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长勺鼓乐不仅给村里带来一年几十万元的收入

千年战鼓背后的文化新村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16

说起高新区鹏泉街道办官厂村,人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他们的中国乐器长勺战鼓。12月14日,鼓乐队指挥张翠菊告诉记者:“依托长勺鼓乐,村里发展起了鼓文化。如今,这长勺鼓乐不仅给村里带来一年几十万元的收入,还使过去的乱村成了如今的文化村、文明村、和谐村。” 莱芜是春秋时期“长勺之战”发生地,流传着“一鼓作气”的经典故事。振奋军心的“长勺战鼓”就是从官厂村的一个皮鼓作坊中制作出来的。2008年,村委决定传承长勺战鼓的优良传统,一改村中人心不齐、经济不景气的现象,用文化治乱,文化兴村。村里先后投资20余万元购置了鼓乐器,组织了一支120人的鼓乐队,还注册成立了仁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村民段翠华说:“自从成立了鼓乐队,村里变和谐了。大家聚在一起,说的是锣鼓,谈的是发展,人心齐了。” 从2008年开始,鼓乐队先后参加了钢博会、航空节等大型活动开幕式。2009年10月,鼓乐队更是在第十一届全运会开幕式上大放异彩,气势磅礴的长勺战鼓给全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名气大增,很多省市慕名邀请鼓乐队前去演出。从2月4日开始在广场进行民俗表演,到最近的10月23日去济南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倒计时两周年广场庆祝仪式截止,鼓乐队已经进行了60余场演出。 利用长勺战鼓这一民族乐器文化品牌,官厂村唱响了经济大戏,尝到了文化创业的甜头。专门负责鼓乐队的官厂村村委副主任亓瑞荣说:“这几年鼓乐队一直赢利,最好的时候是2009年,赚了60万元。今年收入30来万元不成问题。” 在鼓乐队里,村民们不仅有了收入,还获得了精神满足。鼓乐队成员、51岁的刘桂莲说:“俺参加鼓乐队,既增加了收入,又锻炼了身体,还愉悦了心情,可好呢。”前不久,鼓乐队去青岛参加一个演出,演出完成后,不少青岛市民纷纷跑来索要签名、合影,着实让队员们过了一把明星瘾。 这几天,鼓乐队的动静很大。为了方便鼓乐队外出表演,村里投资160万元购买了一辆舞台车。张翠菊也没闲着,她正为村里的“亚洲第一鼓”和“中华第一锣”联系上保险的事儿。亓瑞荣说:“我们的条件越来越好了,下一步,我们要让长勺战鼓打出中国,打到世界上去!不仅如此,我们还会从本村情况出发,凸显村里的特点,大做‘鼓’文章,发展‘鼓’文化,全力将我们村打造成‘中国战鼓之乡’。”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来自莱芜新闻网

     

height="11%">

中国打击乐界迄今最大的一次鼓坛盛会———“中华鼓宴”,8月23日晚在浦东正大广场擂响第一槌。来自全国各地的20支鼓乐团欢聚一堂,将连续10天为上海市民和海内外游客免费表演灿烂多姿的中国鼓乐艺术。 这次鼓乐盛会荟萃了目前中国最高水平的鼓乐表演团体和名家高手。其中既有驰名中外的山西绛州鼓乐团,也有平均年龄20岁、平均乐龄却都超过10年的中国内地第一支女子鼓乐团;既有专业文艺团体的科班鼓乐队,也有少数民族的民间鼓乐高手。表演所用的鼓也是五花八门,有壮族铜鼓、德昂族水鼓、佤族木鼓、傣族象脚鼓、朝鲜族长鼓、甘肃太平鼓、安徽花鼓灯……而浙江安吉竹乐艺术团的所有乐器全部用竹制成,可谓别开生面。 在为期10天的“中华鼓宴”上,周一至周五,每晚有两场鼓乐演出,周六和周日的午后起有4场演出。与“中华鼓宴”同时举行的还有“中国鼓文化摄影展”。

这里是一片神奇而又灵秀的土地,这是一个有着光辉灿烂历史的村庄,这里曾经发生过举世闻名的长勺之战,这里文化氛围浓厚,英雄、人才辈出,这里的山水孕育了村庄的铮铮风骨。本期《《我的村庄我的家》正在为您讲述西杓山村的故事。

