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阳十六行,摩崖刻石除了要遵循汉字的构成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厚健雄强,安若泰山:虽然线条对空间的分割似乎显得有点疏宕平整,但细看却气势磅礴,瑰丽迷人,耐人寻味。自古以来,书画家一直把“计白当黑”当作必守的根本,虽然是用点画穿插连贯而成,而点画间虚白的地方也是属于书法的一部分。书法的点画犹如叶脉,虚白处犹如叶肉,书法不能只计较点画而不讲较虚白。         燕尾瑰丽,生动自然:《西狭颂》书法欣赏“燕尾”以圆形为主,用笔生动自然,在起笔处就开始蓄力,然后长长挑出;收尾处或上挑、或平出、或内聚、或外拓,变化多端,各尽其态,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起笔方,涩笔逆入平出,有提有按,缓缓而行,如游龙入云,飞鸟出林。燕尾处巧妙挑出,生动自然,尽显瑰丽姿态。“燕尾”是隶书最显著的特征,在《西狭颂》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线条凝重,意蕴疏宕:横画,圆笔起笔,势猛力足,至中段上拱提笔,尔后如小溪流淌于林间,缓缓而行,至尾端藏锋回笔,整个横画,两头粗壮,中间较为平缓,跌宕起伏,意蕴内涵,耐人寻味。方折重顿,尖长出锋,似飞鸟展翅,游鱼摆尾。线条丰腴朴茂,深厚凝重,圆笔行进,沉着劲挺,如犁头耕地,似蚯蚓拱土。

图片 4

此碑自宋至今着录最多,是一件书法艺术性很高的作品,历来被推为隶书极则。书风细劲雄健,端严而峻逸,方整秀丽兼而有之。碑之后半部及碑阴是其最精彩部分。艺术价值极高。一向被认为是汉碑中经典之作。

        《西狭颂》书法以其方整静穆、疏朗跌宕、瑰丽华滋、雄浑博大的艺术特征,在汉代石刻中别具风采,成为汉代摩崖刻石的代表作之一。西狭颂是在东汉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形成的,是隶书极度成熟时期的产物,这一时期的金石铭刻和墨迹两大类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汉代隶书刻石风格多样,有碑碣,有墓志,有摩崖,有石经。或端庄,或秀丽,或奇肆,或古拙,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更多书法欣赏

乙瑛碑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赞西狭颂书法“疏散俊逸如风吹仙袂飘飘云重,非复可以寻常蹊径探者,在汉隶中别饶意趣”。《西狭颂》结字宽博精深,格局宏阔,笔画扎实稳健。用横空出世、骇世惊人、摄人心魄来赞誉刻凿于悬崖峭壁之上的《西狭颂》,绝非溢美之辞。《西狭颂》疏宕奔放的笔意,纵横恣肆的气势,古朴醇厚的意蕴,令人叹为观止。其文系赞颂汉武都太守李翕为谋求民利,开通西狭中道之事而刻。摩崖凌空绝壁,刻于下临深渊的鱼窍狭悬崖之南壁。

书法欣赏【西狭颂】

衡方碑

更多书法欣赏

         临习时要注意表现线条的厚重,其力要扎实内敛、不可拖泥带水,臃肿无力。还须注意用笔的朴素,动作不可过多,以防线条过碎。《西狭颂》的整体气息雄浑宽博、疏宕瑰丽,与摩崖书法作品《石门颂》、《郙阁颂》合称为“三颂”,皆为摩崖石刻,而风格有别。“三颂”的线条虽都有浑厚圆劲的效果,而在沉稳爽利、波挑丰富方面,另两颂显然不及《西狭颂》。《西狭颂》全称《汉武都太守汉阳河阳李翕西狭颂》,亦称《李翕颂》、《惠安西表》,位于甘肃成县天井山栈道中。东汉灵帝建宁四年刻。共20行,每行20个字。

现代书家费声骞评《史晨碑》:“此碑笔姿古厚朴实,端庄遒美,历来评定为汉碑之逸品。磨灭处较少,是汉碑中比较清晰的一种。《前碑》结字似略拘谨,《后碑》的运笔及结字比较放纵拓展。总体而言,《史晨前后碑》的字体规正,属汉隶中普通平正的书法,是当时官文书体的典型,宜于初学入门。”

书法欣赏-西狭颂局部

图片 5

《乙瑛碑》,东汉永兴元年刻,原石现存山东曲阜孔庙。与《礼器》、《史晨》并称“孔庙三碑”,历为书家所重。

       《西狭颂》结构方正,雄浑高古,宋代以来一直被视为汉隶珍品。《西狭颂》摩崖刻石位于甘肃成县,刻于东汉建宁四年公元171年,刻石记述了碑主李翕的生平,以及他率民修通西狭古道,为民造福的德政。碑文末刻有书写者“仇靖”二字,这开创了书家落款的先例。石刻纵约3米,高约2.1米,正文阴刻汉隶大字共20行,共385字,每字约7厘米见方。

