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对产品进行了文化定位,台下

乐器老字号在新时代下的发展何去何从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3.12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创建于1958年,是中国民族乐器制造业的领军企业、中华老字号企业、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单位。作为一个传统的制造型企业,她以蒸蒸日上的销售业绩,在百舸争流的民族乐器市场中游刃有余、屡获殊荣。作为一个深受瞩目的文化产业企业,她紧跟国家政策,以开放性、前瞻性、多向性和系统性思维统筹发展。在与时俱进的不懈努力下,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创新求变,最终化茧成蝶,于百花丛中翩然起舞。从梦想开始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民族乐器陈列馆内张贴着厂长王国振的梦想之言,每一个到访的游客都会驻足观看,仔细品味。“我有一个梦想,让每一个新生儿听到世界的第一个声响是敦煌雅乐的祥和之音……敦煌雅乐遍及华夏大地,留一个此曲只应天上有……让敦煌雅乐流出绿色的音符,与春之声共鸣,交响成和平、平安,永驻五洲四海蓝色的天空”。就是这种豪情壮志掀起了敦煌乐器人的无限热情,他们只为梦想而斗。为梦想拼搏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是一个有着半个世纪历史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在这不寻常的历程里,经历了动荡时局的考验,面临着市场经济的挑战,经受过西方流行音乐的强烈冲击,这一切让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深切认识到不解放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不实施因地制宜的改革,则难以获得新生。

于是他们主动出击,研究市场,坚持商业模式、产品结构和管理模式的创新,走出一条成功的发展之路。商业模式创新:用文化编织梦想20世纪末,中国民乐在海外得到成功演绎,迎来了繁荣发展的新机遇。以王国振厂长为首的经营团队审时度势,根据企业的特点和产品的文化属性,果断地提出了“文化营销”的经营理念,将民族乐器渗透到文史馆展、社会公益、演艺、教育等各领域,专注于文化、品牌、服务。近十年来,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组建“敦煌新语”女子乐队,创建敦煌艺术学校、建立民族乐器陈列馆、编辑出版专业民乐书刊、设立敦煌学术论坛、主办和参与协办了百余项社会文化活动。敦煌民乐知识进校园、进家庭、进社区,这些普及性、多方位的文化渗透让敦煌品牌更加社会化,也让“敦煌杯”“敦煌之夜”“敦煌之声”等系列活动成为市民心目中的品牌活动。文化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以世界眼光看民乐,以时代坐标求发展成为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新的追求。2006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在新加坡举办华乐大展,纳丹总统亲临展会现场为展览揭幕,在新加坡的各国使节及政、商、文化艺术界人士出席了开幕式。

2008年,敦煌电声二胡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大展风采。2009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协办了首届北京国际古筝音乐节,来自中国、新加坡、加拿大、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千名古筝演奏者同台演奏经典曲目。2010年,敦煌琵琶在上海世博会闭幕式上赢得世界瞩目。2011年,敦煌新语乐队在乌兹别克斯坦东方之韵国际音乐节上获得金奖。2012年,泰国公主朱拉蓬三访敦煌古筝……频繁的对外文化交流不仅让中国传统文化释放得尽善尽美,也让敦煌这一老字号品牌更加国际化。“全世界回响起我们炎黄子孙的钟鼓琴瑟之声”,这是敦煌乐器人的梦想,也是华夏民族的梦想。产品结构创新:用实干撑起梦想在每年的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上,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推出的新品乐器总能夺人眼球、引人注目,聚集在展区里的人群除了乐器制造商、经销商、民乐爱好者外,不乏民乐演奏家、教育家。究其原因,惊奇多变的乐器规格、光彩耀目的外观装饰、不懈追求的技术革新成为敦煌乐器勇立潮头的法宝。敦煌乐器人是忙碌的实干人,因为她的产品一直走在时代前沿,成为乐器时尚的风向标。流传至今的“柳叶琴”,是建厂当年由“土琵琶”改良而成;低音民族乐器革胡的诞生,为中国低音乐器独树一帜;21弦S型古筝的创制,使古筝进入了常规乐器行列;2000年开发阮乐器获得成功,形成阮族系列;2001年大型马林巴的研制成功,填补了我国乐器制造的空白;2008年,与罗兰公司共同研制出电声二胡,让民族乐器插上了科技的翅膀;2005年起,同中央音乐学院李萌教授共同研发出了多声弦制筝,丰富了古筝的演奏曲目,增强了乐曲的多变性……无穷尽的产品创新,让民族音乐更加美妙,留一个“此曲只应天上有”。敦煌乐器的“文化范”也时常为人津津乐道。近年来,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对产品进行了文化定位。在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包装等各环节中注入一种民族的、现代的、健康的文化。每年推出几十款具有时代特色和文化价值的新颖产品,并逐渐形成产品的个性化系列。如仿古版、时尚版、纪念版、极品版、巨型版、微型版等,这种标新立异的文化风格为传统的民族乐器注入了全新的活力,也与同类产品形成差异,从而为企业赢得文化竞争优势。

