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纽约东村的村口看到一家书店的橱窗里有一

北京,2017年2月

然后后来又有了《Working In The Sun》系列,就是这样的一个转变,更具绘画的语言,从观念的语言,而到现在我用这个手,是因为我更相信艺术家的双手。

Walking in the Sun #5,布面油画, 90 x 90 cm,2016

这本书是我做为职业艺术家从2007年至2017年十年的总结和回顾,是我艺术创作实践的过程,它既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因为我正是人群中的一员,我的感受都是这个世界给予我的。我相信,正因为这个社会纷乱不断,我们更加需要尝试学会用爱来看待这个世界,用爱来化解矛盾和争端,把我们经历的苦难提炼成美好纯粹的视觉作品,分享给大家。

艾敬展览履历

艾敬对于艺术的挚爱,决定了她对艺术的态度,因此,她能够费尽心机地处理艺术观念与材质的关系,不遗余力地投入巨大的工作量去完成一件又一件作品。她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贡献是以爱心呵护艺术的情感,而她的艺术发展没有疆域和她的爱一样, 成为人们一个又一个期待。

从那之后我经常的往来于北京和纽约,我也曾在纽约大学的语言学院进修英语。2002年,我决定更多的时间留在纽约,我几乎决定了要做一个深刻的转变,我意识到,视觉艺术的创作更加符合我的个性。

我还去了哈林地区,是纽约最危险的地方。我去到那里傻掉了,那里完全是我听的雷鬼音乐的乐园,很自由,到处都是画的涂鸦,一路走,全是音乐。最让我深刻的是世贸,当时已经是911之后了,当时的工人正在钻地面,不停的噪音非常刺耳,你会感觉无边无际的痛苦在深挖,我整整录了40分钟,每去一个地方,就像去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作品后来受邀参加了纽约的一个展览。

纽约,代表着艾敬艺术生涯的起点,十六年后能够重新回归起点并举办展览注定是她生涯的中一座里程碑。从创作至今,我们见证了艾敬的各视觉艺术系列逐渐散发出成熟的光芒。这束光芒即将在纽约Marlborough Gallery彻底绽放,包括她的代表作装置作品《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雕塑作品《I Love Heavy Metal》以及《I Love Color》、《Walking in the Sun》系列的全新绘画作品共二十余件。

在工作室里不断的实践中,每天需要战胜自己的焦虑和恐惧,在色彩的战争里“我既是士兵也是将军”,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既是皇帝也是乞丐”,从富有到贫穷,每一次创作都是从零开始,重头再来。

▲《Time Zone》局部

艾敬

我第一次受邀参加联展是2007年,艺术史论家策展人黄专老师策展的群展《预感》,那次展览开始了我的职业艺术家的旅程,至今整整十年的时间里,我受邀参加了很多次海内外艺术群展,四个海内外美术馆个展,以及多次画廊个展,我的每一次进步都比上一次更难。

在这本新书的封面故事中,艾敬说;I am a love maker , 一个爱的制造者所以她的双手,是与她互为映照彼此的另一幅面孔,是听命于自己去完成那些想象力的将军和士兵。

继2012年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I LOVE AIJING、2014年上海中华艺术I LOVE COLOR以及2015年米兰昂布罗休美术馆对话三场重量级巡回展之后,艺术家艾敬于2016年11月16日再次回归纽约,并将在Marlborough Gallery迎来她再一次的艺术个展;LOVE AIJING。为了迎接此次个展,10月14日艾敬专门在其工作室召开展览预告会,透过她的新作品,我们逐渐能感受到艾敬从创作至今各视觉艺术系列中所散发出的成熟光芒。以下是凤凰艺术带来的最新现场报道。

I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love; I’d like to call myself a love maker, I will continue to pursue, it can never be enough.

