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能帮你在杰克逊

你可以掌握主动

艺术馆,是塑造我们的艺术见解的绝佳场所。既然这样,为什么有那么多关于如何消化艺术的出色书籍,却没有一本书告诉你,应该怎样充分利用艺术馆?我们与艺术的相遇是有益的,甚至会对你大有启发。但不要受蒙骗,不要觉得只要待在艺术馆里,只要站在出色作品面前沉思,你自然就能获得有价值的艺术体验;这是误解。要想有效果,你必须在某种层面上理解它,或是被它打动,以此缔造与艺术作品之间的个人联系。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这样的火花不会自动点燃。虽然你期待艺术馆能在你的艺术之旅上拉你一把,实际上,白立方建筑协议却拟定了相反效果:它阻止我们获得有意义的体验。

图片 1【澳大利亚当代艺术馆】

介绍结束,如果你看够了“白立方”,想去逛逛梵蒂冈,欢迎点击【阅读原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Read more

跟白立方的规矩一样,艺术馆里沉默是金。很多艺术馆感觉像是艺术圣殿,原因在于此。当然,这没问题,如果你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然而,对大多数人而言,置身于完全安静的庞大空间之中,让我们觉得不舒服。当你可以听到警卫的每一次呼吸,然后人们开始低语,你就会觉得:的确存在太过安静的情形。我们的大脑可以联系起音乐、颜色和形状,这是既定事实。那为什么不能放一些音乐呢?艺术馆要如此极端地固守安静的原则,其实没什么特别原因。别怕,我们不会把艺术馆变成舞厅。只要处理得当,声音可以营造出适当的氛围,让人们放松,更愿意克服“嘘!”的预期,开口交谈。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5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6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7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8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

图片 13 Rothko Chapel – For Chorus, Viola and Percussion Various Artists – Morton Feldman: Rothko Chapel / For Frank O’Hara / The King of Denmark 图片 14

图片 15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图片 16【伦敦白立方画廊,没错,这个画廊就叫“白立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白立方建筑首次出现,是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设计原意,就是要有一块庞大的、干净的、中性的——因而是纯净的——白色空间。一块不受外界影响的空间。白立方建筑内部,本来应该只有你和艺术作品,别无他物,静默相对。但是出了问题:白立方本身之内变成了终结。白立方建筑让艺术馆和艺术家有了借口,可以专门为了艺术而艺术。因此,白立方的封闭开始产生隔离感,它的洁净如同消过毒一般,而艺术馆的空间一般都像实验室。白立方建筑不再只是一块空间,而是转而代表一种展现艺术的方式。你今天逛艺术馆的体验,受到这种方式的深远影响。

欣赏罗斯科的色域绘画时,有没有同时体验过极简主义音乐家莫顿·费尔德曼(Morton Feldman)的音乐带来的冲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ike this:

Like Loading...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17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如果不是因为白立方建筑,这本书就不会存在。所以,多少都应该了解一点儿它,这很重要

图片 18《第十四号作品》by 罗斯科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如果你对现在的公共艺术场所有所了解,特别是与当代艺术有关的博物馆、美术馆,“白立方”这个词一定不陌生。白墙、灰地、无窗,是大部分艺术空间的基本特征,也让大部分艺术的陌生人产生了敬畏之感。本介绍就是希望让人思考这种空间存在的问题。

图片 19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做呢?看看《如何逛艺术馆》里的这一节:配对欣赏帕克和波洛克——如何结合音乐和艺术提升你的艺术体验。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20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21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22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23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在艺术品之间游荡

太过纯净伤害了艺术馆。艺术需要联结真实世界,这样才能有意义。“并不是说艺术只能在像被轰炸过的、破旧不堪的地方欣赏”,艺术评论家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公允地说,“而是确实有其他欣赏方式,其中既包括空间又包括行为。”自相矛盾之处在于,大多数艺术馆宁静而严苛,所以无法容忍它们解释或是说明艺术作品的背景环境。干净的墙壁和沉默的环境,不允许讲述合适的故事、对话、表演、聚会或是任何其他有助于理解、欣赏艺术的方式。然而,我们可能正需要类似的指示,从而可以在艺术馆中度过惬意时光。

