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锡林5岁开始无师自通学起了画画,是因为

传奇人生 坚强的意志
  
  因为救人折了自己的腰,这还不是朱锡林经历过过最痛苦的事。他现在可以左、右手都拿笔画,也是因为年轻时经历的一次致命的劫难。
  
  朱锡林5岁开始无师自通学起了画画。
  
  “5、6岁的时候,我哥哥的一个小兄弟到我们家里来玩,他随手画了一个清官,一个糊涂官,图案很简单,他们的脸就是一个方一个圆,我一看就会了,实际上从那时候我已经会画画了。画画也不是很难的东西,两个人头能画好,就可以画下去。”
  
  后来凭着天赋聪颖,20岁已经成为杭州某工艺品企业的美术部技术骨干,年纪轻轻工笔功夫已经非同一般,笔下的梅兰竹菊清秀洒脱、意境深远,仕女人物栩栩如生、精美绝伦。
  
  其实若是凭着他年少时脱颖而出的天赋和才能,一步步晋升到工艺美术师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就是这样一个心底单纯、热爱艺术的年轻人反而更容易遭遇小人陷害。
  
  就在意气风发的年纪,一场悲剧忽如其来降临到他身上:几个地痞流氓把他执笔的右手弄断了。医生说,很可能是永久性损坏,以后不能再画了。
  
  不能画画,对于一个画师来说是何等致命的打击?那相当于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朱锡林为此伤心欲绝了好几个月,痛定思痛之后他还是决定继续画下去——不过 只能换一只手,用左手。于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和对美术的挚诚,他用左手画了15年,画到后来,他的右手也渐渐好转,可以拿笔了,他又换回右手联系,这一 练,又搭进去15年,如此以来,朱锡林年纪已过半百,头发都花白了。现在他可以左右手开工地画画,反而可以画出别具一格的效果。
  
  “有时候用左手画效果更好,”朱锡林说。

图片 1
朱锡林早期作品

作者:梦色

图片 2
朱锡林左右开工画对虾

  
  气功水墨的疗养效果
  
  朱锡林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画,看着看着心情就会舒畅起来。他说这是他气功水墨画的磁场效应。这话有点玄乎,我不懂气功,不过我看他的画倒是觉得有几分心旷神怡的感受。
  
  “我的水墨救过人呢。”朱锡林笑眯眯的说,“我心情不大好的时候就看自己画的画。有一次,我遭受别人的恶毒攻击心情不太好,就去城隍山走走,遇见有一 对母女,女儿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样。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女儿晚上失眠,已经半年了,有点神经病了。我走过去,给她看我画的梅兰竹菊书签,问她觉得怎 么样,她说这个画得好啊。于是我把书签送给她,再后来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痊愈了。用气功画画,画中有磁场,这个磁场让大脑休息。她天天看的话,失眠就能 解决了。”
  
  尽管这一辈子几次三番遭到流氓地痞的恶毒攻击,朱锡林说起话来依然如一个涉世未深的孩童那样单纯,就像清水芙蓉般不染世故。他把心爱之画送给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还怀揣着用文化艺术来构建和谐社会的理想……这就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天性吧。

图片 3

图片 4

夏妍从小时候开始,就告诉自己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

在她的画室以及家里,你能看见她有着各式各样的画笔,但唯独有一只普通的铅笔被她视如珍宝,随身带在身上,不管她是去了哪里,铅笔一定在。

这只中华铅笔再普通不过,光溜溜的笔杆之上可见细小的裂痕,扭曲的“我要成画家”字样清晰可见,可以看出是费了不少劲一笔一划刻上去的。

是因为这支铅笔,夏妍才接触了绘画,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当年她还小,父亲给她买了一支铅笔,其实是希望她能够学会识字写字,可铅笔到了她手里像是有了魔法一样,她立马在空白纸上动起笔来。

她用铅笔画出横“8”字来代表鱼身和鱼尾,然后在鱼头部位画上一条弧线,充当鱼鳃,再画出鱼目、鱼鳍,最后以一道道波浪线充当鱼鳞。

父亲不可思议地望着夏妍的杰作称赞:“夏妍未来一定是一位优秀的画家!”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成为画家吗?”夏妍疑惑地问父亲。

“当然啊!”父亲摸着夏妍的头,“以后所有的美丽,都会在夏妍的手下诞生!”

受到鼓舞的夏妍高兴坏了,找了一把小刀在铅笔上深深刻上了“我要做画家”几个字,她说一看到就会充满斗志,所以从这一天开始,这个成为画家的梦就在夏妍的心里埋下了种子,而那支铅笔便也被她收藏起来,不再用来画画了。

父亲知道夏妍喜欢画画,于是给夏妍买了很多画笔,让她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受外界的干扰。当她把图画书上的许多图画“拷贝”下来时,家里做客的邻居都感到十分惊讶:“夏妍以后在美术上一定不错。”

因为没有得到过系统的绘画学习,所以夏妍报名参加了绘画班。在画室里每天除了有美术老师讲课外,就是同学们自己自由的创作。

画室里高手如云,甚至有的同学参加地区展获得奖项。

夏妍成了画室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份子,原本以为自己画技不错,到现在看来原来会的只是皮毛而已。