2016 军械库艺博会,美国纽约

个展LOVE AIJING延续了艾敬以往的LOVE系列,图像中流溢而出的光芒和爱,是从她的整个生活当中散发出来的。这也是人们被她的艺术所吸引的重要原因。

我在纽约东村的村口看到一家书店的橱窗里有一本“LOVE”字样的小画册,我进去这家书店,我第一次知道了波普艺术家KEITH HARING。他的视觉语言看似很简单,但是非常冲击力,尽管很直接,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在用一种理性的有序的手法去控制那些对爱的情绪的喷张的同时,也有着诗一般的羞涩,那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流行音乐与视觉艺术存在着某种关联,我似乎读懂了当代艺术,我发现它们之间的创作过程也有很多近似的手法……

爱是一种巨大的能量,在这样的能量场里我呼风唤雨,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爱能够感染别人,也可能会摧毁自己,我小心翼翼,也肆意张狂

艾敬工作室

1999年我的音乐生活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变,我在洛杉矶录制的第四张个人演唱专辑《中国制造》由于没有通过审批不能在大陆地区发行,这使我有了一次重新梳理自己生活轨迹的机会,或许我的内心早已经渴望这样一次转机,我开始学习画画。

▲艾敬在新书发布会现场

艾敬接受凤凰艺术采访

我第一次开始用LOVE字符去形成一个画面的创作是在纽约,在下东城我的第一个工作室。我还记得我有了这个工作室的那天多么兴奋,我在狭窄的空间里扯着嗓子唱了一会儿,然后我每天来这里工作,就像是普通的上班族,我每天会在工作室旁边的咖啡店“88”吃早餐,我的工作室后面是一家小小的博物馆,据说这个博物馆是在一个需要爬楼梯上去的小公寓里,是最早登陆曼哈顿的成为“纽约客”的那群人的历史见证……我从来没有去过,那是给游客看的,我像每一位登陆曼哈顿的人一样,我要书写自己的历史。

张晓刚老师满足了我绘画的想象力,那时候,我画得最多的是骷髅,周围还有一些诗歌。有朋友就笑我说:画什么骷髅呀。我就说:你看不到爱呀,哈哈。那时,栗宪庭老师也来看过我的画,说我胆子挺大嘛。

马乐伯画廊项目总监Marcia Levine,马乐伯画廊老板PierreLevai,艺术家艾敬合影

这期间我的创作也发生了质的改变,2015年米兰昂布罗修的个展《对话》的展览筹备中,我对意大利进行了一次旅行,我游历和参观了六个城市里的四十多座建筑包括里面的绘画和雕塑,大多是文艺复兴之后的建筑。以达芬奇为代表的艺术家们给我带来深深的启示,那就是艺术家需要具备“工匠之心”的信念,如果说纽约是我成为观念上的艺术创作的开始,那么意大利使我成为一个谦卑的“手工业者”,而中国使我具备了东方的隐喻和抽象语境的天然属性。

Q: LOVE作为你的核心主题,在这十年下来,它的概念和外延,是否在你现在的创作中还有新的变化?

辽宁沈阳人,著名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曾经创作出版发行五张个人演唱专辑以及其他EP单曲。

因此,我的“LOVE”的创作是与这个社会相关联的,与人和大自然,地球和宇宙相关,它来源于一些数据,它来源于群体和个人体验,它来源于想象力,一些假设和幻想,一些情绪和复杂多变,但是它不是新闻事件的重复报道,不是真实的再现,它独立于宗教和政治观点之外,它是基于美学理念的再创作,是综合审美的体现,既有直观的感受,也有细致入微的描述。

展览

I Love in black,Acrylic on canvas,300 x 300cm 2011

爱是一种巨大的能量,在这样的能量场里我呼风唤雨,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爱能够感染别人,也可能会摧毁自己,我小心翼翼,也肆意张狂……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Benjamin Genocchio,纽约军械库博览会执行总监

我终于定居在纽约,每天去画室,一周跑三四次画材店,不断去询问那些画材的使用方法,每个周末都去美术馆看展览,拍卖行的预展,艺术博览会和街头艺术,这些信息都在给我很多的养分。逐渐地,我建立起做职业艺术家的信念,从最开始的爱好,逐步的走向确立自己的语言的一个创作。

