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管弦乐《八桂情缘》首演新闻发布会现场,

民族乐器的发展在何方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7

时近年关,又是演出市场的旺季。大麦网显示,近期将有44场独奏音乐会、34场室内及古典乐演出,其中民乐各2场;“中票在线”网站显示,今年12月至明年7月正在售票的演出有197场,其中民乐演出21场,演出场次少,地方民族乐器团的演出更是鲜见。 在当今时代,少有人能欣赏民乐的中国式写意;市场的“短腿”拖慢新人新作涌现的速度,资金投入的缺席令推广平台难寻,很多民乐团的生存已陷入恶性循环。“曲高和寡”的民乐团该何去何从? 日前,记者走进广西唯一一家职业民乐团广西歌舞剧院民乐团,对其生存现状进行探访。 广西民乐团演奏员李红端坐谱架之前,屏住呼吸,按弦、拉弓,闭目、摇曳,马骨胡动听的旋律随即淌出,与琵琶、扬琴、中阮、竹笛等交相应和,一曲欢快喜庆的《壮乡春早》便充满房间。闻曲如见事,一幅春早人勤、鸟雀鸣叫的春耕图,跃然浮现眼前。 “《壮乡春早》是我们的保留曲目,逢演必奏。马骨胡是广西壮族特有的乐器,音色清脆明亮,表现力强。你刚才听到的鸟叫声,就是它发出的,惟妙惟肖吧。”聊起民乐,与二胡、马骨胡相伴30多年的李红有说不完的话。 可谈到民乐团的近况,李红却兴奋不起来。正如广西歌舞剧院分管民乐团的副院长张瑞和所说,“排练、演出场所严重欠缺,乐器陈旧老化,新作佳作缺乏,演奏员青黄不接,对接市场能力不足”,民乐团的发展遇到了瓶颈。

----来自搜狐网

同时,整台演出强调当代舞台器乐作品中的时尚性、观赏娱乐性及跨领域特征,将创新演出形式,创造独特的舞台情境,演奏与演唱结合、音乐和舞蹈结合,让音乐变得更生动、更形象;同时打破舞台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加入演员与观众的互动,为音乐爱好者带来一场耳目一新的民族音乐体验。

未来发展需要政府扶持观众支持

据陕西民族乐团团长王智兴介绍,乐团现有80余人,声部齐全,能演奏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民乐作品。购置乐器、设备,支付指挥费、演奏员排练费、演出费等都由该团自己解决。“我们实行计件工资制,团员干什么活拿什么标准的工资,指挥、声部长、声部首席、独奏演员、演奏员,以及剧务、乐务、策划管理人员因为工作的质和量不同,工资标准也不一样,彻底打破大锅饭,实行多劳多得。”乐团每周3次排练,全部在晚上进行,不影响演奏员的本职工作,排练有交通补助,正式演出时还有演出补贴。

作品由序曲《天地悠悠》、上篇《天地有爱》、下篇《壮乡多情》、终曲《激情三月三》四个部分构成,共包含十首曲目,取材于广西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将民族乐器与原生态节拍、民族风俗与舞蹈相结合,讲述壮乡的铜鼓、壮锦、山水、稻作、婚嫁、酒歌、歌圩三月三等文化,呈现出八桂大地生机勃勃的山水胜景与多姿多彩的人文情韵,音符间跳跃着天地之美、民族之爱、家园之情、东盟之缘,展现壮乡儿女对一方水土的眷恋、对绿色家园的自豪、对美好未来的展望。

每周的周三、周四、周五,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从陕西省测绘局的一间文化活动室里就会传出悠扬的民族乐曲,四五十名民乐演奏员在指挥的带领下认真地排练……这是我省一支阵容较强的民营民族乐团———陕西民族乐团在排练。记者在现场看到,应邀而来的陕西省乐团副团长、指挥张进军正在执棒,演奏员们各操乐器,正在细排赵季平创作的《庆典序曲》。据该乐团团长王智兴介绍,11月24日,乐团在新城剧场参加陕西省国乐展示月周末音乐会演出,他们的大合奏《西秦抒怀》《茉莉花》受到观众的热情欢迎;今年12月,乐团还想举办一场专场音乐会,目前排的都是新曲子。

