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传到日本的这一部分的唐代文化却慢慢融入了

  肖永军 综合报道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原标题:从一张画遇见李太白与梁疯子,东京今起展“中国书画精华”

 南宋 李迪《红白芙蓉图》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传南宋·赵昌《竹虫图軸》

日本平安时代末期,宽平六年(唐乾宁元年、公元894年)中止了遣唐使,日本同中国政府间的交流也一度停止,而传到日本的这一部分的唐代文化却慢慢融入了日本文化中,并且被传承和发展,从而孕育出了一段新的日本国土文化。

  寥寥数笔,简淡水墨间,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仙意便行于纸间——这里南宋画家梁楷笔下著名的《李白行吟图》,包括梁楷这一作品与《出山释迦图》等在内的古代绘画珍品八年前曾在上海博物馆“千年丹青·日本藏中国古代绘画珍品”对外展出,引起巨大影响。

  寥寥数笔,简淡水墨间,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仙意便行于纸间——这里南宋画家梁楷笔下著名的《李白行吟图》,包括梁楷这一作品与《出山释迦图》等在内的古代绘画珍品八年前曾在上海博物馆“千年丹青·日本藏中国古代绘画珍品”对外展出,引起巨大影响。

  前不久,辽宁省博物馆面向社会全面开馆(2018年8月17日),《洛神赋图》坐镇辽博“绘画馆”,与唐代欧阳询《仲尼梦奠帖》、周昉《簪花仕女图》、张旭《草书古诗四帖》,五代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北宋徽宗赵佶的草书《千字文》、《瑞鹤图》,元代赵孟頫的《红衣西域僧图》、《秋声赋》等,为观众朋友带来一场举世无双的饕餮盛宴,充分展现了中国古代书法、绘画的艺术魅力和文化内涵。

图片 4

  在今天,“中国书画精华:名品的魅力”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对外正式展出,并将持续至10月21日。“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获悉,其中《李白行吟图》、《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六祖截竹》等馆藏南宋梁楷的经典之作悉数亮相。另外,传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李迪的《红白芙蓉图》、传石恪《二祖调心图》、传陈容《五龙图卷》、佚名的《潇湘卧游图》卷等精品真迹都在展出之列。书法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南宋张即之的书法题额;吴琚、朱熹的尺牍手札,鲜于枢、康里巎巎的手卷,王铎、傅山的书法立轴也可让人驻足良久。

  在今天,“中国书画精华:名品的魅力”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对外正式展出,并将持续至10月21日。“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获悉,其中《李白行吟图》、《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六祖截竹》等馆藏南宋梁楷的经典之作悉数亮相。另外,传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李迪的《红白芙蓉图》、传石恪《二祖调心图》、传陈容《五龙图卷》、佚名的《潇湘卧游图》卷等精品真迹都在展出之列。书法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南宋张即之的书法题额;吴琚、朱熹的尺牍手札,鲜于枢、康里巎巎的手卷,王铎、傅山的书法立轴也可让人驻足良久。

  在隔海相望的日本,有一场“中国书画精华:名品的魅力”特展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并将持续至10月21日。据悉,此次展览共计展出中国书画59件(组)。年代自宋代始,而至明清;有绘画经典之作,也有书法精品代表。大部分展品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也有一部分是向其他机构或私人借展。

随着唐的灭亡,经历了五代直到宋代,日本又开始吸收崭新的宋代文化。宋、元、明各个时期,通过公、私的贸易船,以禅僧间的往来为主体的两国间的相互交流日益增进,中国的各种文物流传到了日本。

图片 5

  据“澎湃新闻·古代艺术”了解,此次展览共计展出中国书画59件(组)。年代自宋代始,而至明清;有绘画经典之作,也有书法精品代表。大部分展品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也有一部分是向其他机构或私人借展。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0月21日,但期间会有部分展品更换。如梁楷的《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将展至9月24日。(展品展期信息详见下文“延伸阅读”部分)