鼓是中国最原始的打击乐器,鼓乐因此也是中国最早的民间音乐。临安的民乐以吹打乐居多,伴有少数丝竹乐器,乐曲部分来自地方戏曲和民间传统乐曲,如 “梅花三弄”、“蝶恋花”、“朝天子”、“哭皇天”等,从外地传入的鼓乐也不计其数,如“花头台”、“三吹三打”、“大开门”、“将进酒”等,解放前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均有民间艺人吹打。现在,农村常见的民间器乐是鼓、钹、锣、唢呐等。 临安民间鼓乐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资源丰富,有浓郁的地方特色。2004年,我市开展了地毯式的民族民间艺术资源普查保护工作,在这次民间普查中,曾一度失传的於潜镇南山坞鼓乐“打十番”展现在世人面前。潜川镇麻黄村的鼓书也在这次普查中被工作人员从山沟沟里挖了出来,据说,麻黄村的鼓书是村里的老艺人陈少文随祖父从湖北带来的,表演者将说话、手势、击鼓三者有机结合,巧妙利用击鼓形式转换说唱语言。带有响竹性质的打莲湘、花棍秧歌,也是分散在临安各个乡镇的民间鼓乐艺术。通过这次民间艺术资源普查,很多鼓乐曲目有了自己的名字,一些配有古老鼓乐的目连戏、昌化民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在保护中比较完整的流传了下来。 如今,梅花锣鼓是我市民间节庆和婚丧大事中常见的表演艺术,也是舞龙舞狮活动必不可少的伴奏乐曲,我市几乎个乡镇的很多村子都有自己的一支鼓乐队,鼓乐成了村民生产之余自娱自乐的文化生活。尤其是昌化和於潜两个民乐特色文化乡镇,都建起了自己的民乐队,屡次外出表演,并获得省内外大奖。青山湖街道几个村爱好文艺的村民组成的青山鼓乐队,也多次代表乡镇参加全市性的演出。 临安民间鼓乐不仅注重自身艺术的提高和升华,也积极吸取外来民间艺术的精华。连续两届的“华夏一绝”民间艺术表演中很多不同类型的鼓乐舞蹈表演,为我市文化部门的业务人员发掘和组合本土鼓乐提供了广阔的艺术思路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在鼓乐文化的引进和交流中,市文广新局多次邀请河南“开封盘鼓”的教练来临指导锦城街道的女子锣鼓队,在“开封盘鼓”影响下,“衣锦锣鼓”诞生了。 据市文广新局一位负责人介绍,临安民间鼓乐的基础扎实,资源丰富,下一步,他们将会以特色文化乡镇的资源为基础,在吴越文化的大背景下,结合我市的本土文化特色,体现江南水乡隽永、灵动的特点,对“衣锦锣鼓”及我市鼓乐的文化内涵进行深入的探讨和研究,挖掘和整合鼓乐的艺术资源。

西杓山村仅从她的名字,就让人感到神奇,耐人寻味。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更不消说村庄传承血脉中所记述着的鲜活故事,及故事中所折射出的博大精深的村庄文化、村庄精神。

责任编辑:plato 上篇文章:民间文化守望者罗强虎耗巨资开办私人博物馆下篇新闻:中国民族民间艺术进入都市舞台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舞蹈:春风又绿·中国一绝世界独家警营才子苏恒的字画情节·按时打发士大夫·曲艺表演技巧-弹打八角鼓·曲艺表演技巧-口技·曲艺表演技巧-开脸儿

2013年10月的一天,我们摄制组乘车沿着宽广大道向莱城东北驶去,当公路边一片片的金色秋光隐入我们的身后。伴着我们轻松的畅谈,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达了今天要采访的西杓山村。

西杓山村隶属莱城区苗山镇,莱城偏东北方向20公里,苗山镇西北12公里处。据村碑记载:明洪武年间建村。村南有山,杓山、枫山、纱帽盒子山、杓山的山头形状像勺子头,名杓山,以山名村。因为在杓山以西,故名西杓山。位于长勺之战的古战场。全村现有耕地1176亩,325户,850多口人。村中现有刘、王、乔、郇、陈、李、郭、翟、张、杨、呈、孙、邵、赵、吴15姓氏,其中刘、王二姓人口最多。村民不分远近,真诚相待,和睦相处,勤劳质朴,世代繁衍。

