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陈卫新的队友,可说起河东社区的青年

晋城人民文化生活离不开乐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23

说起河东社区,可能大家并不熟悉,可说起河东社区的青年女子乐队,那名气可就大了,它可是我市少有的居民自发组织成立的乐器队之一。小小的青年女子乐队已经成为社区的一张“名片”,常年活跃在基层文艺舞台。每到春节、三八妇女节等节日以及传统庙会,女子乐队给社区表演精彩的文艺节目,丰富了社区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可别小看了我们这个队伍,它可改变了我们社区的风气。”12月16日下午,刚从泽州县南岭乡表演归来,几名年轻俊俏的媳妇儿围住在一起。

这支女子乐队成立于2010年,成员近20人,全是河东社区3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它的发起人是李雪萍和王竹梅。说起当时成立的动机,王竹梅说,河东社区是由农村转为居委的社区,社区里的男人都在市区打工,而大多数女人在家看孩子做家务。闲暇时间多了,经常约在一起打麻将,白天打晚上也打。输钱赢钱且不讨论,往往滋生了另一些问题,夫妻吵架、婆媳不和,还有在麻将场上动起手的……

“咱们能不能组织点什么活动?”李雪萍和王竹梅这么一说,爱唱爱跳的俩人想到一块去了,那就是成立一个乐队。于是,她俩挨家挨户去动员,有兴趣的就跟她们一起张罗,但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能再打麻将。乐队成立时,没有一个人接触过西洋乐器更不要说什么中国乐器了,大多数人甚至连五线谱都不认识。队员们每人集资1000元,自购了长号、圆号、小号、黑管、爵士鼓、萨克斯等各种西洋乐器,自己请来老师,从怎么拿乐器开始,一遍遍地练习……“你去看看,谁家墙上都贴着乐谱。”王竹梅家的墙壁上贴着几张大纸:上面粘着一层又一层的手抄乐谱。“凡是大家爱听爱唱的,我们都抄写下来。结果收集的越来越多,几本挂历都用完了。”王竹梅说。

看到她们如此认真,社区也把活动中心的门给打开了,给她们提供一个活动场所。“到社区活动中心练习跟上班一样,每天准时开始,不能迟到的。”队员小枝认真地说,“哪个姐妹不来参加活动,必须要提前请假,我们队有纪律。”那段时间,这群小媳妇们像是着了魔一样,每天拿着乐器在一起练习,用队员们的玩笑话说“吹长号的把嘴都吹鼓了”。仅仅用了42天,她们就“出师”了。当她们用大小号、萨克斯等乐器试着合奏出了第一首乐曲时,感觉是“那么舒心,那么美妙”。后来,演奏的难度越来越高,大家的兴致也越来越浓。每天早晨或是夏天的傍晚,她们在活动中心吹拉弹唱,社区居民听着她们的音乐声翩翩起舞,好不热闹!如今,社区里的文艺活动,节庆文艺会演,谁家办喜事儿,都离不了她们。

更让别人羡慕的是,原本只是自娱自乐,没想到这群小媳妇们还为家庭“创了收”。原来,在本社区活跃一段时间之后,女子乐队的名气大了,这时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要请她们参加婚庆演出,报酬是每人35元钱。第一次出社区去表演,居民们还主动为女子乐队放了挂鞭,预祝她们“一炮而红”。有了表演经验,李雪萍和王竹梅劲头更足了,她俩印制了名片,为乐队联系业务。“农村媳妇印名片”同样在社区里引起了轰动,却也带来了效益。据说,一年下来,平均每个人挣个三四千块钱不成问题。

“以前虽然同在一个社区,但大家互不了解,来到乐队参加活动,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文化活动凝聚了人心,促进了社区和谐团结。”王竹梅说。而队员小枝、小芳、小宁告诉记者,她们以前除了打麻将就没事干,现在,快快乐乐地还能挣钱补贴家用,这让她们找到了生活乐趣,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

“你没听说“西有窑坡、东有河东”吗?说的就是她们的表演。两年来,乐队已成了我们社区的‘著名品牌’了。”一位社区居民说。

不久前,乐队又新增了几个成员,其中还有几个唱歌跳舞的高手。“下一步,我们准备‘排晚会’了,到时候请你们再来听听、看看。”王竹梅笑得很灿烂。

是啊!一群不识五线谱的女子,却有勇气组建成乐队,吹着萨克斯到处表演,还有什么她们学不会的呢!