如今,价值上万的乐器供不应求,中高档乐器市场成为企业发展的新亮点。管理模式创新:用激情追逐梦想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注重人才队伍建设,每年都会引进各大院校的研究生、本科生充实到重要岗位。这些专业性人才不仅在各自的岗位上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更将创新的理念、新鲜的活力带给了企业,促进了企业的持续发展。近几年,大学生在新品开发、网络服务、机械化生产等项目中挑起大梁,推动企业创新发展。在引进人才的同时,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加强人才的培养与使用。一方面注重后备梯队的培养,大胆启用新人,为新人提供发展的机会和平台,年轻化了管理队伍。另一方面,强化对员工的技能培训,如定期对中、高级工进行乐器美学、机械识图、音乐常识、工艺制作等理论方面的培训,让他们在乐器制作过程中能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充分发挥各自的特长,为产品的创新与改良献计献策。企业每年都会开展乐器制作比赛,以赛促能,提高了企业专业制作队伍的整体技能水平。充盈的激情与活力不仅需要人才作支撑,也需要制度作保障。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实施绩效考核机制,以技能水平、工作效率、创造价值等内容作为绩效考核的重点,激发员工的智慧与潜能,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推动员工角色由被动型、依附型、配角型向主动型、独立型、主角型转变,从而提升企业的竞争能力。

让梦想绽放2011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发展得到上海市领导的高度重视。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来厂考察指导,肯定了老字号企业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并作了重要批示。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肖贵玉,以及闵行区区长莫负春、副区长于勇、区宣传部部长赵丹妮等领导来到企业视察并现场办公,帮助企业实现转型发展。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太彤、市政协副秘书长管维镛等市政协调研组,就“加快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来厂进行专题调研并指导工作。市领导对企业的鼓励和支持,成为企业快速发展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2011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又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企业效益以两位数的速度同比增长,销售收入达到1.5亿,再创历史新高。创新实践不仅为企业树立了良好的形象,扩大了品牌的影响力,更为民族文化的发展、民族乐器制造技艺的发展贡献了力量,使“敦煌”这一老字号品牌常青不衰。

----来自和讯网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音乐走出去”的创新与期待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0-04-17

位于上海闵行区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是一家具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单位。走进树荫掩映的厂区,宽敞的厂房里,工人们正在对二胡、琵琶等精美的民族乐器精雕细琢。

作为我国目前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技术和综合实力最强的民族乐器制造企业,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生产古筝、二胡、琵琶、月琴、柳琴、扬琴、马头琴、笛、箫、笙、锣、鼓等近百种民族乐器。2011年,仅古筝就销售6.3万台。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不仅是民族乐器的生产者,更是我国民族音乐的推广者。在二楼办公室,28岁的姚晓蕾正和几位民乐演员商量着一场汇报演出。作为厂里“敦煌新语”民族乐队的队长助理,姚晓蕾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她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到知名乐团工作,而是选择到上海民族乐器一厂。

“敦煌新语”民族乐队组建于2005年,只有6名队员,成立以来却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了200多场,还走出国门,到日本、德国、新加坡、法国、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进行文化交流,演出80多场,所到之处深受观众喜爱。

“每一场演出我们都是一专多能,既会拉二胡、中胡、高胡,也会弹古筝、中阮、大阮,还会敲手鼓,吹笛子,一个半小时的音乐会不在话下。”姚晓蕾自信地说。

最让姑娘们感到骄傲的是,去年在乌兹别克斯坦举办的第八届“东方之韵”国际音乐节上,“敦煌新语”精彩的中国民族音乐演出,在47个国家50多个艺术代表团中脱颖而出,赢得了金奖。

