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王华祥认为他们对中国画家,该场拍卖中有8幅

著名画家王华祥的版画、素描展《喜入迷途》日前刚刚闭幕,而为他一手操办展览的就是位于环铁国际艺术城的一家国际画廊——韩国KU艺术中心。据介绍,这两年北京每年新开的国际画廊能够达到10家左右,而其总共容纳的画廊数也不过百余家。“国际画廊与中国画廊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们不仅是买卖作品,而是全方位打造、包装画家。”王华祥说。

拍卖场上的洋艺术

图片 1

来自欧、美、日、韩等国的画廊纷纷“落户”北京,投资一般都在500万元以上,其中不乏国际知名画廊,但它们却并不急于赚钱赢利,主要表现为并不以画作买卖为主,而是对中国艺术品市场做战略性投资,并培养自己的画家。

近些年来,外国艺术家的作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内地的艺术市场上,中国人购买外国的艺术品正在逐渐告别从前必须远赴重洋的境况。

日野之彦 《我》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艺术品市场潜力无穷,因此国际画廊目前进驻中国,多是先占领阵地,相当于投资原始股。”王华祥说。

记得在2007年的北京华辰西方油画及雕塑专场,上拍的24件作品无一不具有国外背景,引起人们的热烈关注。在该场拍卖中24件拍品有12件成交,总成交额达1408.5万元。

秋季艺术拍卖已经接近尾声,京城几家主要拍卖公司的成交额维持了春拍时的良好态势,虽然近期股市从近6000点一路下挫至4700点附近,令人担心股市的熊市是否已经来临。但艺术市场的牛市,在拍场不断创高的纪录中毫无悬念地稳固下去。外国艺术品也趁中国的牛市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内地的市场上,中国人买外国艺术品似乎 正在告别远走他乡的窘境。

韩国KU艺术中心的会长具天书表示,除了与王华祥这样的知名画家签约外,他们还将于明年推出88个青年艺术家进驻艺术区,这种艺术家在一起生活、创作的项目在国外很普遍,但在中国,这样大规模的活动还是首次。

在2007年的第十届北京艺术博览会上,来自英国的诗高画廊重磅推出了其代理画家彼得豪森。作为英国当代油画的领军人物,《泰晤士报》和《华盛顿邮报》评价他为百年难遇的一位油画大家,在拍卖市场,他的作品也一再刷新纪录。

于12月3日结束的北京华辰“西方油画及雕塑专场”,因为上拍的24件作品无一不具有国外背景,即作品作者为外籍人士而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该场拍卖中24件拍品有12件成交,总成交额达1408.5万元。与此同时,中国嘉德也将于12月中旬推出一批19世纪欧洲古典油画,作为四季拍卖会中的展卖品。外国艺术品能否搭上中国牛市的顺风车而成为新贵?答案仿佛在乐观与平和中徘徊。

国际画廊虽然在艺术品市场上经验丰富,但王华祥认为他们对中国画家“原生状态”的了解还有待提高。国际画廊关注的画家基本是媒体或圈内成名的,容易表面化,“用外国人的视角看中国,对中国当代艺术品产生的背景不了解,很容易使他们选择的作品流于一种表层符号。但国际画廊的加入,对于中国的创作者、经营者和买家来说,无疑都是一支‘兴奋剂’。”

而早在前几年,北京的中诚信拍卖公司就组织过两场以俄罗斯油画大师作品为主的专场,但成交结果并不十分理想。直到2007年春拍,北京翰海组织了亚洲艺术专场,81件拍品中约20件来自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艺术家作品在该场拍卖中吸引了中国艺术牛市的部分资金。值得一提的是,该场拍卖中有8幅作品流标,但只有一幅的作者是韩国艺术家,其余7幅均来自中国艺术家。

投资外国艺术品从亚洲板块开始

编辑:admin

中国买家对于亚洲其他地区艺术家作品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排斥情绪,在价格认可方面与本土艺术家也并没有太大区别。

