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部门虽然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抢救西安鼓乐

非物质文化遗产 长安鼓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7.04

长安鼓乐,一种古老的民间大型吹打合奏乐,源自唐代宫廷音乐,又叫西安鼓乐、长安古乐、长安鼓吹乐等,源自唐代宫廷音乐。在西安及至沿终南山一带颇为流行。至今仍保存着最传统的鼓乐演奏形式、结构、乐器、曲牌及谱式,也是西安文化旅游的一颗璀璨明珠。

现今在世的惟一掌握全套长安鼓乐的老艺人—赵庚辰老先生,已经已经95岁高龄了,是东仓鼓乐社第四代传人

直至现在,西安城内各长安鼓乐社所使用的乐谱,依然是古代的半字谱,全为手抄传本,保留有明代的传本。长安鼓乐脱胎于唐代燕乐,大气、庄重、高雅,曲目丰富,结构完整、曲调优美,具备宫廷音乐的特征,与一般的民间音乐大相径庭。古城代表性景点大唐芙蓉园便一直致力于保护传承这一艺术瑰宝。

据悉,西安著名的乐社之一“东仓鼓乐社”自2006年7月7日正式落户西安大唐芙蓉园以后,演员们不仅拥有了新的演出服装、演奏乐器和全新的舞台;园方还为演员们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环境——在大唐英蓉园紫云楼剧场每天3场经典曲目演出,制作了精美的宣传画册和宣传片,建立了西安东仓鼓乐博物馆,还专门划拨经费进行系统的古乐谱研究、传承人保护和青年传人培养,并组建了演员26人,研究人员10多人的大唐芙蓉园东仓鼓乐社,并先后培养了58位年轻传人;为中外游客提供了专业水准的鼓乐和全方位了解西安鼓乐的窗口的同时,也为西安鼓乐提供生存的平台,使得这一艺术得以有力保护和传承。

保护与传承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每一位中国人的责任。

----来自北方网

带来这场精彩演出的是东仓鼓乐社,东仓鼓乐社是西安鼓乐著名的乐社之一,目前社团人员规模稳定,入驻大唐芙蓉园已经13年,在紫云楼演出已达上万次,赢得了游客的好评与赞赏。

解放后,东仓鼓乐社已是一盘散沙,赵庚辰在建国路一所学校前卖粽子,学生没出来时,他就用手指在扁担上敲鼓点。“文革”期间,鼓乐遭到摧残和破坏,不计其数的珍贵乐器被没收。说起这些,赵庚辰嘴唇颤抖,眼眶湿润。

目前,像赵庚辰这样的鼓乐大师,在全国已寥寥无几。长安鼓乐人员面临着青黄不接的状态。本身,这种音乐形式就是从宫廷传出,只有少部分人掌握。而这一部分老艺人多数以离我们远去。而青年一代还没有充分认识到长安鼓乐的真正价值和意义。参与演奏的人员数量逐年递减。长安鼓乐发展到今天,已远不是单凭热情抢救就能救得了的了。不少曾热衷于古乐研究的专家面对古乐的现状已是心灰意冷。演技衰退、后继乏人。纳西鼓乐原为长安鼓乐的遗枝。可现今他的影响力已远远的超过了长安鼓乐。原因所在,值得我们深思。

西安鼓乐是以打击乐和吹奏乐混合演奏的一种大型乐种,内容丰富、乐队庞大、曲目众多、结构复杂。西安鼓乐的演奏形式分为“坐乐”和“行乐”两种,其演奏风格分为僧、道、俗三个流派。西安鼓乐的曲目据不完全统计多达3000余首,单曲演奏长的可达20分钟,套曲长的可达2小时。

height="11%">

“文化大革命”中,东仓鼓乐社旗倒人稀。80年代初,赵庚辰为重振东仓鼓乐社,不畏年事已高,奔走组织,筹措乐器并广招学生,经过一番努力,一个有相当数量年轻乐人的东仓鼓乐社再度恢复活动,为西安鼓乐这一古老乐种的继承和发展做出了有益的贡献。1981年赵庚辰被吸收为中国音乐家协会陕西分会会员。