今年,世界著名的“布拉格之春”音乐节已经向“敦煌新语”民族乐队发出了盛情邀请。“布拉格之春”音乐节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最大的特点是民族色彩鲜明。“在世界的舞台上,演奏中国民族音乐;在优美的乐曲中,传播中国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这是我们感到最开心的事。”姚晓蕾说。

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厂长王国振对记者说:“民族乐器制造业不仅肩负着传承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殊使命,还应成为弘扬民族音乐的文化产业。以前,我们是借助文化搞产品营销,现在是通过产品营销文化,让中华民族的音乐走向世界。”

为了普及民乐教育,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每年都要举办、协办上百项社会文化活动,积极参与重大国际性活动,开设学术论坛,编辑民乐书刊。2006年,厂里还创建了敦煌艺术学校、敦煌音乐教室,并走出国门,目前已在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国家成立了16家,还曾在日本成功举办海外二胡考级。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国的民族音乐一度陷入低谷。当年,上海制造民族乐器的有好几家厂,如今大多关门了。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厂也曾经做过玩具、卖过家具,但我们始终没有对民族音乐失去信心,终于迎来了春天,日子越过越红火。”王国振说。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后,我国文化产业迎来新一轮发展良机。王国振决定加大“音乐走出”的力度,与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合作,开办中国民族音乐培训班。但作为一家企业,仅每一位培训老师一笔不菲的差旅费,都令他感到捉襟见肘。

“音乐无国界。中华民族音乐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期待政府有关部门在支持‘文化走出去’的同时,也采取措施支持我们‘音乐走出去’。”王国振说。

----来自重庆网络

新华社上海7月2日电 题:“器”与“乐”的完美交融——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迎来60华诞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新华社记者许晓青、黄扬

钟情于“敦煌”品牌的二胡演奏家闵慧芬在演出

高山流水,琴瑟和鸣。这是一场特殊的音乐会,台上是代表中国当代民乐演奏最高品质的中央民族乐团,台下约1500名观众主要来自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也有各界人士代表。现场观众堪称是“最懂”民族音乐的技术知音,他们中最年长的已过八旬,最年轻的是“90后”。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

7月1日,新中国民族乐器生产制造的佼佼者——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迎来60华诞。1日晚,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上,中央民族乐团由指挥家刘沙带领,奏响欢快的《节日序曲》,庆祝上海民族乐器一厂60岁生日。随后古琴大师龚一、琵琶大师刘德海、著名古筝演奏家王中山等逐一登场。他们与乐队合作,先后演奏了古琴曲《平沙落雁》、琵琶齐奏《飞花点翠》、古筝曲《满江红》等经典。

由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自建、位于莘庄的“中国民族乐器博物馆”

一席白色对襟中装登场,鹤发童颜的龚一老先生感慨:“如果把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比作一个人,60年一甲子,并不意味着衰老,而是意味着积累更多经验,向着新的一甲子进发。”

如若您徜徉在上海西南角的千年古镇七宝,便常会听到悠扬嘈切的中国古典乐音。这种古典氛围,源于它的历史文化,也源于其中的一间厂家——2003年10月迁址于此的上海敦煌乐器有限公司。

大师们有点儿情不自禁,他们致敬为民族乐器生产含辛茹苦的几代中国工匠。“精湛的艺术,要靠精准的技术来支撑!”琵琶大师刘德海不仅领衔演奏了刘天华整理改编的《飞花点翠》,还自添一个节目,边弹边唱了《浏阳河》,并赠予台下的工匠们八个大字“敦煌飞天,艺匠精神”。

>>>特别策划:城市名片·国民记忆——上海老品牌

演奏《满江红》的王中山动情地回忆:“1986年,我就是用了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生产的敦煌牌古筝,在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上亮相演奏,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从此上海制造的古筝陪伴我30多年,感情太深厚。”

全行业的合作化,使老城厢一带86家作坊合并成为上海民族乐器合作社,也即后来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敦煌”的诞生地。

改革开放40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生产的古筝、琵琶、二胡“三大件”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产品远销海外,新加坡华乐团赞扬其为“敦煌光辉,世界品牌”。

