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地道的河北农民组成,音乐会位于东街村的一

何为“民间音乐会”带您一开眼界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3.02

21世纪,科技的发展推动时代的变化,如何在新世纪加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同龄人之间往往都存在代沟,可能因为很多原因无法走在一起,更不要说老人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怎么会和老人有什么共同爱好呢,但是在河北的某些村庄大家就是通过乐器走在一起,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有。

这是一个特殊的乡村乐队,由地道的河北农民组成,有梳着时髦发型的20多岁小伙子,有头发花白的耄耋老人,平日的生活里他们很少有交集。但在演出的这一天,他们坐在一起,每个人都穿着红色的唐装。

室外的气温已经达到了零下10多摄氏度,但农民们演奏起来格外认真。这就是流传于冀中平原一带的冀中笙管乐器演出,民间俗称“音乐会”。

这个乐队来自河北任丘市梁召镇辛安庄,冀中笙管乐已有近600年历史,是由管子、笙、曲笛、云锣、大镲、小镲、大鼓、小鼓、铛子9种吹打乐器合成的一种民间古典音乐表演形式,2006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今年20岁的村民刘小兵很有偶像剧男主角的气质,尽管看起来小伙子和面前上百年历史的云锣不相匹配,但他的确就是这个珍贵乐器的“掌管人”。

“如果有几个月没有外出打工,每天晚上我都会到村里的文化大院跟老人们学习两个小时的乐谱。这种特殊的乐谱叫‘工车谱’,发音和普通乐谱的‘哆来咪’不同,学起来并不容易,但我坚持了下来。”刘小兵说。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每天晚上,愿意学习笙管乐的村民们都聚集到文化大院,在70多岁高龄的老人带领下,一起唱谱子,打拍子,有的人需要学2-3年才开始分配中国乐器进行演奏。村民们都十分愿意把自己家乡的文化传统继承下去。

据任丘文化馆馆长金洁介绍,除了河北省,“音乐会”这个艺术曲种遍布冀中平原。各地农民以村为单位,借乐结会,在本地祭祀、礼仪、丧葬等民俗活动中演奏传承。

“我们这里的最大特点是,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参与其中,很多‘90后’的小伙子每天晚上都来学习。为了推动集中笙管乐的传承,市里提出了奖励政策,每个年轻人要是把一整首曲子的乐谱全都背下来,是有现金奖励的。”金洁说。

2011年,任丘的“音乐会”又得到了文化部下拨的20万元活动经费,他们购置乐器,添置服装,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吸引了很多年轻会员加入。

刘小兵也告诉记者,他并不看中物质奖励。“有时在外面打工,聊起自己的家乡,我和别人说起自己村里的特色音乐,而且还能哼唱出来,他们对我都格外佩服,这种自豪感也激发了我学习音乐的热情。笙管乐是我的另一张‘名片’。”他说。

截至2010年6月,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总量共87万项,是世界上拥有非物质遗产数量最多的国家。目前,中国各省份都建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逐步向市县扩展。

“就任丘而言,非遗活动的开展带动了农村文化活动,影响了其他包括秧歌、舞狮、武术、书画等各类民间文艺社团15000人参与其中。既丰富了农民的文化生活,又抵制了一些不良的社会文化活动侵入,对社会和谐起到了一定的推进作用。”金洁说。

----来自新华网

七月的古城,酷暑难耐。我们坐在主楼的房间,却顾不得丝毫夏日的炎热,九十余人安安静静围坐在一起,听着王老师和刘学长的声声叮嘱与激励,大家的心中都燃起了熊熊斗志,憧憬着明日的征程,期待着自己的收获。

2017年7月,我们小组代表河北大学雄安新区非遗调研团的关城村音乐会小分队,来到了安新县。在出发之前的前期准备工作中,我小组准备了关于各种乐器,例如管子,笙,竹笛以及各种打击乐的详细资料,另外我们准备了详细的采访提纲。

