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会出现一群乐器精良,这个排练场的很多东西

78岁高龄老人是艺术团内最活跃分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20

接近80岁的老人是艺术团的团长又是全场最活跃的老人.在传统乐器的伴奏下显得十分活泼。

在今年的海州区锦屏镇首届元宵节民俗踩街活动中,最迷人的当属赵庭兰老人的踩花船,这位今年78岁高龄的老人不仅是全场年纪最大的人,而且还是坚持了15年的东山社区淮海戏团的老团长。

赵庭兰老人家住锦屏镇东山社区,原是磷矿的退休工人。对于文艺的爱好那是出奇的高,早些年工作的时候就特迷地方戏曲,没事就哼上几句。自打退休下来,除了照顾患有脑血栓行动不便的老伴外,闲暇时间无从打发的她突发奇想:何不找人一起唱戏玩呢?说干就干,很快就凑起了10个人,大家一起学唱淮海戏,当时队伍取名老年夕阳红宣传队。

15年前条件不比现在,没有场地,赵庭兰就把自己家当成训练场地,没有服装道具,她组织大家凑钱购买。她们自带乐器经常定期聚到一块吹、拉、弹、唱、背词……虽然练得辛苦,但大家都很开心。经过半年的刻苦练习,队员们基本掌握了演出技巧,人数也增加到了20人,拥有二胡、高胡、三弦、鼓等中国乐器。她们第一次在社区广场正式表演那天,队员们穿着借来的戏服亮相舞台,台下观众也看得津津有味。

演出的成功给赵庭兰带来无限的喜悦,她们也正式改名为东山社区老年淮海剧团。只要逢年过节、做寿过生,她们都会去捧场助兴唱上几段。尽管很多时候都没有酬劳,队员们偶尔会有意见。由于没有固定的收入支撑,完全靠队员自觉自愿,毕竟很不稳定。队伍成立第5年,因为条件艰苦、队员内部矛盾,这支队伍难以为继,第一次宣布解散了。赵庭兰伤心的同时很不服气,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戏团就这样没了。为争这口气,她半年后又拉起一支队伍,可惜没多久因为人员不和又散了。老人硬是不服输,同时吸取失败教训,认真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这家跑那家拉,第三次组建队伍。这次她是小心翼翼,努力维持,这支队伍已经坚持8年了。老班底成员又是邻居的马德米说:“就是凭她这股不服输的劲,我们才一直跟她这么多年。”如今老团长尽管年事已高,最近刚选了新团长,这让她非常欣慰。

----来自中国江苏网

夕阳红艺术团的乐器之梦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1.22

在东岗街道振兴社区,有这样一群老人,他们年过花甲,有的甚至年逾古稀;他们热爱音乐,喜欢玩乐器,退休后便自发组织起合唱队,在音乐中享受着晚年生活。别看他们都是业余爱好者,他们可是社区每次文化演出中的主角。近日,有记者走近这群可爱的老人,听他们讲述那些关于音乐、乐器,关于友情、关于梦想的故事。

在兰泰小区内兰泰大礼堂东侧的一个房间里,记者见到了刚刚结束演出的夕阳红艺术团的老人们。这个房间就是老人们的排练场地,房间不算宽敞,还有些破旧,但却被老人们收拾得干净整洁,铺着漂亮台布的茶几上摆放着鲜花,挂满演出照片的墙面,地下摆满着各种民族乐器,看得出老人们是把这里当成家一样爱着。

夕阳红艺术团的团长孙治国说,这个场地是兰泰公司专门批给合唱队和乐队练习用的,并且给他们提供了水电等方面的支持,老人们对此都特别高兴和满意,经常从家里拿来一些物品,装扮排练场供大家使用。

“我们每个人都特别热爱这个团队。”今年已经70岁高龄的孙团长说:“为了这个团队大家都付出了很多,我们没有经费,所有的东西都是队员们自掏腰包,凑钱买音响设备,乐器、演出服装等。这个排练场的很多东西都是大家从家里拿来的,水壶啊、桌布,这凳子是人家不要扔掉,我们又捡回来的;这面艺术团的锦旗是我爱人用家里的窗帘做的……总之,这里的一点一滴都凝聚着我们每个人的心血。”