  其中《李白行吟图》、《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六祖截竹》等馆藏南宋梁楷的经典之作悉数亮相。另外,传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李迪的《红白芙蓉图》、传石恪《二祖调心图》、传陈容《五龙图卷》、佚名的《潇湘卧游图》卷等精品真迹都在展出之列。

图片 6

  南宋 李迪《红白芙蓉图》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自古以来,日本就对中国书画表现出了无比的推崇与喜爱。中国宋、元时期的书画是在其镰仓时代以后,随着禅宗一起传到了日本当时的许多书院和茶室中,后又得到室町时代幕府将军(日本当时的实际统治者)的认可。这些幕府将军们在继承日本王朝文化的同时,也热心收集中国的美术作品,开创了浸染着“唐物”(意指传入日本的中国舶来品)色彩的新文化。所谓的“东山御物”就是当时幕府将军的重要收藏品。他们的这些收藏,既非基于中国的审美趣味,也不受限于日本僧侣的价值取向,体现着一种独立的“美意识”。这种美意识,对此后日本观看中国艺术的眼光,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自古以来,日本就对中国书画表现出了无比的推崇与喜爱。中国宋、元时期的书画是在其镰仓时代以后,随着禅宗一起传到了日本当时的许多书院和茶室中,后又得到室町时代幕府将军(日本当时的实际统治者)的认可。这些幕府将军们在继承日本王朝文化的同时,也热心收集中国的美术作品,开创了浸染着“唐物”(意指传入日本的中国舶来品)色彩的新文化。所谓的“东山御物”就是当时幕府将军的重要收藏品。他们的这些收藏,既非基于中国的审美趣味,也不受限于日本僧侣的价值取向,体现着一种独立的“美意识”。这种美意识,对此后日本观看中国艺术的眼光,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图片 7

  据“澎湃新闻·古代艺术”了解,此次展览共计展出中国书画59件(组)。年代自宋代始,而至明清;有绘画经典之作,也有书法精品代表。大部分展品来自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也有一部分是向其他机构或私人借展。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0月21日,但期间会有部分展品更换。如梁楷的《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将展至9月24日。(展品展期信息详见下文“延伸阅读”部分)

  当然,展览中的有些展品是在明治以后流失到日本的。那时,统治中国的清王朝已病入膏肓,腐朽不堪。不少历代书画名品就是在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政治背景下而流失海外的。

  当然,展览中的有些展品是在明治以后流失到日本的。那时,统治中国的清王朝已病入膏肓,腐朽不堪。不少历代书画名品就是在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政治背景下而流失海外的。据悉,主办方想通过此次展览,让观众在传入日本的中国书画精华面前,感知中国古代书画的超凡魅力。

图片 8

图片 9

  据悉,主办方想通过此次展览,让观众在传入日本的中国书画精华面前,感知中国古代书画的超凡魅力。

  梁楷,南宋宫廷画家,好饮酒,且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人称是“梁风(疯)子”。擅绘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从南宋初期的宫廷画家贾师古,且画风飘逸,被赞誉为青出于蓝,据说其精妙笔法令宫廷之中无人不为之折服。《出山释迦图》与《雪景山水图》是展示梁楷精妙笔法的人物画与山水画的代表之作。

图片 10

  南宋(传)马远《寒江独钓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展览中,梁楷的作品之多,不得不引起观者的关注。