但同时人们也看到,没有任何资金来源,没有固定的排练场地,管理相对松散,人员流动性强,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营乐团的发展。王智兴说:“随着人们艺术素质的提升,高规格的民乐演出肯定会有市场。民营乐团在发展的同时,希望能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让我们多点演出机会,扎扎实实为乐迷们做点事。”

民族管弦乐《八桂情缘》首演新闻发布会现场。 曾智聆 摄

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近年来的发展势头很猛,该团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为己任,不仅定点在小雁塔演出,还远赴海外,把长安古乐的独特魅力到处传扬。

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近年来的发展势头很猛,该团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为己任,不仅定点在市内演出,还远赴海外,把长安古乐的独特魅力到处传扬。

陈明志表示,《八桂情缘》以广西的民族传统文化为依托,把最具代表性的少数民族器乐和民族音乐色彩,通过各种层面与视点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壮族马骨胡、铜鼓、啵咧、天琴,侗族侗琵琶、侗笛,苗族芦笙,京族的独弦琴等,不同民族的乐器会以不同的形式展示, 如独奏、重奏以及与乐队协奏等,在创作手法上也有新的尝试,大胆的把民族音乐与先锋的、多样的音乐元素相结合,使乐队的整体音响具有鲜明的广西地域特色及音乐感染力。

管理灵活采取计件工资制及签约制

自主投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人员流动性强,民营乐团在发展中有优势,更有困难。据了解,陕西民族乐团和陕西室内乐团并不是该省最早成立的民营乐团,在其之前,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西安市红叶民族乐团等已在市场上闯出一条发展之路。

南宁9月6日电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资助项目——民族管弦乐《八桂情缘》,首演将于9月20日晚八点在广西文化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特邀台湾天鼓打击乐团参与首演。

自主投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人员流动性强,民营乐团在发展中有优势,更有困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陕西民族乐团和陕西室内乐团并不是我省最早成立的民营乐团,在其之前,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西安市红叶民族乐团等都已开展活动,并在市场上闯出一条发展之路。

商业运作意识强

此外,这部作品以“情”串联广西最动听的声响、最自然的美好、最和谐的人文,在全面展示广西世居少数民族传统乐器独特魅力,构成独具地域特色的音乐语境的同时,更巧妙的融入东盟音乐元素,对话东盟、情系东盟,传递广西各族人民对壮乡的无限热爱、对东盟各国的深情厚谊。

罗少亭还告诉记者:“团里一年一签约,每半年进行一次业务考核,两次考核不合格就要被解聘。”陕西民族乐团则实行末位淘汰制,表现不好的人员随时可能离团。

西安市红叶民族乐团由20多名痴迷民乐的中老年演奏员组成,队伍精干。由于是民营性质,机制相对灵活,除参加一些剧场演出外,他们广泛开拓演出市场,会议助兴、婚礼伴宴、开业庆典、社区演出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该团副团长高振基认为,民营乐团要生存,要在市场中站稳脚跟,一定要有商业运作意识,广泛联系、灵活出击。据了解,该团的演出既有民乐合奏,也有二胡、葫芦丝、巴乌等器乐独奏,用高振基的话说就是“小、快、灵”式地占领市场。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陕西室内乐团的年轻乐手正在排练

陕西省文化厅副厅长刘宽忍认为,“长安乐派”在国内民乐界影响深远,民乐作品丰富,陕西民乐人才济济,而国有乐团不可能完全吸纳,迫使民乐演奏者寻求其他发展途径,这些都为民营乐团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