LOVE的符号产生的架上系列作品"I Love Color"之后逐步延展出另外一个重要系列作品Walkingin the Sun:烈日下的行走,这个系列中的绘画语言更具有独创性,艾敬在画面中追逐着光芒,创造出目眩的视觉感受

艺术家艾敬在工作室

我第一次到纽约是1997年,那时候我代表SONY MUSIC JAPAN参加CMJ Music Festival,在纽约的林肯中心的走廊里搭建的舞台上,我和两位乐手一起表演了我创作的七首歌。音乐节有几百个来自全世界的乐队,当时我的音乐在亚洲已经颇有知名度了,我是职业歌手,写歌唱歌,我签约的SONY MUSIC JAPAN是国际四大唱片公司之一,音乐节期间有几个记者围着我做访问,他们很好奇,他们问中国人是拿着吉他唱歌吗?这次音乐节我隐约感觉到,中国流行音乐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会存在一些局限性……

2009AI WANT TO LOVE个展,美国纽约

著名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艾敬

艾敬

艾敬: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比如说我对佛教,比如说对《心经》,对《圣经》,我都会在不同的时期得到启发和启示。但是我没有信任何一个教,因为我觉得艺术家不应该去,我很害怕艺术家相信某个,所谓的信教,不一定非得佛教徒、居士,或者是一个天主,基督教,我不能去做那样的事情,我如果去做那样事情我就不独立,就是我也不参与什么政党,艺术家就是在宗教和政治以外的存在。

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 废弃毛线, 玻璃钢, 硅胶, 1600 x 600 cm, 2012

我选择了“LOVE”字符用来呈现我的视觉语言,这一点并不容易,用“LOVE”字符做艺术的有两位最著名的艺术家:KEITH HARING以及ROBERT INDIANA。然而,我相信,自己的表达会与他们不同,“LOVE”对于我而言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旅程,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因此,我的“LOVE”涉及的不仅仅是架上作品,我也做装置作品,在材料的使用包括有一次性的筷子,用过的旧毛线,古董门,报纸,鲜花,金属,矿石以及壁画用的传统的绘画材料等等,那些材料本身的语言与我想要传达的信息结合在一起,从视觉语言的成立到这件作品的精神内核都在围绕着“LOVE”的主题,“LOVE”从来就不是一件单一的描述。

2007 预感艺术联展,深圳艺术方位

Walking in the Sun #5,布面油画, 90 x 90 cm,2016

艾敬,辽宁沈阳人,著名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1999年开始画画,师从当代艺术家张晓刚,后移居纽约学习当代艺术。2012年11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I LOVE AI JING:艾敬综合艺术展,成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建馆以来首位举办个展的当代艺术家。2016年3月,艾敬参展军械库展览会并在马乐伯画廊展位展示其《I LOVE COLOR》系列新作《I LOVE COLOR#16》。

Gun Rose Painting on silk screen,crayons,450 x 300cm 2012

爱自由爱歌唱 爱生命爱阳光

最新《Walking in the Sun》系列作品和艾敬以往被人们熟悉的《I Love Color》是不一样的,有别于用LOVE字进行书写,从而产生色彩变化的绘画感。《Walking in the Sun》系列是艾敬从去年参加米兰昂布罗休美术馆个展中延伸出的新的系列,其中作品依然张扬着对色彩的表达,更多的是通过对颜色的堆积。表现出的堆积感赋予了一种立体感,同时它也可以借用堆积的层次散发出既本身又借助自然光的丰富色彩。其系列的名字也借用于圣经里面对光线的描述的一句话。