----来自晋城新闻网

现代化的民间吹打乐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23

昨天中午,当记者见到虞北民间乐器吹打乐器队队长陈卫新时,他正在上虞三环大桥下指导队友们练习铜管乐演奏。他们涨红着脸,吹奏着手中的萨克斯、长号和大号,也有的肩背大鼓,手持鼓槌随着乐声打着节拍,气势十足。“我们都是陈卫新的队友,也是他的学生,三年前,是他从识唱乐谱开始把我们一步步教会的。”队员叶海明说。

虞北民间吹打乐队是上虞市百官街道新叶家埭村的一支文艺队伍,由26位村民组成,年龄最小的32岁,最年长的则是陈卫新的父亲陈志灿,今年72岁。“事实上,父亲才是这支队伍的最大功臣,我如今的技艺都是在他的培养下练成的。”陈卫新告诉记者,他的生活从未离开打鼓这门子事,父亲是他的音乐启蒙老师。

下午,当记者随陈卫新来到他家时,发现他家的大门一直敞开着。“没事,这些年邻居都熟悉了,我不锁门是方便队友来家里练鼓。”陈卫新笑着解释。

迈进客厅,满屋子的打击乐器和演出服饰让人目不暇接。不管是红鼓、战鼓、手锣这类传统民间打击乐器,还是现代西洋乐器爵士鼓、萨克斯等,这里应有尽有。“这些都是乐队的宝贝,得靠它们吃饭呢。”陈卫新说,16岁时,他在父亲的帮助下开始学习民间大鼓、唢呐、小号、二胡等乐器。1992年,出于对打击乐器的喜爱,同时为传承父亲的技艺,发扬民间传统文化,当时23岁的陈卫新组建了这支民间吹打乐队。

乐队成立后,激发了村民们对民间打击乐的兴趣,村里一些男女老少都到陈卫新这儿来学打鼓和吹号,有些甚至加入乐队成了骨干。“队伍中除了我是全职的,其他队员都是业余选手,他们白天得上班,所以通常都是晚上在家里练习,还有部分务农的队员会在上午聚到我家一起练习。”陈卫新告诉记者,《欢庆锣鼓》《娥江之春》等乐曲是乐队的拿手好戏。

百官街道文化站站长葛佐铨介绍说,如今,虞北民间吹打乐队已成了街道的文艺骨干队伍,多次参加大型文艺汇演并获奖,1999年乐队被认定为上虞市“十大民间吹打乐队”之一。队长陈卫新还曾被推荐为浙江省优秀民间文艺人才。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将乐队发展壮大,是陈卫新当下最用心的事。“传统民间乐器上手容易,学精却很难,这需要有天赋,也需要长年坚持。现在特别拔尖的人才并不多。”陈卫新说,他正努力把部分优秀队员培养成全能人才。目前有10余名队员已一人会数样乐器。此外,爵士鼓、萨克斯等现代西洋乐器的演奏,也是乐队新的延伸发展方向。