西杓山的隶属几经变迁。 据《莱芜市志》记载,西杓山村在清末属勺山保所辖;民国初年,称第六区;民国二十四年,《续修莱芜县志》记载:“勺山镇、西杓山”;1941年初属莱东县苗山区;1945年10月仍称苗山区;1951年3月,改称第九区;1955年复称苗山区;1958年3月,分为苗山、龙角乡,属苗山乡;同年10月合并称苗山公社,属杓山管理区;1984年改称苗山办事处,属见马乡;2001年,西杓山村隶属苗山镇至今。

西杓山村地处丘陵,村南有著名的杓山寨。村北依火石山,西连一条南北走向,长数公里的沙岭,村前一条小河源自东北方大山,蜿蜒绕村东南、向西流去,汇入方下河,注入大冶水库。

在村干部乔秀国的带领下,我们沿着村南大桥往南走,去探寻长勺之战遗址,抚今追昔,感受那激烈的悲壮场面。

“长勺之战”遗址,位于西杓山村西南侧,古为莱芜通博山大道,即莱博古道(在东杓山村,还能看到古道上留下的很深的车辙印)。发现于1983年4月。由泰安市文物管理局、山东省文物管理局和山东省博物馆鉴定为长勺之战遗址。长勺古遗址的发现为我们研究古代战争史和探讨鲁地晚商、西周时期的政治、经济的变化及生活习俗提供了一定的实物资料。

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长勺之战是:“中国战史中弱军战胜强军的有名的战例。”

长勺之战:据考,长勺之战发生在公元前684年,交战的双方是,齐国和鲁国,战争的结局是鲁胜齐败。这是我国春秋时期弱者战胜强者的著名战例。

齐国是春秋时期最强大的诸侯国之一。由于齐国疆域广阔,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又东临大海,有渔盐之利,所以它的社会经济相当发达。早在春秋初期,齐国就已经开始使用铁制农具,砍伐森林,开垦荒地,扩大了耕种面积。齐国还先后吞并了邻近的一些小国,国力日益强大。鲁国则是比较弱小的诸侯国,无论是疆域还是国力都无法跟齐国相比。

当时齐军仗着兵强马壮,步步深入鲁国。鲁国兵少国弱处于劣势。为了保存实力,待机反攻,鲁军不得不暂时避开齐军的锋芒,采取守势,后来鲁军退到一个有利于反攻的地方——长勺,此处是古代能攻能守的战略要地,战局才开始扭转。

《曹刿论战》中指出:“公车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日:‘未可’。齐人三鼓,刿日:‘可矣’。” 遂逐齐师。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此役,鲁庄公是在鲁国人民的支持下用正义之师和“彼竭我盈”的战术,在齐军三鼓士气不振之时,鲁军一鼓作气打败了齐军,并将齐军驱逐出境。

在古战场遗址,修建了长勺之战纪念碑、长勺之战遗址碑,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碑 ,老支书王传义讲述了立碑经过:

(同期声)

站在古战场,看那碑前身后,苍老的古松挺拔,刚劲有力,周围杂草丛生,这自然存在的概貌似乎是对古老文化的最好诠释,这是村民对古战场的用心保护。古树、杂草依稀印证着世事沧桑的轮回巨变,印证着历史在点点滴滴的前进中都布满着百姓的心血与奋争。三只白色的蝴蝶在附近飘飞,仿佛是壮士的忠魂化蝶再生。不远处的白杨树参天耸立,仿佛当年鲁国士兵反抗侵略、英勇抗敌的大无畏精神依稀弥漫在这片土地的上空,令人深思与遐想。

