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行书四言联水墨纸本 立轴,所以行书可定

于右任行书四言联水墨纸本 立轴

4、康有为书法虽主曲圆笔意,但仍讲求方圆互补,这体现于“方势弧线”以及笔圆势方、笔方势圆等特色上。笔圆势方表现在字形字态的方整上,像康氏《花香海气联》、《义门慈荫联》、《袁督师庙额》、《飞白书势铭屏》、《武侯戒行书屏》等作,多为楷书、行楷,直、横笔多平行或垂直安排,而曲笔依然充盈,笔圆势方。笔方势圆如《请于长作联》、《自坏永留联》、《岌嶪汪洋联》等作,这里的“笔方”是相对的,其实质上仍是方、圆互参,可以说康书中很少绝对意义上的“方直”点线。赵一新分析康书方、圆笔法时说:“其笔端方处多合汉隶、魏碑,笔体圆处似通秦篆、章草,但其行笔过程则形圆而神方。”[3]康有为笔圆势圆、全曲圆式作品占更大比例,如《游北戴河行书屏》、《读书闭门联》、《题大同书诗屏》等,多为晚年所书,更能代表其书法个性,这是天马行空、纵横自如、心手无碍的挥写,碑的精神融于曲弧势点线中,更凸显了雄沉、力度与大气磅礴。康氏这种“全曲”式写法令人想起傅山的“全曲圆”式大草,如康氏《游北戴河行书屏》、《四栝苍苍诗帖》、《千古江山词句》等作与傅山大草几多相似,但傅山草书常为绵延不断一笔书,而康氏草书较少字间连属,更显沉著痛快。

图片 1

款识:于右任。钤印:于、右任

横画和直画在康书中被处理得较平直,但仍有为数不少的这类笔画被他“做曲”,比如其横画多含隶意,略带弯曲度,部分竖笔也略呈或左或右的弓状。如《译字说诗联》、《读书闭门联》等作中的横笔、竖笔均或多或少隐含弯曲度,而非单纯的平直势(如前作之“中”、“国”、“字”、“小”、“禅”等字,后作之“书”、“随”、“闭门”等字)。

图片 2

局部

2、康有为的曲圆点画、弧形线式有着鲜明特色,具体到细节上体现为以下几点:

上二横收笔藏锋,第三横出锋上钩,以连竖撇起笔。

于右任

图片 3

行书的点画变化很大,在楷书的基础上用笔增加了动势和牵丝变化,结构更加多姿。

13032cm2 约3.7平尺

图片 4

“主”——其点起笔处多一个小钩,此为承上一字笔势,这种点多了一层曲折。

作为近现代书法大家的于右任,早年从赵孟頫等入手, 后来转而学习魏碑, 以此为根基形成个性鲜明的碑味行楷书。于右任 以行写碑 形成其雄健、奇险、朴茂的特色。从用笔用锋上看,其碑体行楷主要是用圆笔并加侧锋。他早期魏楷追摹魏碑刀痕效果,像早期的《张清和墓志铭》、《赠大将军邹君墓表》等,均方笔为主,锋棱显耀;伴随着之后不久自家碑体行楷风格形成,转而越来越青睐圆润朴厚的笔触,不论是草、行、楷书,都改以圆笔为主了。笔圆字方,魏碑体的结构,篆隶式的笔法,成为他行书的特征。从结构上看,于右任行书的特色是拙中有巧,活用魏碑体势,自成风格。

图片 5

“有”——左为两点合笔,右为一长点代表两点。

局部

5、突出线、弱化点。康有为书法尽量以“线”“造型”,字间虽很少牵连,但单字内的线普遍舒长延展;各种“点”笔被淡化、或被改造成“线”,比如“三点水”常连为一曲势线,“雨”之四点变一笔,“只”、“真”、“焦”等字下部的点常写成一连笔。康氏行书强化“线”、淡化“点”,似乎在援引草书笔意,其实这与作者的创作主旨一致,即运用传统“帖派”的曲势笔法、圆转结构、乃至行草法来熔铸秦汉北碑,求取“帖笔碑意”。虽然康书风格的形成亦含有个人书写习惯因素[4],但艺术形式上的主动择取是决定性的。

图片 6

于右任的前、后期行楷亦有不同,前期魏碑风貌更浓厚,方直字势显著,后期魏碑味逐渐淡化,笔触愈加圆厚,挥洒更自如随意、 自出机杼。于右任融篆、隶、草、楷笔法于一炉,以中锋为主,参以折笔、断笔、截笔、顿挫、波磔之法, 纵横挥洒无不自如, 其运笔浅入平出,不拘藏头护尾等传统理法,放得开,收得住,真可谓风樯阵马,沉着痛快, 用笔雄强大气,自然真率。

