦苍莽雄伟,林木蓊郁湿翠,使我们感到方方壶一反古人十日一水,五日一石的谨细,自出机杼,不拘常法,意到笔随,潇洒放逸。

若从画家心境来看,这段时间,画家健康欠佳,而思乡之情日甚。正是万里故山频入梦的时期。与同期取景自加州风景的作品不同,是幅笔下仍是故乡山色。崇山庙宇似触手可及,而水墨蒸腾奔涌,终是雾里看花,似真犹幻。

《墨戏》近景处的苔点繁密,树木郁郁葱葱,映衬出重峦叠嶂,连绵起伏,云烟雾隙的山峰;山姿空朦,多姿多彩。远处云山飘渺几乎无存,颇得米氏山水之意。山体效染毓秀,综合米氏云山画法与巨然画法为一体,并且情韵意远、古朴淡雅。水面几乎无一笔水波之纹,从而显示出开阔幽远之意韵。清代恽格曾评价他的笔墨方方壶蝉蜕世外,故其笔多绝岸而洁清,因其风格的独特在元代画坛独树一帜。元画已然含有高简成分,而方从义《墨戏》似乎更加简洁空灵,也许他身处方外,更懂得虚实相生的道理,云山空蒙处几乎全为空白,但虚中有实,所谓无画处皆是妙境。

张大千 《溪山闲钓》 1968年

编辑:江兵

设色纸本,132x68.5cm

估价:HKD4,000,000-5,000,000

时间回倒五年,1968年,时年六十九岁的张大千,正旅居巴西。此幅为张大千于八德园中所作的作品。画家以仰视角度,描写八德园外重峦迭嶂的山势,这样的描绘,极少出现在他之后的作品中。

全图布局雄浑险峻,笔墨酣畅恣意,既可见其早年摹古之基底,又见其晚年泼墨山水之端倪。前方一曲折山径,路旁郁郁葱葱,用笔皆精炼洒脱,山石多以披麻法勾皴,凸显山石之险峻,又作淡墨渲染,水墨淋漓,赋色清雅,别有一种清新之气。画家题诗:闲钓溪鱼鱼满串,旋沽村酒酒盈尊。归来记得挂船处,秋水斜阳树一根。所作是八德园中之山景,笔下无论闲钓溪鱼还是旋沽村酒,又全是巴蜀家乡的味道。

1953年,张大千移居巴西后,偶然发现圣保罗附近摩吉镇的风景酷似四川的成都平原,于是他马上向土地所有者一位意大利药房老板买下这块土地,修建成中国式的园林八德园。张大千建园总的设想是治园如作画,不肯轻下一笔。大千苦心营造多年,在园中建屋辟径,挖湖筑亭,种竹栽荷,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他画的立体的画。直至60年代尾,八德园因修水库而被政府征用,大千才被迫离开。

从大千题签条:付予沛女,爰翁。可知,这是大千送给张心沛的作品。张心沛为张大千与二太太黄凝素所生之女。早年曾被过继给李秋君。1949年,大千先生离开大陆时,在所有子女中唯独选择了将她带在身边。心沛得以长年陪伴在大千先生身边。大千先生居住在巴西摩诘市时将她许配给祖籍同是四川的当地华侨李先觉,后长年居于巴西。从鉴藏印可知,是幅作品曾为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旧藏。

张大千 《石梁飞瀑》 1934年

设色纸本,119x58cm

估价:HKD3,000,000-5,000,000

来源:北美私人珍藏

无论是《空山古寺》奔涌墨色下的法度谨然,还是《溪山闲钓》酣畅恣意中的壮阔山势,若要追溯其中基底,都必然要论及大千早年对古人神髓之不断临摹和练习。

观大千一生,其早年的摹古,对于晚年的变法产生不可泯灭的作用。虽是摹古,但在研习名家笔法的同时,师所长,取精华,为我用,终集大成,当之无愧为五百年一大千。与此同时,也因他的精工善画、挑战古人而早年于上海声名大噪。其中,摹四僧之石涛(1641-1718)的功力最可乱真,也是其早年钟爱的山水主题之一。

二十年代初,是时沪上圈内之交游,常以鉴定论评四僧之作为风尚,对于石涛和尚的粗笔写意更加推崇。可见大千对于摹古对象的拣选也是应潮流所趋,也有其年轻气盛之由。本幅作于1934年,以浙江天台山之溪涧瀑布为景。画上题诗为明末金陵八家之龚贤(1618-1689)所作,诗中将石梁美景呈现其中,曰身到天台似故乡,贪看瀑水溅衣裳。三更月上当松顶,倚枝还来度石梁。远处溪流汇集,在坎坷不平的石梁中跌宕而下,白浪层层,激荡到石梁之上,浪花万朵,似雪撤珠。石涛出家为僧后,攀各处名山,师法造化,从景中吸取其实质的印象,天台之石梁飞瀑是其中之一。大千也于1934年邀约挚友登名胜天台山,想必当年游历归来大千作此图,题此诗,定是细细咀嚼了那时那刻观此美景之体验,将实景和石涛之笔法融会贯通,成就现在画面中之山岚瀑水,层层迭迭,无穷无尽。此幅构图高远、深远,虽紧密但却丝毫不凌乱。由远处山崖,到中景溪瀑折跌、茅屋,再到近景林木葱茏,高士的贪看飞瀑,一切布局怡然,铺陈的井然有序。其对山壁轮廓的勾勒昭示出大千对石涛笔法之理解和运用。远处山脉的线条翻扭盘延,再三勾勒的线条和皴法令画面产生不平衡的跃动感和生命力,令人感受到绘者每一笔的韵律似乎都千变万化。些许留白,瀑水陡壁而下,激起层层浪花,归纳出了大千对光、雾和水的透彻了解。近景苍松繁茂,崖底高士倚石上眺观瀑,冥想于自我之精神世界,和画中美景融为一体。详读其一点一笔,此幅可谓是汲古而不泥古,出新意于法度之中矣!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定居加州寓环荜庵的张大千作是幅《空山古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