在 长勺之战纪念碑的 左侧有一观音庙。老支书王传义介绍说:文革以前,此处是曹刿祠,先民为纪念长勺之战的指挥者曹刿而建造,文革遭破坏。后来在此处建成了观音庙。有两颗参天古松护卫观音庙两侧,我想,村民之所以将此修成观音庙,也许有其更深刻的寓意,祈求风调雨顺、万事如意,祈求世间不再发生战争,人民安居乐业,万家团圆。因为那场惨烈的长勺之战,尽管最终鲁胜齐败,但是双双士兵的献血曾经染红了这片土地,让众多的家庭永远难以团圆。战争带给人们的创伤总是难以愈合,人民向往和平。

谈起长勺之战,不由得使人想起长勺战鼓,长勺战鼓是以“长勺之战”为历史起源,自曹刿论战之后,由军用战鼓演变为民间鼓乐,历经了上千年的时间,历代传延至今。以自娱自乐、祭祀、庙会、庆典、社火为主,参与人之多,阶层之泛数不胜数。

公元1369年官厂村建立,该村地处牟汶河和孝义河之间,水土肥沃,是鲁军操练屯兵、储粮、放马之场地,后来成为历朝历代的养兵重地,故众人称“官马场”(即官兵操练、屯兵储粮、放马生养之地)。长勺战鼓的制造工艺、鼓谱曲调逐渐成为莱芜地区民间鼓乐的代表体系。 长勺鼓乐不亚于孔子的韶闄,可与韶闄媲美。

也许受长勺之战灿烂文化的熏陶,西杓山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西杓山村,英雄人才辈出,涌现出了众多英模人物和仁人志士。他们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建设做出了巨大牺牲和卓越贡献。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积极支前,为军队筹粮、供草、碾米、做军鞋。许多村民很早便参加了革命,有8人在抗战中为国捐躯,他们的英名刻在村南的烈士纪念碑上。村干部乔秀国向我们讲述了英雄名录。(同期声)

英雄名录革命烈士纪念碑和革命志士碑在长勺之战遗址的右上侧100多米处,庄严肃穆,与古战场纪念碑遥相呼应,共同守护着这片灵秀,英雄的土地。对建造纪念碑的情况村干部乔秀国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同期声)

西杓山村是一个倡导和践行可持续发展的村庄。他们很注重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我们在乔秀国的带领下,沿着古战场遗址及烈士纪念碑向东进发,沿着弯曲稍微宽敞的小道盘行在枫山道上,这座小山植被茂密,古松老树处处可见。耀眼的阳光穿过厚厚的树丛,照射在红的、黄的花朵上,使其更加娇艳静丽。红红的花椒粒挂满枝头,像璀璨的红珍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放射着夺目的光芒。一排原始古朴的风景,走在其中,仿佛走进了原始森林,乔秀国向我们介绍,村里有专门护山看林的人,每年都在植树造林。涵养水源,防风固沙,还自然以本来面目。

站在山腰,放眼北方,俯瞰这座充满着沧桑岁月的村庄,砖红色的瓦房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村前弯曲的河道,清澈的河水,矗立的白杨树,成片的农田,交相辉映。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自由的舒展着自己的天性,又相互依附着,高歌着,守候着这片神奇、美丽富饶,富含文化宝藏的土地,又似乎都在贴近大地的胸膛,倾听着大地的心音。这所有的点点滴滴,在艳阳的照射下,更显奇异多彩。我们仿佛走进了童话中的神奇村落。西杓山村就是现实世界中的童话村。不时就会有一群群的鸟儿盘旋在上空,打着旋儿自由的飞翔。放眼南望,绵延杓山,纱帽盒子山,枫山连成一片,红黄绿交相辉映,碧绿青翠中装点着金秋的灿烂,好像三兄弟一般相互扶持,生生相依。也许是这大山的灵性给当年长勺之战的鲁国赋予了智慧、勇敢,获得了以少胜多的战争硕果。也许是这大山的灵性增添了西杓山村丰厚的文化血脉。也许在这里真正实现了天人合一的神话。一片祥和的景致镶嵌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令人陶醉。