其实,北京华辰并不是第一家将国外艺术品推向中国内地的拍卖公司,早在前几年,北京的中诚信拍卖公司就组织过两场以俄罗斯油画大师作品为主的专场,但成交结果并不十分理想。直到2007年春拍,北京翰海组织了“亚洲艺术”专场,81件拍品中约20件来自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的艺术家作品在该场拍卖中吸引了中国艺术牛市的部分资金。从单幅作品成交额排名看,韩国艺术家金昌烈的作品《再现》以78.4万元成交,名列第7位。日本艺术家日野之彦的《我》以57.1万元人民币成交价名列第9位。日本艺术家松浦浩之以31.36万元人民币成交的《豪华粉红色》排名第15位。除此以外,该场中成交价超过十万元的亚洲艺术家(不含中国及中国港台地区)作品还有3件,分别是以17.92万元人民币和14.56万元人民币成交的两幅韩国著名摄影艺术家斐淮晟的行为摄影作品《画家的衣裳——包括芮奥、马莉雅和天使们》和《画家的衣裳——塔德玛和女孩子们》,以及韩国艺术家李吉雨以10.3万元人民币成交的《不相关的答案》。值得一提的是,该场拍卖中有8幅作品流标,但只有一幅的作者是韩国艺术家,其余7幅均来自中国艺术家。除了这一幅流标的作品外,亚洲地区(除中国)其他国家艺术家作品成交最低的也获得了3.36万元的成交价,即被称为日本“前卫婆婆”的女艺术家草间弥生作品《花A2》。由此看出,中国买家对于亚洲其他地区艺术家作品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排斥情绪,在价格认可方面与本土艺术家也并没有太大区别。亚洲地区艺术家的作品进入中国市场后,同样会有一部分优秀作品取得和中国艺术家相等的价值回报。

红门画廊见证北京艺术变迁

那么,为什么中国买家会对出现在拍卖市场的亚洲区作品表现出非常自然的接受度。北京翰海油画雕塑总监李亚俐向记者介绍说,中国买家有一小部分对国际市场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他们的眼光不止停留在内地的艺术品市场,更是扩展到海外。由于对海外市场有着深厚的了解,这些人知道世界哪些艺术家作品值得收藏。加之亚洲地区特别是韩国、日本与中国的文化共通性,使得这些艺术家作品很快被具有国际眼光的中国买家收藏。而对于那些对国际市场不够了解的买家,一些有实力的拍卖公司亦会通过层层筛选,最后能上拍的是在国际上比较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作品。这样,挑选值得信赖的拍卖公司就是挑选值得收藏的作品。

1991年,坐落于北京崇文门南大街东便门角楼的红门画廊开业,画廊主人是澳大利亚人布朗华莱士。在北京学习中文的时候,北大举办的现代水墨画展让他爱上了中国当代艺术。

除了拍卖这个二级市场,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虽然在中国其本应具备的一些功能被拍卖所代替或者掩盖。但也显露出对亚洲其他地区艺术品的关注。来自台湾的陈绫蕙在北京798建立了自己的陈绫蕙当代艺术空间,并着手在北京草场地再建一个1000多平米的艺术场所。她向记者介绍说,虽然目前自己代理的艺术家主要以中国内地为主,但也不排除以后会将外国艺术家作品特别是日、韩艺术家作品介绍给中国买家。另外,一些韩国画廊,比如进入中国市场较早的《表画廊》、《孔画廊》纷纷在中国建立分画廊,并乐此不疲地参加各种艺术博览会。《表画廊》社长表美仙说,虽然在中国参加的艺术博览会层次各不相同,但他们都会尽可能多地参加,以期用高亮相换取高关注。目前其代理的韩国艺术家李容德雕塑作品已经在中国藏家心中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红门画廊见证了北京艺术市场的变迁。布朗说,红门画廊的主体客户是海外人士,其中包括国外的博物馆、画廊、经纪机构和艺术商人,还包括一些长驻中国的外籍人员。国内的买主以前只有几个人,每年大约买2至5幅作品,最近几年随着中国人购买能力的提高,国内买主也渐渐多了起来。

外国艺术品是否已 “入乡随俗”

随着外资画廊不断进入北京,许多本土优秀艺术家开始走向世界。徐冰、蔡国强、张晓刚、王广义、岳敏君、方力钧等中国当代艺术家之所以能在海外拍卖市场创造一个个奇迹,和外资画廊的进入有直接的关系。

虽然拍卖行、画廊对外国艺术品都伸出了橄榄枝,但外国艺术品能否“入乡随俗”,它的春天是否真的已经来到,或者人们对它的关注度是否已经在中国艺市掀起新的波澜?