今年2月“夕阳红艺术团”也正式挂牌成立了,有了“组织”的老人们唱歌的劲头更足了。从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现在,夕阳红艺术团已经成为了由合唱队、乐队、舞蹈队组成的80多人的大家庭,也成为社区每次文化演出中的主角。尽管他们都是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可都认真对待每一场演出、甚至是每一次排练的态度,都绝不输给任何一个专业演员。

“我们这个团队里最大的已经是75岁,最小的也61岁了,别看年龄大,可唱起歌来,精神头儿可不比年轻人差。”孙团长说。

现在每周3次的活动已经成了这些老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艺术团的老人们认为喜欢唱歌,玩二胡,弹琵琶,一是爱好、二是有益健康、三是可以调节情绪。“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跟大伙在一起唱唱歌就全忘了,沉醉在歌声里的感觉非常好。”孙团长说。

----来自每日甘肃网

老年演出队到警营庆祝新年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1.12

近日,记者随天津晨风艺术团来到津南区武警训练基地,为新训一大队进行慰问演出,与新兵战士们共同迎接即将到来的龙年春节。中国乐器和西洋乐器在他们手里演绎的活灵活现。 演出会场年味十足,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这是新兵战士们将要在天津度过的第一个春节,见到演出团,他们就像见到自己的亲人和长辈一样。战士们率先唱响《团结就是力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等军歌,其整齐划一的阵势、嘹亮震撼的歌声驱走了冬日的严寒,现场氛围十分火热。接下来,天津晨风艺术团的演员们献上精心组织编排的男高音独唱《说句心里话》《斗牛士之歌》、小提琴表演《军港之夜》、舞蹈《鲜花永远陪伴你》、女高音独唱《东西南北兵》等节目。 演出中上演小提琴演奏的民营企业家吴采扬,不仅是一位收藏了30多把提琴的“提琴发烧友”,经常为民间艺术团体提供乐器支持公益演出,还曾经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军人,有着浓厚的军旅情结,“我10几岁就当了兵。现在常常梦见自己又办手续入伍的场景,指挥着队伍互比唱歌,或一起在军营里操练。这次听说为战士们演出,我特别高兴,义不容辞。能为他们唱一支歌、跳一支舞、演奏一支乐曲,给他们送去温暖,这是我们的荣幸。”晨风艺术团中另一位老兵也告诉记者:“来到部队慰问新兵战士,让我从心里疼爱他们。因为我曾经像他们一样远离亲人,为了祖国的和平驻守津门。作为长辈见到他们,仿佛见到了曾经的自己。” 晨风艺术团成立于2008年夏天,是一支由中老年人组成,集声乐、舞蹈为一体的演出队伍。他们当中有的来自生产工作第一线,有的曾经是教师、机关干部、医务工作者。尽管都是业余演员,但他们当中有的还曾在天津电视台《当红不让》、广西电视台《金色舞台》栏目中有过出色表现,获得十佳演员奖或歌王歌后奖,以及在大型中老年文艺比赛中获奖。团里最年长、近古稀之年的张友元,在去年10月获得“感恩祖国,感受经典”天津市2011经典歌曲大赛三等奖。晨风艺术团团长栾明介绍,团中很多演员都是几十年的文艺爱好者,大家这几年每周都坚持在一起进行一次排练,还有很多人自费去专业院校学习,不断提高艺术水平,就是为了更好地到基层表演。每逢节日来临,晨风艺术团便会积极深入街道、社区、企业、部队等基层进行义务演出,为基层人民送上文化大餐,传递温暖与快乐。

----来自搜狐网

老年人自娱自乐的“地摊音乐会”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0.09

每周一和周四在悠悠运河之畔,彩绘廊桥之上,都会出现一群乐器精良,功力深厚,训练有素的文艺老青年。无论酷暑严寒,风吹雨打,他们总是竭尽所能地为市民带来场场精彩美妙、高潮迭起的“地摊音乐会”。

究竟是如何出现这样一个音乐会呢?

