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清老人介绍说,这是南岸怡丰实验学校社团

京剧艺术的乐器文化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2

在德州青少年宫胜强京剧艺术学校,记者看到了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有的在练唱,有的在练功,有的在练京胡。他们有的是出于对京剧的热爱,有的是想培养兴趣爱好,有的是出于家长对孩子成长的期望。他们聚集在这里,伴着悠扬的民族乐器胡琴和二胡声,一朵朵新花在梨园盛开。 宋雨杭:跟京剧有缘 “非是我终日里愁眉不展,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舞台上扮演杨四郎的宋雨杭身着红蟒,唱功娴熟,台风老练,一段《四郎探母·坐宫》唱得台下叫好声连连。一曲唱罢,宋雨杭在后台卸妆,记者这才看清油彩后他那张清秀的脸稚气未脱却又稍显成熟。

9岁那年,有一天他家电视机坏了,不知为什么只能收到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平时做完作业就看动画片的他没办法,只能看戏曲。宋雨杭仍然记得那天看的曲目是 《吕布与貂蝉》,可没想到,就看了这么一次,宋雨杭就迷上了京剧!接下来的几天,虽然电视机修好了,可宋雨杭却再也没有更换过频道,爸妈很诧异地问他:“你能看懂吗? ”宋雨杭说看不懂,但觉得京剧又好听又好看。就这样,宋雨杭与京剧结下第一缘。 宋雨杭也没想到,自己喜欢上京剧没几天,便得到了去专业京剧学校学习的机会。那时候田胜强老师正在宋雨杭就读的石芦小学招学生,得到这个消息,宋雨杭回到家便跟父母说他要去田老师的学校学京剧。宋雨杭的父母本身并不爱好京剧,而且以为孩子只是一时兴起,便让他考虑一阵子再说。可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宋雨杭每天放学回到家都会盯着戏曲频道自学京剧,而且还学得有模有样!父母见孩子的确有这个兴趣,而且好像有这个天赋,便跟他说:“你要是选择了学习京剧,就要做好受苦的准备,而且无论多苦,一定要坚持下来! ”兴奋不已的宋雨杭这时只顾得一个劲地点头。就这样,宋雨杭来到专业京剧学校,开始了与京剧的第二段缘分。 来到京剧学校,宋雨杭如鱼得水。老师们都惊讶于他的天赋、悟性及对京剧的热爱,对他的勤奋努力更是赞不绝口。在采访中,对于有没有因为学京剧辛苦而想到放弃这个问题,宋雨杭坚定地回答:“从来没有! ”而一句“累的时候不难受,只有在演出后感觉自己没唱好的时候我才会难受,然后就多唱多练直到感觉唱好为止”让记者感动不已。 凭借着对京剧的热爱和勤奋,宋雨杭在学京剧的这3年里获得了"星星火炬"杯全国青少年才艺大赛全国总决赛特金奖”等多个国家级奖项,并多次去中央电视台参加演出,小小年纪便有所成就,在京剧界非常难得。正如田胜强老师对他的评价:这孩子就是跟京剧有缘。 于千秀、于千慧:胡琴姐妹花 在学习京胡与京二胡的孩子中,有两个小姑娘特别惹眼,她们分别叫于千秀、于千慧,名字的寓意是“秀外慧中”,寄托了父母对这对双胞胎姐妹的期待。 这对姐妹今年11岁。 9岁那年父母带他们在希森欢乐世界游玩儿时,偶遇在附近开设京剧学校的田胜强老师,田老师见两姐妹清秀聪颖,便邀请她们学习京剧。那时候两姐妹还并不了解什么是京剧,但恰好她们的爷爷喜欢拉京胡和京二胡,于是姐妹俩一个学京胡,一个学京二胡,用田老师的话说正好是一对组合。 刚开始接触这两种中国乐器时,两姐妹的评价只有俩字:难听。那时候田老师劝两姐妹先学一段时间试试,如果还不喜欢再放弃。学琴的前十多天对两姐妹来说是枯燥的,在她们的摆弄下京胡和京二胡发出生涩的音调。两姐妹也想过放弃,直到有一天,在老师的协助下,胡琴在两姐妹的手中发出了悠扬的乐声,两姐妹非常高兴,放了学回到家就嚷着给爸爸妈妈拉一曲,父母听过两姐妹的演奏后交口称赞,爷爷也高兴地拿起京胡给她们和声,全家人都沉浸在欢乐之中。这时候两姐妹开始觉得,原来手中的这把琴有这么大魔力。 从那以后,两姐妹算是喜欢上了手中的这把琴,两人学得格外卖力。她们每周拿出一上午的时间集中学琴,每天吃饭前都要拿出半小时的时间拉上一段。有一天母亲回家,竟发现两姐妹正在网上查关于乐谱的知识呢! 两姐妹现在都在上五年级,学习任务比以前重很多,为此两姐妹先后放弃了舞蹈和绘画两个爱好,唯独没有放弃学琴。父母也支持两个孩子,“孩子有自己的爱好和选择就让她们顺其自然地发展,至于以后她们是不是要走这条道路,我们没考虑太多。 ”两姐妹的母亲线女士说。 李微笑:京剧让我更坚强 记者见到李微笑时,她正穿着戏装坐在京剧学校一面小桌前写作业,父亲李山贤坐在一旁陪着她。李先生说:“上了初中后作业多了,所以每天一放学她就先来这里,写完作业再练戏。 ” 李微笑今年11岁,学习京剧有四五年了,唱、功、琴都练过,李微笑学习京剧是源于父亲的爱好。李先生年轻时在山区当过兵,山区娱乐活动匮乏,只有一台收音机,能收到一个夜间播戏曲的台。在部队的这几年,李先生就这样爱上了京剧。 李先生曾经在部队从事过多年图书馆管理工作,读过很多书。女儿出生后,培养女儿良好的性格品质成为他最重要的任务,于是他便想到让女儿学习京剧。 “京剧是一项综合的艺术,作为国粹,它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真善美思想,它能使人性格沉稳不浮躁。学京剧是辛苦的,但能锻炼身体、磨练意志。另外,学习京剧不分年龄,伴随人的一生。 ” 父亲的期望,让刚刚6岁的李微笑吃了不少苦头,尤其是练功时,上顶、扳腿等动作经常让她疼得哭出来,这么痛苦的动作,李微笑经常一练就是一天。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么痛苦,李先生非常心疼,“我想过让女儿放弃,可是女儿正在性格养成期,在京剧上遇到了困难就放弃,以后遇到任何苦难她可能都会放弃。 ”李先生和女儿都在坚持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练习,李微笑越来越喜欢京剧,她的京剧也唱得有模有样,而且能文能武能拉京胡。最让李先生欣慰的是,他亲眼看着女儿一天比一天坚强起来,“现在她不管在学习、生活还是学戏中遇到困难,都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急于找我们帮忙。 ”对于这一点,李微笑自己也能感觉到,“京剧让我更坚强。 ”李微笑用稚气中带有成熟的语调对记者说。 对于女儿的未来,李先生希望她能顺其自然地发展,“如果她喜欢,从事京剧这一行我支持。她想做其他工作,把京剧当爱好,我也支持。”