8月3日,由北京大学学生组成的西安鼓乐调研实践团队来到西安大唐芙蓉园,对西安鼓乐进行调研。在此次暑期调研活动中,同学们通过走访民间鼓乐社与部分高校、采访西安鼓乐代表性传承人与高校教授,了解西安鼓乐传承现状,发现传承中的困难与问题并分析原因,为西安鼓乐的保护与传承,使其价值得到进一步彰显提出了方案与建议。他们还以西安鼓乐为例,思考陕西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现状与未来发展。

再过一会儿,马西平就要带着她的学生来了,他们每周都要带上录音录像设备来记录赵老哼唱的曲子,并把它译成简谱和五线谱。5年来,在把脑子里熟记的80余首谱子整理完后,赵庚辰又拿出不曾学过的鼓谱,一字一句地学唱、背熟,然后一气呵成地伴着鼓点哼唱出来。“唉,我学了一辈子,爱好了一辈子,真不愿意看到这么好的东西断送在我手里。”

在近60年中,赵庚辰除与东仓鼓乐社一年一度参与终南山南五台、西五台、城隍庙和西安附近的三义庙、泾阳大寺等处的鼓乐活动外,曾于抗日战争时期,经常参加西安民间组织“民乐社”开展的鼓乐演奏活动。

陕西传统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但在新时代下也面临着许多挑战,如何传承与保护就是一个大课题。传统文化的传承不仅需要老艺人们的坚守,同样也需要更多年轻力量的注入。

张文彦认为,甚至还可以以西安鼓乐为核心,形成一系列的产业链,比如出售仿制乐器的小纪念品、让来欣赏鼓乐的人参与演奏、将表演刻录成光盘,或者汇编成小册子出售等等。他说,过去有“不看兵马俑等于没到过西安”的说法,今后我们可以再加一句:来到西安,你看兵马俑了吗?你听西安鼓乐了吗?

21世纪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的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重要的转型期,几千年来口传心授的民族民间活态文化传统----长安鼓乐正面临着急剧的流变和消失。一千多年来无数艺人口传心授,现在已将近失传之境。

西安鼓乐,也称长安古乐。是千百年来流传在西安及周边地区的传统民间大型鼓吹乐,起源于隋唐,历经宋、元、明、清,至今仍然保持着相当完整的曲目、谱式、结构、乐器及演奏形式。西安鼓乐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境内发现并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间乐种之一,是中国古代传统音乐的重要遗存,被国际音乐界和史学界誉为“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2009年9月30日,西安鼓乐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盛世遗音在艰难中维系,后继乏人成为最大的问题。近日,周至南集贤西村鼓乐社大张旗鼓地公开招募传人在普通百姓和鼓乐界掀起波澜,呼吁政府从经济和政策上加以扶持的声音再次传出。

在中国的文化长廊中,有着一个璀璨的名字——长安鼓乐。它是唐代皇室宫廷音乐“宴乐”的延续,是唯一能代表中国古典音乐的国乐。一千多年来因各种的原因皇家宫廷音乐“宴乐”,被流传于长安城内外,由无数的艺人口传心授到今天,是一部中国音乐的历史。

精彩的西安鼓乐表演。 资料照片

据了解,蓝田普化水会音乐是千余年来流传在蓝田县普化镇一带专门用于佛事、善事、祭祀的民间吹打音乐,水会音乐质朴、雅致,由僧人和民间乐手传承至今。从乐队乐器构成、曲目、记谱法等方面,蓝田水会音乐均显示了很高的历史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遭受重创后,多年来一直处于濒危状态,乐谱所剩无几,乐器亦大量丢失损毁,老艺人已相继谢世,抢救传承工作同样刻不容缓。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

采访结束后,北京大学的一名同学感慨地说:“我们这次实践的主题就是‘西安鼓乐’,目的是深刻了解西安鼓乐以及它的传承状况。在现场看鼓乐,更能感受到鼓乐艺术的无穷魅力。实践结束以后,希望凭借我们自身的力量将西安鼓乐以及陕西文化传播给更多人,这也是我们本次实践的最终目的。”

核心提示

人物简介:

东仓鼓乐传承人赵筱民在采访中表示,鼓乐社纳入景区,为鼓乐社提供了固定的演出平台,故而,鼓乐社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尝试创新,如今他们所表演的融入了舞蹈的鼓乐演出就是创新成果之一。但在创新的基础上也要守好西安鼓乐的根,“工尺谱不能变,口传心授的方法不能变,配器不能变,演奏的形式不能变。”赵筱民说不能为了创新推广而丢了鼓乐的魂。对于鼓乐的传承问题,赵筱民表示一定要做到两点:首先就是要保留它的原生态,其次是在现有的基础上不断创新。

