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四时新,结果在风月宝鉴中最后一次与凤姐

图片 1
沙孟海《隶书文章风月五言联》 133.3×25.5cm×2 天一阁博物馆藏
释文:文章千载重,风月四时新。
款署:子良兄,文若。
【资料来源】《中国书法》2011年第一期

《红楼梦》是一本为人处世的教科书,让我们在对《红楼梦》的解读中找到人生真谛、处世智慧。

〔摘要〕西班牙埃斯科里亚尔的圣·劳伦佐皇家图书馆藏有一部明刊戏曲、散曲选集《风月锦囊》。它所收的《三国志大全》是现存最早的把先行元明戏曲中关羽故事串联在一起的戏曲作品。本文首次专门分析《大全》中每一个关羽上场的选段,来探讨《大全》中关羽形象的特点。文章指出:《大全》中的关羽形象反映着宋元以来民众不断孕育并发展的英雄形象。通过《大全》,我们可知民众心目中的、比较完整的关羽舞台形象,以及不见于《三国演义》的、与《三国演义》有所不同的民间关羽形象。这就是《大全》中关羽形象的最大价值。〔关键词〕《风月锦囊》;《三国志大全》;关羽;人物形象〔中图分类号〕I207.3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013903-0074-05《三国志大全》是一部明刊戏曲、杂曲选集《风月锦囊》[1]所收的三国戏作品。《风月锦囊》四十一卷,为江西抚州人徐文昭编辑,嘉靖三十二年詹氏进贤堂重刊的现存最早中国戏曲选本。其出版不久,一个葡萄牙传教士把包括《风月锦囊》的一批中国图书送到西班牙埃斯科里亚尔的圣·劳伦佐皇家图书馆。直到现在,《风月锦囊》仍藏于该图书馆。它被重新发现后,学术界为之瞩目,因为它是文学、语言学、民俗学及文献学等各方面的重要资料。《大全》是第一次被发现的自称为“词话”的戏曲作品[2],并且是现存最早的把各种三国故事串联在一起的戏曲作品。曲调方面,它杂用北曲和南曲的曲牌。内容方面,它是拼凑既成的元明杂剧、南戏后,按照三国故事的顺序来组成的。《大全》保存着很多与其他三国作品(戏曲、平话、小说等)所见不同的故事内容。所以,研究《大全》对弄清三国故事的传播和演变过程很有价值。《大全》的内容虽然包括自“桃园结义”至“单刀会”的三国故事,但其实是以与关羽有关的故事为中心,故可谓这本戏曲的主角是关羽。因此,也可以说《大全》是第一部把先行元明戏曲中的关羽故事联在一起的戏曲作品,是第一部有比较完整的关羽舞台形象的戏曲作品。本文希望通过分析《大全》中每一个关羽上场的选段,来弄清《大全》中关羽形象的特点。一《大全》是一部先行三国戏的节选连缀本,可以说剧中各个段落都有出处。在此,参照上田望《明代通俗文艺中的三国故事――以〈风月锦囊〉所选〈精选续编赛全家锦三国志大全〉为线索》[1]、孙崇涛《风月锦囊考释》[2]、孙崇涛等《风月锦囊笺校》[3]以及陈翔华《三国故事剧考略》[4],介绍《大全》中关羽上场的选段与其他三国戏作品的关系。

