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莎娱乐官网下载:这是一首描写丝绸古道的扬

扬琴考级曲目《古道行》难点解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13

“荒城古道,残迹远眺”,这是一首描写丝绸古道的扬琴曲。全曲共分为五个部分:[引子]:手指抓弦和泛音奏出远古空灵的纯净佳音。[一]段:感慨古今,思绪万千。[二]段:苍劲雄壮,动人心魄。[三]段:节奏鲜明,粗犷洒脱。[尾声]:壮怀感慨,千古传唱。 1、抓弦、泛音技巧的应用 在乐曲引子乐段当中主要运用了抓弦和泛音技巧来表现音乐。 抓弦就是分别运用左右手的拇指和中指轻抓琴弦所形成的一种技法。这种技法一般运用在安静、意境较浓的乐句中,这样就要注意手指与琴弦的角度问题,通常情况下可用双手的拇指和中指指肚部位轻压住琴弦,通过手腕向上运动把音带出,形成一种“刷刷”的音响效果。由于抓弦时手指的音位跨度比较宽阔,因此在作品中可根据音乐需要来加以编配丰富的和弦,形成良好的多声部和声织体效果,和音时的音程选择通常以三度为基础,形成三和弦或七和弦。 泛音技巧就是运用手指轻压琴弦的二分之一处,形成柔和透亮音响效果的技法。扬琴的泛音效果具有浑圆质朴的特点,演奏泛音时通常右手弹击结束后左手和右手是同时抬起的,这是泛音演奏的重要环节,这样才能产生出清澈纯透的音色效果。抓弦和泛音通常都是运用在乐曲的抒情乐段当中,比如在这首乐曲的引子当中就是借以这两种技法来表现远古空灵的纯净佳音的。 2、复合节奏的快速双音 在这首乐曲的快速乐段当中大量地运用了复合节奏节拍,节奏是八分之五拍与八分之十拍、八分之十一拍来回互换,同时旋律进行中还有重音移位。这种复合节奏运用打破了以往以四分音符为基础单位节奏的均衡性,复合节奏表现出来的效果是与双数平均节奏的效果完全不同的,不同节拍的交替使用和重音移位会造成音乐律动的不平衡性,从而增强音乐的动力性。演奏这段旋律时演奏者要注意旋律的双线条性,不仅要听出左手的旋律同时右手旋律也要突出。其二,要注意左手带变化音大跳时的准确性,有许多演奏者在演奏大跳音符时准确性不够,从而影响了乐曲的整体效果。