  《出山释迦图》所绘的是释迦在领悟长期苦行并非证悟之道后走出深山的姿态,画中释迦容貌的精细写实表现手法早已超越形似,似乎向人们传递着释迦的内心,实为佳作。

传南宋 顾德谦 莲池水禽图1

  自古以来,日本就对中国书画表现出了无比的推崇与喜爱。中国宋、元时期的书画是在其镰仓时代以后,随着禅宗一起传到了日本当时的许多书院和茶室中,后又得到室町时代幕府将军(日本当时的实际统治者)的认可。这些幕府将军们在继承日本王朝文化的同时,也热心收集中国的美术作品,开创了浸染着“唐物”(意指传入日本的中国舶来品)色彩的新文化。所谓的“东山御物”就是当时幕府将军的重要收藏品。他们的这些收藏,既非基于中国的审美趣味,也不受限于日本僧侣的价值取向,体现着一种独立的“美意识”。这种美意识,对此后日本观看中国艺术的眼光,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梁楷,南宋宫廷画家,好饮酒,且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人称是“梁风(疯)子”。擅绘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从南宋初期的宫廷画家贾师古,且画风飘逸,被赞誉为青出于蓝,据说其精妙笔法令宫廷之中无人不为之折服。《出山释迦图》与《雪景山水图》是展示梁楷精妙笔法的人物画与山水画的代表之作。

  《雪景山水图》以大雪覆盖的高山为背景,绘有一位在酷冬严寒之中骑驴的旅人,与南宋马远、夏珪风大量使用留白、仅表现出自然一角的山水画不同,这幅画出色地表现出大自然的博大精深。画面中相对于大雪山显得细微渺小的骑驴人物的精细表现、以及雁群飞过山等画面的各个角落都展现了梁楷的精妙笔法,如实地体现了梁楷作为山水画家的不凡功力。

图片 11

图片 12

  《出山释迦图》所绘的是释迦在领悟长期苦行并非证悟之道后走出深山的姿态,从图中的落款“御前图面,梁楷”来看,明显可知此为他在宫中所创作的作品。而释迦容貌的精细写实表现手法早已超越形似,似乎向人们传递着释迦的内心,实为佳作。传梁楷雪景山水画是南宋至元代的梁楷派画家的作品,估计原画面还要大些,可能是为了制成三幅成组摆设之需而被裁断。

  展出的梁楷的《出山释迦图》和《雪景山水图》有足利义满的“天山”印,与另外一张传为梁楷所作的《雪景山水》一起被足利将军定为三幅一组。它们在足利将军家的藏品目录《御物御画目录》中被记载为“出山释迦,胁山水,梁楷”,作为东山御物中品相最佳的唐画而被珍藏。曾经分别被单独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物,平成19年(2007)被合并指定为一件国宝。

图片 13

  南宋(传)石恪《二祖调心图》轴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而《雪景山水图》以大雪覆盖的高山为背景,绘有一位在酷冬严寒之中骑驴的旅人,与南宋马远、夏珪风大量使用留白、仅表现出自然一角的山水画不同,这幅画出色地表现出大自然的博大精深。画面中相对于大雪山显得细微渺小的骑驴人物的精细表现、以及雁群飞过山等画面的各个角落都展现了梁楷的精妙笔法,如实地体现了梁楷作为山水画家的不凡功力。

  在展览中,梁楷的《李白吟行图》可谓是真正的压轴,这幅画不仅是其毕生杰作,更是中国简笔画最早的经典之作。寥寥数笔描绘了唐代诗仙李白仰面苍天,诗情满怀的洒脱神态。梁楷将简笔画法运用于人物画之中,是对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的重大贡献。东京国立博物馆所收藏的这幅《李白吟行图》则是梁楷惟一一幅传世的简笔画。

图片 14

  当然,展览中的有些展品是在明治以后流失到日本的。那时,统治中国的清王朝已病入膏肓,腐朽不堪。不少历代书画名品就是在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政治背景下而流失海外的。

  展出的梁楷的《出山释迦图》和《雪景山水图》有足利义满的“天山”印,与另外一张传为梁楷所作的《雪景山水》一起被足利将军定为三幅一组。它们在足利将军家的藏品目录《御物御画目录》中被记载为“出山释迦,胁山水,梁楷”,作为东山御物中品相最佳的唐画而被珍藏。继足利家之后作品传至若狭酒井家,其后则分开传世,梁楷的雪景山水图传至三井家、出山释迦图和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传至本愿寺等地。昭和23年(1948),三井家的雪景山水图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蔵。此后多年,出山释迦图于平成9年(1997),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于平成16年(2004)相继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在经过漫长岁月之后作品终于再次成为一套。这三幅一组是东山御物的上乘佳作,极其珍贵,曾经分别被单独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物,平成19年(2007)被合并指定为一件国宝。

