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博物院共计收藏有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著

图片 1

范希文书法手卷《道服赞》纸本全图,纵34.8cm,横47.9cm。小黑体8行。香港紫禁城博物院藏。此帖是范希文为同年友人“平海书记许兄”所制道服撰写的一篇赞文,称朋友制道服乃“清其意而洁其身”之举。东汉文士太师喜与道士交往,“法家者流,服装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穿着道服,遂成时期新风。此卷行笔清劲瘦硬,结字方正端谨,风骨峭拔,颇负王羲之《乐永霸论》遗意。时人称此帖“文醇笔劲,既美且箴。”根据考证证此帖作于宋简宗皇祐八年(1052年)从前。后纸有文同、吴立礼、戴蒙、柳贯、胡助、刘魁、戴仁、司马垔、吴宽等多家题跋。钤鉴藏印:“高阳图书”、“寿国公图书印”、“西汉太守祭酒家学”、“十六世孙主奉右胜谨藏图书”、“怀州军康记”等多方面,另钤清梁清标、安岐诸印,又清乾隆帝、嘉庆帝、宣统帝内府诸印。1958年张伯驹先生将其捐赠紫禁城博物院。 图片 2图片 3

  澎湃电视采访者肖永军 电视发表

江上往来人,但爱七星鲈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浪里

范希文书法欣赏【小楷道服赞】01

标签:范履霜道服赞 越来越多

  “澎湃音讯”获悉,紫禁城博物馆筹备甚久的“张伯驹贡献文物精品展”或就要今春展览。

范履霜,后唐资深国学家、革命家、战略家、史学家。盛名的《天一阁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其去世名句。

    范履霜小楷体法欣赏道服赞行笔清劲瘦硬,结字方正端谨,风骨峭拔,颇有王羲之《乐永霸论》遗意。时人称此帖“文醇笔劲,既美且箴。”根据考证证此帖作于赵与莒皇祐六年之前。范履霜小楷《道服赞》纸本,手卷,纵34.8cm,横47.9cm。钟鼓文8行。新加坡紫禁城博物院藏。1956年张伯驹先生将其捐出紫禁城博物院。

手提式有线电话机版片段浏览器协助左右滑行翻页

  张伯驹是国内近今世老牌的文物收藏家。他收藏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太古字画,最先是出于爱好,后来则是为了维护入眼文物不外流。为了收购齐国陆机的《平复帖》、隋唐展子虔的《游春图》等,不惜费用重金,转专营商产,以至随处举债。1959年,张伯驹与老婆潘素从30年的窖藏中选出北魏陆机的《平复帖》、宋朝杜牧的《张好好诗》等8件极品,免费捐赠给国家。国家特颁发“褒奖状”给张伯驹夫妇,赞誉其对文物爱慕与捐出的超人进献。紫禁城博物馆总共收藏有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著录的太古字画22件,差比少之又少件件可以称作中夏族民共和国艺术史上的炫丽明珠。

范希文《道服赞》是国内著名的收藏家张伯驹先生以110两黄金,从东京琉璃厂古玩商薪伯菜鸟中买入,纸本,手卷,纵34.8cm,横47.9cm。大篆8行。

图片 4

上一篇:赵秉文书法欣赏《赤壁图卷题诗》下一篇:南齐吴镇书法长卷《燕书除痰截疟》

  紫禁城博物馆市长单霁翔在此在此以前曾刻意编写表示,对于张伯驹的孝敬,紫禁城博物馆一直想念于心。自一九九三年张伯驹先生破壳日100周年以来,故宫文物馆及相关部门陆陆续续推出了不可胜道记忆活动,以深切惦记其高风峻节的风格,纪念其化私为公的进献精神和对本国文化职业做出的光辉贡献。紫禁城博物院将恒久铭记在心那位平生为国宝永存神州,做出了不凡进献的圣人。

图片 5

范仲淹书法欣赏【小楷道服赞】02

连锁文章

图片 6青春时的张伯驹及老婆潘素

范仲淹《道服赞》

  道服赞是范履霜为同年同伴“平海文书许兄”所制道服撰写的一篇赞文,称朋友制道服乃“清其意而洁其身”之举。道服赞曾经宋范氏义庄,清安岐、清内府,近人张伯驹等收藏。此赞经《铁网珊瑚》、《清河书法和绘画舫》、《清河见闻表》、《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毕生壮观》、《大观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初编》等书著录。刻入明文贞献《停云馆帖》、弘历朝《三希堂法帖》等法帖。

