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昌盛,曾来德先生及他的墨乐系列文化活动

书法与民族乐器的结合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8

11月2日,由中国国家画院、中国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共同主办的“墨乐巴黎”系列文化活动在法国国家议会宫盛大开幕。法中委员会副主席Denis Verret、中国驻法公使衔文化参赞吕军、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殷福、摩巴黎《艺术财富》水质颜料绘画及素描沙龙主席Serge Tillou 、世界艺术文学协会联盟主席Michel Mella、 欧洲诗学会主席Joel Conte来自中、法及欧洲各国的政要、名人、艺术家、学者、专家等600余人出席了开幕式。此次活动共包含3个部分:“墨乐巴黎”专场、“曾来德书法艺术展览”和5场关于中国传统书法文化与西方乐器现代艺术的当代对话演讲。 “墨乐巴黎”艺术活动时长90分钟,由中国书法和中国民族乐器共同演绎。伴随着周展、侯长青、董淼等民族音乐家的演奏,著名书法家曾来德以其雄浑、激越、超迈的中国狂草书法书写了杜甫的《观公孙大娘舞剑器行》,使中国书法与多种传统乐器进行了精彩对话与完美融合,充分展示了中国古老文化和艺术的现代价值和生命力,这场代表中国智慧和独创精神的艺术盛宴也引起了法国观众的深度思考。 在法国国家议会宫,当序幕开启之后,伴随着悠扬而深沉的乐声,8位身着书法元素服饰、来自东方的女孩飘然而出,杜甫《观公孙大娘舞剑器行》中唐代开元盛世的场景陡然呈现,如真似幻。只见舞台上铺开中国上世纪70年代手工制作的“丈八”宣纸,曾来德通体缟素,先燃香沐手,再瞑目凝神,稍顷,落笔纸上,写下“墨乐巴黎”4个榜书大字为活动开题。当音乐与书法各自展开,现场又仿佛从开元年间走到了书法家的故乡和童年,表达了艺术家对美好童年的追述和呈现。而当演奏家们各自由心而动进入即兴表演的状态时,书法家的情绪也进入了忘我的疯癫创作中,只见曾来德驾驭着长毫如同惊奔之骥,在枯浓之间,满纸烟云,直到忘情的无墨书写,道道飞白,如崩云、如电光、如万岁之枯藤,书写他浩荡的风华才调和壮阔的笔墨人生。由此,书法家和演奏家们的激情遥相呼应、融为一体,逐步将“墨乐”推向高潮……“墨乐”结束后,观众们被中国书法和音乐带来的独特魅力深深陶醉,久久不愿离场。他们纷纷提问,与书法家和音乐家对话交流,探讨书法与音乐、中国古典书法与当代艺术,以及汉字书法、文化与西方当代艺术的遭遇等问题,对话尖锐、深刻、广阔而具有挑战性。曾来德智慧、幽默地回答了各种提问。 据了解,此次活动一开始便引起了国外媒体及观众的强烈关注,法国电视一台早新闻播报道:来自中国的“书法墨乐”昨晚在巴黎国家议会宫高调登场,引起法国巴黎以及欧洲各国文化艺术界的广泛关注。这场由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中国书法家曾来德先生创意和主演的“墨乐”是继其2005年在英国大英博物馆、2006年在北欧四国后的又一次中国文化展示,使得理性和自信的法国观众变得感性而热烈。在长达90分钟的中国书法和中国民乐共同构成的“墨乐文化”中,前所未有地展示了中国古老文化和艺术的现代价值和生命力。这场代表中国人智慧和独创精神的艺术盛宴引发了法国观众的深度思考,一个从来都未被西方一般观众关注的中国书法艺术问题将从此代表中国文化走上21世纪的世界艺术舞台。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新华通讯社、星岛日报以及法国的France Radio、France TV、La Gazette des Arts 、Magazine Europe Orient等50多家媒体跟踪报道了本次活动的盛况。 其实,此次表演并不是一场突发奇想的艺术事件。早在2005年6月,应大英博物馆邀请,在伦敦大英博物馆的演讲剧场,曾来德和英国著名大提琴家Rohan De Saram就完成了一次“墨乐”的“无辞对话”。那次活动中,西方音乐家演奏巴赫的《大提琴组曲》,曾来德用狂草书写李白的《草书歌行》,精彩的表演征服了从英国伦敦及周边国家赶来的数百位文化艺术界人士,使他们充分感受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神奇和美妙。大英博物馆随后专门举行了曾来德书法作品的收藏仪式,这是该馆历史上第一次收藏当代中国书法家的作品。