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詹事名查昇(1650——1707),王文治上学王羲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查昇《临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 海外华裔私人藏
释文:略。
说明:
查詹事名查昇(1650——1707),清顺治、康熙间人士。浙江海宁人。字仲韦,号声山。慎行族子。康熙戊辰进士,累官少詹事。工诗词,书法宗董其昌。清杨宾《大瓢偶笔》曰:“声山一本于董,而灵秀亦相似。”著有《澹远堂集》。方苞为其作《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讲学士查公墓表》。《清史稿》卷四百八十四有传。
查昇此临本笔致极为灵动飘逸,紧紧扣住“秀”字铺展开来,结字上基本忠实于原作,再现了王字的那种洒脱自然的风神,书写时的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呵成,避免了原作集字的局限,显得浑然一体,仿佛天成。查昇用笔极为精熟,几无败笔,笔势往来绵绵不绝,上下贯通,左呼右应,极尽笔墨之妙,婉而通,通而灵,灵而妙,妙而神,有赏心悦目之感诚非虚言。写王字的难度在于灵动中要保持一份沉着,自然要存有几分谨严,飘浮轻滑是写王字的大忌,而查昇此作能在飘逸中留得住、把得稳,真令人叹服。上佳的书法作品能在笔势动作中汩汩流溢而出一股神韵和清气,而不仅仅是功力再现,它综合体现了一个书家的学问修养、胸襟气度,查昇此作给人以清朗俊爽的神采,胸中逸气扑面而来,我在翻检《中国书法大辞典》时看到他的另一幅行书联也有此种特点,观其字仿佛与仙游道人一晤,亦似观舞变幻莫测的太极剑法。那种灵动与恰到好处的提按顿挫体现了书家的深厚功力。
赵(孟頫)与董(其昌)虽然在技法娴熟的程度上是不相伯仲的,但赵的书法成就更多是一种功力,而董的书法有一种精神性的实在,他善于提炼神韵,有超凡脱俗的精神向往,而且写来轻松自然无一丝人工矫揉造作的痕迹,加之其对理论的深入研究,故其作品格调高人一筹,查昇学董捕捉到了这一点,很完美地将王字用董氏笔法再现出来,应该说这是临写《圣教序》中不可多得的上佳范本。
查昇书法未出王羲之、董其昌规模自创一格,终陷三二流书家格局,这是遗憾。以他的笔性如果再加上独特的观念意识,应该在有清一代书法史中有一定影响的。其为人据记载也相当宽容,方苞在《望溪文集》中说:“当长河韩公既殁,长南书房为圣心所注者,无如声山,而声山推挽后进,无嫉心,然终为争者所困。声山以诗词书法四六名,然古之人弗重也”片言只语对查异的人和事略可窥见一二。此临本为海外华裔私人收藏,今影印出版供之于书法界同好学习参考。 (胡传海)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更多请点击下载
【资料来源】《清查昇临圣教序:历代名家墨迹传真》(上海书画出版社)

问:与刘墉齐名的“淡墨探花”王文治,书法为何被称“女郎书”?

尺牍在古代是人们传递信息、交流思想的信札书翰,能较多地反映出书写者的自由状态,在无拘无束的书写过程中尽情地宣泄情感,技术层面完全湮没于生动的挥洒中,受法的程式约束不多。尺牍作为书法创作的一种形式,经历了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魏、晋为尺牍的辉煌时期,代表书家首推王羲之,他是中国书法发展史上划时代的人物,在楷书、行书、草书等方面均有创造性贡献,被后人尊为书圣。代表作有:《兰亭序》、《快雪时晴帖》、《丧乱帖》、《孔侍中帖》、《平安帖》、《行穰帖》、《初月帖》、《得示帖》、《二谢帖》等,其中的大多数,都可视为尺牍。 从书法的艺术角度来看,王羲之尺牍和他的《兰亭序》以及怀仁集王《圣教序》相较,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联系主要是字法的相似,区别主要有以下几点: 其一,整体格调、意境的表达,通过两方面来实现:外在客观的变化和内在情绪的自然流露。怀仁集王《圣教序》细看,每个字都无可挑剔,但整体章法不自然,在《丧乱》、《奉橘》、《频有哀祸》诸帖中,并非每个字都很美,但其体势、章法俱透出一股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魏晋风韵。这主要是由尺牍书法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与后世大幅作品在章法上的刻意安排相比较,王羲之尺牍在章法上还略显平整。 其二,行气的巧妙,王羲之尺牍的行气方式悠然自得、飘逸典雅。字与字的连接,采用笔断意连的方式,在行笔的过程中没有大起大落,提按起伏不大,呈现出渐变的特点。王羲之尺牍在单字和一行之中很善于处理断与连的关系。单字常变断为连,把互相分离的笔画连接起来,或明或暗。明即用有形的牵丝将笔画与笔画相互连接;暗即用无形的笔势使笔画与笔画互相呼应。在这两种连接方式中,王羲之更多地使用暗连。在一行之中,善于运用形接来贯气。所谓形接即上字与下字之间用牵丝相连,王字尺牍中多为两字相连,很少超过四字。连而后断,断而后连,断连交替出现。 其三,用笔与结构变幻莫测。王羲之尺牍用笔:一是变方为圆,求其弹性。二是变长为短,求得简略。三是变直为曲,增强灵动感,防止因直画在行气脉络上的截断而断气。四是变同为异,丰富多彩。结构上,追求多变,尽显姿态、随字造型。王羲之在《笔势论》中说:若作一纸书,须字字意别,勿使相同。这是王羲之有别于其他书家的显著地方。讲究错落,本身固有的错落,或书写中有意识地参差错落。欹侧生姿,这在王羲之尺牍中表现得最典型、最充分,从技法上给后世行书以深远影响。险中求稳、动中求静的特点在《兰亭序》、集王《圣教序》中也时有体现,但远没有其尺牍作品鲜活生动。

