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提起他们的专业音乐素养,在酒店、酒吧里吹

最受欢迎的钟点工驻店乐师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13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从去年开始,不少国际知名酒店落户津城。为增加五星级酒店的典雅氛围,酒店常常会邀请一些业余演员前来表演。目前酒店的歌手和钢琴演奏、古筝演奏等表演者的价格相差无几,每小时约在100元至150元之间,每天演出两小时以上。高雅的酒店往往都会有西洋乐器和中国乐器的演奏。 在一家杂志社任编辑的赵宇鹏则是利用自己吹小号的特长在几家酒店、酒吧里兼职小号手。他说相比起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在酒店、酒吧里吹小号能使他看到生活的另一面,感受到生活的多姿多彩。据赵宇鹏介绍,相较于本地业余演员的价码,不少星级酒店更乐于聘请来自于国外业余的歌手或乐师驻店表演。因为他们既可以增加酒店的异域风情,价码又比较便宜。

----来自搜狐网

少数民族会所感受西洋乐器魅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18

几个月前,一支纯粹由外国人组成的西洋乐器乐队出现在了兰州,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和关注,这就是长驻于倚能图林根会所的“大都会”乐队。近日,“大都会”乐队更换了一位主唱和一位鼓手。

主唱Roxann来自一个美丽的国家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她擅长演绎各种类型和风格的音乐,在12岁时就参加了当地的音乐节,并且是年龄最小的民族乐器歌手。Roxann毕业于西印度群岛大学,在那里她学到了音乐理论,并且得到了实践和声乐训练。她也曾在中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的酒店、酒吧有过精彩的演出,备受客人及酒店、酒吧经理的喜爱和好评。

鼓手Garfield也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中国观众都亲切地叫他“加菲猫”。他出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Soca音乐创作者(Soca-Chutney是当今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普遍流行的音乐)。六岁时Garfield就已经在他父亲的乐队里当起了一名小歌手。从11岁开始他开始学习吉他、贝斯。15岁那年成为乐队-The love circle的鼓手。多才多艺的Garfield能够演奏三种乐器:吉他、贝斯和鼓,并且他还是一个作曲家、编曲和歌手。与他的父亲工作后的15年,他创建的一支自己的6人乐队-Trend。并曾在亚洲巡迴演出。

晚上九点半,“大都会”乐队准时开始了演出。在充满欧陆风情的西餐音乐酒吧中,客人们感受着音乐与美食的优雅交汇。这些来自五洲四海的乐者们被兰州深深吸引,以表演现代摇滚、爵士、乡村音乐为主,也会即兴发挥,用他们手中的乐器和美妙的歌声来点缀这个城市。让每一个来到图林根会所的客人都感受到音乐带来的快乐,开始一场异域风情的美妙音乐之旅.