画室分有前后出口,而夏妍的位置是在后门出口处。

当同学们经过她的位置时,总会停留步伐,引来一阵冷嘲热讽。

对于一个只是自学绘画的夏妍而言,她的画技与大家比起来相差甚远,每天画室解散会迎来嘲笑,夏妍只能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刻字铅笔。

“你还是不要画了,没天赋,一些基本常识都不懂,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嫌。”

夏妍一直记得同学们的嘲语,所以她总是会丰富自己学得更多,每天夜里她坐在床头紧握刻字铅笔,翻看图画书,还有一些教辅执导等。

她说没天赋不要紧,她只要够努力。期间,她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夏妍就这样自我养成,还在业余时间积极承担了班里黑板报的绘画,只是为了不浪费黑板这块资源,在她看来每画一次技术就会深一点。

家里的画稿越堆越高,一支支废弃的画笔堆积装满了盒子。

夏妍每天睡觉前都会拿出刻字铅笔凝望许久,好像它有魔法一样,只要看见它,夏妍的信心就会充满全身。渐渐地,这支刻字铅笔成了她追逐梦想的动力。

就这样,绘画位置由后门移到前门,老师也从对她说的“多努力”到了表扬与关注,夏妍的进步突飞猛进,大家有目共睹,于是谁也不敢嘲笑她了。

后来,学校为夏妍举行了一场个人画展,她画的一幅幅绝妙的绘画作品被展示出来,整整围了花坛一圈,整个学校轰炸起来,夏妍瞬间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当初嘲笑过夏妍的学生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们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件可能存在的事,但是夏妍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骄傲。

因为夏妍总是觉得,天在换,人在换,离开此地,高手依旧如云。她握紧着有着梦想的刻字铅笔,可能如今她在这个地方很好,但放眼世界,她还是渺小如尘埃,就像当初自己来到画室,自我感觉良好,可没想到有了对比,她的画真的很差。

不过,这次画展总算让夏妍看到了一点希望,但是上天却在她感到最快乐的时候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某天,如往日一样在家绘画的夏妍突然感到眩晕,摔倒在房间里。幸好发现及时送了医院,可是也抵制不住病魔的侵袭,她突发性脑血栓,右手再不能自如活动。

夏妍年纪很小,却得上了这样的病,对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而且这病来得突然,光是治疗费就需要一笔天大的数字。病床上,夏妍看见父亲疲惫的双眼,还有得知自己无法拿笔画画的事实,她的眼泪终于抗不住她的坚强,悄无声息地滑落……

没有了右手,她还怎么绘画,怎么成为画家。

夏妍瞬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一种恐惧感从心底蔓延。

刻字铅笔虽在右手掌心中,铅笔还是原来的铅笔,但是右手不再是原来的右手。

夏妍颤颤巍巍地将刻字铅笔拿到左手中紧握,她的梦,怎么可以就此停住?

夏妍开始尝试用左手吃饭,用左手写字。

她在画室的角落里,左手拿着笔生疏地在画板上绘画,如今她不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已经彻底地沦为普通人。

荣誉刚刚褪去,嘲笑紧接来临。

夏妍又一次成了学校的亮点,可这次大家不是夸她的画有多漂亮,而是可怜她苟延残喘地坚持。夏妍没有理会,没有了右手还有左手。

她只是安静地绘画着,日日夜夜不停间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一样。

总算,无论如何,这只刻字铅笔陪伴着她,陪她辉煌过,陪她落魄过,于是她觉得,只要自己还能握住这只刻字铅笔,那么梦想一定不会远离她。

可是当有一天夏妍一觉醒来,她发现枕边的刻字铅笔不见了。

她没有顾上洗漱,将整个寝室都翻了一个遍。那刻她绝望了,没有了刻字铅笔,她的信仰和寄托去了哪里,就在她快要歇斯底里的时候,室友回来将铅笔还给了她,原来早上室友的铅笔断了,急着用笔于是没经过夏妍同意就拿去了。

当夏妍猛然接过刻字铅笔那一刻,她哭了,刻字铅笔不再单单是普通的铅笔,夏妍把自己成为画家的信念寄托在刻字铅笔之上,它成了她追逐梦想的信念物品。

“右手不行了,左手依旧坚持梦想。”

“金左手”成了夏研的代名词,只要提到这个词就会联想到她,一个左手绘画的年轻画家,一个用左手延续绘画梦想的的人。很快,在铅笔上刻字成了一股潮流,风靡全国各所学校,学生都在铅笔上刻下自己的梦想。

毕业那天,夏妍手中一直握着那只刻字铅笔,她做了一个决定,放弃了留校任职美术教师的机会,她要去继续深造,她要将最美的东西展现给更多的人。

在她看来,梦想路上虽然一片黑暗不明,但是坚持下来总会遇见曙光。

追逐梦想的旅途上,我们难免会遇见各种冷嘲热讽,各种患得患失,如果我们把这些嘲笑转化为前行的动力,那便是最大的成功。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朱锡林5岁开始无师自通学起了画画,是因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