  • 11-9董香光书法欣赏《董其昌诗词甲骨文册页》
  • 11-9吴鸿清新观念书法讲座不假思量全集
  • 11-9田英章毛笔黑体二十八字书写示范录像
  • 11-9书法碑帖欣赏《经训堂法书》第七册
  • 11-8柳公权楷书欣赏沂州普照寺碑《集柳碑》
  • 11-8水笔书法楷书字帖《千字文》
  • 11-8黄山谷道人书法黑体欣赏《杜子美诗三首》
  • 11-7岳武穆行燕体法欣赏《后出师表》三种

  张伯驹(1898—一九八一年),原名张家骐,字丛碧,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新疆项城人。工诗词书法和绘画,对戏剧亦有色金属商讨所究,著有《丛碧词》、《红毹纪梦诗注》等书。壹玖壹陆年结束学业于袁世凯(Yuan Shikai)混成楷模团骑兵科,毕业后任安武军全军营务处提调、四川督战公署参议,后任盐业银行董事、总稽核。抗日大战胜利后,历任华西文经院教书、紫禁城博物馆特地委员、北平市雕塑分会管事人长。新中夏族民共和国确立后任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考核评议委员会委员、第二届香江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1965—一九六三年任湖南省博物馆物院副研究员、副馆长。一九七三年被聘为核心文学和经济学馆馆员。一九八一年4月22日过去于首都。张伯驹早年即喜收藏,所藏法书名画甚众,多为旷世绝品。新中夏族民共和国树立后,他将藏品进献给国家,那一个藏品超过一半入藏紫禁城博物馆。

《道服赞》是范文正为同年友人“平海文书许兄”所製道服撰写的一篇赞文,称朋友製道服乃“清其意而洁其身”之举。

图片 7

碑帖长卷

  • 书法长卷
  • 书法碑帖
  • 铭文塔铭
  • 陶然亭集序

  如古代陆机《平复帖》是国内传世文物中最初的一件名人手笔;曹魏展子虔《游春图》为传世最先的一幅独立山水画。其他如北魏杜牧《张好好诗》、后梁青莲居士《上阳台帖》、梁国山谷道人《诸上座帖》、明代赵元侃《雪江归棹图》等,都是国内艺术史上的首要文物。这中间,陆机《平复帖》、北周杜牧《张好好诗》、大顺范文正《道服赞》、汉朝黄鲁直《诸上座帖》等8件元朝法书精品是一九五七年由张伯驹、潘素夫妇赠送国家的,国家文物工作管理局后划转紫禁城博物馆;隋·展子虔《游春图》、吴国赵昀《雪江归棹图》、清朝唐伯虎《王蜀宫妓图》等是张伯驹让与国家,国家文物职业管理局收购后时断时续调拨紫禁城博物馆的;唐·李十二《上阳台帖》则系张伯驹赠与毛泽东主席,一九六零年中心人民政党召集人办公室将其调拨紫禁城博物馆。其余,紫禁城博物馆还于一九五八年买入了张伯驹曾收藏的宋·赵无恤坚《草书自书诗》。

此卷行笔清劲瘦硬,结字方正端谨,风骨峭拔,颇负王羲之《乐永霸论》遗意。时人称此帖“文醇笔劲,既美且箴。”根据考证证此帖作于宋高宗皇右八年。

范文正书法欣赏【小楷道服赞】03

人心向背排名

  • 图片 8孙过庭黑体真迹书法长卷《书谱卷》高台湾清华大学图

    孙过庭石籀文真迹书法长卷《书谱卷》墨迹本,纵26.5分米,横900.8毫米,高雄紫禁城博物院藏。高清晰放大草...阅读全文>>

图片 9唐 李十二《上阳台帖》 紫禁城博物馆馆内藏品

图片 10

  钤鉴藏印:“高阳图书”、“寿国公图书印”、“西汉太史祭酒家学”、“十六世孙主奉右胜谨藏图书”、“怀州军康记”等多边,另钤清梁清标、安岐诸印,又清乾隆大帝、爱新觉罗·嘉庆帝、宣统帝内府诸印。后纸有文同、吴立礼、戴蒙、柳贯、胡助、刘魁、戴仁、司马垔、吴宽等多家题跋。东汉雅士都尉喜与道士交往,“道家者流,衣服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穿着道服,遂成时期新风。

