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襄字君谟,他在《跋蔡襄洮河石砚铭》中说

 

莆田在宋代出现了全国出类拔萃的书法家,他就是仙游人蔡襄。

□陈金燕

图片 1

图片 2

蔡襄(1012~1067),字君谟,生于仙游县枫亭镇螺江之畔,宋天圣八年登进士甲科。累官至端明殿学士,人称“蔡端明”。他的行草、小楷为世所重。

蔡襄,字君谟,溢忠惠,出生于仙游慈孝里赤湖蕉溪的一个农民家庭里。他自幼资质聪明,勤学苦练,长大后博学多才。宋天圣八年登进士甲科,任漳州军事判官,授西京推官,及福州、泉州、杭州太守等职,为官清正、政绩卓著。

蔡襄书法欣赏【澄心堂纸尺犊】

蔡襄书法欣赏【陶生帖】

最早提出“宋四家”的是南宋遗民、元朝人王芝,他在《跋蔡襄洮河石砚铭》中说:“蔡君谟所书《洮河石砚铭》,笔力疏纵,自为一体,当时位置为‘四家,窃尝评之:东坡浑灏流传,神色最壮;涪翁瘦硬通神;襄阳纵横变化;然皆须从放笔为佳。若君谟作,以视拘牵绳尺者,虽亦自纵,而以视三家,则中正不倚矣。”四家之中,蔡襄年最长。

蔡襄工于书,为当朝第一。仁宗皇帝特别喜爱他的书法,御制《元舅垅蚕王碑文》就是蔡襄的书法。高宗皇帝也评蔡襄书法为本朝诸臣之冠。苏东坡说:“惟蔡君谟天资既高而学亦至,当为本朝第一。”沈括《梦溪笔谈》中讲:“近岁,蔡君又以散草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亦自成一家。”一次,欧阳修请蔡襄书《集古录目序》,其字迹更加苍劲,为世人赞扬和珍藏。欧用鼠须毛笔,铜录笔格,优质绿茶和惠山清泉作为润笔送给他。蔡笑曰:“太清而不俗”。

    展卷蔡襄书法欣赏,顿觉有一缕春风拂面,充满妍丽温雅气息。构字收放合度,得心应手,极尽自然,行文如行云流水,尽现妍丽遒劲之态。从书法风格上看,苏武丰腴跌宕;黄庭坚纵横拗崛;米芾俊迈豪放,他们书风自成一格,苏、黄、米都以行草、行楷见长,而喜欢写楷书的,还是蔡襄。蔡襄书法其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蔡襄书法学虞世南、颜真卿,并取法晋人,正楷端重沉着,行书温淳婉媚,草书参用飞白法。

   蔡襄书法欣赏,陶生帖为草书翰札。潇洒劲逸,结体欹正大小,重轻疏密,随心所至,一气呵成。 黄庭坚说:“君谟真行简札甚秀丽,能入永兴(虞世南)之室”。《陶生帖》尺牍书于1051年,纸本,29.8cm X50.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释文:襄:示及新记,当非陶生手,然亦可佳。笔颇精,河南公书非散卓不可为,昔尝惠两管者,大佳物,今尚使之也。耿子纯遂物故,殊可痛怀,人之不可期也如此。仆子直须还,草草奉意疏略。五月十一日,襄顿首。家属并安。楚掾旦夕行。

“宋四家”中的苏、黄、米三家,对蔡书都推崇备至。苏东坡对蔡书颇有研究,一直认为蔡书法是当世第一。苏轼在《评书》中说:“蔡君谟为近世第一。”独蔡君谟天资既高,识学深至,心手相应,变态无穷,遂为本朝第一”。苏轼跋蔡帖云:“宣献太清,留台太浊,自有国以来,当以君谟为第一。今有知者,当以斯言为然。”黄庭坚认为:“苏子美、蔡君谟皆翰墨之豪杰也。”“蔡君谟行书简札甚秀丽可爱。”“蔡君谟行简札,能人永兴之室也。”(《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二十九)宋徽宗时任书学博士的米芾,说蔡襄是“勒字”,意谓书似镌刻金石。在米芾心目中,蔡襄的字是停蓄锋锐,沉着有力。

当时,凡宋廷的勋、德、碑、志、榜、跋、题等多是君谟所书。他的书法艺术,在中国书法史上占十分重要的地位,特别是从晚唐五代到北宋士大夫书法形态的形成。他是起着承前启后、开拓创新的作用。上海水脊佑先生,数年来查阅近二千种书刊和碑帖,进行汇集和整理:蔡襄的墨迹、碑刻、题名,题字等,共有书目201种,其中较为鲜知的有《万安桥记》《宋蔡襄谢赐御书诗帖》《荔枝谱》《茶录》等,这些精品之作历经沧桑世变保存至今,是十分难得的精神文化财富。