落花时节又逢君当代艺术邀请展联展,宋庄杰森画廊

2012年11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I LOVE AI JING:艾敬综合艺术展,成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建馆以来首位举办个展的当代艺术家。2013年6月艾敬雕塑作品《海浪》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2014年5月,LOVE AIJING:艾敬的爱巡展上海中华艺术宫,也是该馆成立以来首位举办个展的当代艺术家。艾敬继续保持着她越来越鲜活的创作热情,2015年6月5日她开始了她世界巡回展览的第一站意大利米兰的昂布罗修美术馆,展览名为对话。2015年7月,以中国当代杰出艺术家身份参展比利时蒙斯市的化生中国当代艺术展。2016年初,获邀携代表艺术作品参展北京太庙的文明的回响之穿越敦煌艺术展。2016年3月,艾敬参展军械库展览会并在马乐伯画廊展位展示其《I LOVE COLOR》系列新作《I LOVE COLOR#16》。

我在画画的时候,有时会觉得我不是一个男性,也不是一个女性,就像是一个没有性别的人。在创作的时候,我会把性别置身于外,在我的光线世界里,我会用到我的冷光和暖光,还有月光。在这些作品中,它自身就会发光,在不同的光的语言中,就像语言有很多个的层次,就像音乐一样,有节奏,有层次感,有高潮,然后在这当中去发现一种无可挑剔的美,把它表达出来。

艺术家信息

关于艾敬

艾敬于1999年开始画画,师从当代艺术家张晓刚,后移居纽约学习当代艺术。2007年正式以艺术家身份参加艺术展。2008年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首次个人艺术展ALL ABOUT LOVE,2009年10月在纽约举办个展AI WANT TO LOVE,2010年5月参加中国文献展改造历史主题展,其装置作品《生命之树》引起多方关注。2011年9月法国艺术收藏机构DSL COLLECTION收藏了艾敬的《LOVE》系列绘画作品。

金莎娱乐,2017 东方物语亚洲青年艺术邀请展群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左:I Love Heavy Metal,Stainless steel300cm,2012 右:I Love Heavy Metal,Stainless steel300cm,2012

艾敬:我觉得张晓刚老师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他没有让我去画石膏。我去到他工作室的时候,我说,我应该怎么画?他说,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那个时候,我记得我有一幅画,在他工作室里,我画了一个杯子在天空里飘,还有好多的雪花,那些雪花落到被子里,形成了一个卡布奇诺。杯子里面又是透明的,画了纽约城市,当时还有双子塔,都在。

1994年,歌手身份的艾敬离开亚洲到欧洲旅行,并因此激发了她对于视觉艺术的热爱,开启了她视觉旅程的篇章。1997年,艾敬来到纽约,在各大博物馆、美术馆中与凯斯哈林、安迪沃霍尔、贾斯培琼斯和马克罗斯科等最伟大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邂逅彻底唤醒了她内心深处用视觉艺术表达自我的渴望。艾敬自然而言地脱离了原来的音乐环境,推开了视觉艺术的大门。1999年,艾敬在国内跟随著名当代艺术家张晓刚老师学习画画。然而纽约留在艾敬内心的深刻印记引导着她再次回到纽约钻研当代艺术,探索着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2002年,艾敬在纽约下东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室。2008年,艾敬回到了北京,在这里建立了新的工作室并全身心投入到视觉艺术创作当中。

转折--当代艺术家联展,温州

Walking in the Sun #5,布面油画, 90 x 90 cm,2016

2008 ALL ABOUT LOVE个展,北京今日美术馆

I Love in White,Acrylic on canvas,300 x 300cm 2011

▲《To Da Vinci》声音装置,205 x 206 x 60 cm, 2015

这些图像中流溢而出的光芒和爱非常特别,可能是从艾敬的整个生活当中散发出来的。这是牵动人们被她和她的艺术吸引的所在。那些收藏并倾慕她绘画的,是想要特立独行并且超越风尚潮流的人们。他们仰慕的是艺术中的恻隐之心、正直与真诚而这些正是她在生活中,作为音乐家以及画家的醒目印记。在我看来,她和她的作品吸引人的地方,是她在创作绘画时用到的那些肆意而复杂的技法,以及她对于材料的不懈探索,正是这些特质塑造和定义了她的作品。

