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维瓦尔第的创作中,在他的曲子中

现代手法演绎巴洛克风采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3.12

空旷的舞台上,只有几把座椅,不见人影。隐约舞台左侧响起鼓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只见一位高个男子从舞台左侧走出,边击鼓边走向舞台中央,而后又转身招手,一、二、三、四、第五位,“穿越巴洛克——丹尼尔·霍普音乐会”开场亮相!真是别出心裁。

巴洛克在音乐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巴赫、亨德尔、维瓦尔第……群星璀璨,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音乐会上,除了以上几位,更多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巴洛克作曲名家,如西班牙迭戈·奥尔蒂斯、意大利安德烈·菲尔科尼尔、德国约翰·保罗·冯·魏斯特霍夫、意大利尼古拉·马蒂斯、法国琼-玛丽·勒克莱尔,还有爱尔兰民谣《绿袖子》……让我们领略了天高云淡、清风明月、悠闲淳朴的巴洛克风韵,即便是维瓦尔第《D小调双小提琴奏鸣曲》中表现人性情感痛苦、甚至魏斯特霍夫表现战争场面的《威严之战》,其音乐的激烈程度远不能与古典、浪漫时期相比。因此在快节奏的红尘滚滚的当下,聆听这些巴洛克曲目,尤显舒心清耳。

音乐会的主角和中心自然是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曾在唱片中欣赏过他出色的琴声。音乐会中他还做起了主持,对作曲家和曲目作了风趣幽默的解说,拉近了巴洛克与听众的距离,仿佛几百年前的音乐是为现代人写的。他的演奏完全融入乐队中,独奏部分很少(琴声浓郁淳厚如中提琴),即便到了返场,也没来一段独奏,不免让人有些遗憾,真是惜“墨”如金。须知光临本场音乐会的听众,主要也是冲着他来的。其他五位乐手分别是古钢琴、第二小提琴、大提琴、琉特琴、鼓手。这六人组合的演奏灵活多样,情趣盎然,配合默契,富有现代气息。印象尤其深刻的,当属那位高个子的鼓手,手上功夫相当了得,多样乐器在他手中被玩得出神入化,精彩至极!

音乐会压轴曲目是巴赫《咏叹调》。在演奏了整整一台巴洛克音乐后听巴赫,不得不由衷感叹:还是巴赫最伟大!

----来自人民网

上海10月14日电 “弓弦上的独舞——维多利亚·穆洛娃小提琴无伴奏独奏音乐会”13日晚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上演。这是维多利亚·穆洛娃在上海首次以无伴奏形式呈现整场音乐会,演出当晚座无虚席。

维瓦尔第对于纯器乐音乐的发展有着非常突出的贡献,他在创作中进行了许多新的尝试,具体说来,就是进行了各种各样的配器试验。

11月25日,中生代女小提琴家维多利亚·穆洛娃将首次来到羊城,率领意大利拜占庭学院古乐团的5位演奏家到星海音乐厅,以巴洛克风格演奏巴赫、维瓦尔第的作品。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维多利亚·穆洛娃。上海音乐厅 供图

熟悉音乐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在巴洛克时期之前,声乐作品拥有绝对的统治地位,纯器乐作品在创作份额上则所占甚少,像斯维林克的管风琴音乐、伯德的维吉那琴音乐、乔万尼·加布里埃利的铜管乐“坎佐纳”,应该是那一时代最棒的纯器乐曲了。这三位作曲家虽然出生在16世纪,但他们的一生却横跨到17世纪,所以他们应该不完全算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曲家。而从另一位处于两个世纪之交的作曲家蒙特威尔第的创作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声乐统治地位的坚固,这位第一个写出了成熟歌剧的作曲家,一生的创作除了歌剧,就是牧歌,以及宗教合唱作品,几乎没有一部独立的纯器乐作品。

穆洛娃1980年获得西贝柳斯小提琴大赛头奖、1982年获得柴可夫斯基大赛金奖后,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1983年,她相继在纽约、费城、旧金山、芝加哥和华盛顿举行音乐会。《纽约时报》评论:“她拥有一流的技巧,男性化的气质和丰富的音乐表现力。在她的音乐会中不需要任何矫饰,只有她、她的琴和音乐。”《华盛顿邮报》则评论:“她不仅带给听众一份惊喜,也给时下的古典音乐舞台送来一股清风。”