----来自搜狐网

学京剧的孩子们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8.25

近日,在苏州姑香社区戏曲活动室经常传出月琴、京胡等乐器的悠扬琴声,伴之以韵味醇厚的京剧唱词。更新奇的是,还有不少尚还稚嫩的嗓音也夹在其中。

据了解,这次学京剧活动一共来了12个放假在家的孩子,其中最大的两个男生已经升入初中。这些孩子多数仅限于从家中老人们口中知道点京剧戏名。即使是站出来给大家来了一段的小学生谢子键,对京剧的了解也实在很有限,本来说是要来一段“盗御马”的窦尔敦,结果却变成了“说唱脸谱”的戏歌。在京剧队的吴瑞清老先生看来,其实戏歌与京剧关系并不大,但好在至少能让人对京剧有个粗浅的印象,再加上现场听老人们来两段的话,说不定就能培养起孩子们对京剧的兴趣。

姑香社区的霍书记介绍说,社区的这支京剧队如今每周来参加聚会的都有9到10个人,个个都是铁杆老票友。其中年纪最大的洪士元今年都已经88岁了,仍然坚持来和老伙伴们相聚,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吃吃茶,整整月琴、京胡、京二胡这三大件,再轮着唱上两嗓子,真是叫人觉得其乐无穷。

吴瑞清老人介绍说,姑香这支戏曲队的队员们虽然如今都已经上了岁数,但各个身体都健康的很,大家都觉得这是常年坚持唱戏的效果。吴老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就十分得意,他说:“我不抽烟不喝酒,除了喝茶以外就爱好京剧,凭着唱戏唱出来的这口丹田气,我看跟坚持练气功也没什么两样。”