    蔡襄不是一个开宗立派的大师。总体上看,他的书法还是恪守晋唐法度,创新的意识略逊一筹。明季徐青藤尝评蔡襄书云:“蔡襄书近二王,其短者略俗耳。劲净而匀,乃其所长。”点出了蔡襄书法的优劣长短。蔡襄固然不是一个崭新风格型的大师,但他却是宋代书法发展上不可缺的关纽人物。他以其自身完备的书法成就,为晋唐法度与宋人的意趣之间搭建了一座技巧的桥梁,承前启后,为后世所瞩目。蔡襄字君谟,今属福建省人,迁甫田。官至端明殿学士,知杭州,谥忠惠。工正、行、草、隶书,又能飞白书。世人评蔡襄行书第一,小楷第二,草书第三。书法视频。

    蔡襄的书法博采众长,兼容并蓄,自成一格。他的书法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书法晋唐,恪守法度;二是神气为佳,讲究气韵。前者体现在作品的点画用笔、字体间架、通篇章法上;后者体现在作品中的书家个性、气质与书写时的思想感情上。曾有诗曰:“苏子归黄家,笔法遂中绝。赖有蔡君谟,名声驰晚节。”宋徽宗赵佶认为:“蔡君谟书包藏法度,停蓄锋锐,宋之鲁公(颜真卿)也。”“自言每落笔为飞笔,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愕,静而观立,神情欢欣,亦复可喜。”宋高宗赵构评蔡襄的字为“本朝诸臣之冠。”最早提出“宋四家”的是南宋遗民、元朝人王芝,他在《跋蔡襄洮河石砚铭》中说:“蔡君谟所书《洮河石砚铭》,笔力疏纵,自为一体,当时位置为‘四家,窃尝评之:东坡浑灏流传,神色最壮;涪翁瘦硬通神;襄阳纵横变化;然皆须从放笔为佳。若君谟作,以视拘牵绳尺者,虽亦自纵,而以视三家,则中正不倚矣。”

大文学家欧阳修与蔡襄是共患难的挚友,他对蔡襄很推重,请蔡书写自己的《集古录》目序。他认为“蔡襄,博学君子也,于书尤称精鉴。”“自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近年君谟独步当世,然谦让不肯主盟。”(《欧阳文忠公集》卷一百三十八、卷一百三十)年辈稍长于蔡襄的梅尧臣则把蔡襄与王羲之、钟繇相提并举,认为:“君谟善书能别书。”“太守姓出东汉邕,名齐晋魏王与钟。”(《婉陵先生集》卷十二、五十四)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云:“古人的散笔作隶书,谓之‘散隶’。近岁君谟又以散笔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亦自成一家。”元代大书法家鲜于枢题蔡襄书帖云:“蔡忠惠公书为赵宋法书第一。”这么多名人都赞扬蔡襄的书艺,足见蔡襄书法很受世人推崇。

蔡襄擅长书法,真、行、草,隶皆优,独树一家,被誉为宋代“翰墨豪杰”。他自己说:“每落笔为飞草书,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欣可喜耳。”又说:“学书之要,唯取神,气为佳,若模象体势,虽形似而无精神,乃不知书者所为耳,”说明下笔有神,气质为佳,是他对书法艺术独到之处的见解。他在研究王羲之笔迹时赞叹说:“而羲之投笔处皆有神妙。”他对虞书、柳书,颜书研究到入神时,说:“善藏笔锋,善藏笔锋。”可见蔡公对诸家的书法研究是那么认真细致,心领神会。因此他书法进步很快。20多岁出了名,后成为北宋四大名家之一。

图片 3

图片 4

不仅名家高赞他的书法,几位皇帝也对蔡襄的书法有所赞誉。宋仁宗对他的书法十分欣赏,《宋史·蔡襄传》说:“仁宗尤爱之,御制《元舅陇西王碑文》,命书之。”宋徽宗赵佶认为:“蔡君谟书包藏法度,停蓄锋锐,宋之鲁公也。”“自言每落笔为飞笔,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愕,静而观立,神情欢欣,亦复可喜。”宋高宗赵构评蔡襄的字为“本朝诸臣之冠。”

有人说蔡公得字法于宋宣献,这话对吗?宣献任西京留守时,君谟是他管辖下的官员,两人书法志趣相同,又是同事。蔡襄受他的艺术影响是有可能的。但现代书法专家指出:“蔡襄书学虞世南、颜真卿,并取法于晋人。他的书风,少务刚劲有气势,晚归于淳淡婉然。”这为今后深入研究蔡襄的书法艺术指明了方向。