  那之中,关于《平复帖》和《游春图》的收购,张伯驹最为庆幸与得意。《平复帖》入手后,遂把本身的书屋唤做“平复堂”;而获得《游春图》后,本身便号为“游春主人”。当然,为此也留给了白热化的传说。

范仲淹《道服赞》拓本

查阅相关书法录像

  三购《平复帖》

黄黄庭坚《山谷题跋》中云:范文正公书落笔痛快沉著,极近晋宋人书。

  《平复帖》是20世纪30年份张伯驹游历湖南赈济灾民书法绘画文章展览览会时遇到的,这件小说长不足一尺,独有9行陶文,古朴之貌,实为传世书法所未有。前有白绢墨笔题签,笔法风格与《万岁通天帖》中每家帖前小字题目相似,明显那是唐人所题。唐人题签旁边又有宋仁宗用泥金所书的瘦金体题签,下押Ssangyong小玺。别的画面上有“宣和”、“政和”等历代的贮藏印记。

唐锦评范希文书极端劲亮丽,无毫鋩纵逸之态。

图片 11西楚 陆机《平复帖》 故宫博物院馆内藏品

高士奇亦云文正书法挺劲秀特,肖其为人。

  张伯驹可谓一面还是,然后便托古董商人韩某向《平复帖》的主人末代王孙溥儒询问转让价格。得到的过来是,溥心畬提出的条件银元20万。那时候张伯驹未有那么多钱,只可以作罢。可是心有不甘。想想在这里在此之前,溥心畬所藏的华夏族韩幹画作《照夜白图》被日本人买走,而后又分秒卖给了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古董商人David德,自此未有国外(上个世纪八九十年间,又被美利哥民代表大会都会博物院购置)。

图片 12

图片 13南宋 王羲之 《姨母帖》河北省博物馆物院藏(《万岁通天帖》卷首)

范仲淹《道服赞》拓本

  后来,叶恭绰举行“北京文献博览会”,大千居士、张伯驹都在场参预。此时张伯驹又请下里港人向溥心畬说合,愿以70000银元求购。但溥心畬的恢复生机仍旧是提出的条件20万,又作罢。

释文:

  1940年十7月,溥心畬阿娘病逝。当张伯驹获知溥心畬为母治丧急需用钱的新闻后,便拜托傅增湘促成收购《平复帖》的作业。张伯驹也不想趁夥打劫,就意味着“溥先生急用钱,笔者可协理一千0元,《平复帖》权当质押之物”。没悟出,溥心畬的意趣是毫不抵押了,间接要价陆仟0金元。如此贰遍求购,《平复帖》终于到了张伯驹手中。

道服赞 并序

图片 14《平复帖》唐人题签与赵昰泥金题签

平海文书许兄制道服,所以清其意而洁其身也。同年范希文请为赞云:法家者流,服装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虚白之室,能够容身。华骨之庭,可以步武。岂无青紫,宠为辱主。岂无狐貉,骄为祸府。重此如师,畏彼如虎。旌阳之孙,无忝于祖。

  而后,为了躲过印度人对这件宝贝的觊觎,他携家属南逃,《平复帖》被她缝入衣被,片刻不离身。到了上海,他仍因为自身的馆内藏品遭到绑架,但她宁被“撕票”,也不交出国宝,对峙近四个月,妻子所在筹措了20根金条,才把她赎回来。

  在捐募《平复帖》二十二年后,张伯驹在《陆士衡平复帖》一文中写到,“在昔欲阻《照夜白》出国而未能,此则终了宿愿,亦吾生之大事。而沅叔先生(傅增湘)之功,则越是不可泯没者也。”