从枫山折回,我们西行来到了村西的目连寺。这座古老的寺庙,位于一个高台上,最初,杓山河绕寺一周。寺庙占地面积大,寺内有天王殿、阎王殿、佛爷殿等众多大殿,目莲寺所在的高台,村民称其为点将台。据说古时两军对垒(长勺之战)时,将帅站在此台上调兵遣将。目连寺大门口有一颗垂柳。历经几百年的风霜雨打,成为西杓山村的“活化石”,见证着西杓山村的点滴变化,诉说着沧桑巨变的古文化。树根大部分裸露,树纹粗壮,树心已空,树干弯曲下卧,但依然枝繁叶茂,随阵阵秋风摇曳飘摆。这颗古柳,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目连寺周围,发现有石器、青铜器、陶片等文化遗存。石器、石斧,通体磨光。青铜器:主要是兵器,有铜戈、铜剑、铜箭。陶片:有鬲足,鬲沿、豆盘、柄、甗足、罐底等

我们从目莲寺来到了村西的水库边,微风习习,抬头张望,水波荡漾,碧绿一片,一群白鸭在水中游来游去,岸边的树木茂密叠翠,几位村民闲坐湖边聊天,仿佛三位仙人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此情此景,仿佛就是人间仙境,平日工作中,遗留下的疲惫之意一扫而光。身心似乎融入这清脆飘逸的环境中,随清风而去!

西杓山人不仅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灿烂的古文化,他们在建设家乡方面也做出了很大成绩。他们一直重视农业生产,自古以来村子受耕地面积、水浇条件限制,多种植大豆、谷子、高粱、地瓜、小麦、玉米,产量很低。1965年,原寿光造纸厂党委书记刘汉三回乡任村书记,带领村民决心兴修水利,绿化荒山。在村南的杓山寨植满花椒、板栗、棉槐。当年便组织劳力在村西南挖出一大方塘,然后又建起一宽约l米左右、长约80米的引水渠。之后,从苗山购买一台大马力抽水机。由于当时道路难行,无法用车辆运输,村里就组织了60多名壮劳力,历时一天将机器抬回机井房。当清澈的井水被抽到高高的渡槽时,村民们个个脸上乐开了花。他们亲切称此井为“大码头”井。此井几十年来,为杓山的粮食增收做出了重要贡献。1975年,村里筹措资金,开始从事运输经营。1978年,村里又筹资2.8万元,建起了砖厂一座。直到2000年,由于砖厂土源短缺,村委决定将砖厂停办,将土场深耕变成良田,又将砖窑填平,规划了养殖小区。种植黄烟,药材,与莱芜市种子公司结对子,培育优质高产的蔬菜良种。1995年建起了长勺机械厂、长勺塑料厂、地毯厂、长勺大酒店。并购置汽车3部,农用车数辆,使全村企业年产值达到了100多万元,创利税30万元。1978年,村中通电。2002年成为电话村。

现在,随着形势的发展,产业结构调整,村民已将原来单一种植粮食作物的模式,逐渐转到种植经济作物、育苗、育种上来。1998年,村民刘汉恒将自家2亩粮田改种了圆葱种,当年收入8000多元。 村南就有一家小有规模的育苗场。我们摄制组来到育苗场,这里的主人刘忠林热情的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同期声)

村领导根据国家政策和社会发展状况,还鼓励引导村民办起了个体经济,村里有四家商店,有老面馒头房,有理发店,有烤烟厂,有空心砖厂等。

在刘中秋等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村庄更加富了起来,逐渐加强村中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硬化了村广场,2013年6月村南大桥竣工,为村庄的进一步发展开通了更畅通的康庄大道。

每一个村庄的发展,都是在一届届村委班子,村支部的带领下展开的。他们为村子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老支书王传义就是其中的一位

老书记王传义简述了自己的任职经历:

建国以来,他16岁到村里做文书,后担任了大队书记,1973全村在“农业学大寨”形势下,展开了改河造地运动。村庄整体搬迁,腾出良田种粮。他150多斤的体重下降到105斤,但是为了全村人的幸福,再苦再累,毫无怨言。全体村民苦干了3个冬春,搬迁房屋642间,将老河改为从原村庄中部穿过,直线西行,这样新增了土地520亩。当年种植的大麦、杂交高梁喜获丰收,粮食总产由原来的2万多斤,一下增到23万斤。后又购进小麦、玉米新良种,成立了科技队,粮食总产量达到了120多万斤。同时村里还购置了播种机、脱粒机、扬场机等一系列机械,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观。