    蔡襄的书法学习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浑厚端庄,雄伟遒丽。苏东坡说:“君谟天资既高,积学至深,心手相应,变化无穷,遂为本朝第一。”蔡襄为人忠厚正直,字识渊博,他的字“端劲高古,容德兼备”。《颜真卿自书告身跋》得鲁公笔法而修于鲁公书,可为楷则。北宋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评论蔡襄的草书曰:“以散笔作草书,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自成一家。存张旭怀素之古韵,有风云变幻之势,又纵逸而富古意。” 这说明蔡襄这位稍欠改革精神的书法家还不是泥古不化的,他也在追求古趣,力创新意。

蔡襄书法欣赏【陶生帖】二

蔡襄的书法博采众长,兼容并蓄,自成一格。他的书法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书法晋唐,恪守法度;二是神气为佳,讲究气韵。前者体现在作品的点画用笔、字体间架、通篇章法上;后者体现在作品中的书家个性、气质与书写时的思想感情上。曾有诗曰:“苏子归黄家,笔法遂中绝。赖有蔡君谟,名声驰晚节。”

  图片 5

    蔡襄在品评中认为钟繇、王羲之、索靖的书法与张芝接近,但又都能自成体格。蔡襄站在历史学的高度,把汉末到宋初的书法加以综合性的评价。他敏锐地注意到了隶、楷书体的嬗变情况和内在因素,明确指出了魏晋时书坛已出现了南北书风的差异。他主张学书还是要循序渐进,先楷法而后行草。《君谟语录》中有句说:“古之善书者,必先楷法,渐而至于行草法,亦不离于楷正。张芝与张旭变怪不常,出于笔墨蹊径之外,神逸有余,而与羲、献异矣。”他对草书亦有独特的见解,在《自论飞草书》中论述了草书“每落笔为飞草书,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欣可喜耳。”      蔡襄的书法成就全面,行体、楷体皆为历代书家所仿效。南宋羌说创造的游丝体来自蔡襄的“飞白”;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能写各种书体,其源“盖自蔡书也”;明初沈度大楷学蔡襄的《万安桥记》,开台阁体之先河;明陶宗仪云:“君谟工字学,大字巨数尺,小字如毫发,笔力位置,大者不失缜密,小者不失宽绰。至于蝌蚪、篆籀、正、隶、飞白、行、草、章草、颠草,靡不精妙,而尤长于行,在前辈中,自有一种风味。”清张南轩云:“蔡端明书,如礼法之士,盛服斋居,不敢少有舒肆之意,见者自是起敬。”此外,文征明也一度学蔡襄,“于莆阳得其形”。

蔡襄的传世墨迹楷行草隶皆有。历代书评认为,他的行书为第一,小楷第二,草书第三,隶书也很出色。存世的蔡襄楷书墨迹中,以《谢赐御书诗表》为代表作。此卷楷法严谨,结构稳当,字体凝重深厚,笔力稳健,兼取褚遂良、虞世南之法,并存徐浩、颜真卿之风,为蔡书中精工之作。蔡襄的楷书以小楷为上乘,欧阳修曾说:“善为书者以真楷为难,而真楷又以小字为难。”蔡的小楷给人一种于端庄中见妩媚之感。他学《兰亭》《洛神赋十三行》,汲取王氏父子潇洒豪迈的神韵;学欧阳询,追寻劲健之笔;学颜真卿、李邕,专意凝重端庄;聚众家之长于笔端,显自身笔法之淳美。蔡襄的行书作品,清丽蕴藉,行笔干净利落,笔意精到淡雅,结体端庄俊俏,行气连贯,风采奕奕。蔡襄行书的得意之作《自书诗》,写于宋皇佑三年,时年40岁。书诗11首,字体径寸,原系长卷,后改装成册。此幅属草稿,书时并不求工,显得自然飘逸,风姿翩翩。用笔内拜内扌厌外拓兼而有之。笔法重按轻提,应用自如,于转折处更见其妙。初写时行中带楷,笔尚收敛,之后越写越放,渐变为行草,最后任意挥洒。衍化成小草。特别是最后几首诗,乍看笔画纤细,然其笔力并不亚于粗笔。整卷书体潇洒俊美,是他行书中的精品,反映出他中年成熟的书貌。《吴氏书画论》评此书曰:“书法飘逸,风神妍媚,为蔡书第一。”