  卖房产,留住《游春图》

  假诺说《平复帖》的收得是终了张伯驹三个宿愿,那么收购收藏《游春图》则是他无限振作振奋的事体。

图片 15齐国 展子虔《游春图》 紫禁城博物馆馆内藏品

  《游春图》为金朝大画师展子虔所绘,画面题签为宋真宗所书。因而,自宣和以迄元武周,流传有绪。又证以敦煌石室,六朝水墨画山水,与此卷画法同样。此画中华民国初为首都古董商人马霁川所得。张伯驹获悉后,立时前往领悟。不料,马霁川开价八百两白金。对于这么宝贵的文物,张伯驹感到不宜私人珍藏,更不可能使其未有外国,应归故宫博物院。于是找到那时候留守东京的紫禁城博物馆厅长马衡,表示紫禁城应该将此画买下。而收获马衡的死灰复然是“紫禁城博物院经费拮据,难以周转。”无可奈何之下,张伯驹自身去找马霁川,向她讲了此卷流传历史及其关键价值,并告诫:“此卷无法出国,以防流失外国。”马霁川此时并不一定听张伯驹的,但也心存顾虑,不敢轻松让出此卷。后经张伯驹的知音墨宝斋主人马宝山出面洽商,最后以二百两纯金谈定。

  但一九四二年的张伯驹屡收宋元巨迹,手头拮据,哪儿还会有那二百两白金。情急之下,只可以忍痛将弓弦胡同原购李连英的一处占地十三亩的房院贩卖,凑足二百二市斤纯金。为何是二百二市斤?是因为在交易进度中,马霁川借口白金成色不对,又充实二公斤金子。但金额依然远远不足。最终,画卷还是归张伯驹全部,剩下的金额分期再付。后来出于种种原因,也远非再付出。

图片 16张伯驹、潘素夫妇作画

  1953年,张伯驹将展子虔的《游春图》以购买时之原价让与了紫禁城博物馆。

  ——————

  延长阅读

  张伯驹(1898—1981年),原名张家骐,字丛碧,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北项城人。在诗词、书法、美术、西路评剧、古琴等方面也造诣精深,著有《丛碧词》、《红毹纪梦诗注》等书。他的生父张镇芳是袁容庵小叔子的小舅子,曾历任清末和民国时期时期高官,后来又出任盐业银行CEO和董事长。一九一八年她结业于袁容庵混成模范团骑兵科,毕业后任安武军全军营务处提调、广东督军公署参议,后任盐业银行董事、总稽核。抗日战役胜利后,历任华东文管工学院教学、紫禁城博物馆特意委员、北平市油画分会管事人长。新中夏族民共和国创立后任国家文物工作管理局评定委员会委员、第三届新加坡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一九六二—1969年任湖北省博物馆物院副商量员、副馆长。1973年被聘为宗旨文学和经济学馆馆员。一九八三年五月三日病逝于香港。张伯驹早年即喜收藏,所藏法书名画甚众,多为旷世绝品。新中夏族民共和国起家后,他将藏品捐赠给国家,那一个藏品大多数入藏故宫博物馆。

  如今,中夏族民共和国太古字画的拍卖市镇,动辄拍出数千万依旧过亿元的“天价”。在这里些传世珍品演绎的光荣和财物神话之外,张伯驹的名字就像显得遥远而寂寞。

  有人商量,即便是半个世纪后的今日,紫禁城博物院收藏的册页中,无论是艺术价值,依旧市价,都“罕见能超越一九五七年张伯驹无需付费进献之物”,“他进献的其余一件事物,用哪些的形容词来形容它的市场股票总值,都不为过。”以下是有的张伯驹捐募给紫禁城博物馆的史前书法和绘画小说。

  1。南齐陆机《平复帖》 

  张伯驹开支银元4万选购

图片 17北魏 陆机《平复帖》 紫禁城博物院馆内藏品

  为西夏大文士陆机手书真迹,到现在已有近1700年,比王羲之的真迹还早七八十年,是今天传世墨迹中的“开篇鼻祖”。它长不足一尺,独有9行字,却盖满了历代名人的贮藏章记,朱印累累,满纸生辉,被收藏界尊为 “中华第一帖”。