  南宋陈容画龙最为知名,于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一席,“所翁龙”成为后人画龙的典范,倍受国人特别是明清以来画家们的追捧。纽约时间2017年3月15日晚7时,纽约佳士得“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专场中南宋陈容《六龙图》以4350万美元落槌,约合人民币超3亿元,刷新了拍卖纪录。

图片 15

  据悉,主办方想通过此次展览,让观众在传入日本的中国书画精华面前,感知中国古代书画的超凡魅力。

  而在展览中,梁楷的《李白吟行图》才是真正的压轴,这幅画不仅是其毕生杰作,更是中国简笔画最早的经典之作。与《雪景山水图》精密的画风不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的《李白吟行图》完全展现了梁楷的另外一种画风——“简笔”。所谓“简笔”就是整幅画背景简单,仅通过寥寥数笔来生动刻画人物和景观。作为中国简笔画最早的代表作品,《李白吟行图》舍弃一切背景,描绘了唐代诗仙李白仰面苍天,诗情满怀的洒脱神态。画面中,寥寥数笔就将李白身上的长袍勾勒出来,简淡疏落而不失生动自然。而头部刻画则细致得多,特别是李白的头发和胡须几乎丝丝可辨。画中李白那宽阔的额头让人联想到他浪漫直率的个性;劲直的发丝和微翘的胡须使人联想到他正直与骄傲的品格;微微仰起的头及背在身后的手则生动地表现了“行吟”的主题。整幅画没有任何多余笔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然而所描绘出的李白的形象却活灵活现。梁楷将简笔画法运用于人物画之中,是对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的重大贡献。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收藏的这幅《李白吟行图》则是梁楷惟一一幅传世的简笔画。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陈容《五龙图》,纵21.7厘米,横146.6厘米,为纸本墨笔。此图共画五龙,分置于山石、云雾和急流之中。五龙动态各不相同,生动有致,阴森恐怖,极富想象力。构图上虚实相映,有张有弛,气势惊人。

图片 16

  展览中,梁楷的作品之多,不得不引起观者的关注。

  李迪,南宋画家,北宋宣和时为画院成忠郎,南宋绍兴时复职为画院副使,活跃于宫廷画院几十年,画多艺精,颇负盛名。举世公认的南宋院体花鸟画的最高水平之作。一幅为红芙蓉,一幅为白芙蓉,线描有五代黄筌一派画风的精神,红芙蓉相对画的更好一些。两幅画都在画面的左上部题款:"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可知是北宋末南宋初期的画家李迪的作品。这两幅画原来是圆明园的秘藏,后来流落海外,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传南宋 顾德谦 莲池水禽图 2

  梁楷,南宋宫廷画家,好饮酒,且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人称是“梁风(疯)子”。擅绘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从南宋初期的宫廷画家贾师古,且画风飘逸,被赞誉为青出于蓝,据说其精妙笔法令宫廷之中无人不为之折服。《出山释迦图》与《雪景山水图》是展示梁楷精妙笔法的人物画与山水画的代表之作。

  石恪,五代末宋初画家,他为人古怪、滑稽玩世,敢于冲破传统,以强劲狂放的笔势,简练夸张的形象,直抒胸臆,把表现主观感情、意趣作为绘画的主要目的。

绢本着色 各150.3×90.9

图片 17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石恪《二祖调心图》图中表现慧可、丰干二位禅宗祖师调心师禅时的景象。慧可为禅宗二祖。画卷中,双足交叉趺坐,以胳膊支肘托腮的便是慧可,另一幅画丰干坐于温驯如猫的老虎的背上。