由于外资画廊的客户群多数在国外,因此,他们带动起来的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当代艺术的特有现象,使艺术家创作有迎合的成分,也加剧了艺术家的浮躁心态。这些现象与资本实力有关,国内收藏队伍还有限,投资、保值、炒作的比例偏大,这会反过来影响艺术家和艺术品经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藏家对外国艺术品的入市持有不同看法,他说,中国人具有自己的民族情感,在传统上比较排外。而我国由于历史原因使得自己的艺术品大量流失在外,这些年经济好转后,在强烈的民族情绪氛围中,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回流的作品,而不是积极关注国外的艺术家作品。况且,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崛起后,大批企业疯狂投资国外艺术品、房地产、股票,结果经济泡沫化出现后,国外艺术品投资亦受到重创,花一流作品的价格买到的却是国外二流甚至三流艺术家的作品,然后又在经济疲软的状况下,以原价的三分之一卖出。这样惨痛的教训对于聪明的中国人来说不会重蹈覆辙。至于目前一些拍卖公司开始涉足国外艺术品市场,他认为亦是一种不得已的举措。因为拍卖竞争非常激烈,在有限的拍品资源被越来越多的拍卖公司分割时,拍卖公司就会开辟更多可以成为拍品的资源途径,并通过一些与众不同的亮点吸引藏家的眼球,而外国艺术品正好符合了这样的条件。

798:全球画廊嘉年华

和这位资深人士一样,陈绫蕙也认为目前拍卖市场在当代艺术方面的发展有些“畸形”,她说拍卖行目前也在做对国内或国外年轻艺术家作品的推荐工作。而这部分工作应该由画廊来完成。即一些国内外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还没有完全定型,用陈绫蕙的话说就是没有来得及拿出来“晾一晾”便走入了拍卖市场。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讲,陈绫蕙也反思这种局面是否也说明了画廊在这方面工作的欠缺。同样是画廊负责人(北京玛斯比德)同时也是策展人的黄岩,亦对外国艺术品进入中国市场的前景并不乐观,他认为中国本土艺术家市场就很好,买自己的艺术家作品符合逻辑市场。中国丰富的艺术品足够国内藏家来消化,那些外国艺术品想很快在中国市场崭露头角目前并不可能。

最近在798,国外艺术家的个展纷至沓来,除了近邻日本和韩国,来自欧美和东南亚国家的当代艺术更让观众眼前一亮:站台中国推出了荷兰艺术家彼得温克的装置作品;来自美国的艾伦查理与众多中国艺术家在对话空间打成一片;索卡当代艺术空间展出了泰国艺术家纳堤尤塔瑞的架上作品,这也是第一位曼谷艺术家在中国的个展不仅在北京,重庆锦瑟画廊邀请到了布鲁斯毕斯利、乔恩伊舍伍德、罗伯特迈克尔史密斯和肯尼思斯耐尔森4位当代艺术家举办数码石雕展,并分别在北京、上海巡展;美国艺术家柯克佩德森更是在沈阳、广州、深圳、上海、北京来了个巡回展。

除了强烈的民族情绪,藏家对外来艺术品的真伪鉴定存在疑虑,也是阻碍其在内地艺术市场飙升的一个重要因素。前加拿大国民银行驻上海首席代表,现在是法国欧亚艺术中国总监的朱利亚向记者介绍说,在欧洲,可以出具艺术家作品鉴定证书的人非常少,一个艺术家可能只有那么一两个人具有鉴定其作品的资格。当买家在画廊、拍卖行购买这些艺术家作品时,只要有这些特定的人出具的鉴定证书,就可放心买入。可是在中国,这样的机制并没有建立,不要说国外艺术品,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买家在购买前,也只有通过多种渠道,比如找可以相信的艺术品经纪人或者艺术家本人来了解作品的真伪。不过,对于外国艺术品进入中国艺市中遇到的阻碍,香港苏富比中国当代艺术负责人林家如并没有过多地提到真伪鉴定的问题,她认为中国内地市场资讯还不够发达,中国买家并不十分了解国际艺术市场,以及在该市场表现活跃的个股。因此,如果说外国艺术品的春天已经到来,仿佛还为时过早。

2002年从日本回来的艺术家黄锐第一个被允许租用798艺术区的锯齿型大车间,并建立了个人工作室。随后他又介绍来自日本的东京画廊租用了一个400平方米的车间,设立东京艺术工程画廊,从此,第一个外资画廊进驻798艺术区。