应加入现代元素找出新看点

图片 1西安鼓乐界最年长的“吹鼓手”赵庚辰带弟子演奏《霸王鞭》

西安鼓乐调研实践团队的高熹莹同学说,在调研东仓鼓乐社之前,他们已经走访了何家营鼓乐社、南集贤东村鼓乐社和都城隍庙鼓乐社,这三个鼓乐社都面临着经费不足、乐社成员几乎纯义务付出的现状,从而导致了乐社成员老龄化等问题。而东仓鼓乐社由于被纳入了大唐芙蓉园景区,乐社成员每人可领到平均4000元的月薪,故而乐社成员相对稳定,平均年龄在26岁,且都是十三四岁便在东仓鼓乐社开始学艺的成熟艺人。可以说这样的“文化+旅游”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西安鼓乐的传承。

其实,不仅仅是西安鼓乐,与其面临相同境地的还有蓝田的水会音乐、关中道情等音乐品种。

2008北京奥运会是当然的国际大舞台,上台的是全部中国,中国的体育、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文化…… 文化范畴的中国,谁有机会出场? 单单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第一期就有518项,18个省区另有省级名录,蔚为大观。 南方周末记者展开探访之旅,发掘最有机会代表中国传统的文化项目,讲述它们的传奇史,展现它们的魅惑力。长安鼓乐是第一宗。 90岁的赵庚辰是西安东仓鼓乐社的“祖师爷”。 他的手骨节暴突、指节斜倾而长,左手拇指骨暴突而深凹,这是一双残损的手掌。 6月17日傍晚,太阳西沉,须发银白的赵庚辰端坐在他的陋室,以木凳为鼓,用残损的手掌击拍,为南方周末记者高声吟唱古曲《殿前喜》。老人双目微阖,声音浊重沙哑。《殿前喜》是古时用来在神庙前祭奠神灵演奏的曲牌,老人吟唱的时候韵律随手拍变化,无字的乐音听上去很是神秘。 不愿他是阿炳 长安古乐有“盛唐燕乐,御苑绝响”之称。 1300年前从皇家宫廷流出,此后辗转江湖,多在民间和僧道间流传。 “长安鼓乐”神韵召唤过不少音乐史家,中国音乐史学“泰斗”杨荫浏是其中之一。 1953年7月15日-31日,时任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副所长的杨荫浏从北京到西安,西北音协组成采访小组陪同杨荫浏赴陕西周至南集贤村和东仓街采访“长安鼓乐”。 此前,杨荫浏已经“抢救”出无锡民间艺人阿炳的《二泉映月》。1950年9月,杨荫浏专程去无锡挖掘和抢救民间音乐,道教音乐是他花费心力整理录制的遗产之一。杨荫浏找到穷困潦倒靠一把二胡活命的瞎子阿炳,用当时国内罕见的进口钢丝录音机为阿炳录制了他演奏的乐曲。曲子没有名字,阿炳被问起就说叫《二泉印月》吧,杨荫浏觉得太像广东音乐,就说叫《二泉映月》吧。此后,瞎子阿炳的名字和他演奏的二胡曲就被人所识。这年阿炳57岁,数月之后,在贫困交加中刚获生机的阿炳因病吐血而死。 杨荫浏见到东仓鼓乐社的“会头”赵庚辰是在阿炳去世两年后。“他专程来看西安鼓乐的古乐谱,了解西安鼓乐僧、道、俗及各流派的风格和音乐特点。” 相关文章: 西安鼓乐发展:集贤鼓乐社“柴山”在哪里 西安鼓乐陷人亡艺绝 保护方案不尽如人意

在大唐芙蓉园一座造型古朴的剧场里,一场精彩的西安鼓乐表演正在游客面前上演——大气磅礴的纯打击乐伴奏开场,配以三人的婉转舞蹈,每一个舞步都与鼓声相融相契。随后,鼓乐社伴奏的舞蹈《霓裳羽衣曲》,让观众对原先只有单纯奏乐的西安鼓乐产生了耳目一新的感受。最后是两首纯粹的西安鼓乐,行乐一首,坐乐一首,尤其是压轴曲《霸王鞭》,鼓声激昂有力,乐曲喜庆悦耳,现场观众惊叹声不断。