▲《Walkingin the Sun #6》布面油画,90 x 176 cm,2016

Walking in the Sun #5,布面油画, 90 x 90 cm,2016

2013 艾敬雕塑作品《海浪》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艾敬在20世纪90年代初以其独特的音乐风格风靡亚洲,被誉为中国最具才华的民谣女诗人,曾创下华语歌手海外销售记录,并成功在日本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举办演唱会。2004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艾在旅途》随笔散文集,充分展示了艾敬的文学才华,并曾经作为专栏作家在日本以及国内知名杂志撰写专栏。2014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艾敬新书《挣扎》,该书分为三个章节:音乐往事、艺术生活和挣扎、当爱成为信仰。按地域和时间划分艾敬成长、旅居纽约以及艺术创作的点滴。艾敬用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讲述自己的音乐故事、旅途故事、创作故事,还有那些真正属于艾敬的各阶段生活。

而以上这些作品,还仅仅只是艾敬在这十年当中所创作的极小一部分,在与艾敬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她精神世界里的深邃和空灵,已经完全地跳出了从前民谣时代的疆域,她在更广阔的宇宙中自由翱翔。

金莎娱乐 1

艾敬对话凤凰艺术

Walking in the Sun #3,oil oil sticks on canvas, 240 x 175 cm, 2015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I Love Color #26,布面油画,147 x 147 cm,2016

最后,我们用相机拍摄了一些新书的照片,让大家先睹为快吧:

除了对材料的堆积叠加,其中更加宝贵的是时间的成本和质感,艾敬认为:在个人的生命历程里边,时间是最为宝贵的,你所有的激情、想法、创造力、想象力,都需要时间去完成,我认为我既然付出了那么宝贵的时间,那就要用最好的去展现它。当艾敬对炙热的光追求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以及作品在燃烧,然而这就是她真正体会到的幸福。

▲《AiPray》3D打印,25 x 25 x 12 cm, 2015

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前副馆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艺术史论家、策展人、画家、书法家

宇宙的光辉照耀我

▲《Time Zone》直径 210 cm,2015-2016

Q:因为你最早是做民谣音乐出身的,后来才慢慢转到当代艺术领域。从你的简历中可以看到,早期你曾跟张晓刚学习绘画。在你做当代艺术这个起点上,这给你带来怎样的影响?

2012 I LOVE AIJING:艾敬综合艺术展个展,中国国家博物馆

金莎娱乐 2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我会用最好的材料,因为我的时间是最宝贵的,没有比我时间更宝贵的财富了。当时有个德州的女孩,她画得很好,但当我知道她用最便宜的画材的时候,画完之后很久都不干,我告诉她一定要用最贵的。当我三年后,又遇见她,说我在画廊里要做展览了,她当时都傻掉了,我说,当你做作品的时候,你就要想象你的作品是要挂在美术馆里的,所以,一定要用好的材料,这样也能让我最宝贵的时间不会被浪费掉。

文明的回响:穿越敦煌联展,北京太庙

2017 巴塞尔艺博会,中国香港

Q:在这十年的创作中,所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你还记得你当时做第一次展览时的情形吗?

不怕黑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无论你的目光停留在画面的何处,色彩都会将你网罗起来。仔细地看艾敬的绘画,它们会开始分解到其物质材料的层面:它们曾经是肉欲丰满的、粘稠缓慢的、有着厚涂颜料的沉重的,但它们又轻盈而柔软,甚至是空灵的。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2014 LOVE AIJING:艾敬的爱个人巡展,上海中华艺术宫

我第一次开始用LOVE字符去形成一个画面的创作是在纽约,在下东城我的第一个工作室。我还记得我有了这个工作室的那天多么兴奋,我在狭窄的空间里扯着嗓子唱了一会儿,然后我每天来这里工作,就像是普通的上班族,我每天会在工作室旁边的咖啡店88吃早餐,我的工作室后面是一家小小的博物馆,据说这个博物馆是在一个需要爬楼梯上去的小公寓里,是最早登陆曼哈顿的成为纽约客的那群人的历史见证我从来没有去过,那是给游客看的,我像每一位登陆曼哈顿的人一样,我要书写自己的历史。

