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阁博物馆藏黄宾虹《西泠南北峰》,在他的

图片 1

  原标题:澄怀古道 浑厚华滋

图片 2

 

图片 3

天一阁博物馆藏黄宾虹《西泠南北峰》

  黄宾虹先生生前料知他的画身后一定会“火”,但不曾料到会那么快,更没有料到后来会有那么多人举着他的旗子“打天下”。黄宾虹先生用其一生对艺术的探求,成就了他的山水画,可惜在他生前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这让我想起死后被追认为名誉教授、院委,协会会员的黄秋园先生。好在当今已没有这样的大师了,我们也不必再担心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黄宾虹 浈阳峡 82.6×31.5cm 20世纪30年代 中国美术馆藏

在第六个文化遗产日来临之际,宁波天一阁博物馆与浙江省博物馆联手举办浑厚华滋黄宾虹艺术展,把国画大师黄宾虹的艺术佳作呈现给观众。此次展出聚集了两馆所藏黄宾虹艺术作品70余件,6月3日至6月26日在天一阁书画馆展出。

  如今,似乎每个画画的人都很了解黄宾虹,说到山水画,必说黄宾虹。而对黄宾虹山水画的特点也似乎都稔熟于胸,什么“浑厚华滋”啦,“五笔法”“七墨法”啦,说来都头头是道如数家珍。而说到黄宾虹山水的最大成就时,又都会说是晚年的“黑宾虹”,好像“黑”就是黄宾虹山水的特征。我以为不然,黑不是黄宾虹山水画的标志。浑厚不等于浓重,华滋并非鲜亮,黄宾虹山水并无固定模式,他的山水画非常之处不在外表厚重,而在于他把中国文化融入到了笔墨中,他竭力倡导并终身实践着的“内美”思想,才是他的画魂。

  黄宾虹(1865-1955),原籍安徽歙县,生于浙江金华,成长于老家歙县潭渡村。黄氏家族原是当地富庶的大户,由于世事变迁,社会动荡,家族衰落。黄宾虹14岁迫于生计,选择去金华做生意。一世辛苦,饱遇挫折。他4岁时,正式识文断字,受父亲朋友的影响,始学习中国画,自小就树立了“当如作字法,笔笔宜分明”的画学思想。直到20岁前,他还在仕途与书画之间努力寻出路。在科举又一次名落孙山之后,黄宾虹开始了交游参访学画的艺术生涯。一次次的受挫,在他的艺术生涯中是平常之事。虽然其一生是在连遭挫折、南北漂泊中度过的,但这对他的艺术成就而言,却是一件幸运的事。艺术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产物,而是催揺曲折渐至硕果的过程。

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黄宾虹与齐白石并称为南黄北齐。作为20世纪复兴国画的宿将之一,其黑、密、厚、重的画风、浑厚华滋的笔墨,无不体现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和绘画艺术的审美取向。几十年来,黄宾虹的绘画一直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

  有很多人在说,“黑宾虹”是因为宾虹先生晚年眼疾而无意中成就的,我对此说存疑。我以为,他晚年即使无眼疾,他的画也会有这样的形式出现。如果他还能再长寿些,那么可以预知,他还会有更不同的形式出现,这是他的内美绘画思想的必然产物,与眼力无关,就像陈寅恪晚年写《柳如是别传》与眼睛失明并无直接关系一样。或因今人都认识到黄宾虹山水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价值,“粉丝”千千万万,研究者摩肩接踵,你方唱罢我登场。其中不乏有见识者,但大多是些官样文章,只论表,不及里,纠结于笔墨形态、黑白虚实间。很少有深入浅出地阐述他的画理核心“内美”思想理论的著作,这是研究黄宾虹的不足,也是误读黄宾虹山水画的原因。

  黄宾虹是书法与绘画集大成的艺术家,他总结前人艺理,渐成颇有影响、独具慧眼的书画高论。黄宾虹勤勉一生,大器晚成。其用笔,尽为圆笔、曲笔;勾勒树石,“心随笔运”,笔笔写出,无不饱满跌宕,笔所至处,既不嫌繁,复不觉少,繁简由心,收放有度。他极其善用中锋,不受古法束缚,元气浑然,浑厚而华滋。整体画面,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皆由心所至。细看用笔法,又如此清晰明了,笔笔见笔,笔迹凝然浑然,无习气浊气。其根本,在于老老实实用中锋,如“锥划沙”,久而久之,灵巧自生。古人用墨,至精者当属董玄宰,往往用砚中最上一层的清墨,宾老适与之对立,惯用最粗之墨。平时砚中宿墨累然,以此使笔,自见光彩。秃笔蘸水舔墨,皆至随意之极,入纸则浓墨厚重。宾老作画,几乎无皴法。焦墨质实,天趣盎然,接近自然,辄具高古意趣。唐人画山水,无论巨幅小帧,满幅着多。宋人延续此法。至元,则多留空白。宾老晚年布局,参悟唐宋法。扇面、册页,尤多满幅之作,一气呵成,无补凑的痕迹。他专写山水,花卉乃是其陶冶适性而作。细读之,觉得闲静古雅,笔墨简逸。