----来自凤凰网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原标题:张似云:要让胡琴“唱”——为张君秋伴奏的点滴体会

原标题:南岸怡丰小学办了个京剧班 以前追TFBOY,现在追红脸关公白脸曹操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任何一种文化的轮廓,在不同人的眼里都可能是一幅不同的图画。京剧作为国粹,当它进入小学校园,与南岸区怡丰实验学校的43名孩子邂逅后,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沙家浜》、《红灯记》、《穆桂英挂帅》这些脍炙人口的京剧曲目,从孩子们的京胡里吹奏出来,字正腔圆的童音里,背后是怎样的暖人温度?

右一张似云先生、右四张君秋先生

一个来渝的京剧苗子

右五何顺信先生、右六曹宝荣先生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小嗓一开,女孩提起身段,端起范儿,缓缓的步伐,到位的神态,信手拈来就是一段《穆桂英挂帅》。

写下这个题目,我愣了一下,心想怎么能让胡琴“唱”呢?京剧的京胡也好,京二胡也罢,都是为演员演唱进行伴奏的乐器,伴奏者,伴随着唱腔进行演奏之谓也。这里的主次关系很明确,唱为主,伴奏为辅,不能本末倒置,喧宾夺主。让胡琴“唱”,演员干什么?

这是南岸怡丰实验学校社团活动上的一幕,女孩叫杨焱熙,11岁,小学六年级学生。

其实,我这里所说的让胡琴“唱”,并不是主张让胡琴代替演员演唱。我所说的让胡琴“唱”主要有两层意思,一是要强调一下胡琴在京剧这个剧种中的作用,二是要说明一下胡琴应该怎样伴奏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特别爱京剧,更珍惜学校每个周四下午的京剧社团活动。”一件黑色外套,一束黑色马尾的杨焱熙,浅浅地笑着说。黑葡萄似的眼眸里却明晃晃的,显然,她表情里透露出对京剧的喜欢与自信。

下面,我想结合我为张君秋伴奏唱腔的点滴体会,着重在旦角唱腔伴奏上谈谈以上两个问题。

小女孩说的“珍惜”,并非故作乖巧。4岁时,在河北石家庄上学的杨焱熙,被京剧专业老师相中。

一、要发挥胡琴的伴奏作用

“从电视里也看过不少京剧,觉得有趣又好玩。”兴趣使然,杨焱熙从小就把京剧当做爱好学起来。

打开收音机,我们可以不必等演员张嘴,就能从胡琴过门的演奏声中来判断出这是京剧,进而还能分辨出这是什么行当在演唱,甚至还能听出这是哪一个流派的唱腔。这就说明,胡琴的伴奏已经成为表现京剧这个剧种特色的重要标志。

小学四年级时,因父母工作变动回到重庆,杨焱熙也转学到怡丰实验学校。“到重庆后,发现学京剧的小朋友很少,爸妈想给我找京剧老师,一直没遇到合适的。”杨焱熙有些小失望。

京剧的胡琴,最初只有京胡,没有京二胡。京胡的音质一般表现得比较高亮、尖锐。早期的唱腔,调高音直,在发音咬字上强调吐字的力量(即“喷口”),而京胡的音质特色是同唱腔的这些特点相吻合的。以旦角来说,我们可以从陈德霖所灌的唱片《彩楼配》中听到上述的特点。陈德霖的唱腔,音调高朗,布局工整,行腔简朴,吐字有力。为陈德霖伴奏的孙佐臣的胡琴则雄健有力,声势宏伟,两者的配合十分协调。这一时期的旦角唱腔是不太讲究华丽的,胡琴的花点子也不多,孙佐臣在当时还是一个擅长拉花点子的琴师,例如《彩楼配》里,他有以下一段过门:

“五年级上学期的一天,老师突然带我进入一个社团,简直不能再棒了,原来学校开设了京剧班。”回忆起这一幕,杨焱熙兴奋得几乎叫起来。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3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4