早在清乾隆、嘉庆年间,上海就已出现专业的民族乐器制作工坊,以及有史可据的技艺传承。20世纪初,南市一带的城隍庙大街、六马路聚集了数十家乐器作坊。当时的上海,开埠半个多世纪,华洋杂处间已形成了分工细致、发展成熟的的各类业态。各家民乐器制作工坊,也在这块既摩登繁华又有浓郁中国味的老城厢区域内,积攒着独特的海派韵味,其制作技艺融入大量史学、美学元素,结合了造型、雕刻、彩绘、镶嵌等多种工艺手法,凝练出了令人赞叹的文化和艺术价值,一如彼时彼处的其他工艺和美术作品。

无“器”难成“乐”。应邀专程前来为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祝寿的著名琵琶演奏家吴玉霞感叹:“60年一甲子,这是了不起的坚守!中国民乐人见证着我们的民族品牌和乐器文化事业的发展。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所取得的成就,令人鼓舞,激发我们不忘初心,继续讲好中国民乐故事。”

及至解放初,上海的民族乐器制作工坊仍保持着这样一种自由自在的状态,只是在家国的飘零与重光间,各作坊的名号与生意,也在明灭盛衰中经历着风风雨雨、起起伏伏。随着公私合营与合作化的步伐,1956年,上海民族乐器业迎来了全行业的合作化,其中86家作坊合并成为上海民族乐器合作社。1958年7月,合作社组建为集体所有制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1962年9月,“敦煌牌”商标注册,1963年正式启用,沿用至今。

经过数年科研攻坚,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根据敦煌壁画中的乐器样式,于2013年成功复制出一批五弦琵琶、葫芦琴、莲花阮、瑟、龙凤笛、直嘴笙、排箫、细腰鼓等,亮相《印象国乐》大型演出,将中华民族传统乐器介绍到世界各地。

当年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群英荟萃,拥有数位大师级的乐器制作技师,生产古筝、二胡、琵琶等100多种民族乐器,俨然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民族乐器生产基地。及至2011年,这种传统技艺被列入了上海市的非遗名录,并屡屡荣膺全国各类乐器大赛的冠军。

“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民族乐器不能在国际市场失声。”厂长王国振说,“今天当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地的音乐爱好者来到乐器厂,我们的团队都无比骄傲,因为通过研发,更多传统文化精髓,重新化为现实中的乐器,可以漂洋过海,奏响中国之声。”

“文革”前后的民乐热、民乐交响化和“样板戏”,令“敦煌牌”乐器获得空前发展和创新契机。

六七十年代,由于特殊的历史和文化政策,中国的民族乐异常火爆,“敦煌牌”乐器得到空前发展。尤其是“样板戏”的出现,使得当时举国人民有限的文化生活内容,几乎都围绕着民族乐器进行,全国各大专业团体基本都使用“敦煌”乐器,公社、居委、学校等基层单位的文工团和个人爱好者,也以能拥有一件“敦煌牌”民乐器而感到自豪。“敦煌”的销量占全国产销的70%,却仍是供不应求。

1969年末,为扩大生产,厂址由城隍庙的丽水路144号迁至当时的上海县县府所在地莘庄镇,新建厂房面积达1.2万平方米,技术装备也发展到半自动化程度,先后研制成功了全自动琵琶共鸣体仿型铣床,液压直弓、弯弓机,琴弦钢绳机、压扁机等设备。而“敦煌”产品的创新设计、更新换代,也符合了民族音乐交响化的时代需求。比如低音拉弦乐器革胡和大琶琴的开发创制,使民族乐器开始走出低音不够丰富的局限,使一台庞大的民乐交响性演出得以具备了辉煌的底色。当年的红歌中,有大量的少数民族民歌的改编和演出,改良后的冬不拉、艾捷克名扬新疆乐坛,改良巴乌则掀起了全国巴乌热。与黑龙江歌舞团共同改制的雪梅月琴,倍受京剧和民乐界推崇,成为现代京剧样板戏中的亮点。更令人称奇的是,流传至今、为许多纤雅女生所青睐和习练的“柳叶琴”,则是建厂当年由“土琵琶”改良而成的,在当时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历经数十年工艺打磨和品牌积累,1993年初,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与香港利源贸易公司正式合资创建了上海敦煌乐器有限公司,意欲使敦煌飞天,飘舞海外。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对产品进行了文化定位,台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