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书名画是各朝统治者内府收藏的重要部分,嘉

观者如堵的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特展于11月8日落幕。当年,逾万名迹,通过不同渠道,万流归宗,汇聚于皇家禁地。但这里并非它们最后的归宿,被《石渠宝笈》收录并安放在各个宫殿之后,它们又开始了各自不同的命运。聚散分合,其中故事复杂曲折程度堪称传奇!

本文摘自《百年中国文物流失备忘录》,中国旅游出版社,2001年1月出版

《石渠宝笈》的书画并非都存于紫禁城、圆明园,承德避暑山庄等行宫也有储藏。从嘉庆朝开始,这些书画就开始纷纷流散,流散方式五花八门。

历代流传的法书名画是我国最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它们是古代艺术家智慧的结晶,代表了我国独特的艺术传统、审美趣味和民族气质。在封建统治时代,法书名画是各朝统治者内府收藏的重要部分,同时也被民间收藏家永世珍存。清代皇家对法书名画的收藏是继北宋徽宗宣和内府后的最大一次集中。乾隆六十年,清皇室所藏书画数量已蔚为壮观,计有万余件之多,存世的唐、宋、元书画几乎网罗无遗,近2000余件。至清末,国家内忧外患,这些国宝遭受到几次空前噩运,或消亡,或毁坏,还有许多离开了祖国,散佚于海外。一次是咸丰十年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法联军入京,将圆明园付之一炬,所藏书画200余件不是被焚,便是被劫,如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卷》被英国军官劫往伦敦,1903年为大英博物馆收购。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进入皇宫,宫内书画再遭劫夺,损失更为严重。及至1912年,清帝逊位,末代皇帝溥仪又将1200余件书画精品盗运出宫,后来在东北散失。这里主要记述溥仪于紫禁城小朝廷中盗运书画古董的经过以及文物流佚情况。

赏赐

梦想留洋的少年“天子”

早在嘉庆朝,嘉庆帝就多次将宫中所藏法书、名画颁赐给亲王和大臣,其中有些还是极为重要的剧迹。如颁赐给兄弟成亲王永瑆的书画作品中,就有西晋文学家陆机的《平复帖》和传为唐人韩稦的《照夜白图》。道光以后,赏赐更是有增无已,仅其中一次颁赐给恭亲王奕,就有宋徽宗赵佶的《五色鹦鹉图》、陈容的《九龙图》等名迹,现均藏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幼小的溥仪是在小皇宫中逐渐成长,并度过了他本应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在宫廷森严的礼仪制度和内务府控制下,这位少年在被驱逐出宫之前几乎没有跨出过紫禁城一步,因此,溥仪认为宫廷是一所大监狱。在他的周围没有少年伙伴,只有一群遗老旧臣和太监奴才,时时对他灌输着“恢复祖业”、“光复故国”的复辟思想,“没有一天停顿过”。渐渐地,这位少年“天子”开始懂得了去扮演自己的角色,懂得了“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溥仪在毓庆宫读书时的老师陈宝琛、英籍教师庄士敦是他的两个“灵魂”。在庄士敦的影响下,溥仪剪掉了象征大清朝的辫子,并在紫禁城内针对内务府和太监进行改革。更重要的是,通过庄士敦,溥仪接触到了宫外的世界,接触到了大清土地以外的世界。从而更为厌倦宫中单调的生活和周围的一切。同时,溥仪也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内战的发生,政局的瞬息万变,危险可能随时逼近。“与其等待民国新当局的优待,何不直接去找外国人。”出洋留学的念头在这位大清少年“天子”心中滋生了。

抢掠

出洋的问题遭到了小朝廷内几乎所有人的反对,王公大臣们惟恐皇上一出紫禁城,便失去了民国的优待,失去了他们的奢侈享乐。公然离开紫禁城成为泡影,溥仪便找到弟弟溥杰、溥佳,商议筹划,暗等时机。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经费问题。