这段过门当时属于花过门,但现在看来,此类过门已是司空见惯的了。

杨焱熙在整理京剧服装,准备上台。

旦角的唱腔发展到王瑶卿时已经大大改观了。首先,王瑶卿打破了传统的“满台一个调”—即不够正官调(G)的嗓子别想登台唱戏的规定,改变了过去抱着肚子死唱的唱法,强调从情感出发,根据演员的嗓音条件,灵活地变化各种调门,这就为旦角各自发挥所长,创造出多种花腔,用以表现妇女的各种性格及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敞开了大门。发展到梅、程.荀、尚四大名旦时,旦角唱腔就更为华丽多彩,音色上更为柔媚委婉,与此相适应的京胡伴奏曲调在旋律变化上也就有了更丰富的创造。例如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沅、王少卿所创的花过门中有这样的一个例子:

一堂传承国粹的课程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5

原来,该校秉承“传中华文化,育英才少年”的办学理念,特意把京剧、京胡、古筝等国粹艺术纳入新学期的社团课程里。五年级一班整体纳入京剧社团,四年级四班整体纳入京胡社团。杨焱熙顺理成章地成为京剧社团里的一员。

这里不仅十六分音符层出不穷,三十二分音符、甚至六十四分音符也不断出现,这就比孙佐臣的花点子繁密得多了。但是这还不够,为了适应旦角唱腔上音色的柔美,光只京胡伴奏便显得单薄了。为此,京二胡的伴奏就应运而生了。京二胡加人京剧的伴奏是王少卿的首创,我的京二胡演奏技巧曾从王少卿得到不少的教益。在他创制研究二胡伴奏时,我曾参与其事,最初,我们试用过竹筒子的大胡琴,这种胡琴音质宽但不柔美,后来改成紫檀木的筒子,我还用过塑料(当时叫做“化学的”)的筒子,都不理想,最后用了雪花梨木的筒子,才达到了理想的音色,从此沿袭下去,成为现在的京二胡。京二胡音色柔美,宽厚饱满,能够起到润色旦角唱腔的作用,在实践中,王少卿在伴奏技巧上又天才地进行了许多独特的创造,以后旦行的唱腔,已经是非京胡、京二胡伴奏不可了。而且,京二胡的伴奏已经推广到生行,甚至净行(例如裘盛戎的《赵氏孤儿》里的汉调唱腔)的演唱中去。

在京剧课堂上,有童子功的杨焱熙自然成了班里的尖子生。“以前对京剧一点都不了解,感觉戏剧都差不多。看到杨焱熙的唱腔和身段,觉得京剧也挺好听的。”京剧班同学郭佳林说。班上大部分孩子,与郭佳林一样,对京剧的喜欢提高了几分,与班上来了一个现场版的京剧高手有关。

我为张君秋伴奏京二胡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张君秋的唱腔华丽委婉、刚健清新,能够细腻、深刻地表现古代妇女丰富的思想感情。二十多年来,何顺信(操京胡)和我同张君秋的合作达到了风格上的统一及艺术创造上的默契,不仅我们自己习惯,观众也同样如此,凡张君秋演出,观众总是乐于听到我们共同合作的演唱效果。

杨焱熙成了京剧班里明星,但同学们却好奇,这个京剧高手,平时话不多,说起话来总是轻言轻语,温和得很,看上去十分稳重。只有在京剧表演时,才显得自信,落落大方。

我之所以叙述以上的一段历史,是想从中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即胡琴(京胡、京二胡)之所以成为京剧唱腔伴奏的主要乐器,是有其长久的历史渊源的,不是某个人灵机一动随便加上去的。由于胡琴的演奏风格同演员演唱风格的协调一致,长期以来,已经在广大群众中培养了一种欣赏京剧唱腔的习惯,京剧艺术要发挥自己的风格特点,如果去掉京胡和京二胡,很难想象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在“四人帮”横行时期,江青之流曾经搞过大型的乐队编制,甚至曾经企图以交响乐取代京剧的传统伴奏形式,结果,胡琴的声音被一片乐海的声浪所淹没,演员无所适从,他们的演唱受“乐海”的牵制和驱使,不仅京剧的特点消失了,演员的表演也受到了影响。这样的经验教训是应该记取的。

对于大家的疑问,杨焱熙分享了这个秘密。“学京剧,要学会保护自己的嗓子。”杨焱熙说,从四岁开始,她就不能太任意用嗓子表达情绪,不能大吼大叫,说话的时候情绪保持平和,久而久之,坚持成了一种习惯。