董其昌书法对清人的影响

图片 31

来源:网络

董其昌去世七年后,大明王朝在满族八旗铁骑的践踏下走向覆灭,受董氏影响的在世书家都成了由明入清的遗民,董其昌的影响自然延续到清朝。在清初的遗民书画家中,受董其昌影响最大的数查士标、沈荃、担当,其他泛泛之流更是数不胜数。即使是八大山人、傅山等个性强烈的书家,其初始阶段的书法亦学自董书。可以说,是董其昌的书法为他们后来的变法出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王文治清四家之一。

查士标,字二瞻,号梅壑散人,安徽休宁人。善书画、工诗文、精鉴赏。流寓扬州、镇江、南京,明亡后弃举子业,书法宗董,萧散简淡,《江南通志》称:“二瞻书法精妙,人谓米、董再世。”为华亭书派中之佼佼者。

王文治的书法娟秀,淑雅,所以被诟病为女人书法。

担当原名普荷,担当是其号,僧人。俗名唐泰,字大来,云南晋宁人。明天启以后以明经赴京对内廷,曾师事晚年的董其昌,书法、山水能得董氏精髓。

王文治上学王羲之,下学董其昌,最难得的是其书有方笔,然其笔力不足把方笔产生的效果完全抵消,这也是他学王羲之的所得也是所失。

沈荃,字贞蕤,号绎堂,松江人。顺治九年探花,授编修,累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礼部侍郎,卒谥文恪。自幼倾慕董其昌书法,极得董书的笔法特点与风神。爱好董其昌书法的康熙皇帝曾向他学书,是他专习董书而影响到康熙皇帝对董书的偏爱和重用,并因此获得入值南书房的殊荣,这使得他的身价扶摇直上。当时“上自元公巨卿碑版之文,下至遐陬荒徼琳宫梵宇,争得公书以为荣。以是公名动天下,与赵承旨、董文敏相埒”。

至于他学董其昌,成功在于学成了秀,而失去部分的灵与柔韧。

沈荃以“帝师”身份决定了其“名动天下”的影响,但因其书法始终没能跳出董书樊篱,而遗憾地成为董其昌书法风格的继承和追随者。沈荃的价值更在于,他把董其昌的书法完整地传入清朝,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使董书征服了刚刚熟悉汉文化的满族统治者。

王文治的书法有馆阁的嫌疑,后期王文治也在努力克服这点,可以看到的是他的书法一直在寻求破,可是这个破字又有些迷茫!

董其昌的书法之所以在清代风靡一时,实与帝王的喜好关系甚大。康熙本人喜好书法,曾以擅长书法、专学董其昌的沈荃为师,故极为偏爱董其昌的风格,大臣中能模仿董书风格者往往会格外得到皇帝赏识重用。康熙曾亲临手摹其书迹,列于座右晨夕观赏。1705年康熙南巡时曾专门到松江,为董其昌祠堂题书“芝英云气”匾额。康熙曾在董其昌的书迹上题长跋盛赞道:“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褚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风神独绝,如清风飘拂,微云卷舒,颇得天然之趣……草书亦纵横排宕有致,朕甚心赏。其用墨之妙,浓淡相间,更为绝伦。临摹最多,每谓天姿功力俱优,良不易也。”