曹全碑汉中平二年高272厘米,宽95厘米。明万历初合阳县莘里村出土,1956年入藏西安碑林博物馆。

  书法作品《西狭颂》是著名的摩崖刻石,在“碑刻”大家族中,“碑”与“摩崖”虽同属一类,但其审美特色却大不相同。主要是其形制和制作方式的不同而引起。《西狭颂》的用笔:凝重浑厚、朴茂丰腴,需要通过逆入平出、缓缓送出、笔笔到位的方法来实现,有提按顿挫的变化。在波画中,《西狭颂》的变化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或由始至终方笔行进、或圆起方收、方起圆收,波尾与折笔重顿,或尖锋拉长,时出妙姿。

图片 6

       《西狭颂》的形体方正饱满,内松外紧。笔画安排横平竖直,扎实停匀,极讲究整体的对称均衡。《西狭颂》的结构:博大精深,为其它汉碑所不及,是医治结体羸弱、格局狭小的良药。“摩崖”所在的是表面不平的山体表层,在其上镌刻文字,因山体的质地不一,造成了镌刻有深浅之别,有时为避开坚硬的石质而脱离汉字的理性造型,使用笔出现偏差,摩崖刻石除了要遵循汉字的构成原理外还要考虑自然的因素,这是“碑”类刻石所不需顾虑的,正因为有后者的存在,才使“摩崖”石刻散发出绚烂迷人的风姿,加上自然的风化剥蚀,千余年前先人凿刻的痕迹只剩下浑拙苍茫、古朴奇诡的线条在交叉飞舞,这实际上是人的创造性价值的深沉外化。

内容源自书法思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书法视频【西狭颂】临习

华山碑

   书法起笔力度较大,笔形以方为主、以圆为辅;中段行笔较为平缓,不能起伏过大;收笔处要矫正笔形,气沉其中,不使外泄,使线条沉郁含蓄、稳如磐石。在各种线条的穿插排布中,不过分强调对比,把微妙的矛盾通过各种走向的线条来相互牵引,达到“貌实意虚”、“疏宕”的审美境界。但不要为了表现疏朗而过分拉开线条间的距离。须在线条内部的联系和空间分割构成的联系上着力。临习《西狭颂》,需取大字,力弱局小者可通过《西狭颂》来开拓更广阔的表现手段。

碑主张迁,字公方,陈留己吾人。曾任谷城长,迂荡阴令。碑文系故吏韦萌等为追念其功德而立。碑文书法多别体,未署书者姓名,刻石人为孙兴,所以有人怀疑是摹刻品,但就端直朴茂之点而言,非汉人不能,所以决为当时之物。碑阴所刻人名,书亦雄厚多姿。

书法作品【西狭颂】

颂文主要记载了东汉武都郡太守李翕率众开天井道的历史政迹。摩崖颂碑呈长方形,纵3.06米,横3.75米,由额、图、颂、题名四部分组成。上为篆额“惠安西表”四字,额右下方为《五瑞图》,即黄龙、白鹿、嘉禾、木连理、甘露降及承露人,《五瑞图》是对李翕德政的形象表述和对西狭碑文的生动补充,是了解和研究汉代绘画雕刻艺术的宝贵遗迹。其左是正文,后面是题名。

《西狭颂》摩崖石刻位于甘肃省成县县城西13公里处的天井山鱼窍峡中,碑文全称《汉武都太守汉阳阿阳李翕西狭颂》,又称《惠安西表》,民间俗称《李翕颂》《黄龙碑》。

碑原在陕西华阴县西岳庙中,明嘉靖三十四年毁于地震。隶书,二十二行,行三十八字。额篆书“西岳华山庙碑”六字。末行有“郭香查书”字样。《华山碑》是汉碑隶属成熟时期的代表作之一。书风朴茂古拙又圆转流动;用笔丰满中和又波磔明显,为书家所推重。

《汉史晨碑奏铭》,又称《史晨碑》或《史晨前碑》、《汉史晨谒孔严后碑》、又称《史晨后碑》,两碑同刻一石两面。《史晨碑》是孔庙珍品,与《礼器碑》《乙瑛碑》一起,并称为孔庙三大名碑。