----来自华音网

扬琴考级曲目《海燕》难点解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13

扬琴考级从八级一直到十级就进入了高级阶段,在这个阶段里许多乐曲所包含的技术难度和音乐内涵要求愈来愈高,各种技法的运用层出不穷,这就要求演奏者必须充分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同时,演奏者还要具有极高的音乐素养,如:理解作品的能力、表现音乐内涵的能力以及如何使技术与表现音乐相结合起来的能力。 这首乐曲是高级阶段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首乐曲,无论是技术难度还是音乐深度都达到了一个新层次。 全曲分为四大部分,表现了海燕乘风破浪、展翅翱翔的生动情景。 [引子]:散板,勃勃雄姿。 [一]段:快板,悠然展翅。 [二]段:慢板,随风轻摇。 [三]段:急板,奋力高翔。 1、分解和弦的准确性与颗粒性 在乐曲主题部分中大量运用了快速分解和弦的作曲技法,由于扬琴是属于弹拨乐器,其极强的颗粒性是最大优点,而分解和弦技法的运用正为其发挥本身优势提供了广阔空间。由于扬琴自身的音位排列规则,演奏分解和弦时不仅需要双手纵向移动同时也需要横向移动来完成演奏,那么在音符的上行与下行之间,左右手就会出现交叉换位的情况,在快速中双手交叉换位这就对音准的控制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演奏者时刻注意琴竹的运行角度,对每一个音的音准具备较强的控制能力。 有的演奏者在演奏这段快速分解旋律时通常会出现一些问题,如:右手在演奏分解和弦的根音与高音进行时,会出现大跳的情况,而大跳技术在快速演奏中的出现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对音准把握的不到位。其二:分解和弦在快速移动时左右手会交叉换位,尤其在一组和弦下行到最后一个音时通常会出现左手音的不准,这种情况在乐曲后半部的急板乐段中会经常出现。在练习分解和弦时,我们通常采取慢练的方法,在保证每个音的音准同时,逐步增强练习者的读谱能力,尤其演奏带变化音的分解和弦时更要加强对音准的控制能力。 除以上音准因素之外演奏者还要注意快速演奏时的颗粒性,所谓颗粒性就是琴竹接触琴弦时,通过手腕给力在瞬间形成的击弦点上的爆发力,这对演奏快速分解和弦时的清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把准确性与颗粒性完美地结合起来,才能使扬琴快速演奏达到更高的层次,才能发挥出其自身特有的优势。 2、快速半音阶的训练 在乐曲之中有大段半音阶乐段,由于扬琴自身的音位排列规则,演奏半音阶是比较有一定难度的。无论是音阶上行还是下行,双手之间都是相隔三至四个音,并且在变化音区时还要进行交叉换位,这在快速演奏时对音准的要求是极高的。通常练习半音阶采取八个音为一组的原则,而每一组必须在规整的节奏中来进行,这样对于在演奏乐曲时的音准与节奏的把握是有很大帮助的。其二,由于扬琴自身音位排列规则,在不同音区会出现许多同音异位的情况,这时要根据乐曲具体音符的走向来合理地选用音位,同音异位的运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由于扬琴音位排列规则上所带来演奏上的不便。 3、抒情乐段音乐形象的把握 在中段慢板乐段中采用双声部技巧的演奏,左手旋律与右手分解和弦相结合,展现出海燕不畏风浪、自由翱翔的音乐形象。演奏这段音乐时要注意音乐线条的流动性,尤其是右手分解和弦的强弱变化与左手主旋律之间的配合,在音响效果上充分形成双线条的律动感觉。有很多演奏者在演奏这段旋律时缺少音乐的流动性,旋律程式化,从而缺少了燕的形象。其二,注意左手在演奏旋律音时要两个音为一组,采用强弱关系交替演奏,这样可使旋律呈现出良好的律动感,突出燕的形象。这些因素是演奏这段音乐时尤为要注意的。 《海燕》这首乐曲无论是从技术方面还是从音乐方面都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是一首比较高难且具有一定训练价值的乐曲。所以演奏者必须通过长时间科学的练习,逐步攻克乐曲之中所包含的各项难点,完善自身的基本功,增强对音乐内涵的深刻发掘,才能使自身的演奏水平有一个大幅度提升。

----来自华音网

浅析扬琴曲《林冲夜奔》的演奏要求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06

《林冲夜奔》是扬琴独奏曲中有“标题”,并以“戏剧情节”为背景的,内容比较“具体”的乐曲,又是扬琴技术技巧应用比较全面的一首乐曲。《林冲夜奔》的故事出自小说《水浒传》的第十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候火烧草料场”。笔者试图在此文中浅析其演奏要求及其在教学中的具体应用,并求教于同行。

在传统戏曲中,《林冲夜奔》讲的是:林冲因为得罪权贵被陷害而含冤入狱,但权贵们还是不放过他,欲将他置之死地。于是设下阴谋诡计,在宣判充军后派他去看守军用草料场,打算夜里放火,即使不能把他烧死,也能以更重的罪名陷他于死地。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使林冲的忍让达到了极限,他抛去幻想愤而反击,杀死仇敌后连夜投奔梁山。

这一段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人物形象突出、戏剧性强,一直是各种戏曲、说唱表演艺术编选写剧本的好材料,以此为题材的音乐作品不止一种,扬琴独奏曲《林冲夜奔》只是其中之一。作者汲取昆曲和传统戏曲音乐的音调和手法,恰当地应用了扬琴的多种技术技巧,写成这一部带打击乐伴奏的扬琴独奏作品。

乐曲结构基本上是按照故事情节来安排的,分为“引子”、“愤慨”、“夜奔”、“风雪”和“上山”五个部分。按照作者“起、乘、转、合”的意图(见《项祖华扬琴曲集》中对此曲的解说),“引子”应为“起”,“愤慨”为“承”,“夜奔、风雪”是“转”,而“上山”为全曲之“合”。