THE DROP大型综合联展,美国纽约

博览会

作为一个民谣歌手出道的艾敬,永远在为他人分享她所有的情感与思想。以前是音乐,如今,她已转变为一位当代艺术家。关于经历,艾敬有过很多思考,她把自己交托给一种充满创造力的生活,在这二十年左右的绘画生活中,直到2007年,她才真正作为一个艺术家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是爱,让她做出了如此的转变。

▲艾敬新书《AIJING LOVE ART 2007-2017》发布会现场

2009 迈阿密艺术博览会,迈阿密中国广场

LOVE是她沿用的一个符号,正如她的名字寓意 Love and Respect,爱和敬。LOVE这个符号不是空洞和牵强的;它包含了对环保、和平、亲情等宽泛的具有社会意义的大爱。每个LOVE后面都有艾敬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并且她坚信,不管顺境逆境,把磨难沉淀在心底化作养分和动力,用爱去创造爱,当爱成为信仰,艺术是主宰爱能够到达的地方。

▲艾敬对话凤凰艺术

2015 对话艾敬艺术巡展,意大利米兰昂布罗修美术馆

在准备米兰个展对话期间,艾敬发现了一切绘画中色彩色表现是源于对于光的追求,她本人在创作过程中也充满了对于光的渴望。追逐那些光便是色彩表现的终极密码;而艺术,发生于所有事情之前。

▲《ILove Color #16》布面油画,90 x 90 cm,2015

▲《Walkingin the Sun #2》布面油画,90 x 90 cm,2014

LOVE AIJING:艾敬的爱个人巡展,上海龙门雅集画廊

化生-中国当代艺术展联展,比利时蒙斯市老屠宰场艺术中心

艾敬:我有一个新的系列,就是从LOVE的符号里面演变出来的一个概念和绘画系列,已经可以看到,它已经从一个符号化增加了更多的信息量,从一个观念语言,转变到绘画语言。比如在《Walkingin the Sun》的作品里,以绘画的语言增加了光对很多神秘事物的想象。在做这个《Time Zone》作品的时候,灵感来自于NASA的一些太空照片,但并不是去画一个星球,而是去完成一个精神中所想象的东西,一个未知的,或许它存在,或许它不存在,这些词汇总会给我一些信息,是一种想象力的奔腾。

艺术家识图为他人所做的是带着他们接近事物的本质,因为艺术就是毫无保留的分享。唯有想要分享一段经历、一种思想,才能成为艺术家。

大卫霍克尼

这幅作品是采用艺术家艾敬本人的双手扫描资料,以金属为材质,按艾敬所说:就是那种用手一碰就会飞起来的金属粉末,采用高科技3D打印创作的作品。该作品在展览中与昂布罗休美术馆馆藏雕塑艺术家米科蒂的名作《Prayer》形成对话。

从音乐到视觉艺术创作,不管是弹着吉他的歌手艾敬,还是手握画笔的视觉艺术家艾敬,她不仅是一位艺术的通灵者,更是一位手工匠人。艾敬说: 如果说纽约是我成为观念上的艺术创作的开始,那么意大利使我成为一个谦卑的手工业者。

▲《AIJING LOVE ART2007-2017》拍摄图

她使用了一种音乐装置的方式,将这张乐谱的旋律融合进她的作品。当这件高达两米的装置在整个美术馆中发出声音时,在场的观众都为之震撼了。谁也没有料想到,作为音乐出身的中国女艺术家,竟然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与大师和整个西方世界进行了这样的一场对话。时间与空间的界限消失了,达芬奇画作中的音乐,在整个美术馆的空间中回荡着。如此,视觉艺术是艾敬音乐创作的延续,它并不局限在过去民谣时代的世界,只会更加自由,更加宽广。

艾敬:我每一个下一步都会更难,我已经预料到了,因为之前想的很简单,当你觉得你登上了一个台阶之后,以后会一切都很顺畅,实际上不是。因为你想要做的好,你不想每一次拿着以前的作品去做展览,你虽然有一些重要的作品,但是艺术家的工作就是一个从皇帝到乞丐的过程,一定是要从最新的作品创作。