横折部大都做一笔弧转,极少直折硬转;弋钩、竖弯钩类呈全弧圆形;这些折部和钩类对圆笔弧势作用颇大。

图片 7

于右任,近现代书法大家。碑骨帖魂,气势磅礴。《行书四言联》,魏碑风貌浓厚,挥洒自如随意。

1、“圆笔曲势”是康有为书法的主调,以曲化直、以圆化碑、破觚为圆,是康有为沟通碑、帖的主要方式。康书从点线笔画,到笔画组合,到一个单字,处处体现着弧势线型、曲势结构。康有为代表性书体有楷、行两体,这两种传统上以方为主、曲圆辅之的书体,在康南海笔下尽量以曲圆势出之,这是极有勇气的尝试,如他的楷体作品《袁督师庙记》、《与木石居匾》等等。更重要的是,康有为有意识地以曲势圆笔书写北碑或汉隶,而非一般意义上的帖学系统内的曲圆笔势、圆笔行草书(比如唐人大草或傅山那样的草书),将魏碑精神以圆融的形式表现出来,的确需要非凡的胆魄和长期摸索尝试。

第一横起笔承上一字笔势,故无折钩,仅露锋向上,第二横接第一横笔势,故有折钩,三横亦然。

图片 8

以主导性的圆笔曲势写圭角分明、森严方正的北碑,且不乏“意势舒长”,“雄奇角出”,康有为这些有意识的追求终使其书风自树。

点在行草书中有提神、贯势的作用,所以行书中,点比楷书多变化。

北京银座2017春拍

图片 9

王文治亦有诗赞之:“天姿浚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一扫二王非妄语,祗应酿蜜不留花。”

康有为书法结构上的显著特色是:构字茂密,横向取势,字态端正。其结体舒张,外松内紧;字内点线较密,厚重的点画与茂密的结体相得益彰,生发了康有为特有的雄阔与沉毅。同时,紧密的结构中又有一些长笔画向四外拉出,如弧形长撇、长捺,主横画,戈、钩画等。康书力求端正、“横平竖直”,这样一来,康字的“正”、“平”+茂密的结构+舒放的外拉长笔——形成矛盾而复杂的统一体,宽博而茂密,力势内敛又情势外发,或许这正是康书之魅力。比如其书作《云龙天马联》中的“吸”、“骧”,《瑶台白波联》中的“苑”、“波”、“非”等等集中展现了这矛盾。康书总的看是横向取势、左右发劲的,这受益于汉隶与北碑,不过上下字间的联系亦因此削弱了。由于对弧曲势的青睐,康书许多字呈圆势围裹字形,特别是含“囗”、“门”、“冂”、“匚”、“勹”、“」”等部件的字。圆势围裹字形于别人的行书中是较少见的。

图片 10

此联为于右任中年典型的以行写碑体,上下联语极佳。万缘放下是屏息诸缘,不染一尘;一念单提是清心寡欲,明心见性,是为参禅悟道的先决条件。

“口”、“日”、“目”、“月”、“彐”、“门”、“宀”、“冖”、“囗”等部首或组字构件一般写成圆弧形。

图片 11

释文:万缘放下,一念单提。

6、中锋为主,较少提顿。康有为书法基本为中锋行笔,以求笔画的厚实沉着,但他的用锋使毫仍比较灵活,翻绞锋、侧锋常作为辅助笔法,前者常见于转折处,后者见于撇、捺等拖长画或者笔画的尾部,持稳的中锋法也强化了许多长笔画的篆、隶笔意(而非今楷、魏碑笔意)。康书还摒弃楷、行书的提顿笔,这也是亲近篆隶笔法、远离帖学楷行笔法的表现。省略提按使点线粗细反差不大,线条中段则粗厚沉实。总的看来,康有为用锋虽不如同样致力于糅合碑帖的赵之谦、沈曾植那样多变,但康氏用其他手法弥补笔法单调感,如常以飞白、迟涩、掣颤、行笔缓疾、单字内笔画牵连以及结构疏密等手法来丰富形式感。