这首乐曲的题材和音乐素材都充满戏剧性,具有浓厚的中国传统戏曲风格,无论是乐曲的结构、旋法、句逗、“呼吸”都使人联想到传统戏曲的表演。乐曲的情感表达十分细致,对演奏者的音乐表现能力要求很高,其中涉及扬琴的具体技术很多,重点的有“双音琴竹”与“滑音指套”的使用;“滑抹”与“摇拨”技巧的运用,以及借风雪呼啸的音响效果表达内心不平静的快速半音音阶的弹奏技巧等等。因为技巧多,在练习时学生特别容易沉溺于技术而忽视音乐的表现。实际上曲中涉及的所有的技术都是为情感的表达而设计的。

此外因为乐曲的特殊风格,不熟悉中国传统戏曲的音乐和表达方式,演奏时很容易摸不着头脑,所以,演奏这首乐曲之前,最好能引导学生听一些昆曲或京剧的音乐,观摩传统戏曲的程式化表演以获得形象的联想。

乐曲开始的“引子”,汲取了京剧打击乐中以强烈的节奏变化和力度变化表达内在情绪的手法,一开始就把一个困顿英雄的形象突显了出来。带装饰的低音使用“起鼓”那样的节奏,一击而起,留有余韵,并与定音鼓相呼应渲染出乐曲特定的气氛。双音琴竹的应用,由点击到轮奏使音响更加丰满,强劲有力地引发出音乐主题。这样的音乐气氛不是仅凭音量变化就能做到的,演奏时不妨想象一下戏曲中林冲出场的程式化表演,从内心感受出发,使击弦的力度与弹性恰到好处,这里每一击都要低沉浑厚,震撼人心。

在演奏“引子”时,大幅度的力度变化是表达情绪的关键。变化的依据是内心感情的驱使,如果只是按照某种力度标识去“执行”,只会得到僵化生硬的音响,高度戏剧化的音乐情绪会变得面目可憎。当然,这样的演奏不是不需要技术,从技术上说大幅度快速力度变化的关键是发力点的不同,这里就用上了教学中指、腕、臂和指腕、腕臂等相结合的发力方式,可以在演奏情绪要求的基础上指明其不同之处。

演奏中“呼吸”的控制和应用是表达音乐情绪的重要一环,尤其是在强烈的情绪转换时,如能把握得当是可以获得很好的效果的。例如引子部分的第一、第二拍,演奏时要有一种积郁很深,势必喷发而又强行抑制的情绪,运用“屏息”使这两拍之间略有停顿,再逐步进入高潮。在第6小节中,前4拍是爆发性的,第4拍上突然收住应用屏息拉长“呼吸”转换情绪,待余音消失后,以轻柔的动作和极弱的力度,慢起,渐快渐强地弹奏下面的音型。这样的技术处理可以较深刻地表现林冲英雄困顿的悲愤心理。

乐曲中有多处无限反复,那是借鉴的中国戏曲音乐旋法,有的“无限反复”实际上是在一个音的变化装饰上做文章,这样的地方要学习京剧板鼓的表达方式,在速度和力度中寻找音乐表现的张力,刻画林冲那种“叩天问地”的心情。

从第6小节开始,基本上是前面的音乐移高四度的重复,第一拍是在前面的情绪铺垫中进入的,一进入速度就放慢,掷地有声地奏出前面四个强和弦,至无限反复时才突然转为弱奏。这是一个强烈的情绪转折点,表现林冲内心悲愤交织的复杂心理:愤怒和无奈。音乐在不固定音型中三次降低音区,直至一声低音锣刹住,叙事的段落于此才正式拉开。

“愤慨”的慢板是一段抒情性的音乐,它和一般抒情段落的不同之处是:音乐描述着林冲身负不白之冤,英雄无用武之地,悲痛而又无奈的心情。演奏必须有古典的韵味,虽慢却不能拖沓松散,轮奏的音色要凝重浑厚,保持稳定深沉的呼吸。反竹在高音区的模仿,要奏得纤细、遥远,似乎心灵深处的痛苦萦绕不去。

