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案组民警先后在陵川、高平等地抓获犯罪团伙

  原标题:“捡”回来清代木雕? 文物属于国家所有!

  来源:法制网

  (记者 辛戈)今日,省公安厅向社会发布信息,晋城市陵川县公安局破获系列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被盗案。据悉,本案中山西警方共打掉盗销一体犯罪团伙2个,抓获骨干成员11名,破获案件30余起。

  陵川,被誉为“中国金元古建筑地上博物馆”,拥有不可移动文物千余处,馆藏文物数万件。在距陵川县城10公里的崇文镇井郊村,一进村口,迎面就可见一座建造于康熙年间的三圣同宫庙。村委会主任张李忠说,从去年开始,不断有村民反映,有人偷盗古庙上的建筑构件,门梁上部的木雕,屋脊上的精美砖雕,石墩、柱础都不翼而飞。“今年,13名盗窃文物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我们村里群众拍手称快,这是对犯罪分子的极大震慑,是保护文物的有力举措。”

  原标题:山西陵川法院公开宣判盗窃古建筑文物案14人获刑

  2016年以来,晋城市陵川县境内发生多起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建构件、寺庙功德箱被盗案。案件发生后,陵川县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进行侦破。通过全面排查、现场勘验、数据比对,成功锁定有盗窃犯罪前科的犯罪嫌疑人史某、苏某、焦某。经对同类案件大数据分析,警方逐渐梳理出分别以苏某、史某为首的两个盗销一体犯罪团伙,以焦某为中间人,两个团伙相互勾结,交叉作案。6月21日、7月3日,在高平警方的大力协助下,专案组民警先后在陵川、高平等地抓获犯罪团伙骨干成员11名,追回被盗文物4件。

  案件频繁发生,陵川县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进行侦破。通过全面排查、现场勘验、数据比对,对同类案件大数据分析,逐渐梳理出分别以苏某、史某为首的盗销一体犯罪团伙,以焦某为中间人,两个团伙相互勾结,交叉作案。2017年6月21日、7月3日,在高平市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专案组民警先后在陵川县、高平市等地抓获犯罪团伙骨干成员11名,追回被盗文物4件。

  法制网记者 马超 王志堂

  经查,2016年10月份以来,犯罪嫌疑人焦某、苏某、史某等人使用微信、电话相互联系,先后在河北行唐、涉县,长治市以及晋城市高平、泽州及陵川等地,采取破坏性手段盗窃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等古建构件、寺庙功德箱,作案30余起,后将赃物变卖给张某等人,形成了盗销一体的职业犯罪团伙。

  陵川县人民检察院依法以盗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焦某、苏某等13人提起公诉后,陵川县人民法院于今年4月10日对本案公开审理。

  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法院近日对一系列盗窃古建筑文物案进行公开宣判,被告人焦红卫等13人犯盗窃罪,被告人张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目前,11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对其余犯罪嫌疑人的追捕及追赃等工作仍在进行中。

  经查,犯罪嫌疑人焦某、苏某、史某等人使用微信、电话相互联系,在深夜或凌晨驾车携带千斤顶、吊链、撬棍等工具,或翻墙上房、或撬锁入院实施盗窃。2016年10月份以来,先后在河北行唐、涉县,长治市以及晋城市高平、泽州及陵川等地,采取破坏性手段盗窃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等古建构件、寺庙功德箱,作案30余起。

  法院经审理认定,2013年以来,被告人焦红卫、苏海军与外县籍其他11人,交叉结伙,流窜跨域,大肆盗窃古建筑构件,致古建筑不同程度毁损,包括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造成文物资源破坏,依法应从严惩处。

  来源: 山西晚报

  庭审中,第一被告人焦某对犯盗窃罪并不认可,他辩称,自己并不是专职的文物盗窃者,之所以会对众多的古建筑下手,是因为这些古建筑长期以来无人看管,均处于破败不堪的状态,有些甚至是自己无意中“捡”回来的,并不知道这些砖雕、木雕、琉璃瓦、石墩都属于文物,更不清楚这些文物的价值。

  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文物藏品定级标准》的相关规定,根据文物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对文物的定级规定了一级文物定级标准、二级文物定级标准、三级文物定级标准、一般文物定级标准四个级别,并对各个级别的定级有明确标准规定,其中的一、二、三级归为珍贵文物。

  对此,法官贾卫东表示,我国《文物保护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由于陵川地上文物众多,当地百姓司空见惯,所以被告人会认为自己的行为属于是小偷小摸,和文物盗窃大案扯不上关系。但从被告人销赃情况看,他们深知这些文物的价值。而且,这种文物盗窃行为的破坏性极大,一旦把这些木雕、琉璃瓦盗了以后,文物的价值就会大大折损,对文物本身也会造成不可逆、不可恢复的损害。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的规定,案件涉及不同等级文物的,按照高级别文物的量刑幅度量刑;案件涉及有多件同级文物的,五件同级文物视为一件高一级文物。

  在法庭审理中,案件相关人张某引起了法庭注意。在外人眼中,他经营着一个古玩店,是一位古玩收藏者、爱好者,而在苏某等人眼中,却是他们的销赃渠道之一。经查,张某两次从苏某手中购得木雕3块。

  根据该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盗窃一般文物、三级文物、二级文物以上文物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量刑标准。

  面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张某在庭审中辩称,自己在古玩市场收购砖石木雕的行为,只是普通的民间交易,并不属于文物买卖。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第四十条的规定,购买销售文物,须核实清楚文物的名称、图录、来源、出卖人、买卖人的有效身份,并报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备案。但在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上,张某曾明确供述,虽怀疑过焦某的木雕可能是偷来的,但在收购时故作糊涂促成交易。

  据此,法院对于本案盗窃一般文物的情况,五件一般文物折算视为高一级别的三级文物后,以三级文物的量刑幅度量刑,依法认定为数额巨大的量刑标准。

  今年6月28日,陵川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宣判,根据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被告人焦某、桑某等13名被告人犯盗窃罪分别被判处二年六个月至九年不等有期徒刑,对以上被告人没收非法所得的同时判处5000元至5万元不等罚金。被告人张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综上,法庭认定被告人焦红卫等13人盗窃古建筑构件或盗窃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盗窃罪。

  庭审结束后,法官贾卫东解释说,对于本案中所有被盗物品及赃款,均予以追缴并返还原单位。虽然很多被盗文物构件下落不明,赃款也被被告人挥霍一空,但对追缴赃款赃物不设时限,定会一追到底,永不清零,随时发现随时追缴。

  其中,被告人焦红卫盗窃一般文物54件,盗窃其他物品4次,有犯罪前科,被判处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50000元;被告人韩志荣盗窃一般文物47件,盗窃其他物品2次,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40000元;被告人苏海军盗窃一般文物28件,盗窃其他物品5次(包括盗窃青石石板未遂1次),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000元;被告人宋晚土盗窃一般文物26件,盗窃其他物品4次(包括盗窃青石石板未遂1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000元;被告人郭二平盗窃一般文物26件,盗窃其他物品1次,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000元;其他8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至两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1000元至5000元罚金。

  本报通讯员 张沁萍 本报记者 闫书敏

  同时,基于被告人张某明知根据文物保护条例和市场经营规则,收购古玩应当核实古玩的来源,对于来历不明的古玩不能收购,怀疑焦红卫送来的木雕是偷来的,两次以15500元的价格收购,虽在起诉前被取保候审,鉴于收购文物有一定现实危害性,为切断销赃途径,判前依法决定逮捕,认定其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专案组民警先后在陵川、高平等地抓获犯罪团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