编辑:admin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数据表明,在北京的798艺术区、环铁艺术区、酒厂、草场地、观音堂以及其他地区,外资画廊正在人们身边不断成长。截至2007年底,北京具有专业意义的外资画廊已有67家,其中42家是2005年后进驻的新移民。

根据初步调研结果,目前北京外资画廊类型多样,其中国外艺术机构的分支机构占60%;非营利性机构占5%;中外合作创办占9%;外籍华人创办占6%;外国人创办占20%。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来,分支机构进入北京艺术品市场的强劲势头前所未有。分支机构介入是外资画廊最容易的介入方式,这些艺术机构有成熟的艺术品经营背景和经验,他们不必像原生态画廊那样要摸爬滚打多年才能成功。

画廊面面观

尹在甲 / 韩国阿拉里奥画廊负责人

我认为经济危机很好,一方面使价格的泡沫落了下来,另一方面使大家都冷静下来,相互之间重新建立信任和尊重的关系,同时也会淘汰一批以艺术品为名义投机取巧的画廊。其实这个也与文化有很大的关系,比如说1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有可能超过日本、超过美国,但是在文化方面,10年后中国的美术馆不会超过罗马,因为文化历史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美术馆非常重要,所以中国的美术馆应该建立起很好的系统。

产业画廊又分两种,一种是展览为主,另一种是以买卖为主,我看到以买卖为主的画廊,艺术家、画廊和藏家之间互相不信任,他们主要的目的是赚钱。我们画廊赚钱很少,我们首先建立在艺术家、藏家和画廊一个相互信任、尊重的基础上。

kai Heinze / 丹麦林冠画廊(北京)艺术总监

我发现人们对西方艺术家抱持了一种开放的态度。去年我们举办的安迪沃霍尔大型个展便接待了逾4万参观者。随后,伊朗女艺术家西丽娜沙特的5个影像装置展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西方艺术家对大部分中国藏家来说相对陌生。藏家需要时间去了解不同的文化语境下的艺术创作。这点对部分人来说有些难度。我经常和藏家交流,但脑子里并不是盘算着怎么推销。只有和藏家建立伙伴关系的画廊才能实现长远的成功。

三潴 / 北京三潴画廊负责人

现在北京三潴画廊和东京那边的经营方式基本上是一样的,不过中国的税收制度太严格了,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北京的画廊主要还是以展览为主,几乎还没有向中国本土的藏家进行过销售。这其中也有税收制度的问题,就目前来说还没有好的办法。

我们代理的艺术家的价格不是随波逐流,而是一步一步地经受市场和时间的考验而后定价,所以即使是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我们也不会降价。

田润洙 / 韩国北村美术馆馆长、收藏家

虽然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在全世界范围内非常受欢迎,但是与国外艺术家相比,它的收藏群比较单一,集中于外籍华人。可能是由于这个缘故,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和国外艺术家作品相比差距特别大,在国外已经去世的艺术家作品也很少达到那样的数目。最近中国艺术评论界也担忧这个现象,我想这就意味着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作品价值里面肯定还存在形成市场价的时候产生的泡沫。所以我会在已存在泡沫的前提下判断价值。

程昕东/程昕东国际艺术空间负责人

外国艺术家的作品,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喜欢的人还是比较多。新鲜的东西,喜欢的人自然比较多,但如果就收藏家角度来说,中国的收藏家买西方的艺术还是比较少。

这两年中国的二线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超过国外二线艺术家的作品,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成长非常快,相对来说西方艺术家和中国艺术家比起来同年龄的、同阶段的,价格都比中国艺术家便宜。

黄燎原 / 北京现在画廊负责人

中国的收藏家刚刚开始来关注本土市场,还没有到放眼世界的时候。一个国家的收藏家肯定从自己国家的艺术家开始,买他们熟悉的东西,他们买自己的生活。从体制、经济、环境和社会状况等方面,一下子要进入到国际体系中还需时日。

邹宇宁 / 上海周围艺术空间负责人

外国艺术家作品在中国的销售会有一些局限。首先是国内藏家对外国艺术作品的认识不足,还停留在对一些老派Big name的层面上,他们有实力购买毕加索、马第斯,却不会有人买培根或者昆斯,更不要说年轻的同时代的柯林作品。其次是国外藏家,不太会专程在中国购买外国艺术家作品,这牵涉到运输、保险和关税等问题。