另一方面,京剧的伴奏也不能不变化,京二胡的加人就是一种变化,一个革新,今后也还会有发展、革新的。我们不能因为江青以洋代中的横暴作法而拒绝接受西洋乐器的加入。“四人帮”垮台后,张君秋在北京京剧院就坚持不能解散西洋乐队,这个主张我是同意的。因为西洋乐器毕竟有先进的地方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引进的,但引进不等于生吞活剥,而是吸收,把它融化在京剧这门艺术里。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后即使有新的乐器加人,胡琴的伴奏也是不会消失的,至少可以这样说,只要京剧存在,胡琴就要同演员一起“唱”下去。

“学了几节课,开始有点觉得枯燥,每次上课都需要练嗓子,然后重复着唱一遍又一遍,再加上身段动作,一个动作要反复多次,眼神表情也要求到位,有点想放弃了。可看到高手都还在努力和坚持,又端正了态度。”京剧班的“小懂事”们坦率地说。

二、胡琴伴奏要有感情,切忌“一道汤”

剧班聘请的3位老师,从简单的曲目一字一句教起,孩子观摩学习,激发了动力。一学期下来,《沙家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红灯记》等曲目,班上的孩子也能有板有眼地表演出来。

过去,胡琴伴奏有“官中”胡琴一说,这种“官中”胡琴有灵活机变的伴奏套子,因而无论什么演员的演唱,即使是生戏,甚至没有同演员一起对过戏,它也能伴奏,而且做到不洒汤,不漏水,起到托腔保调的作用。但由于它的伴奏穷于应付,始终处在被动地位,伴奏出来的效果容易流于“一道汤”,很难有自己的特色。它所伴奏的唱腔一般也是没有独特的风格,是通大路,一般化的。

一位亲自制作京胡的老师

艺术造诣高的演员在唱腔演唱上是十分讲究的,他们的唱腔根据他们所要表现的人物感情,结合自己本人的嗓音条件形成了独特的演唱风格。为了发挥他们本人的特长,突出自己的唱腔风格,他们的演唱就需要有与之相适应的演奏风格的胡琴为他们伴奏。所以,凡属有成就的演员一般都有与之长期合作的专职琴师。例如,梅兰芳有徐兰沉、王少卿和姜凤山,程砚秋有穆铁芬、周长华、钟世章,荀慧生有郎富润,尚小云有张长林。梅的演唱音色甜美,雍容华贵,他的伴奏则韵味悠长,精密稳练,程的演唱严谨工整,委婉含蓄,他的伴奏则循规蹈矩,深沉隽永,荀的演唱妩媚多姿,他的伴奏则纤巧细腻;尚的演唱刚健秀丽,他的伴奏则色彩斑斓;张君秋的演唱学习、吸收了许多流派演唱的特点,特别是梅、程的演唱对他影响较为显著。他的嗓音脆亮圆润,适于梅派的演唱风格,但他又不拘于梅派的演唱方法,还吸收了程派的低回婉转的演唱特色。此外,尚派的刚健,荀派的柔媚,张君秋也兼收并蓄。在此基础上,根据自己的歌喉天赋,在演唱方法上有许多发展和变化,形成了张派的演唱艺术。因此,为张君秋伴奏,也不能因袭梅派、程派等的胡琴拉法,必须形成适合于张派唱腔风格的演奏方法。例如,张派唱腔较之以往流派唱腔华丽,旋律发展变化大,所以,胡琴过门也要相应地有较大的变化,花点子要多一些。又如,张派唱腔十分讲究旋律上的繁简对比、速度上的快慢对比及力度上的强弱对比,等等,胡琴的伴奏就不能单纯追求布局的工整了,必须适度地掌握好伴奏中的音符上的繁简、尺寸上的快慢和音量的大小,力求烘托出张派唱腔的对比处理所要达到的艺术效果。经过多年的实践,我们在伴奏的弓法、指法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整套托、垫、铺、裹的演奏方法,达到了风格上的统一。

京剧班里老师中,有一位长者,61岁,艾渝宪,同时也担任京胡老师。

京剧艺术在长期发展过程中,由于一代代的演员在唱腔演唱上不断地创新和发展,胡琴的演奏技巧也不断地有所丰富和提高,事实上,在京剧唱腔演唱上形成多种流派的同时,胡琴的演奏同样也在形成不同的演奏流派。实践证明,越是在伴奏唱腔上有所成就的琴师,他所形成的演奏风格就愈鲜明,愈有特色。