2006年8月,曾来德又带着他的“墨乐”先后出访了芬兰、瑞典、挪威等国,均引起较大反响。 曾来德表示,有关“墨乐”的思考与构想已经伴随他20余年。早年在腾格里大沙漠时,他便经常在沙粒上用干枯的骆驼刺练习书法。骆驼刺划在沙上所产生的“沙沙”声,启发了他对书法与音乐之间的通感。而书法中的节奏、韵律的变化,更使他对书法与音乐的关系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后来的书法创作,尤其是狂草创作过程中,他常常一边书写,一边屏住呼吸,用耳朵去倾听毛笔和宣纸的摩擦所形成的那种抑扬顿挫的节奏和声音,这样一来,书法创作不仅是用眼睛和手来营构静止的视觉世界,同时也可以用耳朵去体会绝妙音乐的演绎过程。笔锋从纸上划过的“音乐”,不仅丰富了书法形式上的节奏变化,推动、强化了他的创作欲望,而且更容易使他进入“心手相师”的忘我创作境界。曾来德在最初提出“墨乐”的构想后,即开始了关注音乐,探寻“音乐”和“书法”两种艺术形式之间的内在关联。 经过十几年的实践和思考,他终于发现,在构成元素、表现手段和艺术审美的回收方式3个方面,音乐和书法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音乐的“点线运动”,是通过音乐家演奏乐器时所发出的声音的高低强弱、节奏的快慢变化来实现的,而书法的“点线运动”则是通过毛笔和宣纸的摩擦来完成的。而且,音乐和书法在表现过程中都带有很强的偶然性和不可逆性。从审美的回收方式看,书法和音乐最终都要回到“内心”来实现审美上的终极转化,都要回到“心灵的感应”。曾来德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墨乐”是对古老的书法艺术所蕴含的新的生命的探讨和追寻,点线和墨法形成的运动画面属于视觉范畴,“墨乐”属于听觉范畴,这样,书法就同时具有了“听觉”和“视觉”的双向艺术功能。 曾来德一直致力于书法艺术的创作与研究,他的作品来自古典,却直面当代,充满着现代感。作为中国书法界的先锋派代表人物,曾来德对中国传统书法在当代的传承和发展做了很多积极、有意义的工作,他的艺术探索影响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以来书法发展的历史进程。近年来,曾来德在书法艺术上对传统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梳理和探寻,做了一系列书法作品展和艺术活动、出版了大量的书法作品集,对于他深厚的传统书法功力,书画界早有定评。此外,他还深入山水画艺术,在书法与绘画间,寻找新的联结方式。在曾来德内心深处,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在国际上推广、传播中国优秀的书法艺术,为此,他找到了“墨乐”,希望用书法与音乐对话的形式,探索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与当代艺术间的创作联系,重新整合中国书法的优秀传统,以书法音乐的方式进行传统的创造性发展,以此找到书法艺术在国际上全新而有效的传播手段。事实上,从艺术文化传播的角度来看,“墨乐书法”较之作为单纯的视觉艺术的书法,在传播上更加直接和有效,这一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它将使中国古老的书法艺术,在21世纪的国际文化舞台上成为庞大的“音符”,让世界再一次见证东方文化的灿烂辉煌。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要求更加紧迫。而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如何进一步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更是摆在面前的突出问题。对此,曾来德以他的“墨乐”进行了自己的探索。而曾来德“墨乐巴黎”艺术活动的巨大成功也充分说明中国传统艺术完全能够在当代找到全新的阐释方式,也完全能够在文化交流及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上,发挥出全新的作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曾来德会带着他的“墨乐”,访问更多国家和地区,向全世界展示、输出中国书法文化。我们也相信,曾来德的“墨乐”也将成为对世界文化艺术产生重要影响的一个文化强音。