究其原因是王文治对毛笔笔性的熟识不够,致使其字提按都不够深入,所以他的字看起来倒是像现代人所写的硬笔书法!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帝王的喜好必然影响到臣下。我们知道,科举考试中书法的好坏是评判的一项重要标准,殿试由皇帝主持,能写得一手让皇帝熟悉且喜欢的字体,在阅卷时将占有十分重要的优势。所以,清朝阅卷官员阅卷时都以帝王的好恶为标准。这样,在帝王的大力倡导下,自然出现了满朝皆学董书的热潮,一时追逐功名的士子几乎都以研习董书为求仕捷径。清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其书法影响甚至超过了明代。在康熙、雍正朝书坛上享盛誉者,基本上都是属于来自浙江一代、气格近乎董其昌的书家。康熙还拣择翰林词臣中品学兼优者集中到他读书处——南书房,或代拟谕旨,或备顾问咨询,或讲求学业,其职责相当于皇帝的文字秘书。以书法见长的沈荃、高士奇、查昇、陈邦彦等人都曾在南书房任职,能直接与皇帝接触,在当时十分荣耀,以至于高士奇权势煊赫一时。

当然,王文治书法在清朝还是最好的,至少我这么认为。

与沈荃同时,还出现了人称“康熙四家”的姜宸英、汪士铉、何焯和陈邦彦,他们的书法也主要以董书为主,卓有成就。后来还有张照、孙岳须等人,亦颇可称述。

为何王文治被称作“女郎书”?

姜宸英,字西溟,号湛园,又号苇间,浙江慈溪人。康熙三十六年探花,年七十时授编修。初以布衣荐修明史,与朱彝尊、严绳孙称“三布衣”。康熙己卯年为顺天乡试考官,因科场舞弊案牵连,死于狱中。撰有《湛园未定稿》《西溟文钞》等,为清代帖学的代表人物。书法以摹古为根本,少年时学米芾、董其昌,即有书名,后融各家之长为己用,各体兼善,以小楷为第一,多存董书韵致,但拘谨少变化。梁同书说他:“本朝书以苇间先生为第一……胸中书卷浸淫酝酿所致。”

主要原因在其“秀气”太重。

王文治的笔法主要脱胎于二王一路,深得《兰亭》意和董其昌笔法。

历代主要取法二王者,包括二王本人,大多都被冠以类似于“女郎书”这样的词儿。

比如韩愈曾说二王姿媚,赵孟頫被说成肥媚,这些都是形容女人的词儿。

当然,能说出这种评价的人,其书风或审美观,大多趋向于碑学笔法,以相对厚重为主。

王文治是清人,清人正是崇碑贬帖的时代,所以被后人称为“女郎书”,也是正常现象。

清人为了打破传统思想,连孔子都敢动,又何必帖学,何必王文治呢。

清代王文治是乾隆二十五年一甲三名进士,亦称探花。是清代的文学家,书法家。王文治书法作品,喜用长锋羊毫和淡墨,来表现其潇洒秀逸的神韵。

当时人们把他的书法作品和喜用浓墨的刘墉作品相比,就行成了鲜明的对照,故有(浓墨宰相),(淡墨探花)之说。

王文治的书法深得董其昌之神,后又学张即之,其书法作品中点划的漂逸柔美,结体妩媚均净,风格乃是轻佻一路,如同秋娘擦粉,骨格轻纤,姿态佳美而欠庄重。略带圆转的笔划即妩媚动人,又俊爽豪放,因此有天下三梁(梁同书,梁衍,梁国治)不及江南一王的说法。