“枚”——逆笔出锋,有欲右先左之势。

一是个性十足的弧形长捺、长撇;二是平势横画,基本没有楷、行书的应有姿态,而呈水平设置,且多含隶意,中粗端细或左轻右重(尾部或有隶笔式的上挑之态);三是“走之”、竖弯钩、趯笔等求取与北碑的暗合……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捺笔、撇笔呈弧弯状。捺笔尽弃传统楷、行的磔部而做均粗形弧笔或端细中粗形弧笔,成为康有为招牌式笔画——这样的捺法实际上是极难把握的,然而这种捺在康书中不觉别扭,因为它与其他笔画存在形态与意趣上的默契、和谐。康书还有一种捺法尾部略起波磔,呈脚掌状,颇似龚贤书法中的捺笔,这也看出康书笔画细节上的变化。

图片 15

康有为书法的结构与章法

“源”——二、三点瘦长,似竖挑笔画,左右形成疏密反差。

字间联系性差是碑派书家共有特征,这与单字相对独立、上下字较少牵连有关,也和书家们取法的汉隶、章草、魏碑的横势结构有关。康有为书法大多为单字独立,很少数的字间连缀也显得牵强,单字个个完美到位,然而单字在塑成完美自我的同时也一定程度地影响了字间的连贯性,这一特征在少字数的楹联、榜书中不算什么,但在多字数作品中则弱点被放大。章法上的缺陷与其归于个人的技巧与形式,毋宁归结于时代(碑学)使然,熔冶碑与帖的时代新尝试中,寻求完美构局是难题之一。虽然如此,康有为仍有不少章法巧妙的(多字数)书作,如《题大同书诗屏》、《陪恭王踏雪诗》、《焦山住怀寐叟诗卷》、《致毅夫副宪书》、《孔子二千四百七十四年条幅》等均为佳构。

“茶”——上面的两点与下面的两点均相对,然后一横一竖以求其变化。

3、康有为书法的线式虽以曲圆线型主导,但这种线型有异于史上草书之“纯圆”线型,而是极具张力与韧劲的弧形线段,或可称为“方势弧线”、“方势曲线”,这就显得笔圆而势方、貌圆而神方、“内劲潜行”。这种线型令人想起八大、赵之谦以及后来于右任的圆笔写法,同样是以曲圆线型呈示力骨与劲势。这里须强调:康有为是在探索以圆笔曲势写碑体、隶意,这较之曲势行、草书难度大得多,也无前贤可以参考。康有为是通过几种主要笔画来打通“曲笔”与“碑意”的:

王羲之、王献之书法

“流”——二、三点并为一竖长点。

“巢”——下面两点代撇、捺,笔势与“兴”字一致,然后以游丝连成一弧丝,妙在游丝轻盈而两头重,这也是“米字”的独特笔法。

图片 16

“春”——三横变化丰富。上二横短而有曲度,第三横长而直。

“为”、“鸿”——四点成一横画,“为”字收笔出锋,“鸿”字收笔藏锋。

王献之

“米字”横画不平,向右上倾斜,而且是起笔略重,可藏可露,行笔要逆势快进,收笔要回顾,顿笔不可过重。

“留”——前为四点写法,笔断意连;后为三点写法,一笔连写。

“点”、“为”、“热”——“点”字四点笔笔清楚,“为”字四点相近相连,“热”字四点连成一笔成波浪式 ,富有节奏。

四) 三点水

图片 17

唐 · 杨凝式 《韭花贴》

一为东晋“二王”流派:二为唐代颜真卿流派;三为清代魏碑行书流派。

颜真卿流派行书是从王羲之一派衍生的。颜真卿在传统笔法中融人篆籀笔意,结体变背势为向势,易方为圆,郁勃顿挫,自然率意。以杨凝式、蔡襄、王铎、刘墉、何绍基等为代表,其中何绍基学颜最富创造。

竖二点比横二点在字中运用得少,横二点常常距离远,而且中间要隔笔画,竖二点则反之。

图片 18

图片 19

此轴书法峻逸挺拔,棱角分明,魏碑书法特色极为明显,代表了赵之谦宗法北碑书法初成时期的书法风貌,是赵氏早期书法的精整之作,也是清代晚期北碑书法的杰出作品。此书结字方整,犹存隶书意韵,起笔处多用侧锋,锋芒毕现,极具特色。

而行书的地位在其中还有些特殊,它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问,兼有两者的特色,有“行楷”和“行草”之分。

