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一群倍觉无聊的来莞老人,派出所民警

退休老人用乐器演奏对抗寂寞 却被当作卖唱

他们只是一群倍觉无聊的来莞老人,派出所民警就以找到老人家的烟新街口为中心。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15

每天晚上7-9点,莞樟路嘉湖山庄对出的十字路口边上,都会有一群大爷大妈们卖力地吹拉弹唱搞live,这一度被人误会是在“卖唱”。最近,周边居民才恍然大悟,他们既不是“卖唱”,更不是“讨钱”,大马路边开live,只是来莞老人们对抗无聊、逃避扰民投诉的无奈之举。

晚饭后,莞樟路嘉湖山庄处立交路口,除非台风下雨,一帮大爷大妈们都会在人行道上开“live音乐会”,有拉民族乐器二胡的、弹电子琴的、还有吹笛子的。路人一度以为他们是在“卖唱”,有的甚至直接把他们当成“要饭的”。

其实,他们只是一群倍觉无聊的来莞老人。63岁江西退休干部老罗是Live的组织者,他告诉南都记者,大伙儿都是从外地来东莞投奔子女的,住在嘉湖山庄小区。“刚到东莞的时候真的好闷,家乡话别人又听不懂,又没有朋友亲戚可以走动。”直到有一次老罗在小区乒乓球室里,看到像他这样“无聊”的来莞老人还真不少,就提出玩玩音乐。说干就干,大伙儿凑了七八千块钱购置了音响、中国乐器等,还请了舞蹈老师教跳舞。不过,这帮老头老太也因此成了家中的“批斗”对象,老罗的老伴就为此事和他吵了几次。

“我们可以说是被赶到大马路边来的。”老罗告诉记者,他们原来是在小区楼下玩,没多久旁边小店的老板们有意见了,直到后来小区里的年轻人也开始不耐烦起来,“我们唱的都是红歌、老歌,一来是老土,二来是小区的住户觉得我们吵,都骂我们是‘老疯子’。”

几个老人家只好把场地挪出小区,在人来人往的莞樟路边跟过往的大货车斗分贝。谁知道在大马路边上的live却闹出了不少笑话,有人“可怜”老人们,差点给他们扔硬币;还有一些街坊跑来想让老大爷们奏两首周杰伦的歌,但是大爷们翻遍乐谱都没找到周杰伦。

如今,老罗他们每天开“私伙局”,又惹得靠马路边的小区业主不满意了,只能每晚玩一两小时就“收兵”。老罗们希望,“啥时候我们这些来莞的老人家才能有个活动的地方?”

----来自东莞时间网

为了您停车的事儿,重庆动物园的这群大爷大妈似乎有点儿“热心”过头了。十几人马路上揽客,免费车位秒变收费车位,九龙坡区停车办:违法收费、即行调查。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本报防城讯 近日,防城港市公安局附城派出所民警几经周折,帮助一名走失老人找到家人,体现了“人民公安为人民 ”的宗旨,赢得了群众的赞誉。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

在我们的中原大地又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把广场舞大爷推上了热搜。

1月19日上午9时许,附城派出所民警巡逻至防城区烟新街路口时,发现一位老大爷在路边独自徘徊,神情焦虑。民警停车询问情况,老人家见到民警时很激动,但他说的话大家听不清楚,他只好着急地用手比划着。看到老人焦急、疲惫的模样,民警决定先将其带回派出所,倒上热开水,安抚老人的情绪。待老人家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派出所民警开始尝试再次与其沟通,在交流的过程中,一位协警听出老人家是讲客家话的,就用客家话跟他交流,老大爷听到熟悉的语言后,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老人姓罗,是玉林人,今年已经75岁了。上午从家里出来散步,走着走着突然不知道怎么就想不起来家住哪里了,只记得自己是住在一个商业小区里面。掌握了这些线索后,派出所民警就以找到老人家的烟新街口为中心,开着警车带着老人在防城的住宅小区挨个转,希望以此来让老人家回想起家的住址。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车还没靠边,大妈们便涌了上来。