----来自搜狐网

在历史上看,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史,是一部书写的历史。当书写昌盛,书法昌盛,一定是国民自信,国运昌盛。当书写不行,书法不行的时候,一定是国民不自信,文运不昌盛,国运不昌盛。因此,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国书法艺术,是祖先留下的一份弥足珍贵的宝藏。作为后人有责任将其保护好、整理好、继承好,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创造、有所发展。

2014年5月21日,由中国国家画院、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省文联联合主办的墨许山河曾来德书画艺术展在浙江美术馆隆重开幕。开幕式上,浙江美术馆馆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马锋辉先生宣读了中国美术家协会发来的贺信,浙江省文化厅巡视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鲍贤伦先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委言恭达先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振濂先生分别致辞。

曾来德先生的家庭,可谓名副其实的艺术之家。曾夫人李琼珍女士,于退休后开始学习山水画,其作间含秀色,自散幽芳。曾家独女曾珍,自幼喜书画,童年得画坛宿老周韶华前辈之教导,十岁即举办个人作品展于中国美术馆,之后一直致力于书画创作,并先后修业于国家画院姜宝林花鸟画工作室、沈鹏书法创研班,并出版有《曾珍画集》、《一叶知音》。曾珍的画作,大气而不乏精致,风格独具,殊值赏味。从这个和谐的艺术之家里,大家可以看到中国传统书画艺术强烈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勃勃生机。

中国书法艺术有着三千多年历史,是传统文化中最精粹的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审美的基础,是世界上历时最久而不衰的艺术,书法是中国特有的艺术,最能代表我们民族独特创造力与哲学意韵,承载着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史,是传统文化核心的核心。

编辑:文凌佳

此次展览,曾来德特别携本人及妻女近来创作之代表作品,呈现于家乡父老,让展览在艺术之外又多了一份亲切感与传承之意。而有志于书画的观众,在品鉴欣赏的同时,或许能收获更多学习书学画学及传统文化之志趣。

2、书法与音乐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片 1

曾真作品

前面讲到我对书法与音乐二者之间关系的理解,而我有关墨乐的思考与构想已经伴随了我很多年了。我早年还在准格尔大沙漠边缘当兵的时候,经常在沙漠里用干枯的骆驼刺练习书法,体会古人所说的锥画沙、屋漏痕的审美感受。有一次,骆驼刺划在沙上所产生的沙沙声让他突然产生一种灵感:如果把锥画沙的声音录下来,一定是非常美妙的音乐,而毛笔在宣纸上的书写所产生的音乐,一定会更柔和,更丰富,更动人。这就是墨乐的缘起。我意识到,书写过程中所形成的独特的墨乐,或许是古老的书法艺术从未打开的一扇神秘之门。在后来的书法创作,尤其是狂草创作过程中,我常常一边书写,一边屏住呼吸,用耳朵去倾听毛笔和宣纸的磨擦形成的那种抑扬顿挫的节奏和声音,这样一来,书法创作不仅是用眼睛和手来营构静止的视觉世界,同时也可以用耳朵去体会绝妙的音乐的演绎过程。笔锋从纸上划过的音乐,不仅丰富了书法形式上的节奏变化,推动、强化了我的创作欲望,而且更容易进入心手相师的忘我的创作境界。

本次曾来德先生来到美丽的西子湖畔,举办书画展览,对此曾先生说浙江自古为文献之邦,名人辈出,于书法方面,也是当代书学之重镇,高手如林,他这次来杭州举办展览,是抱着一种向浙江同道学习求教的心态而来的,而西子的湖光山色、名胜古迹,也使他流连忘返,他还说每次来杭州都有全新的体会,浙江深厚的地域文化也给予他深刻的启迪。

大家之作 乡情之展

4、书法是二十一世纪世界文化艺术舞台上最有活力和生命力的中国文化元素

曾来德

自1988年首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书法展起,曾来德先后在国内及海外多个城市举办个展,引发广泛关注,并一度产生艺术评论界对曾来德书法文化现象的讨论。2005年起,曾来德更与周展、侯长青、董淼诸位音乐家合作,携个人书法艺术展览及墨乐专场先后走进大英博物馆、法国国家议会宫以及芬兰、挪威、瑞典、韩国,进行书法与音乐在现场的共时表演,探讨音乐与书法在节律上的一致性,实现中国书法与多种传统乐器的精彩对话与完美融合,将书法演绎出现场视觉艺术,展览充分彰显了东方文化的艺术魅力和现代价值,也让四川当代书画艺术走向国际观众的视野。正因为一系列延展的实践,在曾来德的作品中,能看到一种流动的诗意,一种诗学的节律感和一种行进中的笔触。参观此次展览的观众,在进入武侯祠美术馆大门的那一刻,就会陷入这种独特的水墨诗情中,在潜移默化中被轻轻触动。