民族管弦乐《八桂情缘》首演新闻发布会6日在南宁举行。据介绍,《八桂情缘》是广西首次在民族管弦乐项目上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也是广西首部以唱奏结合加音舞结合形式呈现的民族管弦乐作品,作品由星海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香港节日管乐团驻团作曲家陈明志担任作曲,广西艺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教授,广西艺术学院民族乐团团长、艺术总监蔡央担任指挥,国家一级编导、广西歌舞剧院副总经理蒋剑锋担任导演,国家一级演奏员、广西歌舞剧院民族乐团二胡演奏员李红担任首席。

陕西省文化厅副厅长刘宽忍指出,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国家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资本进入文化产业领域,政策对民营文化企业大力支持;在文化体制改革方面,陕西省文化厅明确提出扶持民营团队的政策导向,对国有、民营、个体一视同仁、并重发展。他认为,“长安乐派”在国内民乐界影响深远,民乐作品丰富,陕西民乐人才济济,而国有乐团不可能完全吸纳,迫使民乐演奏者寻求其他发展途径,这些都为民营乐团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罗少亭说:“团里一年一签约,每半年进行一次业务考核,两次考核不合格就要被解聘。”陕西民族乐团则实行末位淘汰制,表现不好的人员就可能离团。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3少数民族姑娘展示乐器。 曾智聆 摄

走向市场参加大型演出打响知名度

民营乐团以崭新面貌出现,为陕西民乐界吹来一阵清风,同时也为文化体制改革起到良好的示范推动作用。对于未来的发展,罗少亭充满信心,他认为民营乐团前期的投资必不可少,要让它良性发展,关键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不办则已,要办就办一个高起点、高水平的乐团。下一步我们不仅要与陕西的民乐名家合作,还要在全国范围邀请民乐高手担当艺术指导,哪里有市场就上哪里去。”他认为,只要经营得好,民营乐团照样能打响全国。

陕西是民乐大省,上世纪70年代中期,陕西民乐综合实力仅次于北京、上海,排在全国第三位,“长安乐派”更是享誉全国。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陕西民乐发展陷入低谷。近些年,陕西培养了大批民乐人才,除专业演奏员外,业余爱好者更是数不胜数。在前不久举办的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大赛上,千余选手踊跃参赛,其阵势令北京来的评委啧啧赞叹。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也获知,这些民乐演奏人才平时参加大型演出的机会很少,多是在小范围搞搞活动,缺乏实践经验;另一方面,观众又很难欣赏到高规格的民乐演出,想听民乐不知上哪去。而作为国有的陕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省广播电视民族乐团、省民间艺术剧院民乐团、市歌舞剧院民乐团等,大多有各自的演出领域,或要常年参加旅游定点演出,或主要为本团的演出担当伴奏,面向普通市民的演出并不多。于是,民营乐团看准了这个市场空当。

民营乐团应运而生

除参加陕西省国乐展示月的演出外,陕西室内乐团12月底还将举行一场“迎新年名家名曲民乐专场”,除邀请省内的二胡演奏家吴彤、笛子演奏家张延武、古筝演奏家常晓东外,还将从北京邀请著名板胡演奏家沈诚、琵琶演奏家杨靖等,阵容相当整齐。陕西民族乐团团长王智兴认为,民营乐团以演出求生存,以质量赢得市场,要打响知名度,就得不断地参加演出。

陕西个人自掏腰包办民乐团者渐多

但同时人们也看到,没有任何资金来源,没有固定的排练场地,管理相对松散,人员流动性强,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营乐团的发展。王智兴说:“任何人都不愿做只有投入没有回报的事,要发展自己的队伍,打拼出一片天地就更不容易了。不过现在虽困难点,但在“十一五”文化政策的指引下,民营乐团的崛起是大势所趋,随着人们艺术素质的提升,高规格的民乐演出肯定会有市场。民营乐团在发展的同时,希望能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让我们多点演出机会。我们还想在古城找一个固定的演出场所,举办周末、月末民乐欣赏会,切切实实为乐迷们做点事。”