西安鼓乐承载着几个朝代的辉煌历史和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但张文彦认为,在现代艺术氛围里如此多元的艺术现象面前,不可能“长安处处闻鼓乐”,要做的是整合力量,选择适当的地点,使用现代的包装手段,演绎西安鼓乐的文化内容,给现代人以新的审美愉悦,通过这些工作让人产生新的结论:要想全面认识西安,就听听西安鼓乐。

赵庚辰,陕西省华县人。1919年生于西安市东仓门。现年86岁高龄。他是现今唯一系统全面掌握长安鼓乐曲式的传承者、演奏者、研究者、教育者。被人们尊称为长安鼓乐的活化石。民国22年,十四岁的赵庚辰开始学习长安鼓乐。在学艺初期,拜吕金明为师,学习鼓乐中的“小曲、行乐”等基本曲目。后又拜在梁振源门下,规范、系统的学习了“坐乐”。现为东仓鼓乐社的社长,在长安鼓乐界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多年来他传授了许多专业长安鼓乐专家,成为鼓乐的著名传承者。文革后他亲自口传心授十多位弟子,而今又培养新一代长安鼓乐传人。其中有:李石根、曲云、吕洪静、武文斌、马西平等。他们对长安鼓乐的 研究成果已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有些被整理演奏的作品还在国外获奖。

图片 2

1933年,初小毕业的赵庚辰,也开始了白天做小买卖,晚上学鼓乐的生涯。那是鼓乐社的鼎盛时期,“那个时候,东仓、西仓、香米园、显密寺、大吉昌、城隍庙……若加上城郊的鼓乐社可超过百家。”当时东仓鼓乐社的资金来源就是一个山西商人捐给社里的两间房子的租金和几亩田租。

赵庚辰,一个生在旧中国的普通人,以做小生意为生。从未受过专业的音乐教育。那末,到底是什么使他成为长安鼓乐的传承人呢?带着这样的疑惑,我走进了这位鼓乐大师的家。老人的家朴实而又简洁。家里除了必须的生活用品外,没有更多的奢华和舒适。能看的出,如今老人的生活并不宽裕。赵老的和蔼可亲,让我们顿时没有的距离。当他激动的谈起长安鼓乐,脸上堆满了幸福的笑容,可爱得像个孩子,有说不完的话。从年轻时利用业余时间在道观寺院里和师傅、僧人学笛学笙学铜器,到自己背着干粮乐器,到处去参加庙会、集市赶会、婚丧嫁娶等活动。老人津津乐道的为我们讲述着自己年轻时学艺同时还要养家糊口的经历。在这一具体的实践过程中,赵老先生积累了大量的长安鼓乐实际演奏能力。 同时,这时的他已是4个孩子的父亲。生活的压力并没有让他放弃对长安鼓乐的热爱和学习。仍然利用业余时间进行长安鼓乐的学习和研究。经常一边在路做着小买卖,一边用手掌有节奏的拍打着自己的身体,嘴里还哼着鼓乐的旋律,寻找着长安鼓乐其中的规律和乐趣。这里面有辛酸和困苦,但更多地是老人沉浸在音乐中的幸福。由于,长安鼓乐的记谱方式是半字谱。它是一种古老的记谱方式。如今已很少有人能解读。赵老在韵曲过程中有一个再创作的过程。有很多的鼓点、节奏是在演奏中,临时即兴加进去的。这对于演奏者来说就是一个对鼓乐曲目重新理解、重新创作的过程。这样的音乐才更加生动,更加具有生命力。而想要具备这种对鼓乐再创作的能力,必须具备扎实的长安鼓乐基本功。对曲谱烂熟于心,了解曲谱本身的演奏规律和技巧。看着眼前这位86岁的老人,幸福的一边敲着鼓点,一边准确的背唱着美丽动听的鼓乐。我的疑惑揭开了。答案就是:热爱,对音乐执著的热爱。造就了这样一位可敬可爱的鼓乐大师--赵庚辰。