2007年11月9日,对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城东南的圈头村村民来说是个好日子,在这个白洋淀深处的小村子里,人们祖祖辈辈保存下来的古乐在这一天得到认可,并走向世界。有两个挂牌仪式这天在村上举行,意味着圈头村音乐会成了河北省正式认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圈头村则成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的采风基地。同一天里,村上还迎来了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静谧的小村庄,要围绕着音乐来一场“高手”间的对话。

第二天一早,我们终于要出发了!在车上,我们进行了最后一遍的访问提纲的梳理,聊着即将到来的未知旅程。终于,在结束将近两个小时的大巴车旅途之后,还没等我们发愁如何从县城到同口镇,下车就发现了一辆写着“安新——同口”字样的公交车,我们满是兴奋地跑上车。我们知道在这里,不久之后,一条条康庄大道将纵横新区,一座座高楼将拔地而起,这里将彻底大变了样。

初到雄安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1

下车后,按照高叔叔的指引,我们一直沿着村里的小路向里走去,离着好远就看见一个瘦小的身躯蹲在墙边,朝着我们来的方向张望着,寒暄过后,我们才仔细端详了这位瘦弱的老人,满头的白发,松垮的皮肤,瘦弱的身躯完全撑不起身上宽大的衣服,但走起路来却好似风一般的迅速,这哪是我们从电话中听到的“高叔叔”啊,分明就是身子骨依然硬硬朗朗的高爷爷啊,这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传统音乐会的继承人?

在前期联系时我们也遇到过很多问题,首先在七月十日晚,我们从王老师处获得继承人的联系方式后联系到了张小庆继承人,在张小庆师傅告诉我们人员不齐全,可能没有办法看到实地演奏的情况之后,我们转而寻求珍贵的视频以及照片资料,以解决演出人员问题不足的问题。

现场 一场古今中外的音乐对话

一进家门,眼前的情况深深震撼了我们,大门是用庄稼秆做成的,极其难开,再往里走,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庭院整齐利落的出现在眼前,高爷爷赶紧招呼我们往里走,走进屋子里,这里的情景才真正惊呆了我们,黑漆漆的屋子只有一扇小窗户能够透风,地上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土,上面的房梁上悬挂着一个吊扇,大概是这屋子里唯一的一个电器,不大的炕上一卷行李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起,看得出来,这是一位独居老人。

但是在从县城到关城村的路上,我们接到了张小庆老师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找了大概十几个人,可以为我们演奏音乐,我们也可以采访到第一手资料,所以我们在大巴车上临时调整了采访计划,删去了寻求资料的环节,同时增加了更多更加丰富的问题。

乐声肃穆而庄重、沉稳而舒缓,不紧不慢、不急不躁,仿佛将我们带回到几个世纪前,眼前似乎展现出先辈们朴素而自足的生活场景。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在和高爷爷的攀谈中我们得知,他是同口村音乐会的第五代继承人,同口音乐会是一种喜闻乐见的汉族传统艺术,主要表演冀中笙管乐。冀中笙管乐是河北省民间音乐的代表,历史积淀丰厚,特色鲜明,保护存续状态良好,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和鲜明的区域特色,所依存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生态环境良好,在当地很受群众欢迎,当地人民政府也非常重视、支持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工作,保护措施力,符合申报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条件。

传承人心中不灭的火

圈头村由五个小岛组成,位于白洋淀的中心地带,四面环水,放眼望去,成片的芦苇密密麻麻地向上生长着。几年前,县里将淀泊里的土堆连接起来,修成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这便是圈头村对外仅有的公路,而此前,船只是村民们进出的唯一交通工具。

同口音乐会始于明朝,历经清朝延续至今,其乐谱、乐曲为明代一道士所传属北乐。乐队由笙、管、笛、云锣、鼓、镲、铙、钣、铛子等乐器组成,乐曲保留了明清时代并融纳了更古的曲目,具有深远的历史元素。该音乐会形成以来,一直在当地代代相传,沿袭不衰,主要为本地丧礼、民间祭祀和社会、政府部门庆典活动无偿服务,在汉族民俗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寄寓了汉族民众的美好愿望和祈盼。