陕西是民乐大省,上世纪70年代中期,陕西民乐综合实力仅次于北京、上海,排在全国第三位,“长安乐派”更是享誉全国。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陕西民乐发展陷入低谷。陕西国有民乐团大多有各自的演出领域,或常年参加旅游定点演出,或主要为本团的演出担当伴奏,面向普通市民的演出并不多。近些年,陕西培养了大批民乐人才,除专业演奏员外,业余爱好者更是数不胜数。于是,民营乐团看准了这个市场空当。

虽是民营乐团,但实力毫不含糊。陕西民族乐团汇集了陕西音乐界的众多知名人士:艺术顾问鲁日融、艺术总监刘宽忍、首席指挥张新怀、常任指挥张进军,作曲行军、邵华,特邀演奏家马迪、王厚臣、方灵芝……陕西室内乐团的常任指挥是青年演奏家、指挥家张延武,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常任指挥张列担当艺术顾问兼特邀指挥,二胡首席关彤、大提琴首席樊兴智、贝司演奏家顾永厚都是刚从“陕歌”退下的老艺术家,其他团员有的刚从西安音乐学院毕业,有的还是民乐专业在校大学生,全部是专业人才。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民营乐团纷纷成立,业内人士都感到新鲜。有人疑惑:办乐团是个花钱的事,国有乐团生存都困难,都在找米下锅,民营乐团靠什么发展?据了解,民营乐团没有任何经费来源,他们与国有乐团站在不同的起跑线上,面临的生存压力大得多。

西安市红叶民族乐团由20多名痴迷民乐的中老年演奏员组成,队伍精干。由于是民营性质,机制相对灵活,除参加一些剧场演出外,他们广泛开拓演出市场,会议助兴、婚礼伴宴、开业庆典、社区演出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该团副团长高振基告诉记者,西安市红叶民族乐团由民乐爱好者组成,每周定期排练,一有演出队伍立即能组织起来。高振基认为,民营乐团要生存,要在市场中站稳脚跟,一定要有商业运作意识,广泛联系、灵活出击。据了解,该团的演出既有民乐合奏,也有二胡、葫芦丝、巴乌等器乐独奏,用高振基的话说就是“小、快、灵”式地占领市场。而且该团的表演形式多样,在助兴演出时,除演员演奏外,有时还邀请到场嘉宾同台即兴献艺,以达到宾主尽欢的目的。

与陕西民族乐团相比,陕西室内乐团的人员要少一些,该团的演奏员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签约演员,每月底薪500元,两个月后为1000元,演出另有演出费;二是特邀演员,主要是从该省市文艺团体退下来受聘到该团的老艺术家,工资相对较高;三是流动演员,以民乐专业在校学生居多,每次排练都发给排练费,演出还有补贴。团长罗少亭说:“我们的团员远远没有获得应得的收入,他们中不少人是省上一流的指挥和演奏家,年薪应该是5万元甚至10万元。等我们团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有了自己的造血功能,这个目标应该可以达到。”

王智兴告诉记者,陕西民族乐团现有80余人,从事吹管乐、拉弦乐、弹拨乐、打击乐演奏的约60人,其他人员约20人,声部齐全,能演奏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民乐作品。购置乐器、设备,支付指挥费、演奏员排练费、演出费等都由王智兴个人开支。“我们实行计件工资制,团员干什么活拿什么标准的工资,指挥、声部长、声部首席、独奏演员、演奏员,以及剧务、乐务、策划管理人员因为工作的质和量不同,工资标准也不一样,彻底打破大锅饭,实行多劳多得。”乐团每周3次排练,全部在晚上进行,不影响演奏员的本职工作,排练有交通补助,正式演出时还有演出补贴。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4陕西民族乐团参加省国乐展示月演出现场