转到F调时,同样的主题在新的调性中展现,在感情表达上似乎是在困惑中换了一个思路,高低不同的旋律是不同思绪的徘徊。演奏时两个音乐线条要清晰,各自有不同的情绪和呼吸,在这段乐曲中出现了“摘音”,“摘音”是用左手大指、食指捏紧“7”音的琴弦,右手用琴竹尾在离琴码三公分处拨奏这根弦,发出“锝”的清脆音响,这是戏曲中“板”的音响的模拟,这里用来表达思索和犹疑是很妥当的,有很强的表情性,演奏时要特别注意音色与情感的一致。

“夜奔”:这一段开始的滑拨,是在琴左边“山口”外侧非发音位置上的“刮奏”,是一种“效果音响”,但并不是无表现目的,它是音乐陈述中的一个转折,演奏时切忌盲目“刮弦”,要顺势自然地在弦面“轻轻划过”,(上滑时稍快,下滑时减慢)要有“寒风萧萧”的感受。借此转换情绪进入下面的小快板。

进入“夜奔”,林冲已是义无反顾了,“小快板”的音乐主题,表达了这种坚定的信心,弹奏时应该略用臂力,演奏要有弹性有力度。这里的低音多半是“一拍一音”的稳定进行与“一拍两音”的下行进行,和上面声部相交错,要把握住这种“你松我紧”的格局,奏得紧凑而肯定。

第92小节开始转G调以后的乐段,是很有传统戏曲味的音乐,短句子里有“衔尾”式的“领”与“合”,前面的落音就是后面的节奏重复音,看似简单却很有效果,加上戏曲打击乐器的伴奏,微妙微俏地描绘出林冲连夜奔赴梁山的“场景”:决心已定,前途未卜,有几分兴奋,又有几分忐忑,在这种规定情景下,速度的处理必须如谱面要求的那样:弱起、慢起。随着音乐的走势越来越快,越来越强,每一小节的重音在“弱位”上,这个重音要顺着音乐的进行加以强调,表达其兴奋和不安的心情。

“夜奔”的第三个小段,这第一段的“再现”,用四连音的方式构成了戏曲中“紧打慢唱”的效果,顿挫强烈的乐句要求有敏锐的节奏感,像京剧演员唱“垛板”那样,把“半拍起”奏得干净利落。乐句中的长音运用了扬琴特有的“衬音”技法,与打击乐丝丝入扣的节奏相结合,风格浓郁情绪紧凑。

“风雪”是一个情景交融的乐段,简短的主题乐句和大量的半音进行,表达了风雪交加的环境和人物内心的兴奋紧张,力度变化复杂又要衔接自然,演奏上必须熟练自如,不能有半点模糊之处。

在这一乐段中,力度要从前面的强烈减至PP,减弱时要自然,只有这样才能不留痕迹地进入下面的“摇拨”。如处理不好,摇拨就会显得是一种孤立的单纯“技巧”,在此,演奏者心中不能留下表现的“空白”,在“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瞬间,迅速带上滑音指套,右手琴竹倒转,用竹尾在高音码左边第一音位上摇拨设定的音,摇拨时左手用滑音指套由低向高连续多次按音滑抹,一次比一次紧凑、尖锐,力度与速度不断加强加快,衔接着前面的风雪漫天的感觉,并把这种情绪推到高潮。在定音鼓进入时鼓声的掩盖下,演奏者迅速换上双音琴竹准备进入第四段的演奏。在这样技巧性很强的段落,更要注意乐曲的表现,一定要把技术的熟练应用和乐曲的表达紧紧地结合起来,要知道,没有熟练的技术就谈不上表现,而单纯的技术是不会有音乐感染力的。

“上山”的音乐与第一段有直接关系,在音乐结构上属于“再现”。音乐作品中的“再现”不是一个简单的重复,是以崭新的面目展示主题内涵的段落。双音琴竹的音量、广板的开阔加上打击乐的气势,使得音乐有一种豁然开朗的色彩。

全曲的尾声也是在浓重的戏曲音乐色彩中进行的,要很好地感觉到打击乐与自己演奏的结合,铿锵有力,收束在辉煌激情的高潮之中。

中国扬琴是一件正在发展和完善的乐器,与其他有深厚传统和众多演奏曲目的民族乐器相比,缺乏音乐美学方面的传统与历史资料,教学中容易忽视音乐表达方面的细致引导,这是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问题。就以《林冲夜奔》的教学而言,大多数高年级的学生都能够无技术负担地演奏出来,但仅仅是就乐谱表面的要求来完成的,缺乏应有的感染力,一般的小型曲目更是如此了。