每个周四下午,艾老师带着京胡班的学生们,在学校长廊里拉起演奏,胡琴的声音在操场上回荡,配上京剧的唱腔成了一道亮丽风景线。一曲演奏完毕,学生们围上来,向老师询问着前曲音阶不准的地方。

那么,为了不使伴奏“一道汤”,突出自己的演奏风格,是不是就可以不顾演员的演唱,随意去发挥自己的演奏技巧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好的胡琴伴奏需要高度的演奏技巧,但单纯的卖弄技巧也绝不能称其为好的琴师。例如,前面所述的那段花过门,曲调华丽婉转,起伏跌宕,是充分发挥琴师演奏技巧的好段子,但这种花过门也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了。例如用在《龙凤呈祥》中“洞房”一场的孙尚香唱腔里就挺合适。我在演奏这段过门时,根据张君秋华丽婉转的演唱风格,适当地做了一些改动,使其华丽色彩更浓一些,并删减了一小节的演奏,演奏曲调是这样的:

“孩子们,这里是这样的,要注意了,来!我拉一次,你们听一遍。”艾老师拿出京胡,一遍又一遍示范着。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6

“京胡是老师自己做的,他去老家竹林里,找材料,然后拿回城在课堂上和我们一起做。一把京胡完成,很费心血,要珍惜它。”学生卓琳滟认真地说。

这样华丽的过门旋律跳动性大,更多地使用三十二分音符,色彩就更浓郁一些了,比较适合洪托洞房花烛的喜庆气氛,和孙尚香的喜悦心情是相吻合的。但是,这样一个过门如果用在《法门寺》中“佛堂”一场的宋巧胶身上就不合适了,试想:一个身遭不幸的妇女在叙述冤情时,当中加了这样一个喜气洋洋的伴奏曲调,岂不令人啼笑皆非,所以,我们在宋巧娇唱腔的过门上就处理成这样一个曲调:

艾老师笑了笑,感慨娃娃们懂事。“学京剧和京胡都贵在坚持。”艾老师悠悠地说, “京剧作为国粹,首先是让娃娃们了解,去普及,耐得住这份苦,才会苦尽甘来。”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7

艾老师从四川内江艺术团退休,从事京剧20多年。在他看来,退休能回到学校教孩子们,是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文化艺术的传承,肯定要尽心尽责。”

以上两个例子说明,胡琴的演奏技巧是可以发挥的,但要用在点子上,也就是用在和演员扮演的角色感情一致的场合上,如果不一致,或正相反,那么,多高的演奏技巧也不要在这里发挥,因为它喧宾夺主,破坏了整个戏的演出,效果是不会好的。

一种贵在坚持的普及

为了和演员演唱的感情相吻合,胡琴的伴奏是不是就要亦步亦趋地追随着演员演唱的曲调,去做简单的模拟式的演奏呢?回答也是否定的。胡琴在托腔时,演奏的曲调一般不脱离唱腔曲调的肩架结构,但在音符的繁简上则可做灵活的变化。它可以同唱腔曲调一致,也可以不完全一致,有合有分,相辅相成。往往出现这样的情况,演员演唱的曲调很简单,而胡琴的伴奏曲调却很繁密,两者若即若离,形成了拉繁唱简的强烈对比,最后殊途同归,造成了演唱的高潮。这种方法,在张派演唱的伴奏中是比较常用的。例如《苏三起解》一戏,苏三在诉说贪官污吏,皮氏、沈燕林之流互相勾结冤枉好人的可恶行径之后,气恼之下唱了一句“洪洞县内就无有好人”,无意之中,惹恼了崇公道,苏三懊悔不已,连忙好言劝慰,唱腔与伴奏的曲调如下: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8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9

京胡表演课

这段唱腔与伴奏的繁简对比十分明显,从*开始,共十六小节,唱腔及伴奏似乎是谁也不管谁地同时并行,但是伴奏尽管繁密,它也是在唱腔的主旋律上加花变繁的。如果说苏三的曲调较为单纯柔和是为了表达她的婉转劝慰的语气,那么,繁密流动的伴奏旋律则起到了表现苏三内心焦急懊悔的作用,两者是从不同侧面刻划了苏三的复杂心情的。这种若即若离、殊途同归的伴奏方法,既能洪托演员的演唱,又能发挥胡琴的演奏技巧,可以较好地完成唱腔的演唱任务。之所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关键还在伴奏服务于演唱的“情”。