说起投资创办陕西民族乐团,团长王智兴颇为感慨,他本人就是民乐爱好者,自学拉二胡、弹大阮。上世纪70年代,他是黄河机器厂民乐队的骨干,后来还组建了黄河民族乐团并担任团长。2003年,这个乐团参加陕西省首届民歌民乐大赛和全国第二届民乐邀请赛,都获了大奖。在喜悦的同时,王智兴又有了新的想法:黄河民族乐团多是参加公益性演出,哪里邀请就上哪里演,能否开拓思路,吸纳专业人才加盟,走一条专业化、市场化的路子?他的想法得到了省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鲁日融、省文化厅副厅长刘宽忍等人的支持。2007年5月,民营性质的陕西民族乐团成立了。王智兴告诉记者,民营乐团机制灵活,实行市场化运作,既要让观众欣赏到高雅艺术,又要保证自己的生存,这就是他创办民营乐团的初衷。

市场需要陕西民营乐团应运而生

生存打拼自身要有商业运作意识

业内人士则认为,民营乐团的出现对推动陕西民乐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首先,引入了竞争机制,使国有乐团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最终使市场活跃,观众受益;其次,国有乐团、民营乐团在发展中各具优势,前者是“正规军”,阵容整齐、健制完善、演奏水平高,后者是“游击队”,机制灵活、发展势头好,二者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可以相互借鉴,不断完善。说到底,国有乐团和民营乐团都得在市场中求生存,这也是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趋势。

民营乐团以崭新面貌出现在古城西安,为民乐界带来一阵清风,同时也为文化体制改革起到良好的示范推动作用。对于未来的发展,罗少亭充满信心,他认为民营乐团前期的投资必不可少,要让它良性发展,关键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不办则已,要办就办最好的,办一个高起点、高水平的乐团。下一步我们不仅要与陕西的民乐名家合作,还要在全国范围邀请民乐高手担当艺术指导,哪里有市场就上哪里去。”他认为,只要经营得好,民营乐团照样能打响全国。

与陕西民族乐团相比,陕西室内乐团的人员要少一些,该团的演奏员大致分为3类,一是签约演员,每月底薪500元,两个月后为1000元,演出另有演出费;二是特邀演员,主要是从省市文艺团体退下来受聘到该团的老艺术家,工资相对较高;三是流动演员,以民乐专业在校学生居多,因为他们还没毕业,不能签约,每次排练都发给排练费,演出还有补贴。团长罗少亭说:“我觉得我们的团员远远没有获得应得的收入,他们中不少人是省上一流的指挥和演奏家,年薪应该是5万元甚至10万元。等我们团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有了自己的造血功能,这个目标应该可以达到!”

民营乐团纷纷成立,业内人士都感到新鲜。有人疑惑:办乐团是个花钱的事,国有乐团生存都困难,都在找米下锅,民营乐团靠什么发展?据记者了解,这两家民营乐团没有任何经费来源,他们与国有乐团站在不同的起跑线上,面临的生存压力大得多。

一个星期三的下午,记者走进陕西室内乐团的排练室。张延武正在指挥团员们排练民乐合奏《大宅门写意》,悠扬的京韵京腔在排练室内回荡着。不论老艺术家还是新秀,神情都非常庄重,演奏得一丝不苟。据了解,在前不久举行的陕西省国乐展示月活动中,陕西室内乐团参加了演出,在广大民乐爱好者中产生了很好的反响。

刘宽忍认为,乐团要改变观念,观众同样要改变观念。“现在一有演出,就有人来要票,养成了白看戏的习惯,这是一种思维惯势,也是对艺术家劳动的不尊重。这种观念不改变,演出市场的活跃就无从谈起。”

3个月后,我省又一家民营乐团———陕西室内乐团挂牌成立。团长罗少亭原先从事艺术工作,懂专业,又在市场上闯荡过多年,用他的话说,“成功过,失败过,现在就想干点自己喜欢的事”。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管弦乐《八桂情缘》首演新闻发布会现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