据了解,一代艺术巨匠黄宾虹(1865一1955),原名懋质,后改名质,字朴存,中年更字宾虹,别署予向,晚年署虹叟、黄山山中人等。祖籍安徽歙县,生于浙江金华一个书香世家,自幼攻读诗文经史,学习书画篆刻。

  近读《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有文章指出,因误读黄宾虹作品,盲目学习“黑宾虹”而造成严重后果,使一些“原本很有才气和相当笔墨基础的画家都淹没其中”了,对此我感慨颇多。记得我第一次去见我的山水画老师张大卫先生时,是拿着学画黄宾虹的一幅山水去的。张老师是陆俨少先生的高足,功力深厚。他看了我的画,说了句“从头开始,以前学的不算”!让我当时很难堪。后来在跟他学画的过程中,我才慢慢体会到了他说的“学山水不能从黄宾虹入手”的道理,让我受益至今。黄宾虹山水从表面看似乎特征明显很好学,实际上高古深邃,绝非初学者所能为之。如果你以为好上手,那就说明你无知,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董其昌说,学画“六法”中“唯气韵不可学”,就是说学画不可直接学气韵,应从“传移摹写、骨法用笔”等其他五法入手,然后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方可体悟。由此说开去,现在许多好学黄宾虹山水的人,就是犯了学画直接学气韵的忌,其结果必然是东施效颦,贻笑大方。而那些很有才气和笔墨基础的画家,我以为倒正是可以开始学画黄宾虹的料,如果他们真心喜欢黄宾虹,应该鼓励他们学,大可不必担心他们学坏,只有他们才有可能学好黄宾虹。黄宾虹不是人人能学,但也不是不能学。倘你想一朝学成上街叫卖,发家致富,那你就不要去学黄宾虹;倘你有今生甘为画画而殉道的精神,那就非学黄宾虹莫属。肤浅者一学黄宾虹就坏,而有识者一辈子学黄宾虹都会受益。

  黄宾虹一生的艺术轨迹,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期是50岁以前,致力于传统学习;中期是50岁至70岁,深入山川,师法造化;晚期是70岁以后,在艺术上自成气象,有卓越贡献。他晚期的山水画,风范气候,极妙参神,在墨法和水法上的成就卓著,自创“渍墨法”。尤其在80岁以后,所画体韵苍劲,兴会淋漓,朴厚中寓高清之气。

黄宾虹在青年时期心系国家民族命运,曾积极参加反清活动。后来一直致力于美术创作、研究、教学以及中国美术遗产的发掘、整理、编纂、出版工作。由于其在美术史上的突出贡献,在90岁寿辰的时候被国家授予中国人民优秀的画家荣誉称号。其著作有:《黄山画家源流考》、《虹庐画谈》、《古画微》、《画学编》、《金石书画编》、《画法要旨》等,与邓实合辑《美术丛书》并有辑本《黄宾虹画语录》。

  黄宾虹是古今山水画家中少有的阅历丰富、著作等身、有思想能思变、用自己先进的理论指导自己绘画的杰出文人画家。在他近一个世纪的生命旅程中,虽然做过好多事,但他矢志不渝的唯有绘画。无论是做编辑做教授,鉴定文物,还是开古董店,开荒种地,都是为了“养画”,这可从他的《自述》中得以印证。应该说,他一生中经历的所有事,组成了他的丰富阅历,形成了他对中国文化的独特见解,构建成了他的“内美”绘画理论,最终成就了他浑厚华滋,前无古人的山水画。黄宾虹是个为画画而活着的人,他把生命中的每一点体会都努力与画画联系。他看《道德经》,想到了“山水画与道德经”,用老庄孔子思想剖析阐释古人绘画理论;他在青城山中遇雨,看雨中山,惊呼得道,在雨中狂舞,如痴如癫;他看夜山,悟到 “月移壁”的画法。凡此种种,都说明他是个为中国画而殉道的人,绝不是个以画宣泄余情的人。