本来中国人口众多,公共活动场所面积其实是并不能满足所有人们的需求的。所以,抢球场这样的事情我们的学生时代也常常遇到。

当派出所民警开车行至阳光山水小区门口时,老人家说这里很像他住的小区,于是民警就带着老大爷来到小区里面找了几个小区的住户,其中一位女士认出了罗大爷,说他住在小区18栋B单元,该女士还帮联系上了罗大爷的儿子下楼来接。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3

但是我见过最最不讲道理的小混混也从来没有把球场上得人赶走,更甚者大打出手。对的,哪怕是那种学校霸凌少年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毕竟大家江湖上的总讲究一个“义”字。

赶下楼的罗先生了解到自己的父亲因得到民警的热心帮助而安然无恙后,他激动地握住民警的手连声道谢!看到老人和家人团聚感动的场面,值班民警觉得周旋苦累了一上午也值得了。

为了揽客,两位老人直接冲进车流中拦车

扯远了扯远了。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4

最开始我并没有想对这些广场舞大爷口诛笔伐。因为毕竟谁家都有老人,都有父母大人,他们也会渐渐老去,甚至是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谁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跳广场舞?

拦车老人趴在车窗上向车主推荐附近停车位

但是!就算是跳!我也不会变成暴力团伙!

“开车去重庆动物园玩,找不到停车位,被路边揽客的一位大妈带去一个停车位,一次性收费20元。我觉得这个收费标准很不合理!”2月23日下午,动物园轻轨站至毛线沟卓越中寰沿线路边,有不少“热心”大爷大妈揽客停车,并一次性收取停车费。

当老人因为抢场地揍了年轻人以后,我怎么告诉我的孩子我们泱泱中华传统文化流传几千年都是尊老爱幼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2月24日,本报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有人说,不是老人不讲道理,而是不讲道理的人老了。我不想去谈论几十年前这群老人年轻时候那个混乱的中国。

市民反映:收费20元太贵了

这样的行为肯定是不对的,因为我们的社会需要文明。

23日上午星期六,因为孩子马上就要开学了,王女士决定带孩子来重庆动物园“在寒假耍最后一次”。大约上午11点,王女士开车来到动物园大门口减慢车速想找停车的地方,路边有五六位老年人不停向她招手,问停不停车。

让我最不能忍的是韩先生的评论,一波强行洗地。

后来,在一位大妈的带领下,王女士在毛线沟公交站台后的人行道上,找到一个划线的空车位。下车后,有一位大爷上前告诉她,该车位是按天收费,每次20元。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5

王女士当时觉得收费过高,问能否少点,但大爷坚称“不讲价”,而且没有任何票据。“当时孩子一直在催,不想破坏孩子的好心情,于是就把钱交了。”但王女士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因为她还没有遭遇过“恁个贵的停车费”,下午回到家后,她拨通了本报热线说:“我实际上停了不到4个小时。”

我前面说了我真的不想对老人口诛笔伐,他们养育了我们,他们为社会贡献了一生。我心里对他们的行为很痛心,可是我不愿意说出来。

记者体验:“好心”大爷大妈扎堆

可是面对有人这样的评论,我真的不能忍受。对于不文明的行为,我们可以心里默默鄙视,但是总不能跑出来颠倒是非吧。

24日上午10点左右,本报记者驱车来到西郊路动物园段,佯装找车位。在动物园轻轨站下,记者看到路边有近10位老人,正不停地向路过的车辆招手。

就像有人在地铁站里吃韭菜饼,我们可以给那人鄙视的眼神却不去公开谴责他,但有人还要站出来跟你说这个人吃韭菜饼吃得好!吃出了现代人对于世俗人生的控诉,吃的符合治安管理条例。

“停车不?年轻人。”一大妈靠近记者的车辆。

你还能忍受吗?