从艺术的构成元素上来讲,音乐有叨,来,咪,发,扫,啦,西七个原始的音乐符号,加上一个高音叨,正好构成八个基本的构成元素。中国的书法是建立在汉字基础上的,汉字也是由八个基本的原始符号构成:那就是点,横,撇,捺,钩,挑,折,提,我们的祖先用八个最基本的点划,组成偏旁部首,合成中国的汉字。《书谱》里讲:草以点划为情性,使转为形质,意思是说,书法家可以通过构成文字的八个基本点划的造型形态和不同的用笔方法,来形成丰富的节奏韵律变化,表现不同的精神状态和性情,这和音乐家利用八个最基本的音符,进行排比、组合,谱成曲,传达情感,道理是一样的。

曾来德先生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书法篆刻院执行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客座教授。他1980年代初拜著名书法家胡公石先生为师,研究今人的审美,融进时代精神并创造自己的书法风格。他不但是一位书法大家,也是一位能独辟蹊径的山水画大家,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近年来先后在中国美术馆、上海、江苏、武汉、西安、成都、合肥、沈阳、郑州、深圳、山东等地美术馆博物馆举办曾来德书画艺术展览,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被书坛誉为曾来德书法文化现象、书坛奇才、曾来德书法文本等。2005年在英国大英博物馆举办曾来德书法艺术展览和墨乐东西方文化高峰对话系列活动,以及随后的墨乐北欧四国之行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书法作品《鸥鹭》,山水画作品《天地之象》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近年来,曾来德先生及他的墨乐系列文化活动在法国、韩国、非洲等地举办,充分彰显了中国古老文化的艺术魅力以及现代价值和生命活力。

艺术之家 传承之展

从审美的回收方式看,书法和音乐也有内在的关联。音乐是通过听觉回收,书法是通过视觉来回收,但最终都要回到内心来实现审美上的终极转化,都要回到心灵的感应这同一个点上。这个过程,概括的说,就是从离心的表现到向心的审美过程。既然音乐和书法的起点都是发于心,它们的终点都是收于心,那么艺术审美的过程也应该是相通的。以往的墨乐,只能回响在那些具有敏锐感受力的书法家的心里,那么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完全可以用电感、电声、电子分贝等现代高科技手段,把毛笔和宣纸磨擦所产生的旋律释放出来,形成人人可以倾听的墨乐,从而在音乐和书法之间,找到一个可以互相转换的、互生共生的审美通道。

出席本次展览的领导和嘉宾有:官景辉、胡坚、施利民、杨建新、朱关田、言恭达、陈振濂、鲍贤伦、黄先钢、马锋辉、王冬龄、冯一、何水法、曾宓、沈浩、白砥、林跃

东方之韵 水墨之诗

近十几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墨乐的创作和研究。所谓墨乐,就是书法的音乐。经过十几年的实践和思考,我也发现从构成元素、表现手段和艺术审美的回收方式三个方面,音乐和书法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数千名来自浙江杭州及全国各地的书画家、书画爱好者参观了本次展览。展览展出作品160余幅。分为双重变奏传统书法、时空裂变现代书法、五色之象绘画、墨境抉微小楷四个部分,艺术家丰富而独特的艺术风格,深深打动了现场的观众。特别是巨幅焦墨山水画作《泰山图》,笔墨华滋浑厚;巨幅草书《公孙大娘舞剑器行》,近4米高、18米长,是艺术家在巴黎议会宫表演墨乐时所创作,道道飞白,如电闪雷鸣,给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琼珍作品

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任务更加艰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要求更加紧迫。而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如何进一步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更是摆在面前的突出问题。对此,我以我的墨乐进行了自己的探索。我深信,中国传统艺术完全能够在当代找到全新的阐释方式,也完全能够在文化交流及增强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上,发挥出全新的作用。

据了解,本次展览将持续到6月1号。

图片 2

从表现手段上,书法和音乐也有相似之处。音乐家需要借助独特的演奏工具比如弦乐、管乐、打击乐乐器,使作曲家创作的无形旋律付诸于可感的声音,从而完成整个音乐的演绎和审美过程。从无形的旋律到可感的声音,这个表现过程是以点线运动的方式来展开的,整个创作的过程带有时序上的不可逆性。书法的表现形式也同样具有时序上的不可逆性,同样以点线运动的方式来展开。所不同的是,音乐的点线运动,是通过音乐家演奏乐器时所发出的声音的高低强弱、节奏音律的快慢变化来实现的,而书法的点线运动则是通过毛笔和宣纸的摩擦来完成的。当书法家用毛笔、墨在宣纸上发生书写关系时,就留下了跟音乐一样的点线运动的视觉痕迹。