组织者:

从自娱自乐到热心公益

社团的创始人,身材敦实、面容和善的张福地年青时就是文艺爱好者,曾在宣传队里历练过,精通多种乐器,技艺精湛。随着年纪渐大,他萌生了凭借爱好交友、相互切磋的想法。从2003年起他便开始在快活林、文化街、艺术馆等地参与及组织演出,2005年时毅然决定开家琴行,并以此为依托组建起一支10余人的艺术团,成员多数已步入中老年,有的是退休的专业人士,有的是业余爱好者,只要水平足够皆能融入其中,若是技艺不精即使没有被拒也往往自行选择离开。

时至今日,该团体的主力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演出热情,而新鲜血液也在不断补充过程中,多数人已经参演大大小小的演出数百场。他们不仅在民乐的演奏上表现抢眼,在西洋弦乐上更是有所造诣,通过中西合奏的形式使高雅音乐更容易为市民所接受。“其实组织艺术团最初的目的就是一帮爱乐人凑起来自娱自乐,现在我们更看重公益演出,提倡奉献精神。地摊音乐会坚持那么多年,每个参与的成员都尽心尽责,按时到达,极少因为私事而耽误演出。大家没有任何的报酬,连乐器都是自己掏腰包,像大提琴的价格就要上万。”张福地告诉记者,只要队伍有了向心力、凝聚力,很多难题就会迎刃而解,相互间的合作就会更加默契融洽。

每逢有重大事件发生或是恰逢节日庆典时,这支团队都要用己所长来尽一份力量。例如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参与我市的抗震救灾募捐演出;再如为欢庆建党90周节,精心策划并演奏了自建党始到今为止各阶段极具代表性的歌曲。此外,作为济宁市少有的轻音乐团队,他们在许多大型场合承担起音乐演奏的重任,在出色完成任务的同时,自身水平也得到了提升。

比起其他的民间音乐组织,张福地显然信心十足,他认为目前这支队伍算得上出类拔萃,但是他同样敬重活跃在儿童乐园、快活林等场所的爱乐团体。“我曾经逐个去看过别家的演出,彼此间水平参差不齐。就算是在同个社团中,高低分化有时也挺明显。好的乐手、歌手不可能都集中到一家,如果你把别人的台柱子给撬走了,那个团就要元气大伤,可能观众就要流失。为了地摊文艺整体的繁荣发展,优质资源还是不应过分集中,各具特色、百花齐放才能广泛地开展公益活动,提供给市民更多的休闲娱乐选择。”

表演者:

文艺老青年依旧激情澎湃

对于团体里的大多数成员而言,“文艺老青年”的称谓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一者他们的身上确实散发着浓郁的文艺范儿,随便拉出个人来都能摆弄两三种乐器,有点琴棋书画的爱好;二者他们中有的虽已过半百甚至年逾古稀,却始终怀有年青的心,乐于去学习新的歌曲,钻研新的技艺。倾听这群文艺老青年的演奏与歌唱,再与之攀谈一会儿,你会发现他们依旧活得潇洒自在,胸中闪耀着理想的光芒。

秦佑光老先生,今年已是72岁高龄。在地摊音乐会上一开嗓歌声高亢洪亮,成功“镇”住了全场观众。连唱两首红歌毕,使人顿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尚未下得台来,已有数名欣赏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围了上去,想与他来个近距离地交流,表达敬仰之情。据闻有位老太太特地赶了十里路过来就为听秦老先生唱歌,着实令人感动不已。

当然,这位秦老先生绝非等闲之辈,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自幼与戏曲结缘。十来岁时学《苏三起解》,后又学《打渔杀家》,长大点进吕剧团待了半年,干的却是做饭的活儿,好不容易有次登台的机会,报幕员生怕他唱得不行还特地强调了炊事员的身份,才敢报上歌名《我为祖国献石油》,没想到他唱完后收获了雷鸣般的掌声。但是,他兜兜转转、几经周折之后,最终决定与妻子开个体照相馆,离音乐渐行渐远。