  众所周知,黄宾虹总结了许多重要的绘画理论,其用笔用墨法,对后人具启示意义。他说用笔之法有五,一曰:平。二曰:圆。三曰:留。四曰:重。五曰:变。用墨之法有七,一、浓墨法。二、淡墨法。三、破墨法。四、泼墨法。五、渍墨法。六、焦墨法。七、宿墨法。作画用笔忌描、涂、抹。花卉尤以点笔见长,古曰点染。着色用墨均须善用水,故画山水有“水墨”之说。唐人谓“五日一山,十日一石”,非作画慢,实遍数多耳。宾翁的绘画理论也在其绘画实践中得到真实且充分的彰显。

作为传统文化的守望者,在中西文化碰撞的大环境下,黄宾虹谨守中国优秀艺术传统,继承并发展着国画艺术。他依循传统的轨迹,成功地实现了对传统笔墨语言的丰富和提升,开启了山水画在近代史上的另一番新天地。

  一个只用心读黄宾虹画论,不动手学习黄宾虹画的人,是很难真正体会到黄宾虹山水的高妙之处的;同样,一个只埋头练习黄宾虹山水,不用心研究黄宾虹画理的人,也很难学好黄宾虹。这两种人,虽天天与宾虹为伴,然终难入其堂奥,难得真谛。因为黄宾虹山水画,不仅有先进系统的理论,还有高超的笔墨技法,富含中国文化的深邃意境。他的理论是阐释如何将中国文化表现到中国画中去的独到认知和体会,有论技法的,如笔法墨法章法之类。而在他的著述中,更多的是讲中国文化与中国画、人与自然等大美术的东西。他用书法解释绘画,用“化蝶”说明学画的历程等等,所以说,无论你是只知理不知画,还是只知画不知理,都很难准确表达黄宾虹山水画的内涵。这或许就是我们研究黄宾虹的困难之处,诚然,我们可以用“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默雷特”的话来搪塞,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今天对黄宾虹的研究还远不能与他的成就相符。

  这幅《浈阳峡》,款识为“浈阳峡两岸,杰秀壁立,层层变换,兹略图之。宾虹”;钤印为:“黄宾虹(白文)”。浈阳峡是浈水中的一个峡谷,浈水原出于江西省信丰县,流经曲江,位于北江中游。浈阳峡两岸奇峰耸峙,怪石嶙峋,绝壁险峻,水势汹涌。此作如宾翁大多数作品,落款无纪年。从画风推进轨迹考查,已从疏澹清逸的“白宾虹”转向黑密厚重的“黑宾虹”。宾翁作画可谓“简之入微,洗尽尘滓,而独存孤迥”之高格体制,尽脱凡俗。写房屋、树木,皆极简,几乎是画面符号。而其笔如划沙,中锋平稳中寓多变之态,且书意盎然,此乃画家修养、心性所炼之形。宾翁虽经乱世,而与八大不同,故其画虽曰高逸,却不失冲和之气。此作乃典型。

黄宾虹的花鸟画也是独辟蹊径,别具一格。与其浑厚繁密的山水画不同,他的花鸟画简淡萧疏,80 岁以后又变得浓丽古雅,遒劲超逸,拙朴中流露出不加修饰的真情;绘画以外,黄宾虹的篆刻最早被世人所推重,笔意高超,刀法严谨;书法则博采众长,出以己意,浑朴沉雄之中见清刚秀逸。

  其实,黄宾虹一直都在诠释他的绘画“内美”思想。表现在他的山水画上,他不选择对比强烈、夺人眼球的绘画语言,本着“文以达吾心,画以达吾意,草衣藿食,不肯向人”的平常心作书作画。这种立意的本质反映了他不求闻达一心从艺的高尚情操,这是“内美”思想的本源。他在明窗净几下幽对古人,描绘自然景象,让笔墨唱主角,尽情挥洒。在他的画中,舍弃一切影响表现自然的人为事物,包括励志的故事、生动的场景、多余的亭台楼阁等,让自然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得到尽情展示。用他经过千锤百炼的笔墨,一笔一画展现出富含诗意、富含人间真情的自然之美。他追求一幅画虽初看一般,然能越看越有味,百看不厌的内在美,而不是一目了然、不耐细看的外美。试问,从古到今,除了他还有谁?