当我们走进他家里的时候,十几位上了年纪的师傅已经在家中等着了。首先他们为我们演奏了武场,所谓武场,即指打击乐合奏,文场则主旋为管子,笙,海笛,云锣等乐器,打击乐作为和声使用。之后又演奏了文场。对于在城市生活的我们来说,这一切都是新鲜的。再拍摄完每种乐器的照片及记录下它们发音方式,音色等特点后,我与同伴开始与他们进行面对面的交谈。

音乐会位于东街村的一间院落,院子不大,深处立着一座刚修缮好的庙宇。顺着院子,左右各摆放着两个长条桌,位于庙宇左边的桌子被称为“文场”,音乐会中这里将上演笙管乐,乐器有笙、管、笛等,而右边的则被称为“武场”,上演打击乐,乐器包括云锣、鼓、镲、钣、铛子等。

同口音乐会始于明朝,历经清朝延续至今,其乐谱、乐曲为明代一道士所传,属北乐,流传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同口音乐会所保存与使用的乐曲以及乐器对于研究冀中文化提供了重要参考,是不可多得的集当地人民智慧于一成的艺术瑰宝。

一位传承人是87岁的爷爷,他激动且自豪地为我们讲起朝阳会的历史,他说这是乾隆时期就有的,而且当时皇帝还赐予了金牌,虽然他说的方言我们有时听不懂,但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朝阳会的热爱与骄傲。他手里一直攥着一本曲谱,告诉我们这是俗字谱,他说这谱子就算学音乐的教授都看不懂,只有朝阳会的人能看懂。此时,这位老人,似乎变成了一段历史,厚重,沧桑,却又引人深思。他们是真正的“匠人”,有真才实学,有真本领。张小庆老师是下一代传承人,当我问到现在是否还有年轻人学的时候,他说,哪儿有啊,学这个耽误学业,又不挣钱,肯定没人学啊。紧接着,我们了解到,朝阳会的生存现状堪忧,每年过年过节村民的一点钱是他们的经费来源,而且很难继承下去了。在关城村,有热情淳朴的民风,有极具特色的音乐会,有代代传承的热爱与坚持。或许,此前并没有多少人去关注这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更没有多少人能够去了解属于他们自己的传承,但是,不管怎样,这里的一切,这里的精神依然存在。他们让我震撼,让我感动。

金莎娱乐官网下载 2会长陈小花

紧接着,高爷爷还为解释了这张传承百年的珍贵套词,又带领我们来到了村民的家中,参观了同口音乐会所使用的一些乐器,向我们提供以往音乐会时的视频及照片资料,让我们更进一步地接触到了同口音乐会的盛况。目前,同口村的村民正不遗余力的将同口音乐会传承和发扬光大,他们将这项技艺传授给本地的小学或初中的学生,让学生们根据兴趣自主选择,并且村民自主采购一批乐器供学生学习使用,让传承百年的同口音乐会更加壮大,更加辉煌。

总结与感想

文、武两场时而独自演奏,时而配合演出,交替有序。这支由二十多人组成的乐队一共演奏了包括《五圣佛》、《乐道歌》、《小烈马》、《坐禅谭》在内的十多支曲子,持续半个多小时。乐声肃穆而庄重、沉稳而舒缓,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极富古雅、圣洁之气。古乐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听众们频频点头、若有所思,音乐仿佛将我们带回到几个世纪前,眼前似乎展现出先辈们朴素而自足的生活场景。来自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的罗娜·C·扬-若艾特博士(PhD Lorna C. Young-Wright)赞叹:“这音乐美极了!”她说,“音乐是相通的,我完全能够理解它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同口音乐会艺术以农耕经济为基础,是这一文化类型的典型代表,也是本民族现存文化传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多元一体中华文化中的瑰宝。同口音乐会在明末产生、