东京国立博物馆

  南宋 梁楷 《出山释迦图》轴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书法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南宋张即之的书法题额;吴琚、朱熹《草书尺牍巻》的尺牍手札,鲜于枢、康里巎巎的手卷,王铎、傅山的书法立轴也可让人驻足良久。此外,书法作品还有,朱耷《行书送李愿帰盘谷序轴》、郑燮《楷书怀素自叙帖语轴》等。

在中国江南的毘陵等地,自五代以后,着色画,水墨画中均频频出现莲池水禽图。本图带有五代南唐顾德的款印,但属南宋末期着色画的代表性作品。画作中可见莲花自蓓蕾到开花再到落花的时间的推移。三井家旧藏品。

  《出山释迦图》所绘的是释迦在领悟长期苦行并非证悟之道后走出深山的姿态,从图中的落款“御前图面,梁楷”来看,明显可知此为他在宫中所创作的作品。而释迦容貌的精细写实表现手法早已超越形似,似乎向人们传递着释迦的内心,实为佳作。传梁楷雪景山水画是南宋至元代的梁楷派画家的作品,估计原画面还要大些,可能是为了制成三幅成组摆设之需而被裁断。

  康里巎巎,元代著名少数民族书法家,书与赵孟頫、鲜于枢、邓文原齐名,世称"北巎南赵"。他的成就主要在行草,代表作有《谪龙说卷》、《李白古风诗卷》、《述笔法卷》等。

图片 18

图片 19

  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0月21日,但期间会有部分展品更换。如梁楷的《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将展至9月24日。

图片 20

  南宋 梁楷 《雪景山水图》轴

图片 21

  而《雪景山水图》以大雪覆盖的高山为背景,绘有一位在酷冬严寒之中骑驴的旅人,与南宋马远、夏珪风大量使用留白、仅表现出自然一角的山水画不同,这幅画出色地表现出大自然的博大精深。画面中相对于大雪山显得细微渺小的骑驴人物的精细表现、以及雁群飞过山等画面的各个角落都展现了梁楷的精妙笔法,如实地体现了梁楷作为山水画家的不凡功力。

马远 赏月图

图片 22

图片 23

  梁楷作品 三幅一组

南宋 李迪 红芙蓉图

  展出的梁楷的《出山释迦图》和《雪景山水图》有足利义满的“天山”印,与另外一张传为梁楷所作的《雪景山水》一起被足利将军定为三幅一组。它们在足利将军家的藏品目录《御物御画目录》中被记载为“出山释迦,胁山水,梁楷”,作为东山御物中品相最佳的唐画而被珍藏。继足利家之后作品传至若狭酒井家,其后则分开传世,梁楷的雪景山水图传至三井家、出山释迦图和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传至本愿寺等地。昭和23年(1948),三井家的雪景山水图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蔵。此后多年,出山释迦图于平成9年(1997),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于平成16年(2004)相继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在经过漫长岁月之后作品终于再次成为一套。这三幅一组是东山御物的上乘佳作,极其珍贵,曾经分别被单独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物,平成19年(2007)被合并指定为一件国宝。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南宋 梁楷 《李白吟行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图片 27

  而在展览中,梁楷的《李白吟行图》才是真正的压轴,这幅画不仅是其毕生杰作,更是中国简笔画最早的经典之作。与《雪景山水图》精密的画风不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藏的《李白吟行图》完全展现了梁楷的另外一种画风——“简笔”。所谓“简笔”就是整幅画背景简单,仅通过寥寥数笔来生动刻画人物和景观。作为中国简笔画最早的代表作品,《李白吟行图》舍弃一切背景,描绘了唐代诗仙李白仰面苍天,诗情满怀的洒脱神态。画面中,寥寥数笔就将李白身上的长袍勾勒出来,简淡疏落而不失生动自然。而头部刻画则细致得多,特别是李白的头发和胡须几乎丝丝可辨。画中李白那宽阔的额头让人联想到他浪漫直率的个性;劲直的发丝和微翘的胡须使人联想到他正直与骄傲的品格;微微仰起的头及背在身后的手则生动地表现了“行吟”的主题。整幅画没有任何多余笔墨,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然而所描绘出的李白的形象却活灵活现。梁楷将简笔画法运用于人物画之中,是对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的重大贡献。而东京国立博物馆所收藏的这幅《李白吟行图》则是梁楷惟一一幅传世的简笔画。