2010 中国(当代)文献展改造历史,国家会议中心

爱上我心中理想随我漂流到远方

艾敬是一位充满梦想的艺术家,她的女性特质使得她多了一份精致和委婉。以爱来支撑的艾敬艺术,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永恒的主题变成她自己的专属,不断努力挖掘和拓展,并变换语言方式使之呈现出当代的特点。她的爱是那么的精心,却不深奥,她几乎是用最为平常的方式表现宏大叙事中的关联性,真真切切,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艾敬:你发现的这个特别有意思,在纽约的时期,我的所有的创作是偏于观念的,因为我的观念,然后我是去情感,就去情感化,我想把它变得很有秩序,很工业化,很冷静。所以我那时候的实习作品很多建筑师很喜欢,因为他看到的这个,它对环境并没有打扰,但是它的存在不会给你传达任何的情感和情绪的信息。而我回国内,我搬回来之后,就是有了《I Love Color》这个系列,再通过色彩去传达情绪。

▲《AIJING LOVE ART2007-2017》,艾敬编著,外文出版社,2017年

如今,时光走过了十年,这是艾敬作为一位当代艺术家的身份,首次对自己这十年的时光,进行了一个整体性的回顾。今天,在北京PAGE ONE书店,举办了她的新书《AIJING LOVE ART2007-2017》发布会。在2014年曾经发布的《挣扎》中,详尽地讲述了她在纽约时期所从事的,当代艺术的故事。而在今天发布的新书中,艾敬向她的歌迷和读者首次呈现了她这十年来所有最重要的艺术作品。

Q:经过这十年的一个阶段之后,目前来说的话,有没有一个新的思路,或者说有这么一个新的预想啊,作品计划的方案呢?比如是绘画还是声音之类的呢?

▲ 艾敬《是不是梦》专辑封面

在2015年的意大利米兰昂布罗休美术馆中,她展示了一件最令观众震撼的艺术作品。在名为《To Da Vinci》的这件声音装置中,她向世界展示了其对声音的广阔理解和思想内涵。

▲《Walkingin the Sun #1》布面油画,90 x 90 cm,2014

Q:在纽约的时候,你每天都要去买画材,去询问各种使用的方法,每周都要去看画展,当时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冲动去从事艺术创作呢?

艾敬:我本来觉得会越来越容易,但实际上你会觉得越来越难。我遇到的空间上的,沟通上的,很多的挑战和困难。

2016 LOVE艺术个展,美国纽约马乐伯画廊

关于艾敬如何用这个独特的符号开始了她创作艺术的视角,她说:

▲艺术家艾敬

现在新的作品还没完成之前,我也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绘画还是一个主要的部分,当然我希望进步了,所以这也是艺术家最痛苦的地方,你需要进步,你自己首先要看到这个,所有能做艺术家的人都是要折磨自己的,看不到自己的进步那就完了,就完蛋了,就没有乐趣了,这是一个要激发自己,这是一个创造力的工作,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聊,没意思的话,那没办法做下去。我愿意把未来给你们留一点白,留一点想象,因为现在还在过程中。

艾敬:我觉得艺术是一种语言,我更加地坚定了,当我觉得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的时候,我相信这是音乐以外的另一种语言的存在,它的神秘性,我能够读到那些艺术家给我传递的信息。在决定做它的时候,我一定要去学习,最初的时候会问很多很幼稚的问题,还好是美女,不会太招人烦,这个为什么这么贵?它好在哪里?它跟它有什么分别?比如,我会问这个白和那个白有什么区别?他们会告诉我,这个白会更好地融入其他的颜色,并且在用它画边界的时候,不会有违和感。

Q:我觉得LOVE在我们看来实际上是特别感性的一个东西,但你表现的这个特别有秩序,特别整齐,特别排列这样的,感觉是一种非常冷静,非常理性的去处理LOVE的这个感觉。

艾敬对于艺术的挚爱,决定了她对艺术的态度,因此,她能够费尽心机地处理艺术观念与材质的关系,不遗余力地投入巨大的工作量去完成一件又一件作品。她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贡献是以爱心呵护艺术的情感,而她的艺术发展没有疆域和她的爱一样,成为人们一个又一个期待。艾敬说:

LOVE IN SHANGHAI 2009艺术个展,上海华氏画廊

Q:能给我们讲讲你在纽约的故事吗?