墨许山河曾来德书画艺术展海报

2014年4月3日上午,由成都市文化局主办,成都博物馆协会、成都武侯祠博物馆承办的艺术一家故里行曾来德、李琼珍、曾珍书画展在武侯祠美术馆开幕。展览将为公众呈现书坛奇才曾来德先生及其妻女的书法与绘画作品50余幅。这是继百年陈子庄作品展之后,在武侯祠美术馆推出的又一项重量级文化惠民精品书画展。据悉,展览将持续到4月10日。

2012年6月21日,在韩国首尔隆重举办了2012中韩创新城市文化产业论坛。该论坛为纪念中韩建交20周年由双方政府举办的一个重要活动,旨在推动中韩双方文化产业的创新、交流、融合与发展。在论坛专门设立的亚洲表情文艺活动中,我携手著名古琴艺术家王鹏先生,向全体参加本次论坛的嘉宾和各界人士展示了书法与音乐完美组合墨乐。

作为从四川蓬溪县走出的一位艺术大家,曾来德先生始终不忘自己对故乡的挚爱:予生长蓬溪山水之间,少年学书习画,每从故土丘壑烟云之间,汲取艺术之灵感予作书,好写张船山诗句;作画,好写蓬溪风光。家乡的山水与文脉,在给予曾来德艺术灵感的同时,也成为其创作的重要题材。本次展出的作品,既有蜀诗,也有蜀景,让观众从中一寻蜀中山水人文风光。

艺术创作中的不可逆性、不可重复性特征,使音乐和书法无法像其他艺术,比如绘画那样,可以预先设定最后的创作效果,音乐和书法在表现过程中都带有很强的偶然性因素。尽管其他艺术也需要高超的表现技巧,但从来没有一种艺术,像音乐和书法创作那样,对艺术家驾驭工具的敏感度和表现技巧提出如此高的要求。我们已经知道,一个好的演奏家,除了具备对乐曲的解读能力外,还要对乐器具有天生的敏感度,这样才能练就高超的技艺和丰富的演奏经验。但人们却很少想到,工具和技术对一个好的书法家有多么重要。书法创作的工具是毛笔、宣纸和墨,毛笔是柔软的,宣纸是伸缩无度的,墨是千变万化的,都是一个变数。不同的毛笔在性能各异的宣纸上,会产生迥然不同的书写感觉和点划形态。一个书法家在进入创作状态,尤其是狂草书写状态时,用笔的轻重疾徐,用墨的枯湿浓淡,空间切割的不同变化,都是在快速的一次性的书写过程中完成的。即使是那些天才的书法家,也无法将一次性的书写规定到既定的形式和轨道上来,王羲之无法写出第二幅《兰亭序》,颜真卿不能复制出第二张《祭侄稿》,这和音乐家的创作何其相似。

曾来德作品

2011年11月,我的墨乐巴黎系列文化活动在法国国家议会宫、法国中国文化交流中心等地举办,墨乐巴黎艺术活动时长90分钟,由中国书法和中国民乐共同演绎。伴随着民族音乐家的演奏,我以中国狂草书法书写了杜甫的《观公孙大娘舞剑器行》,使中国书法与多种传统乐器进行了精彩对话与完美融合,充分展示了中国古老文化和艺术的现代价值和生命力,这场代表中国智慧和独创精神的艺术盛宴也引起了法国观众的深度思考。

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的曾来德先生,是当代川籍书画家中的佼佼者,更被誉为书坛奇才。80年代初,曾来德师从著名书画家胡公石先生,同时大胆探索、融贯中西,选择了一条返古出新的道路,形成了充满偶发主义与情境主义的个人书法风格,也让他近年来的山水画作品表现出一种独具个人魅力的图像新意。著名艺术家王镛先生曾说:创造意识强烈,是曾来德书法的又一优势。基于此,他写下了塑我毁我的座右铭,力图使每幅作品求新。如果缺乏超越自我的勇气,恐怕也不敢做出这一艰难的选择。正是这种毁我塑我的精神,曾来德走出了一条尊重传统文化艺术,却不为其所羁绊的艺术创作道路,树立了一种追求大美、符号化的鲜明个人风格。

2006年8月,我又带着他的墨乐先后出访了芬兰、瑞典、挪威等国,均引起较大反响。

因为时间的关系,许多问题我们今天无法展开来讲,总的来说,就是我们要深信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创造,也最能代表中国文化,是民族文化核心的核心,是中国文化建设的中心问题,关乎华夏文明的存废与更新薪火相传到我们手中,可谓重任当前,勉力接棒,是为天职,无能传薪,必为罪过。我们一定要共同携手,为中华文化的美好灿烂的明天,共同奋斗。以上所讲,不当之处,还请大家指导教正。

