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祖荫旧藏 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6年6月25日-27日,西泠印社春季拍卖会将在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举行。届时,潘祖荫旧藏《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将亮相拍场。此拍品可称京师、山左、南中金石圈学术研讨的成果之一,为张廷济、张庆荣、瞿世瑛、叶志诜、吴云、潘祖荫、吴式芬等名家藏器,出自吴儁、陈畯等名手所拓,拓工极精。

潘祖荫旧藏 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由铭文拓本与全形拓合装于一轴。据悉,本周六、周日,西泠拍卖将赴济南公开征集拍品,地点在济南贵和皇冠假日酒店六楼贵和厅。征集范围包括:中国书画、中外名人信札手稿、古籍碑帖、名家印章及印石、珍品田黄、历代名砚、文房瓷杂、青铜器、明清家具、紫砂、中国历代钱币等多个门类。每日9:30至17:30,征集现场顺序安排,无需预约,详询0571-87812580、0571-87896778、18969020189。

此件拓本是潘祖荫所藏大克鼎的极初拓本,由铭文拓本与全形拓合装于一轴。钤有『伯寅宝藏第一』白文印,可知该器在潘祖荫心中的地位。后有李文田(1834-1895)、黄士陵(1849-1908)、马衡(1880-1955)、陈治等诸位金石大家题跋其上。

潘祖荫旧藏 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

山东陈介祺故居

大克鼎全形及铭文拓片附四家题跋 水墨纸本 立轴 88199cm

清拓本原裝1册15开,2715.3cm

秉承百年西泠印社金石精神的西泠拍卖依循真乃居先,诚为业本的宗旨,一直致力于保护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以其独有的文人情怀和务实创新精神,在12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有别于其他品牌的独特标识。

鉴藏印:伯寅宝藏第一、己丑所拓

提要:此册为潘祖荫滂喜斋所藏,内收青铜器拓片真而且精,为张廷济、张庆荣、瞿世瑛、叶志诜、吴云、潘祖荫、吴式芬等名家藏器,出自吴儁、陈畯等名手所拓,拓工极精。且有陈介祺、吴儁通篇考释,鲍康、潘祖荫题记。

本期专门策划金石学大家陈介祺专题,彰显他对传统文化的珍重与坚守,纪念这位以毕生心血,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文明做出巨大历史功绩的金石伟人。

此轴光绪十五年全角拓本,附鼎内铭文拓片,并清末至民国间四家考释题跋:

说明:日本学者荻信雄收藏。附展览资料、陈振濂致荻信雄信札一通提及借展此件拍品事宜。

其实,陈介祺所坚守的文化传统和西泠拍卖一直坚守的文化传统不谋而合。

1.李文田逐字考释铭文(铭文考释见图),款署郑盦太保(潘祖荫)得周克鼎,命文田读之,今以意属读而已,经义荒落,知无当也。光绪十五年(1889)五月顺德李文田识。 钤印:文田之印。

杭州市上城区清吟街一处老宅曾是清代咸丰年间体仁阁大学士王文韶的故居,再溯则是藏书家瞿世瑛清吟阁旧址,清吟巷之名即由此而来。

陈介祺像

2.黄士陵跋:此鼎初入潘文勤公家时,字多为绿锈所掩,后经刓剔,字渐多,此最后拓本,校李若农宗伯释文时犹多数字。第四行家字、惠字、民字甚明,第七行于、乃字,第八行申字,更完整,又第三行辟下龚字,亦可辨识,余字不全部敢强读。 钤印:穆父

瞿世瑛(约1820~1890),字良玉,号颖山,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以藏书闻世,其清吟阁与同郡的丁氏八千卷楼、劳氏丹铅精舍相竞美。咸丰六年(1856)曾编《清吟阁书目》4卷,计名人抄本792种,批校抄本177种,批校刊本298种,影宋元抄本30种,皆秘籍异本。咸丰十年(1860),瞿氏清吟阁藏书不幸毁于太平天国战火,劫余遂归八千卷楼。

金石学自宋代开端兴起,至今已千余年,金石名家辈出,其中清代陈介祺可谓独树一帜,为金石学史上划时代人物,巨擘大家。陈介祺,字寿卿,号簠斋,晚号海滨病史、齐东陶父,山东潍县人。出生书香门第,仕宦之家,官至翰林院编修。他对于经史、义理、训诂、辞章、音韵等学问,无不精研,公务之余,嗜好金石文字的搜藏与考释。在金石文字考证及器物辨伪方面,取得了极高的成就。《清史稿》称誉他所藏钟彝金石为近代之冠。