正如艾老师所说,京剧普及的意义很重大。在京剧班课堂上,老师们形成了自己的办学特色。走进教室,京剧的脸谱画像,戏曲人物的穿衣打扮,人物之间的故事,这些京剧元素都是吸引孩子们的地方。

总之,胡琴的伴奏,无论间奏,还是托腔,都要服从一个字—“情”,即剧本之情,人物之情,演员唱的是“情”,胡琴拉的也是“情”,所谓演员的演唱艺术同胡琴的演奏艺术的风格统一,就是说他们的艺术表现技巧为“情”所统一,而不是单纯的技巧上的和谐一致。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最近我亲眼看到的一件事:一位打鼓的老先生在演出休息时问一位青年乐队队员:“你伴奏的时候,眼睛瞧着哪儿?这位青年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乐谱。”老先生又问:“没有谱子你瞧哪儿?”这位青年愣在那儿,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了。老先生急了,冲他嚷了一句:“你得看演员呀!”为什么老先生着急呢?因为这位青年的脑子里只有谱子,没有戏,没有演员,没有那个“情”字,他是谱子的俘虏,不是谱子的主人,他的伴奏不从感情出发,当然不能很好地为演员的唱“情”服务,也就谈不上能够产生艺术感染力了。京剧传统的乐队伴奏是没有谱子的,更确切地说,京剧乐队伴奏的谱子在伴奏者的心里。不仅京剧如此,各种地方戏曲也是这样的。有人说,这不科学。我认为它有科学道理。因为戏曲乐队不是一个独立的演奏组织,它是戏曲这门,“唱、做、念、打”综合艺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这门综合艺术里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包括演唱艺术在内,都要为戏曲表演这个中心服务,而戏曲表演是活的表演,它有自已的各种表演程式,这些表演程式又是灵活机变的,而这种灵活机变的根据就在那个“情”字上。胡琴伴奏者伴奏时,如果把眼睛只盯在谱子上,那么,他的伴奏怎么能够适应演员演唱的丰富多彩的感情变化呢?所以,我说,胡琴伴奏者的眼睛看着演员,而不能死盯着谱子,是有它的科学道理的。胡琴的伴奏者如此,其它所有的伴奏成员也都应该如此。此外,乐队成员在伴奏时,眼睛除了看演员,还要兼顾着打鼓佬,这是因为打鼓佬在京剧表演中不仅有着指挥乐队的作用,同时也在协调、指挥着整个的戏曲演出,他的眼睛也盯在演员的表演上,他的指挥也是为了演员表演的感情服务的。

“现在,我爱上了收集京剧脸谱,红脸关公,代表忠勇;白脸曹操,代表奸滑;黑脸张飞,鲁莽性格。”男生刘京奥介绍着自己的喜好,以前他追星,最喜欢TFboy,现在也追京剧里的“明星”。为搞清楚人物故事,他开始研究古代人物故事。

为了更好地为演员的演唱伴奏,胡琴伴奏者不仅要掌握好伴奏的技巧,而且也要学会唱,好的琴师不仅会唱,而且唱得很地道,甚至自己还会登台演唱。许多著名的琴师他们本人就是演员出身。正因为他们熟通演唱,他们的伴奏不仅能够很好地托腔保调,而且也能为演员的演唱增色添光。实际上,胡琴伴奏的曲调是一种音乐语言,虽然它不象唱腔的音乐语言那样有表达思想感情的唱词,但是,它同唱腔的音乐语言所表现出来的语气是一致的。作为一个琴师,如果明确乐队的伴奏作用,再具备纯熟的演奏技巧,那么,他的演奏就不一般化,就能有自己的特色,从而也就更加突出了京剧演唱的艺术特色。说来说去,我们又回到了题目上的那句话——胡琴“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京剧课堂上,担任京剧助教的音乐杨老师说,为和孩子们更好互动,老师们尽量从京剧中的故事、脸谱、唱腔来准备课程,还会表演“京剧中的表情包”——惊提、怒沉、喜展眉,在不同情绪间精彩“变脸”。

责任编辑: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0

女生的京剧展示

在学校家长开放日和元旦节,让京剧小演员们带着节目露脸,着实惊讶了大家,都给孩子们点赞。

“以前,觉得和爷爷奶奶是有代沟的,但学了京剧,回家唱给爷爷听,爷爷竟然能唱很多知名京剧曲目,我和爷爷有共同爱好。”刘应衡说。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吴瑞清老人介绍说,这是南岸怡丰实验学校社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