直到7年前,退休后的秦老先生重拾遗失多年的歌唱爱好,待在家里用DVD学,出门带播放器听,每天在公园里坚持练嗓1个小时,边唱边琢磨,摸索出了科学合理的唤气方法,歌声也越来越音清质淳。4年前,他开始加入每周两次的地摊音乐会表演,立即以出色的歌喉征服了乐友及观众,甚至有人希望他能带个徒弟,传授演唱技巧。“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在正式的文艺表演中亮相,可是背驼了,形象不好,人家不让我上。现在就在民间音乐会里上上台,唱几首,只要大家认可喜欢就行。”秦老先生性格开朗,善于接受流行事物,“我不光唱老歌,也听新歌,如果有合适的,就学着唱。”

尽管钓鱼、绘画、唱歌占据了老人生活的大部分时光,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发掘新的爱好,近期又精力充沛地跟着乐手学起了拉二胡,虽然谈不上多么娴熟,但至少能给自己练歌时配个乐,已是相当神速的进步了。

与秦老先生的自学成才相比,王庆素老师算是出身专业,退休前在学校里是音乐教师,柳琴、二胡、大提琴演奏起来皆不在话下。“参加这个艺术团是朋友介绍的,既能实现老有所乐,有利于身心健康,又能通过音乐会为大众服务,何乐而不为?”他告诉记者,“当听到掌声响起的一刻,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凭借着长年来对音乐的热情和演奏的激情,王老师跟着艺术团的乐友们多次深入到社区里表演,参与文化下乡的活动,连前段时间举办的邻居节上也出现过他们的身影。这些丰富多彩的公益演出让演奏者收获了付出的喜悦,也让市民感受到经典音乐的魅力。

在这个艺术团里,还聚集着一批往日厂矿、工会里的文艺骨干,专业剧团里的中坚力量,他们或许面容已不再年青,却依然拥有青春般的活力,在表演技艺上精益求精,在公益活动中尽心尽责,努力地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观众:

有铁杆支持者也有“挑剔派”

每次“地摊音乐会”的演出,不仅吸引着周边居民前来围观喝彩,更是吸引了大批居住较远的忠实爱好者赶来捧场,共同营造出一片温馨欢乐的友好氛围。

卢庆梅阿姨家住在附近,平时喜欢听老歌,每次都准时到廊桥上看音乐会,她熟悉台上各位经常表演的演员,叫得出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的拿手曲目。“我嗓子不是特别好,唱歌可能不行。但是看音乐会的演出也是一种娱乐休闲的方式,丰富了业余文化生活。”卢阿姨向记者介绍说,有时候她也去听别的艺术团唱歌,济宁的民间音乐团体很活跃,相互之间有交流,有些好手经常串场子演出,到处都能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

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多数都比较怀念曾经陪伴自己走过青春岁月的那些老歌曲,不太喜欢听现在的流行音乐,而“地摊音乐会”的盛行则掀起了一股音乐旋风,吹开了蒙在经典老歌身上的尘埃,用器乐合奏等方式让它们重新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李振明大爷是少有的几位“挑剔派”,他习惯拄着拐杖立在一旁,仔细地聆听音乐,极少在曲目结束后随着众人拍手叫好。他的耳朵能够极其敏锐地捕捉到失之毫厘的差错,能够听出哪里歌唱者没有跟上拍,哪里乐手随意发挥了,所以他看上去似乎很吝啬赞美之辞。其实并非如此,他对“地摊音乐会”充满了殷殷的期待,希望其演奏水平可以更上一层楼,成为代表济宁市群众文化发展的鲜明旗帜。“看了这么多场感触很深,我想提点建议:是不是可以适当增加些西方古典音乐的演奏?能不能每次音乐会都设定个明确的主题,围绕这个主题来选取演奏曲目?”李大爷说无论艺术团能否采纳他都会一如既往地前来捧场,当然也会坚持不懈地“挑剔”乐手们存在的毛病和问题。

文艺老青年的“地摊音乐会”仍将继续,愿它在观众全力的支持与善意的挑剔中越办越好。

我敲,我打,我专心致志。

“咱老哥俩切磋切磋。”“开放式”演奏大厅。

----来自济宁新闻网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都会出现一群乐器精良,这个排练场的很多东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