而任何一种乐器的演奏,都是音乐把“案头之品”转化为实际音响的二度创作,因此,任何乐器的演奏目的都是深刻地表达音乐作品的内涵,而不是技巧的堆砌或炫耀。这是一个演奏家音乐素质的体现。教学中应该强调和培养学生认识音乐、感受音乐、表达音乐的能力,使其走上音乐表演的正确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素质的培养并不是在课堂上就能完成的,教师必须指导学生在课堂以外拓宽音乐视野,要求学生从文化的角度来认识器乐演奏。对《林冲夜奔》演奏中感情处理和技术要求的分析,想进一步强调,作为器乐演奏专业的学生,演奏重在表达,应该为具备完美深刻的音乐表达能力而学习和运用技术。

----来自华音网

扬琴考级曲目《黄土情》难点解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13

这是一首极富“西北风”的扬琴曲。展示了黄土高原的自然风貌,表现了西北人民的淳朴与自然。全曲共分为五部分:[引子]:雄浑激昂,凄婉苍凉。[一]段:纵目远眺,感怀往事,九连弹技法新颖别致。[二]段:亲切自然,轻快活泼。[三]段:雄姿英发,万象更新。[尾声]:撩人心绪,意境深远。 1、九连弹技法 在乐曲主题部分中大量运用九连弹技法,来表现出对黄土高坡连绵起伏、百感交融的情怀。所谓九连弹就是单只手连续弹奏九下,并且双手连续交替来完成演奏的过程。单手的九下,就是以颗粒为基础而形成的音点,双手连续交替就是把每组音连贯起来,从而形成连绵不断的音线,而每个音符之间都是具有逻辑关系的,强弱变化之间也蕴涵着深刻的情感变化,这也充分地体现出了中国音乐中点与线相结合的特点。 九连弹要求单手的九下必须速度、力度的平均,每一组的第一个音不能出现音头,尤其在双手交替的瞬间更不能出现空隙,否则会产生“断”的感觉,这是九连弹技法非常重要的环节。乐曲主题中共分为四大句,而每一乐句的进行、递进都蕴涵了情感的变化,这就要求九连弹在运用时不仅要求在一个时值内的速度、力度平均,而且在整体乐句的进行中也要有力度起伏的变化。 九连弹技法的运用主要是为了增强音乐的连绵线性感,演奏者在演奏时必须具有极强的手腕控制能力,同时还要有良好的气息运用能力,只有这两点相结合才能展现出九连弹技法的运用效果与价值。 九连弹在遇到一拍中两个音交替出现时,运用先四后五的原则交替演奏其目的在于:先四后五可以保持音乐的流动性与线条性。在换完音接下一乐句的第一个音时,通常我们在两个音之间的时值上会做一些微小的延长,这种处理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处理民族音乐的思维习惯,同时,也会顺应身体内在气息的走向。 2、双声部表现手法的应用 乐曲中间段运用多声部复调织体的手法,包括对比、模仿、倒影等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扬琴旋律线条的厚度与流动感。多声部织体包括和声性织体与复调性织体,扬琴多声部织体运用是属于比较难的一种手法,要求演奏者双手具有完全的独立性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协调能力,要做到每个声部强弱的变化、不同的起伏、不同的分句和不同的表情。在赋格乐段中双手旋律并不是同起同落,而是以相互模仿、穿插呼应或相辅相成的声部关系加以结合,构成多声部的复调音乐,形成鲜明的对比和完整的统一体。两个声部在旋律上的对比、模仿手法更为突出,节奏上长短相间、参差错落,音区上高低互用,音色上明暗相映、赋予变化。可以说,双声部织体手法的运用是扬琴创作手法发展的新阶段,无论是在快板还是慢板乐段中,双声部织体手法的运用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旋律进行的立体线性感和声部的厚实程度,改变了以往一些扬琴作品中旋律单一化的局面。这种手法不仅可以为扬琴作品创作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增强音乐表现的深度,同时,对演奏者的技术运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促进了扬琴技巧的新发展。

----来自华音网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金莎娱乐官网下载:这是一首描写丝绸古道的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