春秋战国、晚明以及民国这三个时期,因其社会剧烈动荡,民生特别凋敝,万千思潮如洪波涌起,所以晚近以来,一直是文人和学者争相敷衍和研究的上佳对象。成都作家王鹤所着《晚明风月》,另辟幽径一支,以晚明秦楼楚馆中同期出现的诸多误堕风尘的秀颖女子为视窗,重现当时风月情场才子佳人的荣辱凋茂,由此来窥探晚明社会的诸般乱象。 历代王朝的兴盛都是相似的,其没落的原因和散场的方式,也有着很多惊人的雷同之处。朱明王朝享国祚近三百年,史称“治隆唐宋,远迈汉唐”,是继周、汉、唐之后中国的又一个黄金时代。但由吏治腐败导致的悲凉惨淡的结局,也与其所替代的蒙元王朝后期没什么两样。末世是戏院散场之后一地煞白的瓜子壳千万只泛着白光的嘲弄之眼。如果一个人可以活一千岁,经历宋、元、明、清,那么,这位遗老最能体会王朝覆灭、异族入主中原的双重痛苦。明清易帜,与宋元交替,深究起来,这两回才是真正的亡国,其他的,不过是内部的争斗和政权的移交罢了。当此之际,总有无数仁人志士试图力挽狂澜,我以我血荐轩辕,如《晚明风月》里的复社诸公。当然,在王鹤笔下,这些文人只是名妓的衬托,虽然在当时,名妓是文人的点缀。 晚明晦暗的天空中,闪现着火烧云似的一抹耀目的悲壮,那就是以复古的名义相聚首的诸多血性奔腾的江南复社文人,与异族政权的积极或消极地对抗。而这种刚硬的反击,被一圈绮丽秾艳的花边所装饰,复社文人与勾栏中杰出女子奔放恣肆泣动山岳的爱情绝唱,为晚明最后的惨淡收场,涂上了几许苍凉的华丽与温柔。董小宛与冒辟疆,龚芝麓与顾媚,侯方域与李香君,孙临与王月、葛嫩,马湘兰与王稚登,柳如是与钱谦益,王微与谭元春、许誉卿,还有寇白门、冬儿、马娇、李小大这一大群零落秦淮河畔的美丽多情的女子与她们大开大合的爱情,在国破山河碎的大背景下,似能给人以小小的安慰。 但是,复社文人与秦淮名妓的缱绻幽情,自明清以来,已经有无数的戏台演过了,有无数的文人写过了,有无数的学者研讨过了,几乎是人尽皆知了,打开《晚明风月》时,我不能不这么想:这些才子和名妓的情感瓜葛,世人早已了如指掌,王鹤还能写什么呢? 近些年来,重述晚明名妓轶闻旧事的作品层出不穷,大多就人写人,就情写情,写来写去,妓已非妓,情也非情,总是小说中的人物与故事,借了一件名妓香水淋漓的霓裳。《晚明风月》则是八分正经的学术文章,添加了二分文学的油盐。作者以复社文人和名妓的笔记、诗词以及严肃学人的文章为蓝本,将前朝旧梦以文史之笔重新加以演绎,信而正,雅而庄。因而,《晚明风月》不是用来催梦的书,必须端坐而读方能入境。 《晚明风月》里的二十余篇作品,以“风月”为题,着意渲染的虽是情场惯见的莺莺燕燕,才子佳人的低吟浅唱,冷冷点破的,却是乱世里国已不国人为刍狗的仓皇现实,最终书写的,其实是一个王朝没落的雨丝风片。作者在《南京的华艳与凄凉》中这样评论道:“晚明的征候,是大地震爆发前时的惊惶、手足无措。就在天崩地裂的瞬间,曾经的文采风流地,化作凄婉伤心处。笙歌弦索恍若还缭绕在耳畔,刹那间,明清易代时的南京层层叠叠涂满繁华与衰落、风流与野蛮,它的城池楼阁、曲水衰柳,被绚丽与血腥,次第浇灌。”王鹤的文章,写秦楼楚馆而无脂粉之气,写才子佳人而有沉雄气概,文风端谨凛冽,思想的火花闪耀在字里行间,是同类作品中的佼佼之作。

 

《红楼梦》这本讴歌女性珑心理的人情世故小说,每次读罢总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总是让人销魂。

说读文章会让人上瘾,说的就是这样的好文章。长期浸淫在这样的文章中,渐渐会如中医望闻问切可知病情那样神奇,观文即可知人的品性。

图片 2

贾瑞不知天高地厚暗恋凤姐,结果被凤姐狠狠教训,很快他就因过度暗恋凤姐身体支撑不住,到了临死边缘,可他仍不忘看风月宝鉴正面,因为在正面能看到凤姐,能与凤姐进去云雨一番,结果在风月宝鉴中最后一次与凤姐云雨后就死了,临死手中不忘拿着风月宝鉴,说要把镜子带走:

贾瑞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

贾瑞说完这句话就死了。

图片 3

贾代儒夫妇作为贾瑞的爷爷奶奶,他们对贾瑞之死也稀里糊涂不明死因。悲痛之余他们竟把贾瑞之死归咎于善意的道士和无辜的风月宝鉴,一股脑的怨气对道士和风月宝鉴发泄出来:

代儒夫妇哭的死去活来,大骂道士,“是何妖镜!若不早毁此物,遗害于世不小。”遂命架火来烧。

贾瑞死后,贾代儒夫妇如闻晴天霹雳,“哭的死去活来。”老人膝下无子晚景寂寞凄凉,如今望孙成龙成了空欢喜,白发人送黑发人,其伤心苦楚可想而知也。

贾瑞对风月宝鉴的认识混乱模糊不清,认为风月宝鉴就像傻大姐手中的绣春囊一类的男女欢爱的宝物。而酸丁腐儒贾代儒竟然对风月宝鉴的认识也同样思想混乱,风月宝鉴在他眼中就是件贻害无穷的不祥妖物。于是贾代儒做了一个特别过激又特别奇怪的动作:遂命架火来烧。

为何说贾代儒这个行为奇怪呢?看我下面的解读。

图片 4

可能很多读者读到这里,都忽略了贾代儒这个奇怪的动作,风月宝鉴是面镜子,为什么不把这面镜子砸坏了,偏偏要用火来烧呢?如果一时想不明白,再来看风月宝鉴看到要烧它后的反应:

只听镜内哭道:“谁叫你们瞧正面了!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

风月宝鉴突然说人话,让我们回想起当初渺渺真人送给贾瑞这面镜子时说的话:

“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

曹公在写贾瑞日夜思念凤姐痛苦不堪的过程中,写到了一个叫渺渺真人的道士怀着恻隐之心,带着从太虚幻境而来的风月宝鉴想救贾瑞于水深火热之中,渺渺真人看出了贾瑞的病根,完全就是心病,只要把想歪了妄动的心思改正过来,就完全可以恢复成一个正常人,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渺渺真人在对贾瑞介绍风月宝鉴时说了上面这段非常重要的话。

“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渺渺真人这句话,也是《红楼梦》这本书至始至终一以贯之的两个主要作用。

“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曹公这是要借风月宝鉴暗示我们:《红楼梦》这本书的文字正面就像人的表象,书友们要反观书的反面,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本质的东西,才算是会看《红楼梦》但有趣的就是,曹公他故意不明说,就是要看书友们各自的天赋悟性了。

图片 5

看到这里,我们应该明白曹雪芹写风月宝鉴的良苦用心了,原来曹公这是借助风月宝鉴这个神秘的道具告诉世人:风月宝鉴就是《红楼梦》这本奇书的化身,风月宝鉴也就是《红楼梦》,除了教你怎么为人处世外,《红楼梦》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治人的心病、为正确的人生保驾护航。

怪不得贾代儒对风月宝鉴有那么个用火来烧的奇怪行为,原来曹公这是在暗示,风月宝鉴就是《红楼梦》这本书啊,不用火来烧怎么行呢。

能窥探到曹公红楼文字里藏着的隐秘的凤凰之眼,认识到《红楼梦》的这两个重要作用,那么《红楼梦》这本书就提升到了上纲上线的高度,也就找到了读懂《红楼梦》的正确方法。

图片 6

一入红楼深似海,为红痴狂为红醉。

最后以李清照高雅的《如梦令》作结: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红尘三千,不问风雨,只道本真。

纯原创,抄袭必究!我是《好看的红楼梦》作者诗绿凤,每天给你新鲜营养的红楼妙解。

更多精彩,请关注:诗绿凤细讲红楼梦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风月四时新,结果在风月宝鉴中最后一次与凤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