俄罗斯小提琴家维多利亚·穆洛娃是20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小提琴家之一,师从前苏联著名小提琴大师柯岗及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的弟子布朗宁教授。作为这两位俄罗斯公认最有代表性的小提琴家的嫡系弟子,穆洛娃掌握了俄罗斯小提琴学派浑厚而扎实的演奏风格。柯岗曾评价自己的学生穆洛娃:“她具有一个小提琴演奏大师的几乎所有的天赋。”

在早于维瓦尔第出生的作曲家中,科雷利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他的创作量不大,仅有六个编号的作品,却皆为精品。其中前四个编号的作品是迄今为止最杰出的巴洛克三重奏鸣曲,另两个编号的作品是一套大协奏曲和一套小提琴奏鸣曲,也许它们是早于维瓦尔第、由意大利人创作的最成熟的纯器乐作品。以此为基础,维瓦尔第写下了形式更多样、内容更丰富、色彩更绚烂的纯器乐作品,使音乐的表现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他的历史地位也因此得到了确立。

在此次演出中,穆洛娃选择热门的巴赫作品作为主打曲目。穆洛娃说:“我非常喜欢这几首曲子,它的旋律中有赋格曲式,我个人非常喜欢缓慢的乐章。巴赫是最优秀的作曲家,在他的曲子中,一切都行得通。”

穆洛娃所擅演奏的乐曲风格非常宽泛,上至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下至现代音乐、爵士乐。她还积极致力将古乐思维同现代技巧相融合,表现出别具一格的巴洛克情怀。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

音乐会现场,穆洛娃演绎了多首无伴奏小提琴作品,曲目安排以一首巴赫、一首巴洛克之后作曲家的作品交替演奏,包括普罗科菲耶夫、乔治·本杰明、出生于1977年的日本作曲家滕仓大,更有一首特别的无伴奏爵士风格小提琴曲《巴西》,由穆洛娃与已故意大利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的儿子——米沙·穆勒娃·阿巴多所作。

维瓦尔第的小提琴协奏曲数量最多,他本人在当时也是一位着名的小提琴演奏家,他在创作中尝试一些新颖的表达方式,例如将文艺复兴时期声乐中的回声效果“移植”到小提琴演奏中,《“回声”小提琴协奏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明显受到了蒙特威尔第的《真福童贞女的晚祷》中一段带有回声的男声独唱的影响;再如拨弦的运用,曾在大家熟悉的“冬”的“广板”乐章以及其他一些协奏曲中出现。虽然我们不能拿后世的帕格尼尼对小提琴演奏技术的贡献来与之相比,然而对于距今三百年之遥的维瓦尔第来说,这不仅是非常了不起的创造,更是一种超前的意识。

小提琴无伴奏音乐会中没有钢琴等伴奏乐器,因而放大了艺术家在小提琴演奏方面的全能性。穆洛娃在演奏中需独力完成作品的旋律部分以及和声织体,如此大胆的独奏形式更体现出穆洛娃的演奏风采和精湛造诣。

在维瓦尔第的创作中,大提琴得到了应有的重视,这种乐器的独奏地位由此得以确立,不论在当时还是今天看来,维瓦尔第的这一贡献都是无人可比的。在巴洛克时期,大提琴多作为通奏低音中的一件乐器,维瓦尔第为这样一件乐器创作了二十几首协奏曲--这里顺便更正一下,与作曲家其他音乐的特色有着很大差异,或许它是维瓦尔第谱写的最深沉的音乐。在木管乐器方面,维瓦尔第创作的一套长笛协奏曲,在充分发掘长笛这种乐器的潜能方面做出了尝试;当然,我们还不能忘记他为双簧管、大管等木管乐器创作的协奏曲,让音乐世界中又增添了更丰富的色彩。

对应演奏曲目的安排,穆洛娃在这场音乐会上还携带了她的两把至爱名琴,分别是一把制于1723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朱尔斯·福尔克”以及一把瓜达尼尼小提琴。1985年,穆洛娃在苏富比拍卖会上重金买下斯特拉迪瓦里名琴“朱尔斯·福尔克”并使用至今。穆洛娃使用这把名琴演奏当代作品,而用瓜达尼尼名琴绞上羊肠琴弦以巴洛克风格演奏巴赫的无伴奏帕蒂塔与奏鸣曲。

