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收藏家创下中国当代油画新的拍卖天价纪录

7月初,当张兰出现在位于上海外滩广东路上新开幕的兰会所3楼贵宾室时,身后正是那张曾经创下中国当代艺术拍卖纪录的巨幅油画《三峡新移民》。从美国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到中国近现代画家潘玉良、李可染和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刘小东的作品,收藏已经成为张兰享受生活的一种重要方式。 每天清晨,张兰一起身,就能看见卧室里悬挂着的潘玉良的彩墨画《浴后四美姿》。画中是女画家四个神态不同的自画像所组成的彩墨裸女群像。“每天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这我就能开开心心地出门上班了。”张兰的每家餐厅都不只是吃喝玩乐的地方,而更像是一件件艺术品——从SUBU到俏江南,再到兰会所,每一次都胜在视觉。张兰的艺术嗅觉敏锐而又纤细,她爱收藏艺术品,从张大千、黄胄及李可染等大家的传世杰作,到西方艺术品,再到国内现当代的绘画作品,每一次她都不惜代价,“对于我来说,只要喜欢的,就没有价格的上限,往往势在必得”,张兰斩钉截铁地说道。 缘起安迪·沃霍尔 张兰的艺术敏感度可以追溯到上一辈了。在清华大学任土木工程系教授的父亲常常在家写写画画,朋友圈子里不乏张大千等老一辈画家,那时的氛围让张兰渐渐懂得欣赏艺术之美。不过,对于老艺术家作品的爱好和欣赏,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渐渐有所感悟。“小的时候感触不深。然而现在每天早上看到国画,就会联想起白居易的诗词,心底里就会泛起一些淡淡的哀愁”,如是说的张兰常常会另有一番感触在心头。当时处在特殊时期,正是父母冒着风险带来的留声机,让张兰第一次欣赏到《蓝色多瑙河》和《命运交响曲》的动人旋律。说起那段经历,张兰有点激动,言词间对那段生活的记忆是清苦而又受用终生。 1989年,张兰远赴加拿大留学,课余时间在表姐的画廊打工,正是这个机会让她认识了不少艺术家。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看见安迪·沃霍尔作品的时候,“我当时真是惊叹不已,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个人,一定是个‘外星人’吧”,张兰大笑着回忆当时的奇怪想法。后来,她真的在画廊中与安迪·沃霍尔相遇,她喜欢他的不按常理出牌,不按规则办事的艺术态度,她更惊喜于他出其不意的灵感。1994年,张兰买下了安迪·沃霍尔的《高跟鞋系列》,波普艺术成了她的初次收藏,从此她对当代艺术的收藏情结便一发而不可收。 张兰说安迪·沃霍尔是对她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之一,张兰学会了那种渗透进骨子里的颠覆性创意,将其融会贯通于自己的餐厅作品中。俏江南里,中国古典江南田园风情的餐厅混搭流光溢彩的美式冰吧;LAN CLUB里,帐篷、水晶杯、带有表现主义色彩的人头像共处一室……每一次的尝试,张兰都貌似在向其钟爱的安迪·沃霍尔致敬。 无上限的收藏 如果说,喜欢传统大家的作品是因为家教使然,迷恋西方艺术品是源于异国的经历,那说起为何张兰收藏品中最多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就只能另当别论了。“收藏当代艺术,我个人的喜好会占主导的地位,自己喜欢是唯一的标准”,张兰坦言,一开始关注刘小东、岳敏君、方力钧等当代艺术家,并没有太多的考量,久而久之,却有了别样的理解。在她看来,中国当代艺术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在禁锢许久之后的集体爆发,其中充斥着对历史的反思和对未来憧憬,也许灰色,却始终保持张力,“我自己经历过变革才更能理解,才更懂得欣赏”,说话间,张兰不时地看向墙上悬挂的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若有所思。 “对于我喜欢的现当代艺术作品,我的心里收藏价位是没有上限的。”《三峡新移民》由中国知名当代艺术家刘小东创作,前年年底被张兰以2200万元成交价拍下的油画,在当时曾创下一个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2006年11月,当张兰受邀走入北京保利秋拍的预展展厅时,一进门就被《三峡新移民》震撼到了。因为她曾经也经历过特殊年代的洗礼,她也曾经在三峡待过,她能够感同身受于刘小东的寓意。“这些细微的情绪不能完全用语言诠释,不过在看见它的一刹那,我就知道刘小东把我的内心世界也表现出来了”,张兰当即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它。得来之后的《三峡新移民》被张兰保护得非常好,看得出,张兰守着《三峡新移民》,更像是在虔诚地守护一段过往,一种历史情怀。 问起张兰的收藏观,她琢磨了一会,言简意赅地解释说自己不投资艺术品,因为那就如同炒股票、买房地产,不能称其为收藏。“我所理解的真正的收藏,是藏在心里,能够传承下去,影响到下一代,并且也能在下一代传承的过程”,张兰说收藏其实是一种对中国艺术的鉴赏,决不能彻底金钱化,自己也耻于炒作艺术。 说起自己的收藏心得,张兰毫不犹豫地说,还是要收藏能保值的藏品。她得意地说自己眼光很毒,每一次都挑自己喜欢的买,又恰好每一次都能被市场所认可。她的名言就是,“买股票就要买绩优股,可以长盛不衰,买画作也是一样,一定也会买绩优的,至于潜力股,我暂时还没有打算。”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1