写得比较工整而近于楷书的称为行楷,写得比较奔放而近于草书的称为行草。行书脱胎于隶书,萌生于东汉,成形于魏晋,至东晋趋于成熟。

图片 20

清 · 赵之谦《楷书心成颂》轴

图片 21

横行两点都强调呼应,在形状上又要注意变化。

现以宋 · 米芾《苕溪诗》为例,来体会行书的点画特点和结构特点。

图片 22

“酒”——这三点水是“米字”特殊的笔法,第二点的笔法多细微转折,颇具风致。

他七八岁开始学书,至此已有30年与笔砚为伴的生涯,完成了对颜真卿、李邕、欧阳询、柳公权、沈传师、褚遂良、“二王”等数家“集古字”的学习。

行书的点分为:独立点、横两点、竖两点、三点水、横三点和四点等。

图片 23

以收笔出锋来看,“交”字的首点靠近起笔处,“讴”字稍后,“主”字在中后段,收笔均有启下之意。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满”——其右下“入”可写成两点。

《苕溪诗》点画分析: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以下五字,不算以点代画的点,共有八个点,这些点虽都不完全相同,然而用笔方法相近。

图片 30

《苕溪诗》为墨迹纸本,纵30厘米,宽190厘米,35行,是北宋元祐三年八月米芾38岁时所书,与另一件传世名作《蜀素帖》仅相隔一月。

“江”——三点形不同,二、三点紧连。

作点之法,其势要重,如高峰坠石。落笔速度要快,落点后,迅速将毫铺开并取势,乘机稍作顿挫,然后反折而疾收,自然劲健。

图片 31

于右任行书四言联水墨纸本 立轴,所以行书可定义为流动的书体和流行的书体。一、点

二、横

行书的结构、点画近于楷书,易于识别;使转、风神近于草书,易于抒情,是最蕴藉风流的书体。

“情”——“月”中二小横变为两点,笔势不同。

此卷是米芾即将前往苕溪时所写的六首五言律诗,米芾此时虽属壮年,但书法上已卓然成家。

“无”——三横画极可玩味,可见相背之变化,最长横画起笔带有侧锋横“刷”之意。

米芾的行书风姿翩翩、神采超逸、纵横挥洒、驰不失范,形成了“风樯阵马、沉着痛快”的独特书风,苏轼誉之为“超妙入神”。

“病”——上点起笔藏锋,收笔微出笔锋,故圆浑。

图片 32

鼓侧一路的书风峻峭跌宕,以李世民、褚遂良、李邕、米芾、董其昌等为代表,其中米芾最具风神。

内容源自至善书法,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下五种写法,各个不同,可见其善于变化。

“自”——合两点为一笔。

图片 33

刘熙载《艺概》云:“书凡两种:篆、分、正为一种,皆详而静者也;行、草为一种,皆简而动者也。”这大体可以概括书体的基本情况。

“宫”——左点粗重有力,“字”的“^”均变化不同。

“漫”——三点虽无游丝相连,然笔断意连,多体会能知其笔法、笔势之妙。

魏碑行书流派是清代碑学兴起后产生的。书家将魏楷的体势和用笔化入传统的行书之中,即增加了碑铭书法的雄强之气,又于拙朴中融人流美之态。以赵之谦、康有为、沈曾植、曾熙、于右任等为代表,其中赵之谦别具新意。

“二王”流派行书是文人书法的杰出典范,影响最广。以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为代表,分别形成“平正”和“鼓侧”两大支流。

图片 34

王羲之

“旧”、“不”——两字横画一方一尖,提按的痕迹鲜明。“不”字一横可见米芾行笔的变化之妙。

“八”、“花”——点为“S”形用笔,但前者跳跃大,点不相连,后者两点以游丝相连。

二) 横两点

图片 35

图片 36

米芾的“艹”基本上分四笔书写,这是他的特征,可从此处辨别米书真伪,如《离骚经》中的“苗”、“芷”等字皆露出马脚。

“兴”——下面两点相对,左点饱满而稳定,右点瘦健而流畅,形成对比。

三) 竖二点

图片 37

平正一路的书风雍和秀逸,以智永、虞世南、陆柬之、赵孟頫、文徵明等为代表,其中赵孟頫尤为突出。

五) 横三点

“交”——上点与右点起笔笔势一致,不过上点收笔时,顿笔后迅速从腹中出锋,而右点收笔则为藏锋,戛然而止。

图片 38

行书大致可归纳为三大流派体系:

图片 39

* 行书点画特点

“心”——三点有呼应。“意”字将“心”造为三点,三点相连,成两个“S”形笔势,活泼生动。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苕溪诗》和《蜀素帖》字数较多,用笔结体多富变化,通幅舒卷自如,是行书入门的最佳范本。

“浮”——竖三点水不连,故横三点相连,以示变化。

“行”有流动、流行的意思,所以行书可定义为流动的书体和流行的书体。

六) 四点

一) 独立点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于右任行书四言联水墨纸本 立轴,所以行书可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