但西安鼓乐协会的张昭认为,政府相关部门几十年的鼓乐保护工作缺少一个明确的方向和完整的方案,随意性很大,而且过去的鼓乐保护工作忽视了对乐社的扶持和对艺人的保护、对口传曲的录制保存,以至于今天能韵曲传谱的老艺人寥寥无几。张昭认为,政府应该从政策、资金等方面给鼓乐社一定的扶持,并为鼓乐社创造更多的演出机会和平台,增强鼓乐社的自我发展能力。

图片 3赵庚辰老人展示珍藏的鼓乐谱影印本

其实,抢救西安鼓乐的工作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李石根等音乐工作者一直从事西安鼓乐收集、整理工作,也曾有过大量的研究专著。上世纪80年代开始,陕西省文化厅成立隋唐燕乐研究室,陕西省艺术研究所建立起西安鼓乐研究中心,西安音乐学院成立长安鼓乐学社等研究机构……

赵庚辰(1917年11月16日——),男,汉族,西安市人。著名鼓乐艺人。自由职业。赵庚辰15岁起师从东仓鼓乐社梁振源等艺人学习韵曲及笙、管子、笛子的演奏技艺,不久即成为东仓鼓乐社的主要乐手。继而又跟显密寺著名鼓乐艺人朱同学习各种鼓的技艺,跟显密寺著名鼓师学习双云锣和铜器的组套演奏方法。由于从师多人,善于继承,30余岁时已经是能够熟练掌握六、尺、上、五四个调的坐乐,精通各种形式的行乐,并兼通歌章、念词的为数不多的鼓乐全能艺人。

“需求是最大的理由。”张文彦说,对西安鼓乐的保护,是要找到现代人审美需求的看点,在传承的基础上加进现代元素,让它符合现代人的需求。保护的目的不仅仅是让后人知道曾经拥有这样一个古老的艺术形式,也不仅仅是为了给来中国访古觅踪的洋人证实我们曾经有过的古老。“后继无人不是鼓乐的悲哀,也不是后人的悲哀,而是我们没有给鼓乐以足够的出口。这就等于没有给继承人以生存的依据。”张文彦认为,原汁原味地继承和开发利用应该是西安鼓乐这辆车子上的两个车轮,要开发利用,找出西安鼓乐的新看点来,这是激活鼓乐的重要路径。

一位唯一掌握成套鼓乐的老人

西安鼓乐是以打击乐与吹奏乐混合演奏的一个大型乐种,是我国境内迄今发现并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间器乐乐种之一,被喻为“古代的交响乐”、“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它脱胎于唐代燕乐,后融入宫廷音乐,安史之乱期间随宫廷乐师的流亡而流入民间,完整地保留了隋唐宫廷音乐的风貌,庄重、肃穆、高雅。千年以来,西安鼓乐在我国乃至世界广为流传,我国南方的“南音”和日本的“雅乐”中,都能听到西安鼓乐的遗韵。

然而,由于西安鼓乐使用的是俗字谱,只有音高、没有节奏,只能靠着历代乐师口口相传、代代沿袭。随着一批老艺人的离世,西安鼓乐面临的是人亡艺绝的境地。西安鼓乐协会的张昭说,当年的著名艺人现在只剩了东仓鼓乐社89岁的赵庚辰一人。

图片 4

图片 5

对此,陕西省文化厅副厅长刘宽忍表示,政府对于抢救西安鼓乐是非常重视的。在省政府的努力下,西安鼓乐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关于其保护和抢救,政府也有一系列的工作规划和方案。西安鼓乐的保护仍不尽如人意的关键在于现有行政体制的落后、经费必须层层下拨的现实等等。

赵庚辰老人拿着鼓槌边敲边唱,西安交大的学生拿着录音机、摄像机等在一边记录

赵庚辰所在的东仓鼓乐社可以说是西安现存的6家传统鼓乐社中经济条件最好的,而何家营、大吉昌、南集贤东、西村4个鼓乐社,至今还在延续着白天干活、晚上排练的传统习惯。“白天不工作哪行,我们还要生活呀!”何家营鼓乐社的社长何忠信憨厚地说。

“清朝时,鼓乐社成员可以不干活,工资由官府给发。”赵老说,东仓鼓乐社的好日子止于辛亥革命后官仓停办。没有了来自官仓的经济支持,鼓乐艺人只好白天做小生意维持生活,晚上凑到一起排练。