3.马衡跋:克鼎出宝鸡县渭水南岸,大小与盂鼎相若,二器并为潘伯寅滂憙斋所藏,而此尤晚出。此本李芍农释文,乃未剔时稿墨本,则较清晰,盖同为光绪十五年事,释在先而拓在后耳。此铭分两截,其一在侧,其一在腹,尤为仅见。涵楚先生得此见示,为识数语归之,马衡。钤印:马衡之印。

瞿世瑛亦嗜藏金石。此件潘祖荫旧藏《陈介祺等题跋金文集拓》中的毕鲜簋、苏公子癸父甲簋、虢季氏子组簋铭文三种均钤有清吟阁藏和吴儁手拓金石文字印,吴儁注曰:武林瞿氏清吟阁藏,并过录徐同柏《从古堂款识学》考释。

2014西泠秋拍 西周厉王陈介祺旧藏噩侯驭方鼎 成交价839.5万

4.民国二年(1913)岁在昭阳赤奋若嘉平,绍兴陈治观敬识。钤印:陈治之印。

吴儁,字子重,号冠英,江苏江阴人。擅画亦工篆刻,深受六舟和尚达受推重,拓工不凡。除了为瞿氏清吟阁传拓古物外,吴儁与诸多金石家过从甚密,如此拓中的小臣守簋、段簋为汉阳叶志诜所赠,寺季簋为海丰吴式芬所赠,师酉簋器盖本为吴云所藏。这些人活跃在以潘祖荫、陈介祺为核心的金石界朋友圈里,广收藏、精鉴别、富著述,重视群体考证,为后人留下了富饶而宝贵的财富。

2013西泠春拍 西周早期陈介祺旧藏青铜□父丁三足爵丁 成交价138万

出版:

潘祖荫(1830~1890),号伯寅、郑盦,江苏吴县(今苏州)人。咸丰二年(1852)探花,官至工部尚书。潘氏居庙堂之高而不辍经史,富藏金石,滂喜斋中彝器、碑版、图籍充栋。此册中所收的六年琱生簋、十二年大簋盖、毕鲜簋、师寰簋器盖、师酉簋器盖、叔向父禹簋、虢季氏子组簋等重器拓片,其上或钤郑盦、郑盦珍赏、伯寅吉金文字,潘祖荫旁注:某时归郑盦,原器皆归潘祖荫庋藏。

陈介祺鉴精藏富,治学严谨,见解独到。他一生所藏古器物数以万计 ,竟无一伪品,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冠绝海内。陈介祺的收藏,俨然是一座规模宏大的金石博物馆。据统计,仅青铜器一项,经陈介祺收藏过的就达数百件之多,包括毛公鼎、天亡簋、曾伯簠、十钟等346件,其中商周青铜器248件,秦汉青铜器98件,精品重器,玲琅满目。此外,还有秦汉刻石、各种古泉、古兵,瓷,铜器、玺印、封泥、石刻、砖瓦、秦诏版、陶器、碑碣、造像、古籍、书画等精品达万件以上。

1.《再读大克鼎》,周亚撰,《上海文博》,上海博物馆

陈介祺(1813~1884),字寿卿,号簠斋,晚号海滨病史、齐东陶父,潍县(今山东潍坊)人。道光二十五年(1845)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咸丰间致仕归里。陈介祺锐志金石,《清史稿》誉其所藏钟彝金石为近代之冠。陈介祺与潘祖荫是世交,书札往来频繁,互赠拓片,切磋探讨。潘祖荫对陈介祺的信札极为珍视,汇成《陈簠斋丈笔记附手札》和《簠斋传古别录》,汇刻入《滂喜斋丛书》。

2016西泠春拍 潘祖荫旧藏,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 成交价132.25万

主办,2004年第1期。

这一册潘祖荫旧藏《陈介祺等题跋金文集拓》可称京师、山左、南中金石圈学术研讨的成果之一。以陈介祺为首的金石山斗或探究书法,诠释铭文,或对比器形,记述递藏。如六年琱生簋铭文之右,陈介祺写道:古篆隶皆抑右者,用力而指不动也。今反。是故亢右腕肘肩用力而系于身,故右抑。可谓一语中的。对于金石故物,陈介祺深知古器出世即有终毁之期,不可不早传其文字,故尤重文字考释,兼擅墨拓之技。叶昌炽《语石》曰:潍县陈簠斋前辈,拓法为古今第一。此册中西周师虎簋铭文拓片钤印陈粟园手拓,即为陈介祺推重之拓工陈畯所拓。陈畯,字粟园,浙江海盐人,精于墨拓,尤工蝉翼拓,善于调制印泥和钤印,《簠斋印集》和毛公鼎初拓本即出其手笔。粟园去世后,陈介祺在给吴大征的信中惋惜地写道:追忆粟园,岂可再得。