维瓦尔第留传后世的大协奏曲也有一定的数量,这种在乐器组与乐队之间形成竞奏所构成的音乐,为作曲家的配器试验提供了更广泛的空间。不仅有由四把小提琴与一把大提琴所构成的乐器组,还有由抒情维奥尔琴、双簧管、大管、木管号,或者竖笛、双簧管、大管、小提琴所构成的乐器组;在一首为乐器组与弦乐和通奏低音的《降B大调协奏曲》中,维瓦尔第竟然使用了小提琴、双簧管、沙吕莫管、三把维奥尔琴的大型组合。这些乐器组中,例如沙吕莫管,就是现代单簧管的祖先。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音乐会结束后,穆洛娃表示,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与意大利古老剧院风格非常相似,意大利的剧院声效比较干,但上海音乐厅的声效没有这种情况,在剧场内聆听到的音乐干净纯粹,她非常喜爱。音乐厅的氛围也深受穆洛娃喜爱,在这里演奏,与观众的距离非常亲切,彼此之间完全没有障碍。

如果说维瓦尔第创作的大量纯器乐作品,使器乐取得了与声乐平分秋色的局面,那么他所做出的各种配器试验,则为后来曼海姆管弦乐队的出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在古典时期,海顿对交响曲创作的实验精神,几乎与当年的维瓦尔第如出一辙。

最着名的是Op.8,其中前四首即众所周知的《四季》,常被单独演奏;第五首《海上风暴》、第六首《愉悦》及第十首《狩猎》也都非常有意境,充满了巴洛克的一贯风格。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积淀的深厚的人文主义传统,使维瓦尔第的作品洋溢着清纯的气息,如同亚平宁半岛的阳光,给人以温暖和快乐。由于有一支听命于他的乐队,维瓦尔第大胆地进行试验和创新,他的协奏曲几乎囊括了当时所有的主流乐器的组合。他的天才创作大大丰富了协奏曲的表现手法,其小提琴高把位的运用也为日后的炫技技术的发展作了铺垫。巴赫对他钦佩有加,早在魏玛时期就改编过他的几部协奏曲。维瓦尔第清纯甜美的意大利风格对巴赫音乐风格的形成有不小的影响。

维瓦尔第1741年7月28日逝世于维也纳,这时候他的声名已去,默默无闻。此后的一百多年,他的名字也一直没有被引起更多的注意。直到20世纪,随着人们对巴洛克音乐的重新认识,他那些卓越的曲作才再一次受到关注,他本人也被评价为与巴赫、亨德尔同样重要的巴洛克早期作曲家。他的音乐天才启迪了后来的巴洛克大音乐家,尤其是他丰富的作品和新颖的、科学的歌剧创作方法,刺激了现代意大利作曲家的好奇心。由于意大利从文艺复兴以来积淀了深厚的人文主义传统,因此维瓦尔第的作品里并没有太多的神迹,而是经常洋溢着清纯的气息,就像亚平宁半岛的阳光一样,给人以温暖和快乐。远在德国的巴赫对他也钦佩有加,早在魏玛时期巴赫就曾改编过他的几部协奏曲。维瓦尔第的影响力不但在北意大利,在德国也可见。约翰·乔治·匹森德在宫廷中就应用了维瓦尔第的技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风格在维瓦尔第的影响下向更深层次发展。还有,巴赫还改变了维瓦尔第不少作品用于羽管键琴和管风琴演奏,即使是在巴赫后来的《勃兰登堡协奏曲》里,也有维瓦尔第的影子。

十八世纪中叶,欧洲音乐正经历着一次巨大的变革,巴洛克时代复杂费解的复调音乐正逐渐被单纯自然的主调音乐所取代,巴洛克晚期的叁位大师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亨德尔顺应了这种变化,依然还是音乐生活的中心人物;而维瓦尔第没能适应这种变化,听众对他的音乐失去了兴趣。

除了晚期作品,维瓦尔第一生的作品如同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音乐宝库,启发了当时无数的作曲家。从巴赫,亨德尔,到意大利,法国德国的其他各个角落。并且开启了法国重优雅,华丽;德国重悲情,伤感的两个性格极端的华丽,洛克克风格的思路。为后期音乐史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关键作用。从这一点上说,维瓦尔第是一个成功的“叛逆”者。

他在我们心中是一个永远不会衰老的音乐家。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维瓦尔第的创作中,在他的曲子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