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久远、乐风古朴的民间传统音乐,今晚音乐

沧州传统乐器音乐会保留至今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14

传统乐器的演奏已经流传了三百年,到现在依然屹立不倒,逢年过节,这种演出依然继续,依然受到大家的喜爱。

任丘东姜音乐会创建于清朝乾隆年间,距今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至今还保留着有二百多年历史的100多根“吃会”的竹牌和一面标有“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十四造”的会旗。东姜音乐会表演形式属冀中吹奏乐,演奏的中国乐器和民族乐器包括笛子、箫、笙、鼓、镲和云锣等,演出阵容庞大,平常二三十人,最多时四十多人,有着强烈的地方色彩和浓郁的乡土气息。

音乐会得到了较好的保护和传承。2011年东姜音乐会被河北省政府认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目,现有会员37人。会里还组织曲艺学习班,每班向社会招收30多人,学成充实音乐会的已经有十几人,确保了音乐会的后继力量。

音乐会的知名度日益提高,1991年表演的《桃玉令》在沧州地区文艺演出中获表彰;2011年10月,在河北省文化厅主办的第三届“秦川杯”民族器乐大赛中,表演的鼓吹乐《喜庆丰收》一举夺得银奖。

----来自长城网

此次,我们以雄安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调研员的身份,第一次走进了保定市安新县赵北口镇。非常荣幸,能为雄安新区的发展建设和雄安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调查保护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躬行”,直到随大部队出发我才真正领略到这句话真正的现实意义。

民族瑰宝世界瞩目 水乡古乐四海传扬

交响乐团演绎梁祝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3.09

3月9日晚7点半,青岛交响乐团2012年音乐季开幕音乐会“蝴蝶之恋·中西《梁祝》的对话”将在市人民会堂拉开帷幕。昨夜,关于这场演出的公开排练已经出现了座无虚席的火爆,提前透出了音乐会不同凡响的吸引力。在音乐会前夕,记者采访了青交艺术指导张国勇、青交首席兼业务副团长刘玉霞和特邀的香港中乐团笛子演奏家陈鸿燕,不仅了解到本场音乐会诸多颇具特色的演奏艺术,更探悉整个2012音乐季,青交都将秉承开幕音乐会的“通俗”和“新颖”两项亲民宗旨。 让西方乐器小提琴和中国传统乐器笛子“琴瑟和鸣”,共同演奏中国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名曲《梁祝》,大约在国内任何一场音乐会上都是“开先河”之作。张国勇表示,今年的演出季就是要创新,不再完全按照西方的演出模式运作。“毕竟中国观众对西洋乐不是很熟悉,以前的音乐会经常有一些比较生僻的曲目,把观众都听怕了,不敢来了。我们这次用这种全新的演出模式,演奏中国观众最熟悉的曲子,就是要把观众重新请回来。”张国勇认为,多演出一些能与观众引起共鸣的东西,才能让观众进一步加深对交响乐的了解。 刘玉霞对此补充说明,虽然开幕音乐会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打出 “雅乐惠民”的招牌,其实仍然是青交这项演出宗旨的延续,而且在整个2012演出季当中,都会始终坚持以通俗易懂的曲目普及推广交响乐。 据透露,在演出季的最后一场重头戏闭幕式音乐会上,还会有类似新鲜的演出模式,只是“对话”的乐器将变成中国的小号和西方的小提琴。 来自香港中乐团的笛子演奏名家陈鸿燕,称得上是中国笛子演奏《梁祝》“第一人”。昨日,他现场为记者表演了不同的笛子在不同的音区中的音色和表现力,例如当小提琴急弦奏出深情低沉的乐章时,他就用一根长约90厘米的特制的竹笛演奏;而当需要表现高扬欢快的乐章时,就用一根极短的特制竹笛演奏,轻轻地吹出长音竟可达到极限“2”的音高。演奏中,陈鸿燕还特意展示了中国笛子才能吹出的“剁音”旋律,以及他自创的用手指配合音孔做出的“哭腔”,《梁祝》凄美的感觉自然流淌而出。 陈鸿燕表示,他十多年前曾与张国勇合作演出,此后一直盼望着能够再度合作,这次来到青岛不仅让他“梦想成真”,而且是首度与小提琴独奏联袂演出,令他十分激动。“2008年青岛举办奥帆赛时,我从电视上看到过青岛美丽的海港,对这个城市便十分心仪,能来青岛演出,让大家感受咱们中国乐器的魅力,我非常高兴。” 据了解,今晚音乐会演出时,陈鸿燕将使用一个笛架,上面摆放着十个不同型号的笛子,在全版的《梁祝》演奏中,陈鸿燕将轮番使用不同的笛子。音乐会上半场由刘玉霞小提琴独奏《梁祝》,下半场由陈鸿燕笛子独奏《梁祝》,最后返场时两人将合奏《梁祝》,演绎中西对话的“蝴蝶之恋”。 人们有理由期待,这份不一样的精彩。