虽然当时人们把王文治的书法比作(女郎书)似有贬意,但他那运笔柔润,墨韵轻淡,极其婉美的书风,风流倜傥的境界是很难模仿的。

王文治(1730-1802)宁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今江苏镇江市丹徒区)人。十二岁便吟诗作书,诗有唐人风范,他的书法得赵孟、董其昌神韵,其源头又在二王,因王文治书法运笔柔润,淡中见骨,近似董其昌,而结构比董字更楷化。早期书法“秀逸天成,得董华亭神髓”;晚年瘦滑脱化,偏爱挑法,出人张即之。王文治行草敢于露锋,其露锋来源于《兰亭序》。历来取法《兰亭序》的书作,许多被指责为“姿媚之书”,就连王羲之本人也被韩愈批评是“羲之俗书趁姿媚”,难怪有人说王文治书法为“女郎书”。但“姿媚之书”也好,“女郎书”也好,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优点正是“秀”。平心而论,王氏用笔虽露锋较多,但露而不浮、不薄,这是因为他善于在行笔中减慢速度,内敛锋毫。故而,王氏笔下的露锋,既外耀了精神,又蓄住了气势,丰富了作品的审美内涵。刘墉书丰腴淳厚,从容自若,若“返虚人浑,积健为雄”;王文治旖旎飘逸,风流倜傥,好像“雾余水畔,红杏在林”。一个是雄浑,一个是潇洒,刘字熟中生,王字熟中熟,刘字真气内禽,王字才气外溢,这也是王文治弱于刘墉的地方。若将王文治、刘墉与梁同书、翁方纲相比的话,刘朴茂,翁工稳,王秀逸,梁精巧,翁方纲太过守法,梁同书功力虽深却无个性,从这点来说,王文治不失为一家,当然刘墉成就还是最高的。王文治(1730-1802)宁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今江苏镇江市丹徒区)人。十二岁便吟诗作书,诗有唐人风范,他的书法得赵孟、董其昌神韵,其源头又在二王,因王文治书法运笔柔润,淡中见骨,近似董其昌,而结构比董字更楷化。早期书法“秀逸天成,得董华亭神髓”;晚年瘦滑脱化,偏爱挑法,出人张即之。王文治行草敢于露锋,其露锋来源于《兰亭序》。历来取法《兰亭序》的书作,许多被指责为“姿媚之书”,就连王羲之本人也被韩愈批评是“羲之俗书趁姿媚”,难怪有人说王文治书法为“女郎书”。但“姿媚之书”也好,“女郎书”也好,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优点正是“秀”。平心而论,王氏用笔虽露锋较多,但露而不浮、不薄,这是因为他善于在行笔中减慢速度,内敛锋毫。故而,王氏笔下的露锋,既外耀了精神,又蓄住了气势,丰富了作品的审美内涵。刘墉书丰腴淳厚,从容自若,若“返虚人浑,积健为雄”;王文治旖旎飘逸,风流倜傥,好像“雾余水畔,红杏在林”。一个是雄浑,一个是潇洒,刘字熟中生,王字熟中熟,刘字真气内禽,王字才气外溢,这也是王文治弱于刘墉的地方。若将王文治、刘墉与梁同书、翁方纲相比的话,刘朴茂,翁工稳,王秀逸,梁精巧,翁方纲太过守法,梁同书功力虽深却无个性,从这点来说,王文治不失为一家,当然刘墉成就还是最高的。王文治(1730-1802)宁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今江苏镇江市丹徒区)人。十二岁便吟诗作书,诗有唐人风范,他的书法得赵孟、董其昌神韵,其源头又在二王,因王文治书法运笔柔润,淡中见骨,近似董其昌,而结构比董字更楷化。早期书法“秀逸天成,得董华亭神髓”;晚年瘦滑脱化,偏爱挑法,出人张即之。王文治行草敢于露锋,其露锋来源于《兰亭序》。历来取法《兰亭序》的书作,许多被指责为“姿媚之书”,就连王羲之本人也被韩愈批评是“羲之俗书趁姿媚”,难怪有人说王文治书法为“女郎书”。但“姿媚之书”也好,“女郎书”也好,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优点正是“秀”。平心而论,王氏用笔虽露锋较多,但露而不浮、不薄,这是因为他善于在行笔中减慢速度,内敛锋毫。故而,王氏笔下的露锋,既外耀了精神,又蓄住了气势,丰富了作品的审美内涵。刘墉书丰腴淳厚,从容自若,若“返虚人浑,积健为雄”;王文治旖旎飘逸,风流倜傥,好像“雾余水畔,红杏在林”。一个是雄浑,一个是潇洒,刘字熟中生,王字熟中熟,刘字真气内禽,王字才气外溢,这也是王文治弱于刘墉的地方。若将王文治、刘墉与梁同书、翁方纲相比的话,刘朴茂,翁工稳,王秀逸,梁精巧,翁方纲太过守法,梁同书功力虽深却无个性,从这点来说,王文治不失为一家,当然刘墉成就还是最高的。《题杨補之画梅诗》为王文治四十二岁所书自作诗

清代书法家王文治,喜用淡墨,与喜用浓墨的刘墉成鲜明对照,其书名与刘墉齐。王文治书法的风神,集中表现在一个“秀”字上,第一感觉就是从他那疏朗的章法中透露出来的。其书法,无论行书还是楷书,无论大字还是小字,在章法布局上都善于用宽舒的行距、笔直的行气,制造一种简约的、有序的、宁静的、内敛的美,既给人一种清新拔俗的感觉,又给人妩媚的感觉,轻毫淡墨,结体婀娜,也难怪有人说王文治书法为“女郎书”了。这也正是说明了其“秀”的特点。王氏用笔虽露锋较多,但露而不浮、不薄,因为他善于在行笔中减慢速度,内敛锋毫。王氏笔下的露锋,既外耀了精神,又蓄住了气势,丰富了作品的审美内涵。

各位朋友,大家好!

, "ultra": , "normal": }, "md5": "e0443860a336a03a61a9cfad6603f325", "duration": 99.103, "file_sign": "e0443860a336a03a61a9cfad6603f325", "thumb_uri": "2421100005f42bdc2f6e1", "vu": "v02016c70000bmeqd3aiv57am8hhor60"} --}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查詹事名查昇(1650——1707),王文治上学王羲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