  2。明代展子虔《游春图》 

  张伯驹220两金子购得

图片 18唐朝 展子虔《游春图》 故宫博物院馆内藏品

  为南齐大书法大师展子虔所绘,于今1400多年,被感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留存最先的一幅画作,历代书画界都将其当成当世无双的一流,有人称它是“国宝中的国宝”。《游春图》画卷长二尺有余,运笔精到,意趣Infiniti,素有“天下第一画卷”的美名。

  3。五代南唐董源《潇湘图》 

图片 19五代南唐 董源《潇湘图》 紫禁城博物馆馆内藏品

  本幅无款印。引首有董其昌草书题记,后隔水有王铎跋,后幅有董其昌跋二则及袁枢跋。钤有明“仪式纪察司印”朱文半方,清卞永誉、安岐、嘉庆帝、清恭宗内府等鉴藏印记。

  此图经南梁董其昌判断,以为是董源的真迹。我以江南的花月山峦为难点,取平远之景,江上有第一轻工局舟飘来,江边的迎候者纷繁前进。中景坡脚画有大片树林,掩映着几家农舍;坡脚至江水间有数人拉网捕鱼,生机盎然。

  董源是西魏五代时代有名书法大师,在中原艺术史上海电电影发行体制片厂响浓郁。他的共处真迹极少,近来本国唯有三件,分别收藏于Hong Kong紫禁城、上海博物院和福建省博。这件受到损害的《潇湘图卷》是故宫收藏的独一一件董源真迹,属于一流甲等文物,极为宝贵。

  二零零六年五月,正在紫禁城太和殿书法和绘画馆举办的“紫禁城藏历代书法绘画小说展览”陡然关闭一天,对外宣称是因为中间装修,而实际原因却是因为里面展出的一件国宝级文物——五代董源的《潇湘图卷》原迹,被展柜上部的滴水淋湿,致使受到伤害处裱纸开粘。受到伤害部位正好在画幅主旨地位的舟船上。可悲可叹!!!

  4。五代 方从义《黄山放棹图》

图片 20五代  方从义《武当山放棹图》 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

  方从义,字无隅,号方壶,不芒道人,鬼谷山人等,贵溪(今江苏贵溪)人。道士,居广西信州(今镇江)天柱山广济寺。工诗文,善古隶、章草。画山水师法董源、巨然、米临沂老爹和儿子,后独辟蹊径。所作云山,大笔泼墨,苍润浑厚,取势奇险。生卒年鲜为人知。此图表现海南天河山勝景。奇峰突起,山下层林断岸,溪涧幽深,一叶轻舟飘流游历。以甲骨文笔法勾勒,兼以淡墨轻染,与广泛水墨云山画法不一致。全幅布局奇特,得武武夷九曲之险。虽自谓仿巨然笔意,但越多的是方氏本身的作风。本幅右上自识[武夷放棹]甲骨文四字。左方又题[敬堇签宪周公,近采蘭武夷,放棹九曲,相别一年,令人期盼。因仿巨然笔意图此,奉寄仲宣幸达之。至正已亥冬方壶寓乌石山识]。钤[方壶清隐]白文件打字与印刷。按已亥为纪元一三五六年。曾经清安岐和清内府收藏。《大观录》、《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宝迂阁书画录》著录。

  5。唐杜牧《张好好诗》

图片 21唐 杜牧《张好好诗》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

  漂亮的女子迟暮,难免令人感叹伤感。一千二百余年前,武周小说家杜牧为歌妓张好好挥笔赋诗一首,成为了大家能收看的这位有名小说家留存于世的不今不古墨迹。大小说家杜牧留存于世的独一墨迹——《张好好诗》香港(Hong Kong)紫禁城博物馆藏张伯驹5000多大洋收之。