  欣赏黄宾虹的绘画,需从真实着眼才能弄懂。他是通过不真实的表面,达到真实的内美。他的绘画不是告诉人们山多高水多长,而是走进了更深刻的真实,是“不似之似似之”的内在真实。五代荆浩曰“度物象而取其真”,宾翁在静观真山水后得其内蕴,渐入真境。他画山水的阴阳交割、树木投影,以及山川的温润厚重、土地的肥沃,乃至万木葱茏的生机;画雨后的湿润、云雾的蒸腾、夜山的朦胧,所有这些都不是表面的真实所能表达的,乃是游离形象表面更加真实的东西,缺少了这些,大自然的山川草木就无生命可言。欣赏黄宾虹的画,一定要换个“眼光”来看,少用肉眼,多用“心眼”,才可能发现其中奥秘。就像看“三维立体画”的画片,当你没看见画片中的物象时,只能看到画片表面的“花花绿绿”,当你看清楚里面的物象时,表面的“花花绿绿”就消失了。而想看清画片中的物象,就必须换一个和平时观物不一样的“眼光”才行。宾翁之笔墨和自然统一在一起,欣赏他的绘画,除对笔墨语言要有所体悟外,还要多去观察真山真水。因为黄宾虹是在游历、观察千山万水之后,才将笔墨直接转化成画中的山水气机。宾翁将笔墨的“浑厚华滋”,直接转化成“山川浑厚、草木华滋”;将干笔、湿笔,直接转化成“干裂秋风、润含春雨”。如果一味欣赏作品,不看真山真水,不知他的笔墨和自然的对应处何在,是很难理解黄宾虹山水画真谛的。宾翁山水,超越“湿”求润,超越外形而求内美。

此次展出的70余件藏品中,不仅有黄宾虹的山水、花鸟作品,还有书法、画稿以及所用印章,均为首次在宁波展出。为帮助甬城观众更好地了解展览内容,主办方特意在展厅中展示了黄宾虹不同时期的照片,以及他的画学理论和语录。开幕式结束后,还举行黄宾虹绘画艺术座谈会,解读黄宾虹丰富的笔墨语言和惊世骇俗的视觉呈现。

  关于黄宾虹“内美”的绘画思想不是吾辈三言两语能说明的,我目前只有以下几点粗浅认识:

  近年来,黄宾虹的热度愈来愈高,这说明人们逐渐地加深了对他的认识。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宾虹的绘画艺术将被世人神会。

翰海首日成交破10亿 黄宾虹作品纪录刷新

  一、为什么他让笔墨唱主角?因为笔墨是中国画的本质,是中国文化延续过程中的重要载体,今天,我们依然可以顺着笔墨的痕迹,追溯到中华文明的源头。这是世界文明史上的奇迹,作为自觉把继承和发扬光大中国文化为己任的黄宾虹先生,重视她,彰显她,是必然的。把她作为阐述他“内美”绘画思想的主角是最合适的。

  

黄宾虹艺术高峰论坛在杭启动

  二、为什么他的画初看不觉得很美?因为他不希望别人看他画时,只在意他的外在美而忽视了他要表达的内美,所以他不仅尽可能地少画人造的东西,而且弱化解构具象的形,把山石树木、房舍人物等画成“似与不似之间”,形不似而神似,这是他有意为之,而不是技所不能。他的目的是表达事物本质的美、自然的美,他认为本质的美、自然的美,其外表并不是光鲜亮丽的,须用心去体会才可能得到。

黄宾虹佳作《江南山水》拍出天价120万

  三、他的画为什么能百看不厌?黄宾虹的山水画初看并不起眼,但越看越有味,引人入胜,百看不厌。因为他是用“写字的方法画画”,他能墨分七色,并用简单的点画层层叠加,加到浑厚华滋。他能把平常的场景,画得气韵生动,画得非同寻常。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他把中国文化的内涵注入到了笔墨中,每一笔每一画都饱含了他对儒释道的理解和追求。你想读懂他的画,就应该先去读懂他的画理,别无选择。  

黄宾虹《山水写生册》拍得381万元

  我曾在《闲话黄宾虹山水画》一文中说过,黄宾虹画画并无固定模式,所谓的“黑宾虹”只是黄宾虹山水画中的一种样式,学画黄宾虹山水,千万不可从“黑”入手。陆俨少先生曾说过,一幅好画,“要放得下,画得上”,就是“再画也可以,放下不画也可以”,得意不在繁简。综观黄宾虹的山水画,不仅有加了又加的“黑宾虹”,还有寥寥数笔,笔简意远的“画稿”,即使是在眼疾最严重的时候,也不乏这样的作品。所以说,“黑宾虹”不是偶然出现的,黑,也不是黄宾虹追求的终极目标。学黄宾虹重要的是学他的思想,研究他的“内美”学说,重视书法练习,重视文化修养,追根溯源,从画外求画。如果你也能像黄宾虹先生一样,淡泊名利,潜心刻苦,那么,无论学到什么程度,都是有意义的。

编辑:admin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一阁博物馆藏黄宾虹《西泠南北峰》,在他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