损失最惨重的是兵火:一次是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抢掠并火烧圆明园,园中所藏书画200余件不是被焚,便是被劫;另一次是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宫中书画再遭劫掠,损失更为严重。

发誓要“还政于清”、“恢复祖业”的小朝廷并没有卧薪尝胆,而是依旧享尽奢华。巨额的开销使得民国政府所支付的优待费早已入不敷出。为此,清室不得不卑躬屈膝地乞求民国政府付给津贴。同时为了获得更多的钱财,小朝廷的上上下下、明里暗里都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宫中的珍宝之上,致使大量珍宝流出宫外。首先是清室公开拍卖珍宝古物,或抵押银行,当然他们根本无力赎回。仅1923年,估价卖给汇丰银行的珍贵古董就有80件之多;其次,内务府惊人的开销并没有满足这些遗老、大臣的胃口,他们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开辟了各种生财之道,有人竟办起了古玩店;宫中的太监也大胆地干起了偷盗宝物的行当,在当时地安门大街上,就有太监开的古玩店。

大名鼎鼎的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据《石渠宝笈》记载,应藏在圆明园,但1903年英国军官克拉伦斯约翰逊以不可思议的低价25英镑,将这幅作品卖给了大英博物馆。由于时间久远,其他流散在海外的许多书画作品具体抢掠情况已不可考。

溥仪为了制止太监的恶行,下令清点建福宫古物。建福宫储存的大量字画和古玩玉器是乾隆最喜爱的珍宝,嘉庆下令将其全部封存,装满了建福宫一带许多的殿堂库房,不想一场莫名其妙的火灾将建福宫连同周围的静怡轩、延春阁等一大片土地烧成焦土,清点和未清点的珍宝全部化为灰烬,后据内务府查点说烧毁了金佛2665尊、字画1157件、古玩435件、古书数万册,而这仅仅是内务府的一笔糊涂账。

偷窃

明清两朝,宫中太监偷盗宫中书画器物出宫的事,时有所闻。到了清末,更是登峰造极。溥仪退位以后,后宫管理相当混乱,一些心怀不轨的太监利用各种手段将宫内价值连城的书画文玩偷盗出宫变卖牟利。琉璃厂、地安门就有太监开的古玩店,专门负责销赃,生意火爆。据溥仪回忆,就他所知,宫内太监们在故宫盗窃宝贝从未间断。甚至在他大婚时,刚刚行过大礼,皇后凤冠上镶嵌的珍珠、宝石、玉翠居然被李代桃僵,全都换成了赝品。宫内盗窃活动之猖獗,可见一斑。

建福宫内储存着大量字画和古玩玉器,都是乾隆帝最喜爱的奇珍异宝,嘉庆帝继位后下令将其全部封存,装满了建福宫一带许多的殿堂库房。溥仪听说建福宫内很多珍宝被盗,打算整肃内宫,下令清点。然而计划还未实施,建福宫就突然莫名其妙起火,大火烧了一夜,建福宫连同周围的静怡轩、延春阁等烧成焦土,无数珍宝典籍也都化为灰烬。

后据内务府查点,这次火灾共烧毁金佛2665尊、字画1157件、古玩435件、古书数万册。

解放后,在清点故宫文物时,还发现一些清末民初太监企图盗卖出宫、临时藏匿在宫中犄角旮旯里的古书画,如《法书大观》册,每一件法书上的乾隆玺印、题赞又都被挖掉。此册中有欧阳询《张翰帖》、《卜商帖》,蔡襄、黄庭坚等重要名家真迹,总计52件。

即使贵为后妃,大难来临时也不忘顺手牵羊。最有名的,就是溥仪被冯玉祥逐出紫禁城时,敬懿皇贵妃也就是同治皇帝的瑜妃,早就预感大难将近,已事先偷偷把大名鼎鼎的三希堂法帖中的《中秋帖》和《伯远帖》转移到了自己居住的寿宁宫,在自己出宫时偷偷带回了娘家,后来又把这两件法帖卖给了著名古董商郭葆昌。

123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法书名画是各朝统治者内府收藏的重要部分,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