  《张好好诗》卷由宋哲宗赵桓题名,见于《宣和书谱》卷九,并钤有赵德昌诸玺印,保存着那时候内府装潢式样。后曾递藏于唐宋贾似道、大顺项元汴、张孝思、汉朝梁清标等人,乾隆帝年间入藏内府。一九二四年,逊帝爱新觉罗·溥仪将此卷携出宫外,流散于西南。壹玖肆陆年,琉璃厂散文斋CEO靳伯声的小弟在西南获得此卷,带来东方之珠,转手持往西京。有名大收藏家张伯驹先生获知此新闻后,急托墨宝斋马张掖先生寻觅此卷,以防此卷流失海外。幸得上天爱戴,诗卷寻得,张伯驹先生以重金购回,内心狂喜,每晚睡觉都放置枕边,如此数日,爱怜得舍不得放手。1957年,张伯驹先生将此杜牧所书《张好好诗》卷捐献政坛,珍爱文物重为紫禁城博物馆馆内藏品。

  6。宋范文正《道服赞》卷  

  张伯驹开销黄金110多两购得。

图片 22宋 范希文《道服赞》卷  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

  此帖是范履霜为同年伙伴“平海书记许兄”所制道服撰写的一篇赞文,称朋友制道服乃“清其意而洁其身”之举。东晋文士少保喜与道士交往,“墨家者流,衣服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穿着道服,遂成时期新风。此卷行笔清劲瘦硬,结字方正端谨,风骨峭拔,颇有王羲之《乐永霸论》遗意。时人称此帖“文醇笔劲,既美且箴。”根据考证证此帖作于宋简宗皇祐三年(1052年)此前。此赞经《铁网珊瑚》、《清河书法和绘画舫》、《清河见闻表》、《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平生壮观》、《大观录》、《墨缘汇观》、《石渠宝笈初编》等书著录。刻入明文衡山《停云馆帖》、乾隆帝朝《三希堂法帖》等法帖。曾经宋范氏义庄,清安岐、清内府,近人张伯驹等收藏。1959年张伯驹先生将其进献紫禁城博物馆。

  7。唐李拾遗的《上阳台帖》

  《上阳台帖》笔势较为豪放、雄浑、又含飘逸之气,倒颇切合李白随想风格。引首爱新觉罗·弘历弘历燕体题“伟青逸翰”四字,正文右上宋英宗赵旉瘦金书题签:“ 唐李十二上平台”一行。后纸有宋端宗赵瑗,元张晏、杜本、欧阳玄、王馀庆、危素、驺鲁,清清高宗天皇题跋和观款。卷前后及隔水上钤有宋赵文子坚“子固”、“彜斋”、贾似道“秋壑图书”,元“张晏私人姓名印”、“欧阳玄印”以致明项元汴,清梁清标、安岐、清内府,近代张伯驹等鉴藏印。伯驹相当热爱此帖。李翰林狂傲不羁,开一代罗曼蒂克主义的诗风,其书法被诗名所掩。《宣和画谱》载:“白尝作楷书,字画尤飘逸。”他的那幅墨迹诗文为:“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何穷。十二二日上阳台。太白。”帖面刚劲雄伟之中,见姿媚挺秀,一如李拾遗豪放、俊逸的诗风。真是诗如其人,书亦如其人。

  伯驹割爱,通过统一战线工作部徐冰同志将此帖转呈毛子任,并在附信中写到:“现将李供奉仅存于世的书法墨迹《上阳台帖》呈献毛外公,仅供观赏……”

  毛润之收到此帖,观赏数日,也十三分爱抚,后嘱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委员会办公厅转送故宫博物馆珍藏。毛润之亲嘱中办给那位收藏家代写多谢信一封,并附寄两万元RMB。

  8。 宋黄山谷道人《诸上座帖》 

图片 23西夏 黄鲁直《诸上座帖》 故宫博物馆馆内藏品

  南宋黄庭坚书。纸本。石籀文。此帖系写给其友李任道的书函,内容为介绍五代时钱塘禅宗僧文益的名句。笔法圆劲,气势苍浑雄伟,学怀素而有自身风格,为晚时期表作。款署“山谷老人书”,朱文铃“黄山谷”一印。后纸有明吴宽,清梁清标题跋。《清河书法和绘画舫》、《戊辰销夏记》、《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石渠宝岌初编》等二十九部书著录。现藏紫禁城博物馆。

  9。赵煊《雪江归棹图卷》 

图片 24曹魏 赵惇《雪江归棹图卷》 紫禁城博物馆馆内藏品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故宫博物院共计收藏有张伯驹《丛碧书画录》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