----来自搜狐网

我们要调研的是位于河北安新县东部的赵北口镇赵北口音乐会,音乐会中年纪最大的是已经八十五周岁的张老德。张爷爷耄耋之年依然硬朗,吹起小管中气十足,引领整个乐队演奏经典曲目《四上泊》,那声音一出来我们都惊呆了,我听过无数场音乐会,没有一种乐器能奏出那管子的粗旷苍凉,显得游刃有余。根据他的描述,赵北口音乐会始建于清朝乾隆十八年,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先后传承十六代,这里曾是清朝皇帝打水围的地方,在村子里还曾修过皇帝的行宫。当时的音乐会称为皇会,为皇室演奏,有皇家牌楼两座(已损坏)和御赐黄马褂五件,可见当时的盛况。

11月9日,安新县白洋淀中一个四面环水的岛上小村———圈头村热闹起来!参加北京中央音乐学院“世界音乐周———暨第二届中非音乐对话”学术研讨会的中外专家学者,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省群艺馆、河北大学等单位的业内人士70余人来到这里,对该村的民间音乐组织“音乐会”进行现场考察。历史久远、乐风古朴的民间传统音乐,引起了中外专家学者的广泛赞誉和热情关注。

目前,赵北口音乐会的曲目正在逐渐减少,现在已经丢了三个大曲和几个小曲了。作为教师的老人们大多已到古稀之年。学习的这些人中大多数人的年龄都在十四岁到二十二岁之间,而四五十岁的中年乐师却相对较少,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个现象说明音乐会后继有人。与1955年普查相比,七年的时间里至少有十几个在当时还活动的乐会,现在已经处于瘫痪状态,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赵北口音乐会里人员上的这种比例也同样存在着危机,三十至五十岁的中年人比上一辈人年轻精力旺盛,有比十几岁的孩子心智成熟,应该说他们是音乐会的中流砥柱,但在赵北口音乐会里这个年龄段的乐师只占不到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从传承的角度来看,由于赵北口村是一个杂姓聚居的村子,不像周围的许多村子那样存在着极其强烈的血缘宗族关系,所以在音乐会里很少看到父子、祖孙同会的情景,甚至几个会长的儿子也没有成为音乐会的乐手。可喜的是,赵北口村音乐会已经申请到保定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会中也注重外出参加活动和培养传承人,它作为一种传统音乐形式已经越来越被人们所关注。

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

最令我们感触深刻的是几位老人对我们语重心长的说,现在音乐会上的乐器和服装都是靠着乡里乡亲们捐赠,乐器需要的修理费、演出的服装、平时乐器的护理、排练场地等等都需要经费,如果没有捐赠,音乐会只能艰难的勉强维持排练。尽管如此,村里的年轻人在务工之余也耳濡目染的喜欢上了赵北口音乐会,他们不为名利,踏实努力地跟着老先生们学习音乐会器乐的演奏,这是我们这些同龄人在调研活动中最感到高兴和骄傲的。

圈头村“音乐会”,是属于冀中地区古老乐种“音乐会”中“北乐会”性质的民间音乐组织,传说,清乾隆皇帝来白洋淀时曾聆听了圈头“音乐会”演奏,并御赐飞龙、飞虎旗和雕龙红烛。该会至今保存完好,乐队配置齐全,演奏曲目较丰富,且具有较高的历史和民俗文化价值。

和其它的传统文化一样,雄安新区的赵北口村音乐会作为一种民间音乐形式曾经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而后经历了无数的挫折与困难,例如培养传承人、活动与演出的经费问题、曲谱保存问题等等。如今我们可以幸运地看到音乐会依然在村子里发出他们的声音,有朝气有活力的年轻人加入了这个队伍,曾经不被允许吹奏演出的妇女也捧起了笙、敲起了云锣,他们保留了专属于他们自己的一个活动室,入会人员的姓名、电话清楚地记在本子上,老人们哪怕不太识字也开始为了保护音乐会而努力准备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但同时我们也看到,音乐会依旧是一个民众自主活动而没有正式规格的组织,它的各种活动经费来源并不稳定,它的曲折历史没有完整的文字记录而只能靠老一辈人断断续续的口述,它的组成人员普遍为老年人和年轻人而缺少精力旺盛且心智成熟的中年演奏者,它的具有浓厚中国传统色彩的工尺谱记谱方式却导致曲目在传承的过程中容易遗失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在威胁着这个从乾隆年间坚持发展到现在的传统音乐会,保护音乐会迫在眉睫。