南宋 李迪 红芙蓉图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南宋 李迪 白芙蓉图

图片 37

绢本着色 各25.2×25.5

  南宋(传)陈容《五龙图》卷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东京国立博物馆

  ——————————————

图片 38

  延伸阅读
展品清单

图片 39

  以下展品展期至9月24日

图片 40

  南宋(传)胡直夫夏景山水图轴  山梨久远寺藏 

图片 41

  南宋(传)马远洞山渡水图轴  

图片 42

  南宋(传)梁楷雪景山水图轴     

图片 43

  南宋梁楷出山釈迦图轴     

图片 44

  南宋梁楷雪景山水图轴     

图片 45

  南宋(传)赵昌竹虫图轴                        

图片 46

  元代草虫图轴                                  

图片 47

  北宋十六罗汉图轴(第二尊者) 京都清凉寺藏     

南宋 金大受 十六罗汉图 10幅

  北宋十六罗汉图轴(第四尊者) 京都清凉寺藏     

绢本着色 各118.8×51.7

  北宋十六罗汉图轴(第七尊者) 京都清凉寺藏    

东京国立博物馆

  南宋金大受十六罗汉图轴(第二尊者)       

图片 48

  南宋金大受十六罗汉图轴(第三尊者)     

图片 49

  南宋金大受十六罗汉图轴(第五尊者)     

图片 50

  南宋金大受十六罗汉图轴(第八尊者)     

图片 51

  北宋竹塘宿雁图轴     

图片 52

  南宋李迪红白芙蓉图轴    

图片 53

  南宋赵昌茉莉花图轴        东京公益财团法人常盘山文库藏     

南宋 佚名 维摩居士图轴

  南宋传马麟梅花双雀图轴   山本达郎氏捐赠

图片 54

  南宋王李本雪中花鸟图轴     

图片 55

  南宋(传)毛松猿图轴        

图片 56

  南宋(传)马远寒江独钓图轴 

图片 57

  南宋夏珪款山水图

米元辉 山水图

  南宋夏珪款山水图                

图片 58

  元代(传)任仁发葡萄垂架图轴

图片 59

图片 60

郭忠恕 柳龙骨车

  南宋 梁楷《 六祖截竹图》轴   东京国立博物馆馆藏

图片 61

  以下展品展期至9月26日

图片 62

  南宋梁楷李白吟行图轴     

图片 63

  南宋梁楷六祖截竹图轴     

图片 64

  南宋传胡直夫笔、浙翁如琰题赞马郎妇图轴  私人藏

马远 山水人形图

  元代维摩图轴     京都东福寺藏    

图片 65

  元代因陀罗寒山拾得图轴     

图片 66

  南宋拾得图轴     虎巌浄伏题赞 东京公益财团法人常盘山文库藏 

图片 67

  元代(传)因陀罗寒山拾得图轴     慈觉题赞

马麟 林和靖图

  元末明初白衣观音图轴    用愚希颜题赞 

图片 68

  元代白衣观音图轴        久世民荣氏捐赠 

图片 69

  南宋送海东上人归国图轴 东京公益财团法人常盘山文库藏 

图片 70

  元代放犊图轴            平山处林题赞 

图片 71

  明代离合山水图轴       杜贯道题赞 

夏珪 五位图

  南宋(传)石恪二祖调心图轴

图片 72

  南宋(传)陈容五龙图卷     

图片 73

  南宋潇湘卧游图卷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南宋 吴琚 尺牍《急足帖》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图片 77