编辑:admin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张兰

她的卧室中悬挂着潘玉良,每天早晨第一眼看到那幅画,总会心情特别愉快地出门;在上海兰会所的一间房子里,悬挂着刘小东至今尺幅最大的一件油画作品,安迪-沃霍尔、方力钧、岳敏君、陈丹青这些声名显赫的当代艺术家作品,都在她的收藏系列之中

拍卖场上总是势在必得

与商场中摧城拔寨的强悍风格相一致,张兰喜欢坐在拍卖场中的前几排位置,亲自举牌竞拍。拍卖场上的表现曾让张兰变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人物,内容相当吸引眼球:美女收藏家创下中国当代油画新的拍卖天价纪录。

这幅长 10米、宽 3米的巨幅油画: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是张兰几年前花了 2200万元人民币从北京保利拍卖会上举牌买下的。

那个曾经创出拍卖天价纪录的那个 2200万元,如今已是国内拍卖场中一个不再引人惊叹的数字了,换句话说,在艺术品收藏领域中,仅仅从投资回报上来看,张兰当年投下的那一笔 2200万元,三年过后已经为她带来了至少翻一番的巨额回报。

关于艺术品收藏的话题,张兰坦言是她最感趣的:我认为艺术品首先是用来欣赏的,然后才是用来收藏。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定位比较模糊,更多的人在炒作。很多艺术家的价值被高估或者低估。张兰从小就受到父亲及其画家朋友的熏陶,喜欢艺术。因此,她的投资或收藏更多反映出了这种个人的喜好。我一直在关注刘小东和他的作品。我觉得刘小东的这幅作品 (《三峡大移民》 )反映了中国的现实和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除了刘小东的作品,我还收藏了包括岳敏君,方力钧在内的一些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还有一次,同样是在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张兰有事不在现场,接到朋友的一个电话后匆匆进场。当她迅速办好手续落座时,朋友递过来本场的拍卖图录,张兰翻了翻看到了方力钧的一张作品《 1997.1》。幸好,还没有轮到那张作品。

半个小时后,张兰开始举牌,几轮下来,价格最终落在了 1030.4万元上,方力钧归她了。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还有一次在英国,张兰抽空去了一趟著名的白立方画廊,正巧碰到了达明-赫斯特的作品,一见钟情后就定了货。在张兰眼里,收藏就这么简单喜欢了就买。

留学生涯埋下收藏的情结

张兰的艺术敏感度可以追溯到上一辈了。在清华大学任土木工程系教授的父亲常常在家写写画画,朋友圈子里不乏张大千等老一辈画家,那时的氛围让张兰渐渐懂得欣赏艺术之美。不过,对于老艺术家作品的爱好和欣赏,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渐渐有所感悟。

1989 年,张兰来到加拿大留学,课余时间她跑到表姐的画廊里打工,正是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让她认识了不少当代艺术作品和艺术家。张兰说,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看见了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整个人一下子就傻了,被那件作品深深地震撼了,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也说不出来真正喜欢的理由。

编辑:陈耀杰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藏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女收藏家创下中国当代油画新的拍卖天价纪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