圈头“音乐会”的主奏乐器为管子,还有笙、笛子、云锣等有调乐器和鼓、钹、铙、铛子等打击乐器参与演奏。“音乐会”每逢农历四月十九至廿一的药王庙会、春节及当地丧葬活动时进行演出。“音乐会”所使用的乐谱为民间的工尺谱,至今该乐会还保留着一本有百余年历史的乐谱手抄本。

调研结束,带着满满的收获和感动,我们踏上归途。路上很热,满头大汗,需要坐公交车绕着白洋淀大堤走过很多接近直角的弯。但是为民间音乐贡献出大学生们的力量,为淳朴的村民做力所能及的文字撰写,给他们的申遗助力,是很值得的。这次调研,帮助更多人了解赵北口村音乐会,认识了有趣的伙伴,收获良多。

目前,该乐会可演奏曲目有四十余首,分小尖曲、小踏曲、小大曲和大曲四类。其音乐风格端庄、古朴。其曲牌名可见于唐宋词牌和元明戏曲曲牌。这些具有“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意义的曲目,可探询到中国古代乐曲的原貌,这也正是这些民间乐曲的重要价值之一。

自2002年以来,中央音乐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多所高校师生以及博士生导师袁静芳、张伯瑜、项阳等专家,以及来自韩国、美国、意大利的学者先后到圈头村对音乐会进行全方位的探讨和研究。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水乡古乐名扬四海

此次圈头村“音乐会”的现场演奏开始之前,举行了命名圈头村“音乐会”为“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央音乐学院采风基地”的挂牌仪式。随后,圈头村“音乐会”的众乐手分文、武场分坐于两排长桌周围,神情庄重地演奏了《五声佛》、《跌落金钱》、《脱布衫》、《醉太平》、《撼动山》等曲目。时而庄严肃穆、时而优美婉转、时而热烈喧腾的乐声,动人神韵的古老曲目,深深地打动了前来考察的中外学者。演奏结束后,外国学者们好奇地拿起一件件乐器,向乐手们讨教各种乐器的名称及演奏方法,并尝试进行演奏,会场气氛非常活跃。

据了解,该“音乐会”曾于2005年到中央音乐学院进行演出,会长陈小花还曾多次应邀赴中央音乐学院授课。11月6日,陈小花再次赶到北京,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周青青教授的主持下,向参加这次学术研讨会的中外学者们教唱中国的工尺谱及“音乐会”的传统曲目《脱布衫》、《王大娘放驴》等,引起中外学者们对中国工尺谱的极大兴趣。

美国加利福尼亚音乐研究所所长辛西亚·谢·肯伯林说:“这种音乐非常美好和独特,以前从来没有听过,希望以后能够有幸再来学习。”世界打击乐委员会主席帕斯克·姚·杨格说:“民间音乐家们的打击乐演奏让人感到震撼,很有特点,我很喜欢!”张伯瑜教授说:“这个民间乐社是我们中国传统音乐的优秀代表,有着巨大的文化价值。我们今天把这里定为中央音乐学院的采风基地,为我们进一步学习传统音乐创造了方便条件。”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项阳研究员说:“中国自古就是礼乐之邦,但古代的礼乐使用方式是什么样子,我们已经看不到了。从这个民间乐社在自己的村落中的作用,可以窥见中国古代礼乐制度的风貌,这也正是其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所在。”

困境中的发展与传承

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逐渐加快的今天,“音乐会”这类民间音乐文化组织的传承遇到了严峻的挑战,建立在封闭的农耕文化基础上的这类传统音乐形式渐渐失去了它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如何在困境中将传统音乐文化保持和传承下去,是摆在众多学者面前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

据“音乐会”的张国震先生介绍,在圈头村“音乐会”的乐手中,20岁左右的年轻人就有30多人。而目前的学员中,还有8岁的儿童。并且,这个音乐会还打破“传男不传女”的旧俗,吸收培养了相当数量的女乐手,为音乐会带来了新的生机。在目前各地民间乐社普遍后继乏人的情况下,圈头村“音乐会”注重文化传承的做法,使大家看到了传统音乐走向未来的新希望。河北大学艺术学院齐易教授欣喜地说:“有了这些青少年乐手,就能够保证这个乐社在50年内不会消失。应该对圈头村‘音乐会’的成功经验进行总结和推广,这对于传统音乐的传承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久远、乐风古朴的民间传统音乐,今晚音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