----来自每日甘肃网

拿着乐器走天下的临安女人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8.19

不知你有没有留意到,这两年,我市的很多文艺演出或赛事上,经常出现一位女士的身影,她一个人出场,就能让观众享受到一场音乐盛宴——琵琶、二胡、吉他、葫芦丝、竖笛、巴乌、古筝……轮番演奏,风生水起,每一样乐器在她手中,似乎都能与她浑然一体,任她游刃。 她叫李娅,浙江仙居人,吹拉弹唱样样会,曾经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2003年与北京东方斯卡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一度成为演艺圈的一线演员。她有很多次出名的机会,但是她一次次都错过了,因为她是一个简单的人,一个追求平实生活的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丈夫来到临安,然后,她就喜欢上了这里,在苕溪南岸开了旅行者酒吧式茶室,又在苕溪北岸开了播雅琴行。就这样,她和她的音乐一起融入了溪水,融进了临安人的生活。 从琵琶开始文艺生涯 一个下午,在她的琴行,记者听她讲她的故事,有一点传奇,更多的是生动和真实。 12岁的时候,李娅第一次接触乐器,那是一把学校闲置的琵琶,音乐老师说,你的手指长得不错,拿回家玩玩吧。于是,她抱着这把琵琶,淋着雨跑回家。妈妈帮她从越剧团找来一名老师,教了一个礼拜,她就能熟练地弹奏《金蛇狂舞》,这可是三级曲目。老师惊讶了,李娅的音乐天赋也就是在那时展露出来的。半年后,李娅琵琶学到6级,同时还学会了古筝。14岁时,她在仙居这个县城已小有名气,很多演出活动都少不了她。 那一年,当地越剧团招演员,李娅连什么是越剧都不懂,竟然冲进前三名,最后凭一首临时学会的浙江越剧民歌《采茶舞曲》过关,成为一名越剧演员。16岁,浙江省艺校来越剧团招生,越剧团不愿放弃她,把名额给压了下来。第二年,江苏省常州市滑稽剧团到仙居演出,团书记无意中看到她在练琴,听着还不错,就故意找了一首曲子,让她试谱,她很轻松地弹了下来,那天晚上,团书记找上李娅的家,做她父母的思想工作,动员李娅加入他们的滑稽剧团。 父母让李娅自己做决定,李娅就跟着这个滑稽剧团去了常州,户口也迁了过去。团长非常器重她,第一年就把她的工资定为40元,那可是专业技术人员的级别。她在仙居越剧团的时候,工资是18元。18岁,他们到上海演出,当时上海音乐学院正在招生,李娅考进去后,进修了4年琵琶。回到团里后,改变很大,换了新团长,而她也成了一名打打杂的音响工。 1996年,有一个茶楼缺歌手,让李娅去试试,她从来都没有唱过流行歌曲,第一次唱,紧张得全身发抖,但由于音色不错,音准、节奏非常好,顾客很喜欢。就这样,她成了一名歌手,唱一场50元,一个月后,她到舟山某舞厅唱歌,一场200元。这可是高收入啊。后来,她索性辞职离开了滑稽剧团,正式开始了巡回演出生涯。 边巡演边学各种乐器 通过演员互相介绍,或经纪人牵线,李娅到处巡回演出,既演奏乐器又唱歌。1998年,她到武汉滚石演出,正好李谷一也参加了那台晚会。演出完毕后,李娅找到李谷一,想拜她为师,李老师很实在地跟她说,你唱得不差,只需指点一下就可以了,趁年轻到处走走,可以多赚钱,从丰富的经历中完全可以不断提升水平。 2003年,李娅签约北京东方斯卡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演艺事业开始走上一个新的高度,那时也可以算得上是演艺圈的一线演员了,还经常参加全国各大电视台的栏目节目。李娅到云南演出,结识了笑星夏嘉伟,和他成为了好朋友。离开时,他送给李娅一个葫芦丝和一个巴乌。说起学葫芦丝的经过,李娅说,挺有趣的,她带着它到四川演出时,不小心被别人搞坏了,我就拿到四川音乐学院去修,碰到专门研究吹奏乐器的廖老师,他以为李娅是外行,随便给她重新调了一个升c调的,李娅回去一试音不对,又跑去找他,他这才知道李娅是懂乐器的。那天,李娅跟他说,你教我吹葫芦丝,我保证半天就学会。就这样,廖老师一边修葫芦丝,一边教李娅吹。傍晚的时候,李娅说,晚上演出我就上台吹葫芦丝,您信不信?廖老师好奇地跟着去看演出。当晚演出,李娅弹完琵琶就吹起了葫芦丝,表演很成功。 “后来,毕福剑还跟我学葫芦丝呢。”李娅说,2003年的时候,中央三台的霍炳全导演安排她参加梦想剧场的演出,是毕福剑主持的,她照例演奏各种乐器,包括葫芦丝。毕福剑当场让她教他吹葫芦丝,“他悟性挺好的,果然一学就有点会了。”李娅说。 说起拉二胡,李娅说是和一名演杂技的演艺圈朋友打赌学会的。那是在湖北黄石演出的时候,要演出一个月,演艺圈演出之余,开始学拉二胡,直接拉《赛马》,半个月后,她就上台拉二胡了,四五样乐器轮着演奏。 临安成为她永久的舞台 从18岁开始,到40岁,李娅一直在演艺圈奔波,她参加的文艺演出不可计数,可她的名字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从她的谈吐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性格爽直的“小女人”,她说,“做人难,做名人难,做名女人更难,所以不想做名人。”她飘泊得有点累了,她想过安定的生活。于是,她在偶然之中,到了临安,成为了一名新临安人。 在李娅的生活中,曾和很多名人接触。如中央三台的霍导在上海拍片,特意到临安看望她;在演艺圈,奇志和大兵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奇志第一次见准女婿,李娅也在场,他女儿生了一对双胞胎,还打电话跟李娅报喜。 “2008年,我和丈夫看到黄金水岸有一间酒吧转让,于是就转了过来,开了旅行者酒吧式音乐茶室。”李娅说,她的丈夫也爱好音乐,夫妻俩晚上在茶室自娱自乐,唱唱歌,弹弹琴,也吸引了很多顾客。李娅的才艺很快就传到了市文化馆馆长的耳朵里,她派骨干前来“侦察”,亲眼目睹后,就让李娅“出山”,去参加一些文娱演出,包括一些赛事,也拿了不少奖项。2009年,李娅被评为临安市十大歌手,参加三江歌手大赛获银奖;2010年,李娅一家三口代表临安参加杭州文广新局主办的“欢乐农家大行动”,获得一等奖;2011年三江歌手大赛,李娅丈夫屈波获中老年组金奖。 五一节的时候,国务院前副总理曾培炎来临安天目山游玩,得知曾老喜欢越剧,文化局专门派李娅和另外两名懂乐器的老师,陪同接待。在天目山,李娅为曾老唱了几首越剧,还和曾老同台一起拉二胡。 “应该说,临安给了我很多展示机会,这与以往演艺圈的经历不同,这里的一切给我一种温暖的归属感。”李娅喜欢充实却又简单的生活,也许,正因为如此,她选择定居临安。她说,这里自然环境好,生活压力也不会很大;音乐舍不得丢,所以开了琴行,她希望能把她的才艺教给更多的孩子,让更多的人感受到音乐之美,生活之丰富。