----来自新华网

管乐团长不会乐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19

他,不懂五线谱,却组织起一个20多人的管乐器团,定期到公园为喜爱唱歌跳舞的游人免费伴奏;他,没学过指挥,却不断有达到专业演奏水准的鼓手、号手、琴手投奔其“麾下”,将他视作“老大”。他叫沈旭奎,今年64岁。2007年,刚刚退休不久的他把四五名散落在公园各个角落练习吹号的号手“拉扯”到一起,组起了乐队。“每天到公园里练习跳舞、唱歌的人很多,却没人为他们伴奏,我想我可以做点什么。”回想起当初的这股子冲动,老沈仍意犹未尽。如今,这支主要由退休工人组成的管乐团发展壮大到了20余人,在圈内小有名气,他们定期到复兴公园免费为游人演奏,也会接受来自社区的邀请,当一回义务的演奏嘉宾。每逢天气晴朗的周六下午,复兴公园大草坪旁的一个法式小亭子里就会上演免费的“音乐会”。小号、长号、萨克斯、电子琴、爵士鼓西洋乐器等等,20多名乐手在老沈的指挥下奏出一首首美妙乐曲。一旁还有一套简易的卡拉OK设备,游人可以上前点歌,或随着乐曲翩翩起舞,或高歌一曲,体验一回由专业乐队伴奏的“明星”感觉。复兴公园里的这支管乐团名气已经传到了老外耳中,常常有外国友人坐在草坪上欣赏表演,时而还两两结对跳起舞来。前不久,一对德国新人在草坪上拍婚纱照,乐队很自然地为他们奏起了结婚进行曲,新郎很高兴,当场要付小费,却被乐队婉拒。老沈说:“我们只收快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正是老沈组建这支乐队的初衷。他说,“我们这代人,被压抑了一辈子,现在生活达小康了,可以忙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让大家高兴,这种感觉很爽!”从最初的4、5人,到现在的20多人,管乐团的发展速度很快,现在还有更多人排队等着加入。“就是冲着老沈来的。”乐队成员陈正芳解释了个中缘由,“老沈,乐观又无私。跟着他,我们开心且踏实!”这种踏实感,是经年累月累积起来的。成立至今,乐团的运转及活动经费全都由老沈自掏腰包:去公园义务演出,队员们的饮水、午饭,老沈一包到底;个别队员的乐器零部件有磨损,老沈也会资助更换。正常情况下,每个月老沈要贴四五百元来支付乐队的各类开销。他豁达地说:“我不抽烟也不喝酒,花点小钱让大家都开心,值!”乐团里尽管多是业余乐手,但演奏却都已经有了职业范儿,不少人因此在很多艺术社团“兼职”。但是,只要老沈“振臂一呼”,没有一个人迟到、推脱,不少人甚至为了“星期六音乐会”而推掉其它乐队的商业演出。乐团人数越来越多。尽管老沈不识五线谱,也不会摆弄中国乐器,但“领头人”的地位从未动摇过。“他是我们乐团的灵魂,有他,大家很快乐!”成员们这样说。大家也耐心地教老沈学指挥、学爵士鼓,“现在,万一缺人手,我也能顶得上了。”老沈一脸幸福。去年,在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的帮助下,老沈的管乐团正式注册成为街道下属的文体团队之一。街道文化活动中心也辟出了活动室,方便乐队每周两次进行彩排。从小打小闹走向了正规,老沈下的第一道命令却是确立团规:“不站台”,即不参加太过商业化的活动。前不久,某知名黄金饰品品牌的一家门店开业促销,有偿邀请老沈的管乐团演奏,老沈断然拒绝。社区内一名老教师过66岁生日,学生们想替恩师操办一场派对,老沈的管乐团却欣然义务演奏了一下午。他说:“这是个立场问题。既然我们是为了开心而聚到一起,就不要让这份开心因为金钱而慢慢变味。”但要恪守“团规”很不容易。乐队承接的义务演奏越来越多,运作费用也随之增加,没有企业或大型慈善组织的赞助,前面的路并不好走。老沈有些担心,但依然坚持着原则。

----来自文汇报网

这是一个清一色的“中西合璧”的草根“洋”乐队!笛子、二胡、唢呐、双簧、小号、长号、电子琴以及架子鼓等乐器一应俱全。

“现在,农民的生活水平正向小康迈进,每逢遇到乡村或家庭操办节日典礼、红白喜事等,就是我们‘洋’乐队最忙的时候。”一位吹小号的乐手如是说。

目前,我县活跃的10多个草根“洋”乐队,他们成了乡村举办各种庆典活动的“抢手货”,足迹遍及县内外。乐队一般由5至6名队员组成,平均每月有20场以上的演出,每场演出出场费一般1200元左右,乐队年收入达28万元以上,乐队队员月收入达4000多元。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我送你三百六十五个祝福……”女歌手甜美的歌声伴随着婚宴上的欢笑声、嬉闹声、鞭炮声在大山里回响,村民们一边品尝喜酒,一边欣赏动听的乐曲,其乐融融。这是笔者在钟山县公安镇参加一次乡村婚宴时看到的精彩热闹的一幕。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据徐老介绍,他们的“洋”乐队是三年前组建的,此前乐队使用的都是民族乐器。为了学习西洋乐器,他们购买了各种西洋乐器的教学光碟进行练习,并多次到县城拜师学艺。目前,乐队队员至少掌握了三种以上西洋乐器的演奏技巧。自从成立“洋”乐队后,县内外邀请他们演出的“客户”接踵而来,现在都快忙不过来了。

草根“洋”乐队的诞生,折射出新一代农民文化思想的转型,也标志着我县各乡村在新农村建设中日新月异的变化。

笔者认识其中一位姓徐的乐手,他是我县公安镇一所小学的退休教师。他早些年就在这个乐队,主要担任笛子、二胡演奏。现在,他已成了“中西合璧”的多面乐手,二胡、双簧、长号、小号、电子琴、架子鼓等中西乐器的演奏水平一点也不亚于音乐科班出身的乐手。

图为草根“洋”乐队激情演出情景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都是陈卫新的队友,可说起河东社区的青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