他不仅带动全村人勤劳致富。还超前的践行了“以人为本”执政理念。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派村干部挨家挨户摸清底细,凡是孩子快到结婚年龄的家庭,村里就会主动给其划出宅基地,让村民为家庭幸福早做准备。这些做法深得群众赞成和拥护。村风越来越好。村民的干劲越来越高。为村庄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群众文化基础。

王传义不仅是一位好支书,更是一位学习迷,更是一位重视教育和传承文化的杰出代表。年少时,因家境困难,他只上了2个月的小学。然而两个月的时间,他读完了 《三字经》《弟子规》《庄户杂家》《千字文》,其老师自编的《国文》。并能默写出3000个汉字。因酷爱学习,自学用坏了三本新华字典。不懂就问,不会就学,不耻下问。后来,村里还办起了青年图书室,藏书上万册,团员们自觉担任义务图书管理员,只可惜这些书籍在文革时毁坏。1952年扫盲运动时,在村内办农民夜校6处,当时他被莱芜市评选为办学英雄,被号称“学习迷”。文革以后,在农业学大寨,为解决吃饭问题整修梯田时,挖出了一个金簪,后卖给中国人民银行,得价款100元,他立刻用这些钱购买了300多本图书,重新组建村图书室,通过村民及在外工作人员的捐款,再次购得大量书籍,红红火火的村图书室又再现风光。同时,村里还建立京剧团,电影队,为村民演出、放影,丰富群众生活,提高村民素质。这种浓厚的村庄文化血脉延续至今。人才辈出。

江山代有人才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淳朴的村风和良好道德修养的传承,让一代代西杓山村人在建设自己幸福家园的道路上推陈出新,开拓前进。他们特别重视文化教育。村西有小学一处,原为目莲寺,民国三年(1914年)改为学校。1972年,此校改为杓山联办中学。1983年,此校初中部迁至漫道村,学校小学部仍在原址。2000年,小学三至五年级迁往漫道联小,只存一、二年级。至2002年,杓山目莲寺学校已有88年历史。这些年间,从此校走出的师生已有许多人做出了骄人的业绩。1977年恢复高考后,每年都有学生考上各类大学,目前全村共有120多人考人大中专院校。为国家培养了许多栋梁之才。

人才辈出名录

副县级及其以上干部

刘向一  原中组部办公厅副主任、中央专案材料管理组组长(正局级)

王士前  解放军某部军政委

刘汉业  上海铁路局政治部主任

刘长乐  祖籍西杓山人,生于上海。现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

近年来,由于全村人的共同努力,村的各项工作也都走在了全镇全区的前列。他们先后荣获很多荣誉。现在以刘中秋

为首的村委领导班子正抓住新的发展时机,筹划建设“特色文化村”,开发长勺之战、目连寺古文化资源。谈到下一步的打算,村支部书记 满怀信心,他说:(同期声)

未来会更加美好,村民们会更加享受到上有蓝天,下有绿地的生存环境。得到一个富裕、文明、和谐、舒适的村居。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累累硕果,充满了这个宁静祥和的小山村。我们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富裕起来的村民都过上了田园般幸福美满的日子,村民基本上都有养老、医疗保险。下午我们在一家商店门前,看到忙碌之后的村民,有的在玩扑克牌,有的在下象棋,村民们安居乐业的生活情景,让我们这些在钢筋水泥砌成的楼房中,工作生活的人,羡慕,流连忘返。

尽管纯正的村风,新鲜的空气,质朴的山水,深邃的村庄文化深深震撼着我们。但由于城镇化的加速发展,青年人大都在城里工作上班,在村子里,我们见到的村民大都在45岁以上,老年人在增多,又有多少年轻人能回到这美丽富饶的村庄呢?我的村庄我的家,每一个村庄的文化血脉又如何才能得到有效的传承呢?一种较为沉重的历史责任感袭击着我们的心头!

金秋时节,西杓山村仍生机勃勃,鲜红的地瓜花,娇艳的菊花,老支书家中的串串红,朵朵盛开。这将预示着西杓山村的灿烂文化,将绘出更加辉煌的明天,西杓山的明天会更美好。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这长勺鼓乐不仅给村里带来一年几十万元的收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