图片 7

《礼器碑》汉永寿二年刻,藏山东曲阜孔庙。碑阳十六行,行三十六字,文后有韩勑等九人题名。碑阴及两侧皆题名。收于《金石萃编》卷9。

汉代隶书。全称《西岳华山庙碑》,延熹四年四月刻,此碑与《礼器碑》一样被誉为汉隶中典范,结字堂堂正正,字、行距齐整,波磔秀美。

我们学习书法,应当从隶书入手,学习隶书则应以于正端庄、规矩严谨的汉隶碑刻为范本,打下扎实的基础,然后再旁及其它,稳步发展。如初学时入手,《汉简》,便易流于行笔浮飘、随意油滑,如入手《清隶》,则徒有其形而不得其神,更不要以现代的一新隶书字帖作范本,这只会走入歧途。我们学隶书想找捷径的话,这捷径就是从汉碑入手,只有脚踏实地地学,写好隶书,再上溯大小篆、甲骨文,下追正、行、草书,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东汉中平二年十月立,明万历初年在陕西省郃县旧城萃里村出土,现在西安碑林。内容为王敞记述曹全生平。此碑是汉碑代表作品之一,是秀美一派的典型。其结体,笔法都已达到十分完美的境地。清万经评此碑:“秀美生动,不束缚,不驰骤,洵神品也。”

图片 8

《张迁碑》,碑石原在山东东平州,今置泰安岱庙炳灵门内。汉中平三年二月刻。明初出土。

整篇章法紧凑,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留白很少,但又毫无局促壅塞之感。清翁方纲《两汉金石记》说:“足碑书体宽绰,而阔密处不甚留隙地,似开后来颜鲁公正书之渐矣。”清姚华《弗堂类稿》跋此碑说:“《景君》高古,惟势甚严整,不若《衡方》之变化于平正,从严整中出险峻。”何绍基称其“方古中有倔强气”。此碑对后世的影响很大,杨守敬说它“古健丰腴,北齐人书多从此出,当不在《华山碑》之下”。

图片 9

石门颂

我们通常所说的汉隶,主要是指东汉碑刻上的隶书。它们的特点是用笔技巧更为丰富,点画的俯仰呼应、笔势的提按顿挫、笔画的一波二折和蚕头雁尾及结构的重浊轻清、参差错落,令人叹为观止。风格多样且法度完备,或雄强、或隽秀、或潇洒、或飘逸、或朴茂、或严谨,如群星灿烂,达到了艺术的高峰。《乙瑛碑》、《石门颂》、《礼器碑》、《孔庙碑》、《华山碑》、《韩仁铭》、《曹全碑》、《张迁碑》等东汉碑刻,足成熟和典范的标志。

史晨碑

《衡方碑》也是汉代隶书成熟时期的作品。用笔极为有力,笔画丰润,在转折和撇、捺处尤见功力,形成外方内圆的效果。其结体方正,波、磔、撇、捺皆不张扬外露,字体方整严峻,有下紧上松之感。

《石门颂》的艺术成就,历来评价很高。其结字极为放纵舒展,体势瘦劲开张,意态飘逸自然。多用圆笔,起笔逆锋,收笔回锋,中间运笔道劲沉着,故笔画古厚含蓄而富有弹性。通篇看来,字随石势,参差错落,纵横开阖,洒脱自如,意趣横生。《石门颂》为汉隶中奇纵恣肆一路的代表,素有“隶中草书”之称。文中“命”、“升”、‘诵”等字垂笔特长,亦为汉隶刻石中所罕见。《石门颂》对后世影响很大。

图片 10

《鲜于璜碑》书风古朴雄健,浑厚凝重。其用笔以方为主,方整内敛,遒劲端庄,浑厚有力,斩截爽利,如佩刀贯甲的大汉将军,颇具阳刚之壮美。《鲜于璜碑》的书法艺术地位,可谓是上乘秦汉,下启魏晋,在汉隶中独树一帜,古朴、雄壮、稚拙于一炉,堪称书蒹众美。《鲜于璜碑》是建国以来所发现的最具价值,最具影响的名碑。对于书法的创作有着不可替代的启示作用与广阔的再创造空间。

西狭颂

图片 11

图片 12

石门颂,着名摩崖石刻。东汉建和二年十一月刻,汉中太守王升撰文,为顺帝初年的司隶校尉杨孟文所写的一篇颂词。

图片 13

鲜于璜碑

清杨守敬评:“是碑隶法实佳,翁覃溪云:‘骨肉匀适,情文流畅。’诚非溢美,但其波磔已开唐人庸俗一路。”这正讲出了该碑的微妙处。临写此碑要特别注意波画的“逆入平出”,尤其是起笔处的逆势不能形迹外露。如“蚕头”的逆势形迹向上作侧锋外露,就流于了唐隶“蚕头”起笔侧露的庸俗风气。

图片 14

礼器碑

全面、详细地记述了东汉顺帝时期司隶校尉杨孟文上疏请求修褒斜道及修通褒斜道的经过。摩崖汉隶,是“石门十三品”之第五品,属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张迁碑

曹全碑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碑阳十六行,摩崖刻石除了要遵循汉字的构成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