    蔡襄书法学习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 。前人在评论蔡襄书法时,都认为它“形似晋唐”,如元倪云林曾跋云:“蔡公书法有六朝、唐人风,粹然如琢玉。”他的行书《澄心堂纸尺犊》可看作是蔡襄传世墨迹中最典型、最蹈循晋唐故土的代表作品。此作秀妍恬淡,颇具晋唐人的韵致。全文以行楷写成,结构端正略扁,字距行宽紧合适,一笔一划都甚富体态,工致而雍容。蔡襄时年五十二岁,正是他晚年崇尚端重书风的代表之作。楷书入宋以后,蔡襄应是宋代楷书的第一人。《昼锦堂记》是蔡襄大字楷书的代表作品。它汲取颜书笔意成之,严谨遒劲、方圆兼备,颇有颜楷宽博大度的风神。此作乃蔡襄为当朝重臣韩琦所书。为了表示对韩琦的敬重,蔡襄在创作过程中别出心裁,每字单独写上几十遍,择其最佳者进行拼合,故《昼锦堂记》又号“百衲碑”。把一幅完整的作品拆开来写,无论字间的呼应,还是章法的贯气都会受到破坏,因之《昼锦堂记》是得失参半的——单个字是完美的,整体的排布上却存有顾盼失神之弊。欧阳修说:“自苏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近年君漠独步当世,然谦让不肯主盟。”黄庭坚也说:“苏子美、蔡君谟皆翰墨之豪杰。”蔡襄传世墨迹有《自书诗帖》、《谢赐御书诗》,以及《陶生帖》《郊燔帖》《蒙惠帖》墨迹多种,碑刻有《万安桥记》、《昼锦堂记》及鼓山灵源洞楷书 “忘归石”“国师岩”等珍品。

更多蔡襄书法欣赏

蔡襄的书法成就全面,行体、楷体皆为历代书家所仿效。南宋羌说创造的游丝体来自蔡襄的“飞白”;元代大书法家赵孟兆页能写各种书体,其源“盖自蔡书也”;元代大书画家倪瓒亦云:“蔡公书法真有六朝、唐人风,粹然为琢玉。”明初沈度大楷学蔡襄的《万安桥记》,开台阁体之先河;明陶宗仪云:“君谟工字学,大字巨数尺,小字如毫发,笔力位置,大者不失缜密,小者不失宽绰。至于蝌蚪、篆籀、正、隶、飞白、行、草、章草、颠草,靡不精妙,而尤长于行,在前辈中,自有一种风味。”清张南轩云:“蔡端明书,如礼法之士,盛服斋居,不敢少有舒肆之意,见者自是起敬。”此外,文征明也一度学蔡襄,“于莆阳得其形”。可见,蔡襄的书法艺术给后世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更多蔡襄书法欣赏

蔡襄的书法高绝,书法理论也有很高造诣。他提出“学书之要,唯取神气为佳,若模象体势,虽形似而无精神,乃不知书者所为耳。”(《蔡忠惠公文集》卷三十四)他在论秦汉时书法说:“尝观《石鼓文》,爱其古质,物象形势有遗思焉;及得《原叔鼎器铭》,又知古之篆文,或多或省,或移之左右上下,唯其意之所欲。然亦有工拙,秦汉以来,裁得一体,故古文所见止此.惜哉!”蔡襄在品评中认为钟繇、王羲之、索靖的书法与张芝接近,但又都能自成体格。蔡襄还在《评书》一文里对唐朝张旭、怀素草书进行了批评:“长史笔势,其妙入神,岂俗物可近哉!怀素处其侧,直有仆奴之态,况他人所可拟议。”蔡襄站在历史学的高度,把汉末到宋初的书法加以综合性的评价。他敏锐地注意到了隶、楷书体的嬗变情况和内在因素,明确指出了魏晋时书坛已出现了南北书风的差异。他主张学书还是要循序渐进,先楷法而后行草。《君谟语录》中有句说:“古之善书者,必先楷法,渐而至于行草法,亦不离于楷正。张芝与张旭变怪不常,出于笔墨蹊径之外,神逸有余,而与羲、献异矣。”他对草书亦有独特的见解,在《自论飞草书》中论述了草书“每落笔为飞草书,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欣可喜耳。”蔡襄的书法批评理论还记录在他的题跋文章里,如《跋萧子云出师颂》《跋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等。从蔡襄的诸多书评理论中,可以了解到他的深厚文化修养。

蔡襄存世墨迹很多,楷书作品有《万安桥记》《昼锦堂记》《谢赐御书诗》《持书帖》和《茶录》;行书有《澄心堂纸帖》《虚堂帖》《自书诗帖》《山堂帖》和《大研帖》;行草佳作很多,有《脚气帖》《扈从帖》《中间帖》《京居帖》《郊燔帖》《入春帖》和《陶生帖》等。《三希堂法帖》收入蔡襄的《与杜长官帖》《笔精帖》《精茶帖》《与当世帖》《与陈茂才帖》《与大姐帖》《进诗帖》《与彦猷帖》《与郎中帖》《与安道帖》《与宾客帖》和《求纸帖》等等。福州鼓山喝水岩摩崖有他题刻的“忘归石”三字榜书作品。《中国书法大辞典》《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等大型辞书,均载有他的小传及墨迹罗中凡。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蔡襄字君谟,他在《跋蔡襄洮河石砚铭》中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