我们代理的外国艺术家在作品定价上会相应比中国艺术家作品要低一些,很多时候这是外国艺术家自己提出的建议。他们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在中国获得接受,而不是金钱上的利益。

Dominique Perregaux / 香港Art Statement Gallery负责人

我们90%的营业额来自海外买家。香港人只买艺术品作装饰或者投资。在画廊的平台上,我们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但我会积极地寻找识货的国际买家,把这些艺术家推向世界,而不仅仅局限于本地市场。

很明显中国当代艺术的泡沫总会有爆破的一天,高价神话最终会崩溃,许多人将损失惨重。当某天中国艺术品的持有人被迫放弃手上藏品时,他们甚至会以两折的超低价出手。我经营的都是外国艺术家,所以一旦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价格泡沫破裂,我也不会受到多大影响。

金彰玄 / 韩国昌阿特画廊代表

昌阿特的第一个展览空间感受介绍了中国、韩国、新加坡3个国家的艺术家,受到中国国内收藏家的好评,在海外美术馆也很受欢迎,有4件作品成为他们的收藏品。韩国艺术家姜尚勋的灰尘作品也受到中国收藏家和艺术工作者的好评。我们觉得在艺术市场不好的情况下,把未曾在中国露面的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介绍到中国的第一次展览还是取得了满意的效果。

我觉得目前中国收藏家只是稍微关注国外艺术作品。但是我想这已经是个不小的变化,因为大部分中国收藏家之前很少关注国外艺术作品。

吴震寰 / 法国雷恩思艺术基金会执行、独立策展人

据我所知,西方艺术品在中国市场并不好,属于边缘甚至游离状况。形成这样局面主要是公众关注的热点焦点在中国当代艺术上。外国艺术家的作品在中国销售情况一般。国内作品销售热点还是国内艺术家的作品。之所以形成这样的销售情况是和大众艺术修养、欣赏心理和消费心理有直接关系。更多人是冲着钱去的。

国外艺术品为公众所喜爱的一般都是一些名家大家,他们的作品价格一般都太高,远超出国内消费大众的心理或经济能力。这些名家大家之外的另一些则因为作品面貌或品质和流行的倾向不为国内市场普遍认可。这也影响了国外艺术品在中国市场的流通。

艺术界的洋北漂

目前艺术市场逐渐国际化,中国内地的牛市吸引了国外艺术家的广泛兴趣。这些艺术家在刚刚进入时,为了扩大影响往往会和中国代理画廊一起在价格上给出藏家最大的优势。比如一幅作品进入中国市场后,它的价格包含了关税、运费以及画作原本的价值。而画廊和艺术家一起尽量在保证各自利益的前提下给出一定的让利,吕敏说,有的时候这种让利能达到10%,即该艺术家作品在中国的价格比在其本国的价格低10%。

哈尔琴科维克多利娅 / 俄罗斯女画家

展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对于一个画家是尤为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创作产生新思想的时期。我非常感兴趣我的画展可以给中国的观众有一个怎样的反映。画展把我带到了你们的国家,并且让我爱上了这个国家。我有很多的画是献给中国的,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艺术理念。

大卫德梅 / 美国纽约画家

我曾在中国旅行,中国令人鼓舞的发展和中国人乐观向上的精神带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也非常幸运地在上海发现一家画廊,他们的风格和我十分接近,于是给了我很强的信心和信念在中国举办我的作品展览。中国书法中的笔墨虽然是极简的,却有着惊人的力量。中国的艺术市场似乎侧重于利用现有的各种表现手法来呈现当下中国人的具象的思想情感。我发现中国艺术市场对于抽象艺术是十分缺乏重视和理解的,这也许就是我的抽象作品依然是一个小众的范围里传播。

结语

与欧美相比,中国的艺术市场更加封闭和独立,因此目前经济危机的波及也就相对较小,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纷纷来此抢滩登陆。国际资本市场和国际艺术界对中国市场的兴趣已经渐趋白热化,纷纷战略转移,进入中国,与此同时,国外当代艺术品的东游记也必然会越演越精彩。

编辑:admin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但王华祥认为他们对中国画家,该场拍卖中有8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