1、书法是中华民族之基础审美

在传统文化中,书法有着独特的地位。从传说中的仓颉造字开始,文字一直是传承文明的工具,也是文学、政令的载体。中国历史、文化的记载阐释方式,都与汉字有关。在中国古代也是儒家要求学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即所谓六艺之一。因此,东汉经学大师许慎在《说文解字序》中说: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古曰本立而道生,知天下之至啧而不可乱也。而汉字在漫长的演变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一方面起着思想交流、文化继承等重要的社会作用,另一方面它本身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造型艺术书法。在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朝代,政府设立书画学博士,书法是科举取士的重要标准,也是士子立身处世的重要技能。而诗、书、画、印四者就像孪生兄弟一样,形影不离地结合在一起使得文人书画艺术在历史上大放异彩。可见,书法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审美特性和美学精神,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是中国传统文化核心的核心,并在世界文化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对此,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说:中国书法博大精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恐怕我们西方文化永远也无法达到这个境界。

二十一世纪全球之竞争,本质上讲是文化的竞争,西方学者亨廷顿倡文明冲突论,以文明冲突将是未来国家冲突的主导模式。在此种背景中,如何弘扬我国之传统文化,使中华民族之传统精神屹立于天地之间,尤值当代人深思。而在当代文化发展的整体格局中,中国书法是唯一没有经受过西方文化改造和洗礼的中国艺术,也是最有活力和生命力的中国文化元素。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的文学、美术、建筑、音乐,无一例外不在西方文化潮流的影响下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说,甚至都是在模仿、抄袭别人的皮毛。文学上的首先是新文化运动,丢掉传统的文言文、旧体诗,提倡白话文,虽然中国历史上也有以《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为代表的章回小说白话文,但毫无疑问,五四运动以来,整体文坛的格局都是以模仿西方的西式白话文为主体,传统文脉被一刀斩断。后来文学上兴起的各种流派比如说意识流、魔幻现实主义,无一例外祖师爷都是西方文学家。美术上,徐悲鸿从国外带回了写实主义,建国后又学习苏联素描油画体系,乃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新潮美术运动,都是在学习西方。特别是八五新潮美术运动,所谓新潮,无非是把西方从印象派以来到后印象派、超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从头到脚模仿了一遍。事实上西方美术流派的演变,有其自身内在的艺术规律,而我们只是在简单的模仿与抄袭。如果以这些艺术拿去代表中国文化与西方交流,我相信中国文化的形象会大打折扣,因为西方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学他们的。音乐、舞蹈、建筑、电影、电视等方面,西化的程度就更不用说。在这种情况下,拿什么代表中国文化,我认为只有中国书法。只有中国书法没有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是纯粹的、地道的中国气派。20世纪中国人提出了一句最大的人文口号,就是中西结合,中西结合结合了一百年,最后中西结合变成了西中结合。在这个结合的过程中从来没有人问中西结合如何结合?结合什么?谁结合谁?结果是我们被别人结合了。我们今天无论怀揣着什么样的理想和方式,当你走出国门,且传播中国文化的时候,我们都必须按照西方的价值观,在他们的屋檐下,来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在这样的形式下,我认为我们只有从书法中,去寻找到民族文化的自信,以独立、自信的姿态,去和西方交流,这种交流也才有意义。事实上,在国际文化交流中,中国书法也引起了世界各国造型艺术家的青睐。书法艺术对繁荣西方艺术也起到极大的贡献,世界级艺术大师毕加索、美国绘画大师波洛克、法国绘画大师汉斯哈同等都对中国书法无比崇敬,在艺术上是中国书法直接受益者。

在2005年6月,应大英博物馆邀请,在伦敦大英博物馆的演讲剧场,我和英国著名大提琴家Rohan De Saram就完成了一次墨乐的无辞对话。那次活动中,西方音乐家演奏巴赫的《大提琴组曲》,我用狂草书写李白的《草书歌行》,表演征服了从英国伦敦及周边国家赶来的数百位文化艺术界人士,使他们充分感受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神奇和美妙。大英博物馆随后专门举行了我书法作品的收藏仪式,书法作品《鸥鹭》,山水画作品《天地之象》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这是该馆历史上第一次收藏当代中国书法家的作品。

3、墨乐在国际上的巨大影响和广泛认同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昌盛,曾来德先生及他的墨乐系列文化活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