  以下展品展期至10月21日

图片 78

  南宋吴琚尺牍《急足帖》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图片 79

  南宋朱熹草书尺牍卷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传南宋 赵昌 竹虫图

  元代鲜于枢行草书十诗五札卷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绢本着色 100×54.5

  元代冯子振行书居庸赋卷

东京国立博物馆

  元代康里巎巎草书诗书卷     文征明题跋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图片 80

  明代文徵明草书千字文卷             青山杉雨氏捐赠     

图片 81

  明代王守仁草书何陋轩记卷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传南宋 陈容 五龙图卷之一

  南宋张即之禅院额字“东西藏”       京都东福寺藏     

图片 82

  南宋张即之禅院额字“解空室”       京都东福寺藏     

传南宋 陈容 五龙图卷之一

  南宋无准师范禅院额字“釈迦宝殿”  梅原龙三郎氏捐赠     

纸本墨画淡彩 45.2×299.5

  明代张瑞图草书五言律诗轴       青山杉雨氏捐赠

东京国立博物馆

  明代黄道周草书七言絶句轴       青山杉雨氏捐赠    

图片 83

  清代笪重光草书五言律诗轴       

图片 84

  明代王铎行书五言律诗轴             

图片 85

  明代倪元璐草书五言律诗轴       高岛菊次郎氏捐赠     

图片 86

  清代傅山草书五言絶句四首四屏     青山杉雨氏捐赠

图片 87

  清代朱耷行书送李愿归盘谷序轴     

马远 山水图

  清代郑燮楷书怀素自叙帖语轴

图片 88

  清代梁同书行书唐书王涯语轴      青山杉雨氏捐赠

传南宋 毛松 笔猿图

  清代草书文语轴       私人蔵

绢本着色 47.1×36.7

东京国立博物馆

这幅猴图在表现上非常出色,超越了单纯的写实,在众多的宋画当中亦堪称名品。据说所画的是日本猴而非中国猴,除水墨之外还使用了金泥,工笔细腻自然。南宋画院画家毛松所作的说法始于狩野探幽,但此说缺乏依据。曾由武田信玄捐赠与曼殊院觉如。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图片 92

南宋 传马麟 梅花双雀图

绢本着色 28.0×29.0

山本达郎氏捐赠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93

图片 94

图片 95

图片 96

南宋 佚名 竹塘宿雁图

绢本着色 25.0×26.1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97

图片 98

图片 99

图片 100

南宋 马远 洞山渡水图

绢本墨画淡彩 77.6×33.0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01

图片 102

图片 103

图片 104

传宋汝志 雏雀图

绢本墨画淡彩 21.6×22.5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05

图片 106

图片 107

传南宋 马远 笔寒江独钓图

绢本墨画淡彩 26.7×50.6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08

图片 109

图片 110

南宋 梁楷 李白吟行图

纸本墨画 81.1×30.5 东京国立博物馆

作品以简炼的笔法出色地表现了诗仙太白的形象,堪称梁楷的"减笔体"水墨人物画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图上的鉴藏印为巴思巴文字所写的"大司徒印",据说是仕于元朝的阿尼哥之印。从狩野家摹本可知,在江户时代,此图与东方朔图成对。曾为松平不昧所藏。

禅僧 牧溪 远浦归帆图

京都国立博物馆

图片 111

图片 112

图片 113

图片 114

南宋 梁楷 出山释迦图/雪景山水图

绢本墨画淡彩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15

图片 116

图片 117

南宋 梁楷 六祖截竹图

纸本墨画 72.7×31.5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18

图片 119

传宋 石恪 二祖调心图

纸本墨画 各35.3×64.4 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片 120

图片 121

图片 122

惠崇 雁图

图片 123

图片 124

图片 125

南宋 马远 舟人形图浪图

图片 126

图片 127

马兴祖 20.8×22 东京国立博物馆

艺术,一切皆有可能

Art,everything is possible

今日荐读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而传到日本的这一部分的唐代文化却慢慢融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