本次调查我的感想颇多,首先是民间音乐的整合与规范化问题,前文之中已经提到过,冀中笙管乐的谱子为公车俗字谱,当代还有能识别古老乐谱的人才固然是好事,但是这增加了学习的难度,而继承人中仅有一人能识简谱,简谱的普及度并不高,译谱的难度却很高,所以我们该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在保留能够识别公车俗字谱的人才基础上将简谱普及化,并且在冀中地区的笙管乐数量不少,而这些笙管乐使用的乐器及曲谱的记谱方式大同小异,虽然曲目可能有部分出入,但是如果能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传承的问题可能会相对来说好解决一点,包括民间音乐管理体制也面临着规范化的问题。

古乐演奏结束后,外国朋友饶有兴致地把玩起中国的传统乐器来,他们比对云锣的音色、研究笙的构造。长发飘飘的世界打击乐委员会主席帕斯克·姚-杨格(Paschal Yao Younge)甚至手持鼓槌,用中国的传统大鼓击打出具有现代感的节奏,而一旁的圈头村乐师们也不甘示弱,和着杨格的拍子用镲、钣等为他伴奏。这一传统古乐与现代音乐、中国音乐与非洲音乐的完美结合博得了满堂喝彩。

经过清朝的发展和最终形成,至今已走过四百多年的历史,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同口音乐会与当地百姓的生活,与冀中文化史息息相关。它全面、完整、生动地体现着这一汉民族、地区的文化传统。

其次,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谈到民间音乐的创新问题的时候,民间音乐人的反应异常的激烈,坚决反对创新,甚至反对增加新的乐器种类,我认为,当代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如果想发展得更好的话必须依靠创新。近年来,民族乐团在创新的道路上越走越好,在相继推出丝绸之路,泱泱大国等品牌音乐会时上座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而我认为,创新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民间音乐创新问题也是当今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相关文章: 冀中笙管乐:音乐会 奏响天籁之音 一 白洋淀能工巧匠让鱼鳞鱼尾“变身”鱼画 “天籁之音”呼麦--蒙古草原传奇

作为河北大学的学生,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到这次的雄安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梳理调研专项实践中来,很高兴能为保护中国传统文化工作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此次调研活动,虽盛夏酷暑,心中却充满温情,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的经历,短短几天,同口村的村民为保护传承同口音乐会所付出的努力让我们非常敬佩,让我们有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深刻的体会,保护中国传统文化刻不容缓,人不可忘本,每个人都应为之付出努力。

再次,是关于民间音乐的产权保护问题,在我们拿出我们的调研证时,民间音乐人便毫无保留的相信了我们,其实之前朝阳会的谱子还有演奏的作品意境被人盗用过,所以这涉及到一个产权保护的问题,所以我希望这些作品能够申请产权保护,在被侵权的时候能够有人帮助他们维权。

第1页第2页第3页

最后,关于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传的传承与保护问题,电影《百鸟朝凤》中有一句话:只有把唢呐吹到骨头缝里的人,才能拼了命把这活保住,传下去。确实,在面对安新县关城村朝阳会时的我们,对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地理解,冀中笙管乐面临的问题很多,但是我们却不能拿出合适的解决办法,众多问题中当属传承人的问题,冀中笙管乐作为一门手艺自然没问题,但是却不能当作养家糊口的本领。因为在关城村,平日的出台是不计报酬的,只有在年会的时候会有村民进行捐款,而所有的钱都用做了乐器的维护和购买以及朝阳会的运转维持,再加上笙管子等乐器有一定的难度,朝阳会所使用的谱子为公车俗字谱,公车俗字谱只有音节并无节奏,只有快板,慢板,中板之分,所以真正的念唱学习通常需要师傅的口传心授,学习的难度很大,所以下一代之中,没有人愿意让孩子去学习这样一个完全非功利性的事业,加上民间艺人不受重视不受尊敬的现状,所以冀中笙管乐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危险现状。优胜略汰时代遗落的却是珍贵的民族文化!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由地道的河北农民组成,音乐会位于东街村的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