▲艾敬《我的1997》专辑封面

在这本新书中,标题就叫AIJING LOVE ART,在这里,LOVE作为一个关键词,在整个艾敬的艺术生涯中穿插而行。早在2007年,当艾敬第一次参加展览的时候,一幅名为《LOVE》的画作就引起了那场展览的策展人黄专的注意,从此,LOVE就成为了艾敬创作中的核心元素,屡屡出现在她的作品中,并且其涵义也越来越宽广和趋近于丰富。

艺术家艾敬的首部全英文版新书《Aijing Love Art2007-2017》将于4月18日率先于大陆和香港地区同步上架发行。这本画册和文集见证了艾敬以职业艺术家身份亮相的整整十年,是继她那首传遍亚洲的《我的1997》之后的蜕变,也是对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献礼。以下为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预热报道。

乌云飞过天地清澈

▲艾敬:艺术家、词曲作家、创作歌手、作家

▲艾敬新书《AIJING LOVE ART 2007-2017》发布会现场,左起:主持人曹涤非、艾敬、美术评论家、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赵力教授、王京强

艾敬:那个时候,在我的另外一本书《挣扎》中,我写了很多在纽约的故事和生活。有一个声音作品叫做《Sound of New York》,这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作品。在国外做展览需要先写提案,我说我要去录十个声音磁带,但作品在提案通过之前就完成了。我要在纽约最高的和最低的地方录声音,比如帝国大厦,那里狂风不止,那种风声让我感觉很自由又很危险。我在午夜去到地铁,当时的景象非常深刻,在地铁车厢里,感觉特别的空旷和空寂。

艾敬告诉我们,这件声音装置作品出自于她对达芬奇的致敬。在她游历欧洲各国的美术馆中,一幅达芬奇所画的音乐家,它所蕴含的炽热的情感,使得艾敬深陷其中。在她那深邃的音乐精神世界中,她突然找到了五百多年前,与艺术大师达芬奇的某种共鸣。在这幅音乐家的画中,出现了一张并不为他人所注意到的乐谱。艾敬立即对这张乐谱进行了研究和解读,这种音乐上的共鸣,使她想与五百年前的大师进行一次跨越时间的对话。

作为音乐出身的她,在艺术领域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新的转变。当人们质疑地问她,这是否是一种对音乐事业的分道和离走?但艾敬却用事实来回答了人们关于她的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有音乐和声音进行过抛弃,相反,这些音乐和声音却以另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进入到她的艺术创作中,可以说,艾敬让声音进入了更加广阔的天地。

艾敬:会啊,某一天会的。音乐多美好啊,我也不知道,我未来的音乐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也很期待,谢谢。

Q:这个双手的姿态很像人祈祷的时候,双手合十。你本人是有信仰的吧?

▲《ILove Color #17》布面油画,90 x 90 cm,2015

第一次做展览的时候,是黄专老师邀请的。那时,我还没有搬回国内,我还在纽约,当时我给他看的,就是那两幅《LOVE》。黄专老师问我,他想邀请我做展览,愿意吗?我当时很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问我,你知道为什么吗?他当时说的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你的这个爱的作品,正是这个展览需要的,也正是这个社会所缺乏的。这句话一直影响着我,包括这十年以后也是如此,我的作品都是跟爱有关的,比如你看到的一只手,或是一棵树,它们都与爱有关,这个爱的范围,比如环保、反战,它关注的并不集中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Q:那你有想过未来会再创作音乐吗?因为这个东西也是你最初梦想开始的地方,不知道那时你的音乐会是什么样子了。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纽约东村的村口看到一家书店的橱窗里有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