图片 28【白立方画廊巴西分店】

大部分艺术专业人士和狂热爱好者们对白立方建筑信心百倍。他们相信,它鼓励人们在艺术周围表现得体。不过,有很多前往艺术馆的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进入艺术馆时,带有某种希望甚至期待,想要获得有价值的体验。一旦进去之后,我们看到他们在艺术品之间来回游荡,每件作品面前平均待上十秒,或是二十秒。他们的脸上露出兴趣,但也有疲倦。多观察他们一会儿,你就会发现,很多人看上去茫然、迷惑、不知所措,甚至厌烦起来。“我们与艺术的相遇,不是总能像想的那么好,”思想家阿兰·德伯顿(Alan de Botton)写道:“艺术机构们向我们展示作品的方式,并没有邀请我们,没有让我们自己去和作品产生联系。”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font-size: 20px;">在艺术馆里,的确存在太过安静的情形。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font-size: 20px;">音乐可以凸显、强化艺术的情感、主题和戏剧化张力。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29艺术君已经开始翻译 How to Visit an Art Museum这本书,中文名暂定为《如何逛艺术馆》,今天放出介绍兼前言:《停止无目的的闲逛,开始有意识的行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几乎五十年过去了,你也许觉得现在已不同以往。艺术馆的专业人士会说:那就看看从那时起修建起来的,或是翻修过的所有美妙的艺术馆吧。他们是对的:有些白色立方建筑现在有了窗户,有些炫耀自己令人赞叹的建筑结构。然而,不变的是,优雅的艺术馆们仍为我们“奉上”它们的艺术作品。虽然在过去半个世纪中,艺术本身在各个方面多次重塑自己——比起从前,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复杂而且荒谬——艺术馆却继续用同样单调、极简主义的方式展示艺术品。有鉴于此,著名艺术收藏家查尔斯·萨奇(Charles Saatchi)将白立方建筑描述为“抗菌防腐”,以及“老套过时、令人担忧”。更糟糕的是,现在,人们将白立方建筑视为呈现艺术品的唯一方式。

有一集《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提到自己的一个“特异功能”:在他眼中,不同数字都是自带颜色的。这种现象,在很多艺术家身上也发生过。在画家耳中,一些音符听上去像彩虹一般;看到一幅画,有些音乐家仿佛听到一曲自由浪漫的爵士。我们这些普通人,作为艺术的欣赏者,同样也可以培养这种能力。

或者你知不知道:聆听查理·帕克的爵士乐,能帮你在杰克逊·巴洛克的滴画中找到可见的路径?不知道?如果你从未试过结合音乐和艺术,前方有个全新的世界在等着你。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图片 30 Autumn in New York Charlie Parker – Charlie Parker with Strings. The Complete Master Takes (Bonus Track Version) 图片 31

音乐,甚至是氛围声音,可以鼓励我们从不同角度欣赏艺术。它可以凸显、强化艺术的情感、主题和戏剧化张力,如果音乐能推进展示作品的深入理解,效果更好。比如,冰川崩解的音景(soundscape),音量不高,几乎是潜意识层面的,可以激发起你对北欧艺术的深化体验。

图片 32

图片 33《秋日节奏(第30号作品)》by 杰克逊·波洛克

Like this:

Like Loading...

 

等不及艺术馆按下播放键?你可以这么做。带上自己的 MP3播放器或是智能手机。选择能让你进入某种情绪的音乐,这种情绪要能匹配你要前往的艺术馆。做你自己的音乐主播:你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带着音乐去艺术馆——用你自己的耳机!——然后探索它如何影响你的艺术体验。找出哪些音乐有功用,哪些没有。恭喜,你已经走上了自己的学习曲线。

准备你的下次行程时,多想想你要遇到什么样的艺术。为特定作品选择适合它的迷你原声,创建你自己的播放列表。很快,你就会挑战自己,选出不一样的配对了,音乐能让你从不同角度思考艺术作品。或者你会发现,自己开始把音乐和图像想成实体。但是要小心。你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入迷了,接下来,如果站在一件作品前,但没有音乐陪伴,就像是看无声电影一样没感觉了。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能帮你在杰克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