----来自临安新闻网

西藏音乐为何如此静悄悄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0.27

藏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在西藏,广泛盛传藏族“一生下来就唱歌,一走路就会跳舞”的说法。上世纪50、60年代,西藏曾经培养了才旦卓玛、益西卓玛这样的优秀歌唱家,《北京的金山上》、《年轻的朋友》等洋溢着浓郁藏族风味的歌曲唱响全国。一定程度上,这些歌曲和歌手,成为了那个时代西藏的代名词。 物转星移,在市场愈加开放、音乐类型也愈加多元化的今天,在全国范围内来比较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当四川走出了容中尔甲、亚东,当青海走出了阿勇泽让、琼雪卓玛,当新疆走出了刀郎、艾尔肯,当内蒙古走出了腾格尔、斯琴格日勒的时候,西藏本土出产的“重量级”歌手却是少之又少。当其他藏区、少数民族地区的流行音乐群星闪耀的时候,我们的本土流行音乐却呈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有经济方面的,也有歌手本人素养方面的。 经济因素不容忽视 最近红极一时的《姑娘我爱你》,搜索歌手索朗扎西的资料,籍贯是四川阿坝。靠《遇上你是我的缘》成名、现又以《爱琴海》为大众传唱的央金兰泽,翻开个人档案,籍贯也是青海玉树。他们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将民族风情和时尚元素完美融合,再由一个有实力的公司去宣传推介,这需要一个运营良好的商业团队。 在流行音乐早已成为商品的今天,即便歌手再优秀,也只是墙角孤芳自赏的花,离开包装,离开宣传推介,是难以走向成功的。尽管西藏也有为数不少的个人音乐工作室,但论其实力和水平,还是相当有限,有的工作室甚至到了生存艰难的地步。 早年就在拉萨建立音乐工作室的巴特尔,提起创业之初的艰难,唏嘘不已。他说:“找遍了亲朋好友借钱,才把录音棚的那套几十万的设备买齐。现在,也就是帮公司企业制作歌曲,帮个人出出专辑。由于成立较早,朋友较多,我的工作室还能坚持下去。平时的工作不忙,现在就是那种穷不死也饿不着的状况。” 区文化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早在2003年的西藏地区歌曲创作研讨会上,就发出了“科学客观地评定好歌标准”的呼声,为鼓励西藏的歌曲创作,开出了“10万求好歌”的价码,但是,“好歌”迟迟不出现。 许多歌手、乐手迫于现实压力,只能在演绎厅、酒吧、朗玛厅驻唱,除去生活开支、购买乐器外,所得收入已经所剩无几了,生活困难。再加上一些乐队成员是居无定所的“藏漂”,在拉萨的驻留时间不长,也给乐队带来了诸如成员不稳定、排练不固定等因素。 音乐人专业素养不高 在区内,最为成熟和专业的乐队是天杵乐队,尽管乐队的水平得到了一致公认,但提起他们的专业音乐素养,则令人汗颜:五线谱不识,平时的表演主要靠识记、即兴表演多。年轻的九眼石乐队也有无一人识谱的尴尬“纪录”。人是业余的,乐队也只能说是业余的,但心都是专业的。要不是他们的天赋极高,有强烈的对音乐的兴趣在维系,只怕乐队早已难以坚持下去。 至于近年来成立的黑色鹰魂、香巴拉、藏獒等乐队,尽管里面也有不错的乐手和歌手,但论起专业素养、词曲创作、乐器编排,有些方面还不够专业。许多歌手因为原创吃力,索性走起了翻唱内地流行歌曲的路子。 黑色鹰魂的鼓手,也是西藏乐队圈子里公认的最好鼓手老赵就曾说,凭着对音乐的执着和热爱,我们聚到了一起,在拉萨,我们相互取暖,慰藉心灵。因为慵懒,因为人员变动大,因为经济因素,黑色鹰魂的首张专辑发行也一拖再拖。 在一些乐队里,玩的心态盖过专业精神,自娱自乐的情况普遍存在,这也注定了乐队难以发展壮大。乐手胸无大志,更多的是关注自己在小圈子的得失、名声。 由于自然环境因素,活跃在西藏的音乐人更多地把自己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表现出无欲无求的状态。乐手与乐手之间、乐队与乐队之间,人员的不齐整、相互借用也是西藏流行音乐发展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乐队太多,最优秀的成员无法实现最好配置。

同时,西藏乐器自身的特点也没有发挥出来,如果是听用吉他演奏或者是钢琴演奏,为什么我要听西藏的音乐呢,应该发挥西藏乐器本身的精华之处才是解决之道。

----中国民族宗教网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提起他们的专业音乐素养,在酒店、酒吧里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