“哪可以停?方便不?好多钱?”记者问。

第一,公共场所任何人可以使用,废话。

“就在前面一个小区地下停车场,走不到几步。我可以带你去,20块钱一天,随便停。”

第二,公共场合人多了说了算,想怎么用全屏人多。呵呵,你家楼下有个小花园,天天早上六点有人放鞭炮,因为人家人多热闹热闹。你学校图书馆,一帮人在里面吃火锅,因为人多。你小区门口,天天一大帮人在那里搞产品推销,你被坑了好多次,你车都开不出去。因为人多,你活该忍着。

“放心,又不收带路费哟!”大妈一再强调她是“好心”,绝对不收钱。

篮球场本来就是用来打篮球的,如果没有人,你用来干嘛都没人说你,跳广场舞当然无可厚非。可是如果场上有人,大爷大妈们就非要把人家赶走,这也太夸张了吧。

见记者有些迟疑,旁边的另一位大妈赶紧凑过来,“我带你去,很方便的,走几分钟就可以到。”

第三,扯到尊老爱幼。一帮老大爷揍几个小伙子就是尊老爱幼了?视频里的大爷气势如虹的说“谁敢动我一下试试后果”的时候,另外一个大爷冲过去对小伙子一顿老拳的时候,真的让我产生一连串的联想。

最后,记者以大妈所说的“圣悦新都”停车场离动物园“远了点”为由拒绝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洗车场:收费25元,洗停套餐55元

近年来的,广场舞大爷大妈抢公园斗殴事件啦,广场舞大爷与多个广场舞大妈发生关系得艾滋病啦这样的新闻屡见不鲜。社会评论也是渐渐的不再对这些老人保驾了。

随后,记者来到九龙明珠大厦旁,看见有“重庆佳和汽车服务空间”和“车小将蓝天服务站”两家洗车场,在他们店面外的人行道上,停放着7辆汽车,还有2个空位置。

希望我们爷爷这一辈当年在中国最困难时期付出过艰苦奋斗的一代,能继续保持优良传统,不要再用狭隘落后的思想来对抗社会发展的洪流,别再让整个一代人晚节不保。

“你们这里可以停车不?”一位自称是店主的女性说:“可以停车,收费25,今天以内。洗55。”

“你这里停车会不会遭锁哦?”记者一方面表示出自己的担心,一方面讨价还价:“那边说他们那里停才20块。”

“肯定不得遭,这是在我经营的红线区域内。”至于收费标准,她认为并不高,“现在只有两个了,等一会儿就没得了。”

根据店主所说“红线外”位置,记者目测距离西郊路主干道约10米,的确没有另外的车辆停放。

现场目击:三个老人分工合作“帮”停车

随后,记者来到王女士所说的停车位置——毛线沟公交车站旁的锦龙苑小区人行道花坛后面。记者在现场数了一下,在距花坛和小区店面约10米宽、100米长的地方,划了30个停车位。

上午11时9分,一辆红色尼桑轿车在三个老人的带领下,缓缓行驶到一个被锥形桶和一辆电动摩托车占据的车位前:一位老人帮忙提开锥形桶,一位老人叫人将电动摩托车移走,另一位则“指挥”驾驶员停车。

停好车后,老人们向驾驶员收取了停车费20元。

围绕这个区域,记者几经走访查看,都没有发现该区域设置的停车收费公示牌。

随即,记者上前咨询其中一位收费的大爷:“这里没得收费公示牌,你们凭什么收费?”大爷表示,这是小区的停车位,所以他们在此收费。如果停车时间较短,就收取15元。

“那你们是小区物业管理人员吗?”当记者继续追问大爷的身份时,他则转身离开,不再理会记者。

区停车办回应:收费非法

24日中午,记者将收集到的情况向“城建12319”热线进行反映。

当日下午三点至四点,区停车办相关人员三次就此给记者进行了回复。工作人员表示,锦龙苑小区那30个停车位的确为小区车位,并非公共停车位,但是并没有办理相关停车收费手续。虽然该区域允不允许社会车辆进去停,是小区物业方面在管理,但小区物业没有收费手续,在该划线区域内停车是不用缴费的。

就洗车场借机收停车费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记者反映属实,则属于非法收费。他们将根据记者提供的线索进行调查,然后处理。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只是一群倍觉无聊的来莞老人,派出所民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