15岁学习鼓乐至今,西安鼓乐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政府保护

“如果再不保护,这个东西就完了,现在要恢复得费很大的劲儿。”现年88岁的西安鼓乐研究专家李石根曾如是说。

冬日,清晨,西安。空气清冷,走路时搅动的冷风在人脸上激起一阵阵的鸡皮疙瘩。走进东仓门的一间民房后院,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位老人正坐在窗前的书桌旁。由于眼神不好,他的鼻尖已经贴到了面前的书上,一边看着书,一边哼唱,手指在桌上有节奏地敲击着。他就是东仓鼓乐社的赵庚辰老人,今年89岁,是西安所有鼓乐社健在的艺人里最为年长的一位,也是唯一掌握有成套鼓乐的艺人。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原生态歌手”阿宝:原生态一上舞台就变味[图]下篇新闻:2006年西藏艺术:走出区门“香”飘四方 图片 6图片 7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大众时评:节假日的确定更应注重人文视角·过洋节别忘文化自信冯骥才:应允许圣诞节中·“除夕该放假”这次专家说到点子上了·走近四川非物质文化遗产:你会背诵“虫虫歌·中国拟批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焦点分析传统中医出路何在?

周至县南集贤西村鼓乐社近日公开招募传人之举,再次触及了西安鼓乐濒临失传的现实。有关部门虽然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抢救西安鼓乐,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有人提出,抢救不能仅仅盯在政府经费上,只有自身做出改变,顺应市场需求,才是激活西安鼓乐的重要途径。

一群老艺人,一批老乐器,演奏着流落民间的隋唐宫廷音乐。聆听笛、笙、管、鼓、锣、铙、梆子、古筝、水铃等20余种乐器交织的演奏,宛如回到了歌舞升平的盛唐。

赵庚辰老人展示珍藏的鼓乐谱影印本

赵庚辰记得抗日战争时期的一年夏天,东仓鼓乐社和香米园、显密寺、黄埔村等鼓乐社在南五台斗乐的情景。各路鼓乐队笙管齐鸣,我奏一曲,你奏一曲,连续三天,昼夜不停,直到对方无曲可奏,会头把赢的一方大鼓抱起,斗乐就结束了。输的一方回去拜访名师学习新曲,来年再斗。那时候,赵庚辰遍访名师学习鼓乐,东仓鼓乐社在斗乐中就没有输过。

“不能再让赵庚辰老人成为第二个‘阿炳’了!”西安交通大学艺术系副教授马西平担忧地说。她认为,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利用现有的文字、录音、摄影、摄像等技术,立体地记录下这个古老的传统民间艺术,而最紧迫的就是要保护好老艺人。

虽有系列方案但效果不尽如人意

据省文化厅副厅长刘宽忍介绍,政府对西安鼓乐的抢救思路就是:一是保护,二是发展。省上将引导专业人员从鼓乐中提取素材创作出优秀的文艺作品,将西安鼓乐搬上现代舞台,让更多人感受古老音乐的魅力。

■寻求发展

■赵庚辰

上世纪80年代,赵庚辰在大弟子范炳南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东仓鼓乐社。这时的西安鼓乐经过长时期的发掘、整理和宣传,已引起国内外学者的重视。“但很多时候,人们只是说这个东西宝贵,是‘活化石’不可失传,但说完走了就没有下文了。”赵庚辰无奈地说。但赵庚辰却没有让自己的孩子继承衣钵:“学这挣不了钱,怕把孩子们的前途耽误了。”

西安市文联副主席、西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文彦则认为,西安鼓乐之所以陷入现在的困境,关键在于需求的人群断代:“曾经的辉煌培养了一个时代的受众,而时代的变迁又使它走出人们的视线,我们不能埋怨如今人们不识货,文化遗产的保护并非为保护而保护、为传承而传承。”

2001年五六月份,马西平到赵庚辰家去整理抢救鼓谱,但赵庚辰死活不答应。因为社里有“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祖规,在范炳南做了好几个月的思想工作后,赵庚辰才想通了。

2004年,范炳南出资为东仓鼓乐社招来了20多名少年学员,今年5月,东仓鼓乐社得以进入大唐芙蓉园演出,20多人包括赵庚辰都成了该园的员工,可以按月领工资了。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关部门虽然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抢救西安鼓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