除了收藏金石古物,陈介祺对墨拓也非常痴迷。四十一岁时,陈介祺辞官归里,潜心研究金石之道,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到藏古,鉴古,传古之中。陈介祺常与拓工彻夜制拓,共同研究实践传拓之法,乐此不疲,沉迷其间,传拓之声经夜不息。经他手拓的钟鼎彝器、权量、陶文、封泥、古泉、瓦当、汉砖、石刻造像等拓片,所绘图稿准确,用墨浓淡适宜,又有西洋透视基础,效果逼真,令人赏心悦目,别具韵味,至今被拓者视为圭臬,为海内外藏家所珍重。

2.《大克鼎出土年再考》,刘禹撰,《金石书学》2013年

2015西泠秋拍 陈介祺十钟山房藏十钟拓片 成交价48.3万

18期。

陈介祺书斋十钟山房

说明:

陈介祺所处的时代是金石收藏和研究兴盛时期,其时金石名家辈出,阮元、许瀚、鲍康、吴云、潘祖荫、何绍基、刘喜海等诸多金石同好都与陈介祺有往来,他们之间交流古器,探究学术,各有建树,这为陈介祺成为金石大家奠定了基础。陈介祺所交往的金石家中尤以吴大澂最为值得称道。两人一生从未见过面,仅凭书信互通往还,交流鉴古心得,互赠古物拓片,探讨学术问题,相互之间引为知己。

(一)1.大克鼎为姑苏潘祖荫先生家物,今藏上海博物馆,此轴以李文田考释文章为最早,所拓铭文又在铜锈挖剔之先,则今日观之,李氏考释当为潘氏最初对铭文释字的依据,墨稿尤为难得,而拓本在挖剔之先,亦属海内孤本。按潘氏得此鼎,求拓者甚众,均以翻本报之,事见宁路霞所撰《百年收藏》第94页,似此原器所拓应属麟凤。

2011西泠春拍 陈介祺鉴题陈洪绶 苏武李陵图 成交价483万

2.此幅拓片的学术价值,非但在于诸家尤其李文田公的详明考释文章,更在于所着年款为光绪十五年已丑(1889),足能纠正学界关于大克鼎出土确切的年份的一大缪误。遍查各书,如权威书籍文物出版社之《中国青铜器全集》第五集西周1部份,均以大克鼎于1890年光绪十六年出土于陕西扶风法门镇。见此拓本,李文田释文明确年款光绪十五年五月,马衡亦持此年份,而铭文拓版边钤有已丑所拓一印,亦为1889年,则此鼎出土至少不会晚于1899年或更早,因从陕西至北京,从出土到为人认购,非经一年光载断不能为,此拓一出,铁证如山。况且,查《潘文勤公年谱》,知潘祖荫逝于1890年,则即使此鼎1890年初出土,辗转至潘手又经考订校剔,岂一年间能为之?潘若逝于1890年,则鼎岂能得其考藏,所以综此二证,所谓大克鼎出土于1890年当为一大谬误无疑。

陈介祺是中国近代最大的民间古器物收藏家,更是晚清时期中国最杰出的金石学家和传拓大家。陈介祺金石的一生,对后世历史学、考古学、古文字学、博物学、印学等多学科,都有极大的影响。其学术精神,开一代风气之先。百余年来一直受到学界的高度赞赏,史学界、考古界、金石学界、古文字学界、书法界、收藏界无不服膺,皆尊其为翘楚。

(二)题跋者简介:

.

1.潘祖荫(1830-1890),江苏吴县人,字东镛,号伯寅,郑盦,咸丰二年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侍讲学士,加太子太保卫,谥文勤。曾上疏营救左宗棠纠弹胜保,文煜,好搜罗善本书及金石碑版之属,家以大克鼎,大盂鼎,史颂鼎等为重器。

编辑:隋萌

2.李文田(1834-1895),广东顺德人,字仲约,号若农,芍农,药农,咸丰八年进士,谥文诚,官至礼部右侍郎。学问渊博,于金元故宝,西北水地靡不精综。又精金石碑帖古籍版本,所得新拓,考释详明。善书法,宗北碑,百畅流于隋碑,行篆诸书亦有面目。藏秦泰山石刻及汉华岳庙碑刻本,因署居曰泰华楼。

3.马衡(1880-1955),浙江鄞县人,字叔平,室名凡将斋,1925年起长期供职故宫博物、院,先后任理事,副馆长等职。善书,工篆刻,精金石碑版之学。

4.黄士陵(1849-1908),安徽黟县人,字牧父,穆父,通六书,工篆刻为大家。又善西洋画法为彝器图形,艺林珍重,善金石碑版之学。

5.陈治(清光绪间),字伯平,浙江绍兴人。工书,善小篆,师安孙叔茀,笔力遵劲,楷书亦神似。能篆刻,兼能绘事,松石,山水皆工,为张鸣珂称赏。

123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潘祖荫旧藏 陈介祺、吴儁等四家题跋金文集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